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敌见面分外眼红,更别说生死大仇了,有的家里有闺女,有的是小子,一想到这万人相亲大会,他们就冷不丁的冒冷汗,万一自家的小子看上了对头的闺女怎么办。

  一想到要和对头做亲家,想想就不是那么愉快啊。

  月老去了李家,三太子老大不小了,老处男了,这是典型的高帅富啊。

  可进门一说,托塔的李天王直接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又跑去了雷部正神闻仲闻太师家里,听说他得了个闺女,人长相跟画里的人儿一样,立刻起了心思,这是标准的白富美啊。

  一道天雷将他劈了出来。

  月老:哎,牵红线做媒人不容易,搞不好就要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后面怎么搞?

  正郁闷,猛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道友为何如此闷闷不乐?”

  “嗯,是自然道友吗?你来的正好,万人相亲大会,我遇到难处了。”

  韩湘子眯起了眼睛,当然有难处了,这是有小人作祟。

  “你之心烦,我已算出,是因为关系不睦吧。”韩湘子轻轻的打着字。

  “道友真乃得道上仙也,在下请求道友指点迷津,以助我渡过难关。”

  “哈哈,这有何难!”韩湘子眼睛闪烁着光芒,注意这不是装逼,而是在思考。

  “求道友指点。”月老此刻拉下了面子,玉帝的旨意是大事啊。

  “口中无味,哎。”韩湘子心想着,这么久了,都没给自己皮闹点好处,不该啊。

  “我还有一枚蟠桃。”月老豁出去了,奸商,这个时候说这个,分明是要敲竹杠。舍不着奶==罩抓不住流---氓,月老也拼了,区区一枚蟠桃算什么,只要做的好,玉帝赏识,好处还怕少的了。

  你大气,韩湘子很想说,速速上传,可你妹的这玩意猜测能让他破产。看的到吃不到。

  “道友误会了,蟠桃如此珍贵,我又岂能夺人所好,只要平时满足口腹之物即可,无需珍贵。”

  月老眼珠子一凸,他原本已经做好了被宰的准备,可韩湘子话锋一变,他差点没喘上气来,你这是要皮闹哪样,能不能把话一气儿说完。怎么可以不按常理出牌。

  “那个,如此的话,我前几天参加蟠桃宴,遇到大圣,因为关系不错,他送了我两瓶猴儿酒,我送你一瓶。”

  大圣啊,韩湘子一想对啊,怎么把他给忘记了,猴子可不是在天庭,虽然得了斗战圣佛的果位,但也不在灵山,还是在他的老家花果山趴着。

  看正版(章节V!上酷匠G网'

  花果山是有名的福地洞天,地灵猴杰,那些小猴子做的猴儿酒绝对不凡,虽然比不上天材地宝,但这正是他目前所需要的。说白了,就是消费的起。

  “这倒是不错。”韩湘子没继续说话,开什么玩笑,话费余额真要下就要不足了。

  听着对方不阴不阳的话,月老一愣,你这又是搞什么飞机?倒是不错,这个倒字用的他心惊肉跳,该不是想反悔了吧。

  “那道友想要什么?”月老干脆来点直接的,心想我这裤子都脱了,你该上点干货了吧。

  “哎呀,道友对不住,又到了我去做盖亚意识的时间了,我们下次再聊。”韩湘子嘿嘿的笑着。

  算你狠,还哎呀,你敢再假一点吗?月老立刻出声,“别,别啊道友,有的是时间,不就是盖亚意识吗?我给你两千。”

  “那怎么好意思?盖亚意识关乎修心,道友你也不多啊。”韩湘子脸色很严肃,说的很真诚,他发誓这是发自内心的。不赚是白痴。但作为一个有尿性的四有新人,纯爷们铁血真汉子,贫贱不能移,不吃嗟来之食,他韩湘子人穷志不短!有种你不给我。

  你特么给我装!月老一口老血憋在了心口,这就是得了便宜卖乖,然后还要自己跪舔。

  报复心太强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上次吞了一半盖亚意识,说他也不多,回头你就挖个坑。而且自己犯贱,还要面带微笑跳的心甘情愿,人,不,仙不能这么无耻的。

  报复心强就对了,韩湘子怎么不知道对方的心思,看看微信就一清二楚,咱就是宰相肚里能撑船,讲究!说的清楚明白点,他韩湘子那是睚眦必报,小肚鸡肠,占他的便宜?你可能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他韩湘子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无耻你妹。

  “我看还是算了吧。”韩湘子叹了一口,他这人太讲究了,从来不强迫别人。

  “别啊,道友,我心甘情愿的,道友大才,怎么可以浪费在修盖亚意识上呢,让我略尽绵力。”月老就要哭了。仙真的不能这样无耻的,你也算个神仙?说完就把两千盖亚意识发了出去。

  “您的客户月老已为您充值2000,现在余额为,2269。”

  赚钱咯,韩湘子这人还是真讲究,好处不能白拿,在对方焦急的等待中,立刻发了一句,人还是要有点诚信的。

  “猴儿酒呢?”

  三清在上,请一个九霄神雷劈死他吧。等了半天,等来这么一句,月老的心情可想而知,已经就要晕过去了,要不是神仙,就他那头发胡子雪白的样子,早就脑淤血了。

  算你狠,月老抬手一挥,一个袖里乾坤,从里面变出一个小瓷瓶,拿在了手中。

  心中轻轻的默念,刷的一下,小瓶立刻消失。

  韩湘子看着GIF里面没有立刻点,跑的了和尚走不掉尼姑,跑的脱,马脑壳。这就是自己案板上的菜。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韩湘子很厚道,立刻发了一句。

  这是什么意思,月老明白对方话里有话,但是请说人话。

  他知道对方是意有所指,但是这个该如何破局呢,两边的仇恨已经积怨已久,短时间根本化解不了,老一辈的看见就吹胡子瞪眼,小一辈想和和气气的坐下来交流,首先就过不了老的那一关。

  不过月老毕竟是积年的老鬼,不,老仙,轻轻一想便明白了,“这是有人刻意为之?”他轻轻问了一句,否则不可能皮闹满城风雨。

  “无风不起浪,道友,何必执着,顺水推舟,借力打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韩湘子不由得想起了今何在道人。

  “道友的意思是?”月老有了点眉目,但是还有点抓不住,老实说,神仙很厉害,那是修行法力,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移山倒海,能未卜先知,把握局势动向,占得先机,快人一步,可就像韩湘子说的成也萧何败萧何,面对修为不弱甚至强过他的对手。

  一旦对方蒙蔽了天机,真正要玩手段,神仙未必超越凡人,经过数千年的积累,很多东西是会进步的,就好比韩湘子这个蝼蚁一般的家伙,说到玩手段,并不见得弱于对方,这便是道,这便是积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吃土的树说:

多给我一点萌萌哒吧,兄弟们~宝宝刚出医院,进取一趟一个星期的工作就白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