最关键的是,白天也可以见面去看博物馆啊!为何要选在晚上呢?时间还由她来定!难道是想和我来场意外的啪啪啪?

  哈哈,看来披着文人外衣的屌丝,还是具备了一些吸引力的!

  放下电话,我立刻冲进了洗手间,足足花费了一个小时,才把自己及肩的长发给洗干净,又用肥皂打在脸上,用毛刷不停刷着。

  说来惭愧,可能大家不了解网络写手的生活,经常就是这样,连着半月不洗头不洗脚,反正也不出门嘛,时间尽可能地用在电脑前面,这也就造就了此刻的我,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

  不过,我对我这一头飘逸的长发,还是挺满意的,毕竟从小就认为,艺术家一定要是长头发,长大了虽然还没挣到艺术家级别的钱,先留长头发装装样子。

  不过,最终我还是因为我的臭脚而郁闷起来,毕竟头发和脸只要用力洗了,基本就能看得过去,但是脚气熏得邻居都骂街了,总不能洗一次就彻底消除味道吧!

  思来想去,我只好找两只塑料袋,把两只脚结结实实地捆绑着。塑料袋是密封的,气味自然不会透出来了,不过这样做的代价是,两只脚因为不透气,里面憋得惨白,而且当我解开塑料袋的那一瞬间……

  我简直都被自己的臭味熏倒了。

  我想到,如果今晚跟杨灵灵见面,真的开始啪啪啪了,我一脱掉这层塑料袋,不就让她……那我只好不脱这塑料袋了,反正在脚上她应该察觉不到,除非她喜欢足……

  我沉浸在这种巨大的YY欣喜中,因为做网络写手,最近两年几乎都没跟女人说过话,更别说能在晚上跟一个女人肩并肩逛博物馆,而且从她名字看来,‘杨灵灵’绝对是个水灵的姑娘啊。

  y最6&新;`章sJ节^1上h酷*~匠网&

  我躺在床上,双手放在后脑勺处,反复地幻想着,明天跟她一起逛博物院,然后约她去公园散个步,再去体育场里溜个冰,溜冰的时候以教她溜冰的名义拉着她的手,这可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摸女生的手啊!

  幻想着这些,我愈发觉得困了,就起床泡了包方便面吃,还加了两掰蒜,摸了摸口袋,还有五十块钱的现金,估计明天找个小旅馆是够了。

  想着这些,我睡过去了。

  ‘啊,呜,不要……快一点,好爽……’手机铃声响了。我睁开迷蒙的双眼,去桌上翻自己的手机。

  这声音就是我两年以来的手机铃声,是我在铃声市场里百般寻找才找到的,每次听到这声音,我都在内心刺激自己,要赶快奋斗找女友,终有一天也会有一个真正的女人摆在我面前,发出这样的声音的!

  此刻,我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杨灵灵’三个字,再一看表,竟然是凌晨一点半了!

  我睡得发蒙的脑子,急速思索着白天的事情,‘杨灵灵’给我讲了‘唐太宗魂游地府’的另一个版本,还邀我在这天晚上去博物馆一起看看。

  可现在都凌晨一点啊!这个点博物馆还不早关门了啊!

  我接通了电话,那边是杨灵灵的清脆声音:“李凋斯赶快过来吧,我就博物馆后门呢,广元路上。”

  “博物馆后门?”我诧异起来,一时间没明白她到底咋回事。

  “是啊,你睡晕了嘛,不是说好了晚上来博物馆看图啊。”杨灵灵声音有些发怒。

  我更觉得惊讶了,道:“现在都半夜一点多了啊,你在后门干啥啊?再说现在博物馆早关门了啊!”

  杨灵灵嗔怒着:“这图是非公开品,就算白天想看也看不到,我们就是半夜溜进去偷着看的。你快过来吧!我就在广元路后门等着,你敢不来试试!”

  她以一个野蛮女友的语气吼着,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我听着那边‘嘟嘟’的声音传来,发呆了好一会,心想不会是鬼吧,怎么大半夜的要我过去啊!

  但是很快,我脑子里灵光一闪,我立马痛骂自己起来了!

  我怎么这么傻啊!真是屌丝得不要不要的!人家姑娘大半夜约我,不就是暗示那个行为嘛!博物馆的前门恰好是繁华地带,万一有人认出了她,选择在后门,不就是说明不想让别人看到,而且喜欢后入嘛……

  想着这些,我立马穿好了衣服,用塑料袋把双脚包扎得紧紧的,喷了点发胶就出去了。

  因为距离有些远,我骑着我那辆大梁自行车过去了,估计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没见过这种自行车,算近代自行车里最古老的,腿短得还骑不了。

  在距离广元路只有一个转角的时候我,我找了个草丛,把大梁自行车扔了进去,祈祷不要被收破烂得看到,否则我的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没了。

  等到待会见了杨灵灵,我就说这条路比较堵,自己打的过来的,在拐角的时候下车了,步行走到了她面前。这样显得我有些格调。

  走过这个转角,很快我就看到了一个身影翩翩的姑娘,一瞬间我就震惊了。

  这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女神啊,只见她上身穿着一身白色衬衫,下身是裹臀的红色短裙,纤细的大腿漏出来。近看过去,她脸庞是如此的细腻可爱,她那火辣的身材,以及一般的气质,都印证着她是一个绝对的美女。

  “你步行来的?”她语气轻盈说着,比在电话里更好听,我登时沉醉起来了,真是声如其人啊。

  我被她忽然的接近吓得猛地往后退却了两步,仰这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天哪!屌丝了二十九年,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巨大美女,我可是吃不消啊!

  我镇定这情绪,而显然杨灵灵意识到了我在看她的那里,微怒起来,叫道:“你正经点,我们是来办正事的!”

  我表面上装着严肃认真的模样,但心底里一直在窃喜,心想都此情此景了,还办毛正事啊,正事不就是赶紧办事嘛!

  “你跟着我,我们一起潜进这后门里,我带你看看这个不被公开的《唐太宗魂游地府图》,还有《冥灯照鬼图》。

  说着,她转身一旁的小道走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