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三棱刺刀

  吴易天点了点头,无意识的“嗯”了一声,说:“寒猫。”

  寒猫这时抬起头看了看吴易天,吴易天也温和的看着她,见吴易天没有呵斥她,就继续看着吴易天。

  “易先生,寒猫在!”

  “你待会去把夜猫和黑猫的尸体挖回来。”吴易天的声音沉稳而有力,可眼神却是温和柔暖。

  “易先生,我不知道他们的尸体被埋在哪儿?”寒猫再一次的低下了头,低声问。

  吴易天手肘抵在桌面上,然后从腹前的抽屉里抽出一把三棱刺刀,刺刀寒光凛凛,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性命。寒猫从不知道,吴易天居然有这样的武器。因为,平常都是他吩咐任务下去,由他们完成,从没有见过吴易天亲自去出任务。而且,吴易天手中长达四十厘米的三棱刺刀是军用的,美军曾评价中国56式三棱军刺为最毒的军刀。

  因为56式三棱军刀只有刺的功能,也称之为三棱军刺,但是只要被刺伤,伤口很难缝合。其实,看过李连杰的《中南海保镖》的都会留下深刻印象,刺入人体以后,通过血槽迅速将空气引入。空气在体内形成空气栓阻塞住血管。只需刺入人体任何部位8cm左右就可使敌手即刻毙命,而且在消除负压的体腔内将刺拔出,毫不费力。但是,只要及时处理,现在的医疗技术完全可以治愈。

  寒猫突然看到吴易天手中拿着一把三棱刺刀难免有点胆战心惊,仍旧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眼角余光只见吴易天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寒猫右侧贴着临山市地图的墙面前。

  吴易天站在地图面前看了几秒钟,然后举起手中的军刺,一下子刺入了地图的中间偏左处。

  “你自己看看,这个就是你要去的地方。记得,带上两个人。”说完,转身回到了原先的位置上。

  寒猫抬起头,正要转身走过去看是什么地方的时候,吴易天又说话了,寒猫立即回到原位。

  “还有,你以后不用总低着头,你随意,现在夜猫、黑猫都死了,那么你就是我最得力的主将,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0更新、最)快h上☆V酷n匠F!网

  “易先生,只要是你的吩咐,我什么都可以做,即便是死,也不为过!”

  吴易天看了一眼寒猫,随即起身从寒猫旁边离开了房间,在打开门,踏出门第一步的时候,吴易天没有回头冷冷的说:“注意安全。”随即,砰的一声门关了。

  寒猫抬起头,立即走到左侧地图前,仔细看了看军刺插的位置,军刺与地图之前在有一张小纸片。寒猫拔下刺刀,把纸片轻轻拔出,摊在自己手心上,她看到小纸片上用铅笔写着——寄北路往北三百米芦苇荡中一坟墓。

  寒猫在脑子里搜寻了一下寄北路的方位,然后迅速定位了要去的地方。忽然,她感觉有人在盯着她,可是等她环顾书房四周,什么也没看到,一切还是像往常一样。

  她把三棱刺刀塞在自己的黑色紧身裤外的防割长口袋里,那口袋就像是专门定制的一样,刚刚好把刺刀刀刃部分塞进去,而且不影响自己的行动。因为,此刻刺刀就像是黏在大腿上一样,给人一种就是大腿一部分的感觉。

  寒猫温柔的拍了拍放置了刺刀的腿面,她还可以感受到三棱刀刃抵着自己腿皮的感觉。

  寒猫没时间寻找被监视的来源,首先这个不可侵犯的吴易天的书房,然后吴易天还在等着她完成任务的消息,如果这也叫做任务的话。

  寒猫直接转身,一直走到停车的门口,车旁边已经有两个面无表情的人在等着他。寒猫看到这两个人的服装看上去好像是夜猫的手下。夜猫手下的猫组成员众多,大约占猫组成员的三分之一。而恰恰相反的是,黑猫没有手下,因为他是直接生活在吴易天的别墅,直接由吴易天调遣。现在,这两员大将都死了,而吴易天却当做没事样让自己去挖尸体,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寒猫突然想起吴易天有点胆怯,虽然刚刚谈话之中自己没敢抬头,可还是有所察觉。难以想象,居然还有令吴易天感到害怕的人物。

  “上车。”寒猫走到车前,边开车门边说。

  那两个木头人啥也没说,直接拉开车门分别坐在了后座上。

  寒猫很讨厌与这样的木头人打交道,没点意思,其他都还可以接受,就是不说话这一点,寒猫难以接受。好在自己手下的大部分女性寒猫成员都是相对成功的作品,可以进行较为顺畅的交流。她还挺喜欢蓝羽烟这个小姑娘的,只是不喜欢她变态的行为方式。

  上车之后,寒猫直接开车往寄北路驶去,一路上死气沉沉的,那两个夜猫成员根本就没动过。

  到寄北路之后,寒猫靠边停车,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两个夜猫成员,问道:“你们俩有墨镜吗?”

