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好好的一把兵器就这样消失了,真是可惜!”林风摇了摇头,他无意间看了一眼远处的草丛,随即露出诡异的笑容。

  “哈哈,我差点忘了,那块上号的墓碑还在那儿。”说完,林旭跨过一个个黑乎乎的坑,走到草丛边,用手拨开被压折的草,然后踩了上去。那块墓碑还在那儿,林风立即用手托起,抛了上去。

  “嘿哟,没想到,这下边还都是水,真是倒霉啊!可是,不碍事!”

  林风手里都是乌黑的脏水,脚底也粘了一些淤泥,幸好刚刚踩在了草丛上,不然就别提多恶心了。林风仔细爬了上去,没想到坟地旁边就是沼泽,可是也没有啥说法说可以在沼泽旁边建坟立碑。但这些都不碍事,林风真正担心的就是刚刚由煤幻化成的骷髅人。

  不过当务之急就是逮住刚刚逃走的那个黑衣人,他夺走黑猫的尸体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可能就是治敌的关键之处。

  不过,脚下的这块散发着恶臭的上好墓碑可不能就这样浪费了。既然你们搅了人家的坟,让他们死也不得安息,那么我也得让你们不好过。

  林风将墓碑扛到左肩上,瞬间,林风的白色衬衫就被污水给浸湿了。

  “哎呀,倒霉,这可是徐民浩大叔的限量版衬衫啊!”林风惊叹道。

  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弄一件新的还给他,还是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林风扛着墓碑,站立着,开始分析空气中残留的黑衣人与黑猫的味道。已经过了将近七分钟,加上那个人本身就有点累,而且还背着黑猫那个肌肉男的尸体,想必他们也是走不了多远的。只是,空气中百味成杂,要追踪到他们的味道谈何容易。

  林风说着他们逃窜的方向开始追寻,很快,林风就锁定了他们的路线。不过,自己也扛着一块沉重的墓碑,可以说并没有占他的便宜,林风立即奔跑了起来,墓碑在林风的肩上一颤一颤的,现在就是考完穿的皮鞋质量的时候了!

  十分钟之后,林风感觉到他们的气味越来越浓,而且还可以听到喘息声,还有说话的声音。

  “这小蓝也真是的!易先生都说了把黑猫眼睛挖了就完事了,她还一个劲的求我把黑猫的尸体弄回去。可是,你要弄回去也行啊,把黑猫往后备箱一塞不就完事了!用寒猫的车——,对哦,我靠,我真是笨的可以,虽然小蓝说不能让寒猫知道,但是我可以先把黑猫的尸体塞在车的后备箱,然后到时候再取出来不就得了,哎呀,我这个脑子啊!”

  林风听得很清楚,就是那个黑衣人的声音,就在自己的前边不远处,林风放慢脚步,边走边说:“没想到你不仅胆子不行,脑子也不行!”说着,把墓碑扔在一旁,发出一声闷响。

  夜猫看到从草丛里突然冒出一个人,吓了一跳,但看清楚是林旭之后,更是感到诧异。夜猫直起腰杆,拍了拍手说:“嘿哟,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小娃娃还有点能耐,居然可以追到这儿。这就说明,那些骨头都没你给收拾了吧!”

  林风一只脚踩在墓碑上,笑了一声说:“诶,大哥,我对那些骨头没有兴趣,他们脾气不大好,一溜烟儿的全不见了!但是我也不能干等着啊,你说你喜欢喜欢这块墓碑,你看,这不,我就给你送过来了吗?哎哟,你看看我肩上,好端端的白衬衫居然变成了黑色!”说完,还嬉皮笑脸的挑了挑眉毛。

  “妈的!”夜猫吐了一口唾沫,除了吴易天与死去的黑猫,还没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这个看似年轻的小伙子可以一路追到这儿,不管因为什么,他已经死定了!

  “嘿,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如果我有心情的话,还可以给你在墓碑上刻上你的名字!”夜猫已经握紧了拳头,准备好把这个不要命的种撕碎!

  林风轻松的抖动着踩在墓碑上的那条腿,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吞吞吐吐的回答:“我,我,我叫做林子峰,你叫做什么?”一时间林风在名字上做了点手脚,反正他已经是一个要死的人了,知道自己叫啥有意思吗?

