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故意散布你的方案,有意在双方面前添油加醋,无非就是想让你功败垂成,可他岂又明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双方既然积怨,便可顺水推舟,将积怨化为冤家之争,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

  “嘿,如果你和我有仇,大家同殿为官,不能血斗,无非是口舌之争,那么何不变化一下,结成亲家,我截教失败,但是我儿子娶了你闺女,我气死你。”

  可是……

  “我阐教儿子娶了你闺女,平时你不是找我麻烦吗?行,你女儿现在就是受气包。你敢找我麻烦,我就给你心肝宝贝穿小鞋,想想就很愉快不是吗?”

  开头听着月老还不断点头,说的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道友不愧是得道上仙,有大智慧,可越往下听,他的冷汗就跟着往下流,太无耻了,这样的馊主意你都想的出来,你还是神仙吗?

  当然是馊主意了,想要破局,只能玩点非主流,韩湘子嘿嘿的笑着。

  “可,可这个与我的初衷背离啊,你不是说自由恋爱吗,可这样一来目的不纯,我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可不能拉措红线。”月老有点犹豫,这个方法太损阴德了。

  &最t新iO章节!《上4酷t@匠9网M

  韩湘子心里一声大骂,你个白痴,“难道你牵线的时候不会看一下当事人双方有没有意思,有的话,两厢情悦,你还顾忌什么。”罗密欧和朱丽叶都能走到一起,他们也能。

  “可万一以后害了他们怎么办。”

  韩湘子一脸的无语,“人心都是肉长相,不知道到时候让他们各自诉诉苦,说说难处,大家都是神仙,但没有太上忘情,剪不断割不断,看见孩子哪有不心痛的道理,之后就会自然的有所顾忌,退一步海阔天空,其后就能慢慢化解两教的旧怨,一举数得。

  天庭是所有人的天庭,不分教派,都是道家一脉,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本为一家,自家人何苦为难自家人。”

  馊主意是馊主意可听见韩湘子一说,月老眼睛越来越亮,高,实在是高,原来还是隐藏了后手,刚开始听见韩湘子一出这法子,他还冷不丁的以为这是个来玩他的,甚至目的不纯,就是造成天庭大乱,让众仙皮闹矛盾,积年的老油条可不是傻子,瞬间怀疑了对方的意图。

  一来消弱天庭的实力,二来在佛门和妖族面前丢了颜面。

  可现在一想,好恐怖的算计,这种利用人心,潜移默化的改变最为可怕,也最为可行,说不定还真能一举扭转纠缠了无数年的老大难问题。

  天庭众仙不睦,可是玉帝的心病,更是一颗炸弹随时可能引爆。没想到这位自然道友居然借着这个万人相亲大会的势,想要扭转乾坤,真是需要大智慧!

  “在下心悦诚服,道友心思细腻,眼光深远,无出其右,这个法子虽然刁钻,可收效甚大,我辈不及也。在此,我代表天庭众仙,代表玉帝,谢过道友。”月老对着空虚一礼,这次可是发自真心,都是天庭一员,国好才有家,家和万事兴。

  “无妨,既然道友明白了,我还有布置,既然众仙家对万人相亲大会有所排斥,便挂羊头卖狗肉,以玉帝的名义邀请众仙赴会,命食神准备宴席,可欲盖弥彰,瞒天过海,老辈一桌,小辈自然不能同席,你可放手而为。”

  馊主意居然都被你掰正了?这你都算准了,可见对方的实力真的可怕到了极致,月老的蛋蛋没有功能了,也有点忧伤,此人心机之深,前所未见,而且修为之高,匪夷所思,如果是天庭之友,那天庭大兴。

  “谢过道友,如果此计成了,能解决两教问题,日后必有重谢,此乃天庭之福,玉帝之福,众仙之福,盖亚意识无量!”

  盖亚意识无量就对了,韩湘子眼中闪着前所未见的光芒,这才是自己一步步埋下坑,等着你们跳的原因,他韩湘子虽是凡胎,但绝不认为,凡人及不上神仙,轮法力,自己不行,但论智慧,就未必是凡人的智慧!神仙,哼!咱们且行且看。

  话说回来,作为一名国人,韩湘子对于天庭还是有着特殊的情节,嘿,他并不打算颠覆这个传说中的存在,而是希望它能崛起,让道之一字更加的久远,与世长存。

  当然,这次精心谋划除了解决天庭的积弊之外,他赚盖亚意识才是核心目的,不是一点点的花小心思小打小皮闹,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他韩湘子既然由上天给了一个还算不笨的脑子,那么要玩,就先玩一把大的,积累第一桶金,这样才能在人间有着真正的发展基础。

  谋划就要谋划的人所未想,不可能之事,赚,就要赚的多一点,否则这漫游费,就是神仙也消费不起。

  太阳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炽烈,将地面照射的明晃晃一片,站在外面时间一久,就能感受到皮肤的灼烧,当然这是有些夸张了,但从不断涌入大楼的人流来看,的确进来蹭空调的越来越多。

  韩湘子关闭了和月老的对话框,至于后面那位今何在道人会如何应对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这一招就是兵行险招,说不定,对方一旦知晓,反而推波助澜,很可能想不到落入了自己的陷阱。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既然无法预计变数,那么韩湘子也不再纠结,说的直白点,死道友不死贫道,哥们盖亚意识2000已经入账了。

  咚,食神的头像颤抖了一下。

  “上仙,刚才月老传信,让我筹备一次宴会,这次还是用烤鸭?我觉得不太好,可一般的菜式未必有吸引力,所以有些拿捏不准。”

  这是最近吃腻了吧,再好的东西也禁不住天天当饭吃。

  “你可以做火锅啊。”韩湘子提了一句,没有什么宴席,比这玩意儿更能拉近气氛的了。

  火锅?食神眉头又是一愣,这是什么锅?

  “敢问上仙,火锅是什么锅?外形如何,难不难做,材料是否稀有?打造起来麻烦不麻烦啊?”食神静静的等着,火锅啊,一听就是高级货,这是有属性的法宝吧。

  “如果是三昧真火,就有点难度。”食神嘀咕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