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给您重做一份?”韩湘子插到了前排。

  “你?”客人有些不信,年纪太年轻,这道菜可考校手艺。

  “韩湘子,添什么乱,你一个保安会做什么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做什么的,我师父说了,今天他不在有我负责,你滚一边去。”王维一下急了,万一韩湘子上了,可没好事。

  还是太年轻啊,韩湘子摇摇头。

  “感情你不是主厨啊,你是个徒弟,那你得瑟什么。”客人不爽了,我叫了半天,你们打发我呢。

  “韩湘子,你行不行啊。”郭美美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男人怎么可以不行,老板,你放心,我不光做,我还现场做!把炉具桌子案板拿出来!”韩湘子冷冷的看了王维一眼,保安他不觉得什么,王侯将相另有种乎?但是你们师徒一而再再而三的挤兑我,当我是泥捏的吗,作为一个四有新人,韩湘子有的是尿性。

  “就你行不行?”中年男子问了一句。

  “现场做,您要几份?”韩湘子自信的一挑眉头。

  “好,好一个现场做,我就看看你做的怎么样,我要两份,小兄弟,就冲你这气度,哪怕做的不行,今天我照样买单。”

  看着收拾出来的场地,周围的食客们一下兴奋了,今天这事新鲜啊,现场做!

  “看来这小子有两手啊,现场做可不是后厨,没点本事,真不敢。”

  “我想也是。”

  听着周围的议论,学徒们一脑门的大汗,韩哥,你要挺住啊。您老今天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

  何以琛看着韩湘子,一脸的大汗,这下完蛋了,可不是玩蛋吗?

  郭美美看着走到桌子边的韩湘子更是捏了一把冷汗,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刚才补救还来得及,现在说什么都迟了,要是丢了脸,韩湘子猜测也难以呆下去了,同事看他的眼光绝对很鄙视,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所有人此刻的目光都集中在韩湘子的身上,他就像站在舞台上聚光灯下的骄子。

  停下了步子,韩湘子吸了一口气,早上消耗有点大,他偷偷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昨天那半截根须放进了口里咬了一截,远处的郭美美看着他皱起了眉头。

  将老参咽下,韩湘子闭上的眼睛猛的睁开,双手捏了捏,对着冬瓜一刀切下,半空之间一道寒光闪过,半大的冬瓜一分为二,将其倒转,韩湘子手持双刀,手腕一翻,掌心两道寒光一闪,在半空留下一个扇面。

  “好。”中年人静静的看着韩湘子,这刀工少见,就看起手就知道是高手。

  刷刷刷,韩湘子那种无喜无悲的状态出现了,双手快速的划动,两把小刀就像灵动的蝴蝶开始穿梭,不断带起一丝丝的青色瓜皮。

  看着韩湘子双手舞动,头一会儿看着左边,一会儿又对准了右边,早已见识过的学徒们再次惊出了一脑门的冷汗,一心二用,又见一心二用!

  “这这怎么可能?”中年人眼睛都看直了,那种震撼,绝对让第一次见到的人惊掉眼球。

  此时的韩湘子不仅仅是一心二用那么简单,是双手同时雕花,两份冬瓜盅同步做。

  这个难度又要比他之前一边雕花,一边剁肉还要来的恐怖。

  “假的妥妥的吧。他双手同时雕花。”一位客人惊呼了出来。

  “闭嘴,看就看叫什么叫,别影响人家,没看到他不仅仅是同时雕花,还是两个都反着雕的。”

  “这特么还是人吗?那个计算程度简直爆表啊。”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一心二用,这是一心二用,好神奇,而且是双手同时反雕花,天哪,这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一时间所有人再次惊呆了,傻傻的看着韩湘子,听着周围的议论,学徒可以肯定,他们不懂这中间的差别,这可不是一心二用,这特么是一心多用了,双手雕花本身就难,还是反着,同时脑子里还要构思。难度之大简直就是奇迹。

  更为恐怖的还是韩湘子的计算力以及那种淡定。

  “天哪,两个冬瓜盅的画不一样!”一个女性客人捂着嘴巴尖叫了起来。

  “一边是花虫鸟兽,一边是四美图!我了个大草,哥们,今天就冲你这手,别说是做不好上次那味道,就是不能吃,我们也原谅你了。你太牛了。”

  “不错,小兄弟,今天只看着你雕花我就值了,吃不吃无所谓了。”中年人大声说了出来,奇迹,这才是咱们天朝民间的高手,真正的高手,大隐隐于市!奇人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围从最初的震惊一下安静了下来,因为客人们已经麻木,无言以对,这个家伙简直就是禽兽。

  韩湘子双手一拍,两把小刀落在了桌上,去掉盖子,将冬瓜移到了一边,再一次双手同时剁肉,那急速的当当当声音如同敲击在他们的心田上,震得他们已经要找不到北了。

  唰,一开两个案板,韩湘子还是双手,这次双手单手剥虾。

  五根手指就和灵活的触手一般,很快就去壳,然后韩湘子双手单个抽线。

  还是双手同时开始抄食材和料。

  两团炉火倒映着韩湘子的脸庞,光影在火光中一跳一跳。

  啪,将材料放入冬瓜,搁在蒸锅里,开始最后一道工序。

  韩湘子此时也终于停了下来,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一抬头,四周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好,哥们,我一般不佩服人,今天我给你写个服字。”

  “太厉害了。”

  “我刚才直接就看花眼了,特别是雕花,简直神了。”

  “哈哈,小兄弟有你的,老板,买单,冬瓜盅就算了。我今天高兴。”中年人开心的说着,刚才的不快烟消云散。

  “好的。”郭美美也笑了,看着韩湘子,她忽然感受到了心跳的加速,那种执着,认真,如同隐士般的身影,深深吸引住了他,韩湘子,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慢着。”韩湘子叫了一声,所有人都看了过来,“老哥,这个东西需要炖一段时间,你觉得我这个人靠谱,就多等一下,尝尝我的手艺。”

  “哈哈,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介意等一等,好。”

  时间一晃,韩湘子将冬瓜盅取了出来,看着那如同艺术品的画,中年人反而犹豫了,他和他老婆静静的看着两种不同的雕花还在回味刚才的震惊。

  “请吧。”

  韩湘子一说完,两人解开了冬瓜盖,一股浓郁的清甜香味就窜了出来在整个大厅弥漫。

  “这?似乎和我以前吃的不一样。”中年男子看着韩湘子。

  “古法秘制。”

  “哈哈是吗?那我要尝尝。”说完就用勺子吃了一口,眼睛猛的一瞪,“好,好,清爽,甘甜,不失食材的原味,不仅比原来的色泽清爽,味道更是自然回甘,好一个冬瓜盅,老弟,我服了。”

  “老板,我也要一份。”

  “老板上三份冬瓜盅。”

  $最I)新章%节6上。酷匠网

  “我们也要,这味道,天哪,闻着就想吃,好清新的味道。”

  “你懂什么,这叫返璞归真,这才是冬瓜应该散发的香味,老板我也要。”

  看着周围人的反应,王维脸色难看如同吃了大便一样,狗屎,他真的是个高手。

  呼,韩湘子没有理会王维那要吃人的目光,转过头对着郭美美笑了,笑容如同孩子,仿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满心的欢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