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巴草就狗尾巴草吧,韩湘子想的很清楚,现在还处于事业发展的初级阶段,就不要想太多。

  虽然是一个年轻人,但是韩湘子却有着同龄人没有的稳重,他并没有立刻点取,流量一千多点看着挺多,但并不能保证下载的成功,所以,他合上了手机,走出了厕所赶回了餐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渐渐的人流也多了起来,门外偶尔有不少的青年人走过,现在正值暑假,人潮还是不少。当然韩湘子知道这中间有一大半是来商场内蹭空调的。

  “韩湘子,回来了啊,刚才忙什么去了。”张在烨在一边出现了。

  看着对方一脸的微笑,韩湘子同样还以颜色,脸上挂着笑容,“出去买了一包烟,忍不住。”

  “哦,等下人会慢慢变多,中午还好,能对付,主要是下午和晚上,你擅长什么?”张在烨也没多问。

  “我刀工还行。”韩湘子从容的说着,这话要是被他父母听见,他老爹一定大嘴巴抽他,你什么时候刀工可以了,他们怎么不知道。

  “那行,你把土豆瘦肉都切了吧。”张在烨说完就转过身,走到了灶台前,开始做菜,先做成半成品。

  走到案板前,四周不少的学徒正在切菜配菜,看着韩湘子走进,也都好奇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忽然插进来的新人,似乎和老板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让他们自然的产生了关注。

  提着刀韩湘子有些无语,自己真成了新东方厨师啊。

  他这里一犹豫,四周都脸色古怪,几个学徒更是小心的走到一边,对着他指指点点。

  “不是说老板娘请来的厨师吗?”

  “我看着他拿着刀在发呆啊。”

  “说不定老板娘看上的不是刀工,而是别的呢。”

  几人小声的议论着,然后心领神会的互看了一眼。

  “可惜这里是厨房啊,没有本事一来就会露陷。”

  “做你的事吧,这和我们没关系。”

  张在烨看着正在发呆的韩湘子,嘴角也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然后转过了身,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不屑。

  不知不觉间,不少学徒也都将目光悄悄放在了韩湘子的身上。

  “这次帮土地应该是长线钓鱼,但是盖亚意识这东西,还是多点开花的好,刚才看了月老的留言,似乎有些困惑啊。”韩湘子一手拿刀,一手按着一颗土豆,两眼看着远处,压根就没低头看一下案板。

  当当当,刀声突兀的响了起来,速度由慢到快,很快就成了密集的如同雨点般的哒哒哒声。

  “似乎是因为佛门广招信徒,也就是说佛门天庭现在似乎并不和睦,那么妖族呢?”韩湘子低低的自言自语,手中却一点不慢。

  老实说一般人很难做到一心二用,但作为食神,厨艺界的至高神,这点手段真的不要太简单。

  “卧槽,他这是在切土豆?”一个学徒眼珠子都看绿了。

  那种如同机械一般精准的动作,直接就把他吓傻了。

  “我也希望我眼花了,他看着年龄不大,和我差不多,我可是白案三年,速度倒是和他差不多。”后面的话另一位学徒说不下去了,可人家那是看都不看就切了,好像特么的还在自言自语的发呆。

  “我也看见了,他就不怕把手切了。”

  “嘿,说不定他在装逼,等下换土豆我们看他怎么办,现在还是惯性在切。”

  周围人的目光,和窃窃私语,韩湘子没有发现,他现在的注意力就不在切菜上,韩湘子想到了西游,“西游这是奠定佛门进入中原的标志,代表着来抢资源的了,那么注定就会与本土势力的天庭形成对峙,难怪佛门急了,天庭人口在膨胀了。”

  韩湘子小声的说着,有一点他没想明白,根据西游的话,那么也就是唐朝的时候仙凡没有分离,那么是什么时候分离的,分离之后为何没有遗留下的精怪呢?难道是天道?我去这么高大上的东西关我屁事啊。

  想不通韩湘子也就不想了,刨根问底追求合理,就不要玩天庭的朋友圈了,那本身就是扯淡。

  他正想的起劲,手中却没有一丝的停顿,刀锋一转,瞬间停下,那种从极动到极静的突兀感觉,似乎时空停止了一般。

  另外一只手伸手一朝,一颗新的土豆就拿在了手中,然后就是当当当剧烈的撞击声。

  期间短暂的停顿仅仅只眨眼的功夫,然后韩湘子又开始了那种机械式的切丝。

  “假的吧,一定是假的。”

  “妈啊,这是要多没心没肺啊。”

  “我一定是眼花了,我特么不信。”

  “这个刀工,竟让我无言以对,他似乎心就没在这个上面。”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心二用?”学徒们蛋痛了,此刻的韩湘子就像一个机器人,手里都不带喘气的,身边的土豆一个个的减少,很快就堆满了一大盘子的细丝。

  两名学徒实在是被刺激的不行了,悄悄的走了上去,凑到了韩湘子的身边,看了一眼这个老板娘请来的高手,发现这货居然还在发呆。

  他们一脸的诡异看向了盘子,要知道盲切已经是一门技术活了,这需要长期的磨练,对刀的感觉,当然这还不是真正的神技,刀工不仅仅看速度,还要看结果,你要是切的乱七八糟的也就那吊样。

  Gw最◇5新&T章o、节上&酷;匠网X

  他们借着配菜的空档悄悄瞄了一眼韩湘子身边的盘子。

  嘶嘶,两人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里面的土豆丝丝丝不宽不窄,条条均匀,长短合适,粗细适中。

  不信邪的他们抓了一把,将其放在了自己手中的篮子里,一看下面。

  喝,底下的也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说在对方发呆的情况下,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一个刀感,切的十分均匀。

  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有很大的差别。

  看着一脸还在想东西的韩湘子,再看看他的手,两个学徒一脸见鬼了的表情,都这样了,你还在想事情,还能切成那样,他们学了三年简直活到了狗身上,你也算是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