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来关心关心你的个人生活了吗,姐,老大不小了,都26了。”

  “混蛋,明明才25”郭美美不满的看了对方一眼。“你自己呢,都22了,还是海龟,怎么?不准备为老姐分摊一下仇恨,让老妈转移一下视线。”

  “还早呢,我这刚回来没多久,现在心脑血管副主任医师,哪有时间情情爱爱啊。”孙雨洁身子往后一靠,“就算要找,我也要找一个特别的。”

  “特别?怎么样算特别,宅的行不行,还是说要高富帅?”郭美美笑了,自己个妹子,绝对是女神级,高学历,高个子,高收入,高眼光,加上高耸的胸脯,那是五高人群了。

  “那些没意思,我要找,就要找个特别的,有趣的。”孙雨洁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小绵羊电瓶车。

  “那我猜测惨了,别想你帮我分担火力了,这个要求更不好找,你就是要找个对眼的,我看几率无限为零。”

  “不要说我了,你想想你自己吧。”

  “我啊,要求其实不高,首先就是要顺眼,不然我会揍人的。”

  郭美美无聊的摆弄着手机。

  孙雨洁拿起桌上的杯子就灌了一口,“姐,你这茶好浓的人参味!”

  “朋友送了一点,我试着泡了一丢丢。”

  孙雨洁无语的看着茶杯,好吧,真的是一丢丢,那就是一小段根须,还是砍了一大半的。

  “谁啊,这么抠门,你更抠门,放这么点,现在人参很多的好不好。都是长白山有机的,野生的几乎没有了,用不用这么节约啊。”

  “我看效果挺不错,你要当心虚不受补。晚上摸多了,身子虚。”郭美美低低的骂着。

  “流--氓。”孙雨洁将沙发垫子狠狠抛向了她姐姐,倒在了沙发上,“补一下正好,这几天我好累,宋叔叔那个病,有点棘手,心脑血管,中医,内科三科室会诊也没有一个方案,人年纪大了,只能等死。”

  “爸应该很不是滋味吧,老伙计又要走一个了。”

  “是啊,我去,姐,你这什么参啊,太霸道了吧。”正说着,不到一会儿,孙雨洁就感觉到鼻子有点湿,有点热,用手一摸,天哪,流鼻血了。

  “老山参啊,哎,我说你慢点,别滴在我的沙发上。”郭美美立刻抽了一张纸。

  孙雨洁仰着头,你糊弄鬼吧,老山参,当家里没有,没吃过?没见过这么霸道的,不到一会儿,自己居然补过头了,流鼻血了,这要多丧尽天良啊。身子有些发热,感觉却说不出的舒服,就和桑拿了一样,精神头儿贼好,通宵看电视都没有问题。

  “少骗我了,这是老山参?多老的,该不是要成精的吧?就这一点根须,就把我补过头了,你当我小孩子呢。”

  郭美美也傻了,老山参家里也有,没事也吃过,真没见过这样的,开始她还以为就是一般的,韩湘子给自己那就是一点心意,根本没当一回事,现在一看,牛的有点猛。

  “姐,你也流鼻血了。”孙雨洁一下怪叫了起来,看着姐姐两道红线就往下掉,“天哪,这真的是老山参,你别是下毒了吧。”

  “滚,你自己都是医生难道感觉不到,身子轻了,神清气爽的。”郭美美同样仰起了头。脸色古怪,韩湘子啊韩湘子,你到底给我的是什么玩意啊。

  “这真是老山参?你朋友送的?”孙雨洁声音有点抖,这个东西牛逼大了,没见过这么猛的,幸亏喝的不多。

  郭美美点点头。

  “你什么朋友啊,这么吊,这样的人参都有,不行,剩下的那点你给我,我回去化验看看。”

  “给。”郭美美说完就看到妹妹开始换衣服,“我说你要不要这么急啊。”

  “不急不行啊,放心,我不会到处说的,偷偷弄,也许宋叔叔能靠这个吊命。”孙雨洁拿着剩下的根须就跑了。

  郭美美直接就傻掉了,靠这个能救命?那可是肾衰竭加上冠心病等多种老年病了,没得治。韩湘子啊韩湘子,我怎么好像对你越来越陌生了?

  韩湘子也直接傻掉了,又是这样,你们这样老是打断我下照片真的好吗。

  看着那几张袜子小腿照,韩湘子无语的闭上了眼睛,咱不好这一口!完全就是故意在撩骚,还以为有大凶之兆!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看照片了,因为土地直接就发了一堆土上来。

  韩湘子点开一看,“天庭黄泥巴。”

  这个GIF里面下的介绍很扯淡,就这一句话,而且果然是最没有价值的,都不是他想象的那些有仙气含量吊炸天的。

  “点不点呢?”韩湘子思考了一下,直接没理土地,一手按了下去。

  百分之一百,“扣除流量费八百,你的余额还有273。”好家在他还有一千多,要不然真的危险了。“看来赚流量的路任重而道远啊。”

  看着地面出现的泥巴,韩湘子将其装进了一个大塑料盆子里,因为他住的是顶楼的搭建房,所以空间很大,找了一个不见光的地方,他将餐厅带回来的绿豆泡在了一边的水桶里。

  韩湘子没有选择一些生长周期长相作物,尽管他对天庭出品非常的有信心,但开头还是来点简单的吧,所以他选择了比较大众的生疏,绿豆芽,这个来的快,要不了多久就能生芽。

  制作也简单,到时候泡好的豆子丢下去,上面盖上不见光就行了,韩湘子打算的很好,看着泡在水中的绿豆,他的心也热了,“真是期待会长出什么东西来。”

  韩湘子一早的赶回了餐厅,一进大门,四周唰唰唰大量的眼睛就看了过来,不论是服务员收银员,还是学徒帮工都将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脸上一下子都堆满了笑意。

  “韩哥来了啊。”

  “韩哥吃了没有。”

  “韩哥你来的好早,来坐坐休息一下,厨房的事我们会处理好的。”

  看着周围热情的招呼,韩湘子有点尴尬的笑笑,昨天算是玩大发了。

  “你们忙吧,不用管我。”和同事打了个招呼,他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做了下来。

  5w酷匠V网首P发#&

  朋友圈一拉,终于等到了久违的月老。

  老小子最近比较郁闷,原本的春风满面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是那个孙子到处说他要牵红线,还是不分对象,不分家世,直接来个大相亲。

  这怎么得了,要知道天庭众仙的班底可是来自于封神榜,那玩意是怎么上去的大家心知肚明,想当年阐教截教之争闹的沸沸扬扬,大量的截教教众纷纷身死上榜,阐教的赚大发了,虽然不少也封神,但地位明显有差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