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摊子他当然清楚,以前还是凡人的时候什么摊子没见过,书摊?那群小屁孩难道还买字画?打死他都不信。

  可既然上仙发话了,那么肯定有解决之道。

  “书摊就是放点书,让熊孩子看的。”韩湘子十分鄙视,又是一个土鳖。

  “书?”什么书?土地一脑门的黑线,他们会看书?我们都看不下去。“敢问上仙何种书?仙法?小的家底有限,人家也看不上啊,四书五经这些,很枯燥。”

  “那些当然不行了。”韩湘子扣了扣鼻子,看哪个我都看不下去,“封神演义啊,西游记啊,你没听说过。”

  韩湘子准备上点嗨的,《海尔兄弟》《熊出没》这些,选择这两套当然有他的目的。

  “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都是好些年前的大事了。虽然记忆有些久远,但经历的人还在,老一辈的可都历历在目,甚至还在对家人吹嘘当年的辉煌。”土地一拍脑门这个牛逼啊,可好是好,很多内幕他知道的很不详细,这个书可不好写,关键要吸引人。

  不错,这就是韩湘子的意图,以老爹的辉煌勾起熊孩子的好奇,书嘛当然不能是字书,得画册,这样才够吸引力,当年自己可不就是这样进的坑。

  而且孩子一看,还能勾起大人的回忆,能为他下一步动作奠定基础,韩湘子想的很明白,天庭古板已久,刚刚的改变还是形势所逼,自己要拿好处,就要一点点勾起人们心中最原始的欲--望,他们缺什么,就给他们什么,作为一个现代人,嘿,玩你们一个天翻地覆。

  “我可以提供给你,不过。”韩湘子故意的停了停,他这辈子吃饭还是喝粥,就全靠微信了。

  “不过什么,求上仙怜悯啊,只要小的做得到的决不推辞。”土地也不傻,这些个神仙都是积年的老鬼,老于世故,韩湘子一停,他就明白这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一千盖亚意识。”韩湘子也不知道多不多,反正多多益善。

  酷匠Uk网永=久gS免+(费M看*小说r

  一千盖亚意识,你怎么不去抢?那个来的快,土地眼珠子都红了,虽然他盖亚意识不少,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张口就是一千,我了个亲娘,你知道一千盖亚意识要做多少好事,帮多少人吗

  “做不到啊,小的做不到啊,上仙垂怜,一千太多了,不是我不愿意,每年神仙还有盖亚意识考核,一下少一千,真的受不了,五百行不行。”

  臣妾做不到吗?韩湘子嘴角抽动了一下,讨价还价?这还是自己遇到的第一个吧,我都上仙了你居然不给面子。看来土地这职业真的不好混啊。

  韩湘子脑海中瞬间出现了猴子每次遇到妖怪不明所以时就拿土地出气的画面。

  “万水千山总是情,八百盖亚意识行不行。”韩湘子恶趣味的发了一句。

  土地一看,嘴角抖动,“天庭自有真情在,身上就留五百在。”

  你也太抠门了吧,加一点都不加,韩湘子乐了,这土地有点意思,比食神那货有趣多了,看来不愧是京官,还是最底层的京官,老油条。

  土地同样的一脸郁闷,这位上仙位列仙班以前是商人出身吧。

  “五百就五百。你等着,我等下就传给你。”韩湘子也不打算拖下去,反而嘿嘿的笑着,两套书怎么够啊,迟早要看完的,嘿嘿。有你再求我的时候。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

  先放长线钓大鱼吧,这老小子可是天庭仙草园的土地。

  土地慌了,根本就没往下想,他只想对付过眼前这道坎,就算过后,他也没法子,因为韩湘子有个极为恐怖的优势,你们特么的算不出来。

  “求上仙怜悯啊,速速帮我。”土地喊了一嗓子,就发现那位法力高深莫测,神龙首尾都不见的上仙又消失了。

  韩湘子的确是消失了,他跟厨房打了一个招呼立刻就冲出了店门,直接跑到了文山百货的底楼超市,这里怎么着都有卖儿童书籍的吧。

  看着这个新来的如此无组织无纪律,厨房的学徒都有点不爽,各个皱起了眉头,张在烨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了一眼韩湘子离去的方向。

  飞奔进入超市,韩湘子直捣黄龙,选了两套连环画立刻就付钱走人,进入厕所,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关上了门,然后掏出了手机,对着书籍就照了下去。

  看着新出现的两组图标,选择了发送,此时他也收到了一条提示,“截至目前,您的话费还剩683。”

  我去,这个流量消耗的有点大啊,才充了一千现在就去了三百多,也就是说那本食谱至少消耗了自己接近三百的盖亚意识,韩湘子没有纠结花了多少,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他毫不犹豫的传送了书籍。

  然后静静的下拉朋友圈关注着变化,月老这个第一次出现的家伙又跳了出来。

  月老:要死了要死了,前段时间还因为人口膨胀,玉帝找我谈心,才一转眼的功夫,因为佛门大肆招收信徒,太白这个王八蛋居然进言说我们要发展人口,现在又要我牵姻缘,你当姻缘是逛妓---院吗,说来就来,这要计算,很复杂的。

  再说了,现在一帮老的,有这心思的不多,一帮小的,全是愣头青,根本就不会,我要怎么做?怎么做才能发现姻缘苗头,搭错红线可是大事!

  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如此颠倒阴阳伦常的恐怖事件,竟是这个老迷糊开的头,这你都能弄错,要没心没肺到何种地步。

  韩湘子看着月老的心理活动,直接亮瞎了氪金狗眼。这是猛料啊,不知道当年牵错线的有哪些人,一个十分吊的名字在他脑中一闪而过,春秋战国时期那位龙阳君吗?

  想想就是一阵恶寒,搞了半天,天庭最恐怖的人不是玉帝,不是老君,是月老啊,如果你爱他就带他去找月老,成就一段美满的姻缘,轻轻松松粉木耳,迎娶白富美。

  如果你恨他,还是带他去找月老,找人爆了你仇人的菊花,菊花残满地伤,当你转身时,他的菊花已泛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吃土的树说:

  打开支付宝,红包,输入口令76900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