  “夜猫!”说完,夜猫瞬间启动,冲向还嬉皮笑脸的林风。

  林风见形势不妙,夜猫的速度太快,如果被他这样打一拳,可能会痛上老半天。夜猫这一下也是拼尽了全力,如果被自己打到,肯定是穿透性的毁灭伤害。林风在夜猫快要打到自己胸脯的时候,左脚蹬转,身子往一侧跳开,这才躲掉了夜猫的攻击。那夜猫的拳面就擦着自己的衬衫过去的,不过夜猫想挽救已经来不及了。顿时,夜猫一下子扑进了草丛里,等他站起来的时候,墨镜都不见了,头发上都是草,蓬头盖面的。

  林风噗呲笑出了声,真是太滑稽了,太可笑了。

  “哎呀,你不是要我的命吗?小猫咪,来啊!我在这边。”林风继续调侃道。

  林风看到了站起身的夜猫,他没了墨镜,林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发绿光的猫眼,果然不出林风所料,估计之前在警局的那两个人也是他的同类。

  夜猫抖了抖身上的灰尘与草,活动了一下穿着防割手套的手指,随后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林风。

  “林子峰,我说过,今天,你的命是我的!”

  说完,夜猫立即握紧拳头,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然后跑向林风,准备跟林风一决高下。夜猫原本是一个拳击手,他正准备用拳击了结林风。

  林风也算是一个杂家,什么都学,他也不想趁人之危,既然对手用拳击,林风就决定用散打与之对决。随即摆出了散打的准备姿势,身体侧对夜猫,左拳试探,右大小臂收紧,拳头护住下巴。

  在四周都是草丛的一个空地上,林风与夜猫展开了角逐,两者相视一笑,表示打斗的友谊性,就差签个生死状了。

  顿时,夜猫发动了攻击,他一个左勾拳以极快的迅速向林风的脑袋打去,林风顺势一个下潜,躲过夜猫的勾拳后,立即右手一个上勾拳予以回击。夜猫立即用右手挡掉林风的勾拳,随后两人有进行了几个回合的攻击。林风用了所有的散打技术,夜猫也防守的挺完美,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

  两人有攻有守,你来我往,不亦乐乎,只不过这不是小把戏,任何一击都事关生死。

  不过时间有限,林风没心情陪他在这儿浪费时间,他仍旧用了一招夜猫防得住的右鞭腿,不过这一次加大了拧转的力量,不仅把所有力量集中在脚背上,而且还重复了两次。在完成第一次内扣鞭腿之后收到内扣之前的姿势,然后以更狠的力度再鞭打了一次。两次好像在同一刻完成的,这一次,一下子就把夜猫踢倒在地。

  夜猫头朝下,双腿被身体撩起,头狠狠地砸在了那块上好墓碑的角上,那个角顿时被砸的粉碎。夜猫的眼睛还睁着,发光的猫眼还在来回的转,不过,夜猫已经死了!

  林风深呼了一口气,即便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可还是有点怅然若失。

  “一块上好的墓碑就这样毁咯!”

  说完,径直走向黑猫的尸体,林风发现黑猫的眼睛已经被挖走了,看来自己推测的没错。还有一大批成功的作品,这两具尸体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可是林风没想到,这些经过改造的人能力有这么大的提高,对于他们的对手是正常人的话,完全是秒杀,看来,警察局里的那些人,死的无声无息,迅速的没有机会接电话。

  如若一群这样的猫眼人来围剿自己,林风自己觉得可能胜算不是没有,只是感叹猫眼人背后所隐藏的秘密。虽然,自己正缓缓的接近他们的老巢,可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而且,林风有一种感觉,刚刚自己杀死的夜猫应该是一个不是很成功的作品,但是已经这么厉害了,如果真有厉害的boss出现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的来。

  林风虽然才十七岁,但是涉猎范围极广,首先是依附自己过目不忘与现学现会的本领,随后还有自己不断的努力。

  林风看了看这两具尸体,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不是他俩的锅,既然他们死了,就应该获得应有的对待。林风望了望夜空,空中的星星仍旧那么美,他想,有机会,一定送他们回到自己的宿主。

  ^更)i新m最快i上}m酷C匠O网“

  林风还观察了周围的情况,不像是有人的地方,这样一个荒郊野外,是建坟立碑的好地方。林风找了一个好风水的地方,脱下夜猫的防割手套,穿上,然后像挖沙坑一样,很快就挖出了一个可埋两具男人尸体的长方形大坑。

  林风把两具尸体放置在里边,脱下手套扔在夜猫的旁边,埋好以后,在那块上好的缺角墓碑立在了坟墓前边。虽然有点粗糙,但总体感觉还不错。

  林风站在坟墓面前,看着缺角墓碑上之前用防割手套写的“夜猫与黑猫之墓”几个字。好在平常有练字,看上去写的还不错。

  “看着真舒服。”

  说完,林风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