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昧真火是什么鬼!韩湘子脸色一黑,这又是认知差距吧,立刻将火锅的做法和样子大概说了一下。

  食神立刻恍然大悟,“原来上仙您说的是古董羹啊。不过那东西一般民间比较多,我怕有些失礼。”

  古董羹?韩湘子明白了,这大概是古时候出现的比较早,有了名字。

  “失礼?不不不,你用竹签将食材串起来,然后分门别类,想吃什么自己就去拿,自己烫自己的,不要用小锅,就是要大的,这样气氛好,便于畅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食神一脑门的黑线,这群大爷要是会做饭就好了,不过回头一想,的确,这样一边吃,一边自己动手,的确要过瘾的多,用竹签串起来,放进去的食物也不会散掉,这个点子,真的是画龙点睛之笔啊,起码自己就想不到。

  “多谢上仙,小的明白了,前辈对于饮食造诣之深,我辈敬服,还望以后不吝赐教。”食神这是发自内心的,要是韩湘子仅仅是修为比他高,见识比他广,那就算了,但是在专业知识上,能够启发他,指点他却又是不同,作为一名行业内顶端人士,他信奉的是达者为师。

  嘿,火锅既然以前有了,那么韩湘子也不傻,就给你们玩个变种,让串串麻辣烫大举入侵天庭吧。

  一想到众位神仙拿着一把签子放在锅里烫的场景,韩湘子就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今天一天郭美美都不在,似乎正在忙她的私事,一旦没有了主心骨,整个店里的节奏似乎都慢了几拍,把韩湘子累成了死狗。

  一下班,几个学徒立刻凑了上来,说是出去吃,不在店里弄,找个好点的大排档喝喝酒,韩湘子哪有那心思,手都快抬不起来了,直接出了五十随份子,闪了。

  韩湘子一回到家就二话不说,从冰箱拔了一根须,咬了一口。

  走出房门,夜色已至,天空云层遮住了月亮,拉开大塑料盆上的麻袋,韩湘子眼睛一下就直了,好家伙,虽然豆芽生的快,但也没这样跟打了激素一样的吧。

  他走上一步,蹲在了一边,用手一比,这都出芽了,长势喜人,已经有了一指来长,头部的芽花还没完全好,但已经到了收获的时机,再过段时间差不多就老了。

  豆芽一般都生的快,韩湘子小时候就做过,那个时候家里没啥钱,做这个比较容易,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拔下来几根,韩湘子一转身就走进了家里,将其冲洗干净,然后煮了一袋粉丝,加上调料,将豆芽丢了进去。

  用筷子夹起了一点,静静的看着有些饱满的绿豆芽。

  “这天庭的泥巴是自带肥料的吗?就是不知道,这地球上的东西长出来口感如何?”韩湘子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他这完全就是按照小说的路子来的,网文里不是常说天界出品必属精品的吗?种出来的东西那是要发。

  既然不知道,那就搞一下看看吧,所以他一开始就有了这样的规划,兴许自己以后能搞个农家乐,或者养殖场,为了图个清静的话,可以先来个农家乐带私房菜,反正现在材料有了,做饭的技术也有了,齐活。

  夹了一口,放进了嘴里,韩湘子慢慢咀嚼着,然后猛的一瞪眼,好吃,比一般的豆芽清甜,那种味道有些古怪,并不是大众熟知的味道,似乎有些串味。

  这些豆芽很可能因为天庭的泥巴,吸收了其中那淡淡的灵气,或者说仙气,一口吃在嘴里,仿佛呼吸着大自然清新的空气,一口吞下去之后,整个人有些飘,这种飘,不是嗑---药,而是一种轻松与采臣静。

  让人心静,心旷神怡,十分的舒爽,难怪天庭的那些货口味比较刁钻,原来是一早就养成了这样的饮食习惯,凡间之物根本入不了他们的口,上次幸好自己没弄食材过去,只是提供了比较新的做法,否则食神一定完蛋。

  这是在源头上就十分的高端。

  看着碗里的豆芽,韩湘子呼啦啦几口就吃了个干净,在回头一吃面,喝,完全差了几个凳次啊。

  “按照小说的套路,接下来我应该要推广市场了吧。”韩湘子嘿嘿的笑了起来,这个对他来说没有压力,自己本身就在餐厅上班,不过这个量他决定卡一卡,虽然豆芽不值钱,生的又快,但是奇货可居的道理他懂,反正一句话,不能卖出白菜价。

  加上食神的手艺,韩湘子乐了,自己可不是卖食材,完全可以卖菜品,豆芽不值钱,可以啊,他韩湘子大厨子的手艺值钱,嘿,玩的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我越来越期待和天庭的联系了,蟠桃啊,何年何月才能得偿所望?”

  第二天一早,韩湘子收了一包豆芽就出了门,一进餐厅,就发现气氛不太对,周围的同事一下热情降低了很多,倒不是说这群家伙势力,而是刻意的拉开了一点,有的甚至冲他挤眉弄眼,似乎在提醒着什么。

  韩湘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将其放进了储物柜,就进了厨房,远远就看到一个指点江山的人物,难怪都提醒自己,感情是张在烨回来了,这厮病好的挺快啊。

  打韩湘子一进门,张在烨就看到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何况是夺炮之恨,一想到小护士瞬间对自己冷脸,张在烨就把韩湘子恨到了骨子里,原本就看他不爽了,现在更是不爽。

  对方的目光如同在喷火,可惜韩湘子没有一点在意,你看不惯我,自己何尝愿意对着你这个笑面虎,王八蛋。

  +Y酷++匠3s网aQ首KD发Z{

  “韩湘子,来的挺早啊。”张在烨不阴不阳的说着,嘴角保持着微笑,在众手下面前依然很有风度。

  “是啊,一觉醒来,神清气爽。”韩湘子顶了一句,“身子不痛,又没病,生活多美好。”

  卧槽泥马,张在烨心里狠狠鄙视了对方一下。

  “那就赶紧的,把食材处理好。等下老板的长辈要来,我需要做几道拿手好菜,你们不要掉链子,谁出问题,我找谁。”说完张在烨死死的看着韩湘子。

  看什么看什么,关我屁事,我就是切个菜,韩湘子开始洗手准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