  寒猫话音刚落,那两个人就同时从黑色西装上衣口袋里掏出墨镜,机械的戴上。寒猫戴上墨镜后气氛的说:“下车!”

  砰砰砰三声相继传入寒猫耳中,寒猫想起了曾经自己在这里的一个跆拳道馆里待了一阵,是看到那的窗外都是一片芦苇地。寒猫仔细观察了街道两旁的建筑,同时在脑子里搜寻记忆碎片,突然,一个黑乎乎的巷子引起了寒猫的注意。她想起,好像自己曾经在这个巷子里因为就一个女孩而跟几个歹徒打了起来,还受了点伤。

  “那么,巷子前的不远处就是那个跆拳道馆。”寒猫回头不爽的看了一眼那两个人,命令道“跟在我背后!”

  十点多的寄北路还有几个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都不敢多看寒猫几个人一眼,纷纷快步走开,免得招来横祸。在他们眼里,在这样的夜里还戴着墨镜,肯定不是什么好鸟,还是少招惹的好。

  正当寒猫一行人路过一个夜宵摊的时候,一个喝醉酒的脑子突然把东西踢开,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同时还嚷嚷:“诶,美女,过来啊!陪我喝酒,过来,喝酒!”

  寒猫本来心情就不好,还被这么一个酒鬼调戏,顿时怒火燃烧,一巴掌把那个酒鬼甩晕了过去。寒猫还发觉背后的那两个人身上燃起了杀意,她立即命令:“走!”随即转身朝记忆中跆拳道馆方向走去。

  那两个人立即收起拳头,跟在了寒猫的背后。

  那酒鬼倒地之后,旁边的几个人就开始哈哈大笑的嘲笑,并说:“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寒猫没有理会,她可没有时间跟这些色字当头的人浪费时间,不一会儿,她终于看到了跆拳道馆的招牌。于是,往其中一个小道里拐了进入,巷子里乌起码黑的,可是寒猫一点没减速,走到尽头的时候,呈现在寒猫面前的是那一片半人高的狼尾草,并不是吴易天所写的芦苇荡。寒猫想,可能往里走就是芦苇荡吧,于是命令道:“跟在我身后,别跟丢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之前的三棱刺刀,开始开路进入狼尾草海里寻找黑猫与夜猫的坟墓。

  寒猫一直朝前走,不时回头看看走的是不是直线,后边那个两个人是否掉队。

  走了大概十分钟,寒猫一行人终于走出了狼尾草海,却进入了一簇簇杂草的杂石地里。杂草中还有一些花叶芒,显得格格不入。但寒猫不为所动,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人,说:“你们俩分头去找坟墓,找到了立马回来通知我!”

  那两个人瞬间像吃了猛药一样,瞬间冲向两侧的草丛里,如果加上一点动作吼叫的配音,肯定会吓人一跳。可是寒猫早已经习惯了他们的行动方式,也就不以为动。

  寒猫在原地来回徘徊,仔细观摩手中的三棱军刺,因为刚刚用来开路,现在三棱结构的刀刃上都是绿色的汁液,其中还黏连了不少狼尾草上的毫毛。她用嘴唇吹了吹那些毫毛,有一些脱落飘在空中,随后,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块白净的布,蹲下身子后,把三棱刺刀放在大腿上,然后开始来回擦拭了起来。

  未几,一旁的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寒猫警惕的将刺刀对着草丛的方向。

  顿时,从草丛中钻出一个人,紧跟着另一边的草丛里又钻出了一个人。

  “吓我一跳!在哪儿?”寒猫长舒了一口气,把刺刀插回了口袋里。

  寒猫起身面对那两个人,在寒猫左侧的那个人立即往他回来的方向跑去,寒猫立即与另一个成员立即追了过去。

  不久,在一个小平地里,他们相继停了下来。寒猫看到正对面正好有一个立着墓碑的简易坟墓,她上前一看,墓碑上整齐的写着——夜猫与黑猫之墓。

  寒猫站在坟墓面前想了一会儿,其间她一动不动,那两个夜猫手下也一动不动,好像这一切本就是静止一样。

  忽然,寒猫向前一步,一脚把墓碑踢的粉碎,在零零散散的蟋蟀声中说了一句话。

  “把里边的人给我挖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