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拼了命的在喘气,眼睛却在一直打量不远处刚停下脚步的林风。他也觉得奇怪,虽然自己背上扛了一个肌肉男,但也至于被一个人类追得喘粗气啊!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是普通人,可能是马拉松选手,或者根本就不是人。

  “喂,你谁你?总追着我干嘛?”夜猫试探性的开始问话。

  林风终于看清了那个人,那人戴着墨镜,上半身是黑色夹克,黑色的长裤上还有深色的血迹,手上还戴着镶嵌着锥体的手套。很明显,这手套是市面上买不到的定制版防切割手套,从这一点就知道他的靠山不一般。

  “我是谁不重要,可你为什么要杀那么多无关的人?”林风面露杀气,眼神是无尽的空洞。

  夜猫听到这句话,感到可笑,自己杀人还需要理由?看谁不爽,杀了就是,以后的事再说呗。

  Q#最》8新章节=t上酷匠网@z

  “杀了就是杀了,我说,你是来送死的吗?正好,这里这么多坟墓,你喜欢哪一个,我把你塞进去。”夜猫肆意的嘲讽道。

  林风也好久没有放松了,所以就跟着夜猫玩,紧接着就把眼神落在了旁边的墓地上。

  “那得让我仔细找找。选坟墓可有讲究了,第一不能使用自然的石块没有经过裁整的作为墓碑,不然会断绝子孙的香火,不吉利。而且墓碑的上方,不能有过多的杂草或者青苔丛生,否则也会导致子孙生病。”说着,林风在一排排的墓碑间游荡了一会儿,在一个墓碑旁边停了下来一边比划,一边说“墓碑的颜色不能太暗,也不能有倒陷,墓碑上更不能有鸟禽的粪便,如果墓碑内部有凹陷、伤痕的话,还会导致子孙容易有背部病疾或者残废的人。坟墓前方如果有凹陷崩落,使坟地感觉摇摇欲坠的险象,会导致主子孙有血光、车祸、失足或坠楼的祸害。”

  林风说的越来越起劲,可是也不敢掉以轻心,全神贯注地注意周边环境的风吹草动,毕竟自己面对的可是经过改造过后的猫眼人。林风抬起头,看了一眼听得不耐烦的夜猫,接着继续调侃的说:“这个坟墓的四周五六米都没有其他的坟墓,想必坟墓的主人肯定很是寂寞,让我看看,哎呀,已经死了快二十年了,真是可怜!”

  夜猫在林风瞎扯的时候正好恢复了体力,满血复活,精气神都达到了极佳的状态。他直起身子,大声吆喝道:“小子,你叽里呱啦的讲了那么多,你是不是选好了?是不是就是你面前的那个?”说完,夜猫狡猾的笑了一声。

  林风没有理会夜猫,仰头望了望夜空,突然林风皱起了眉头,叹了一口气,直摇头的说:“啧啧,可惜了,这么好一个风水墓地就被这玩意儿给破坏了!”

  夜猫也抬头看了一眼后,完全懵了,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玩自己很有意思吗?于是,夜猫准备发动进攻,直接杀了他就完事了,哪有功夫跟他浪费时间!

  林风也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杀气,但是他完全不害怕,比杀气,他还没见过比自己更具威慑力的。但是说心里话,眼前这个夜猫的能耐确实不容小觑,现在只等他出手了。

  但是,就在林风以为夜猫要出手的时候,夜猫好像在听谁在说话,身上的杀气也逐渐消失了,紧接着夜猫在点了一下头之后,开始蹲下扛着黑猫的尸体准备离开。

  “诶,哥们,你这样不打个招呼就走是不是很没礼貌啊!我正想请你进去坐一坐呢!”林风站起身,准备冲过去,直接拿下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就在林风要迈脚的时候,他忽然感觉有人抓住了他的两只脚踝,等林风低头查看原由的时候,他被吓了一大跳。

  “我靠,妈的,诈尸啊!”林风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

  夜猫狡黠的说:“好好享受吧!小鬼,我先走咯,拜拜!”说完,单手把黑猫提到自己的左肩上,然后扬了扬右手之后就离开了。

  “我靠,你,我,唉。”林风第一次处于这么尴尬的境地,看着黑猫缓缓消失的背影,林风只冷冷的说了一句“你等着。”明知道他听不见,但还是说了出来,给自己一个安慰。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处理抓住自己脚踝的手骨。没成想坟墓真的有活死人,以前只在美国大片中看到过丧尸是从墓地爬出来的。如今,自己脚下就是一双阴森森的白骨手,虽然看着有点吓人,但是最让林风受不了的就是,没有皮肉的手挺硌人的!

  林风蹲下身子,正准备仔细看看那个抓住自己的手骨是什么情况,猛然间,四周的墓地都有了动静,墓碑之后的地皮都在剧烈的颤抖。

  随后,在颤动的地皮中破土而出一只只手,手一直在左摇右摆,很快,那些手就扒拉在地面上,随即一个恐怖的头颅钻出土面。慢慢的,它们的身体也钻了出来,只在原本埋葬它们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窟窿。

  一个个破布烂衫的骷髅人站在林风的周围,林风只呆呆的望着一切发生,话说,这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死人站起来,真带劲!可是仔细想想,这些骷髅人是怎么出现的?

  眼前直直站立的骷髅人,大抵都是死了好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种,谁能把他们再次弄出来呢?林风首先想到的是改造猫眼人的幕后主使,可是感觉上并不是,那么也就魂王有这个能力了。

  想到魂王,林风忽然想起了腐生者的能力,腐生者是通过把死去的动物的魂灵找出来,因为可能由于什么特殊原因,人死的时候魂灵被身体禁锢,所以就需要腐生者把魂灵引出来。腐生者可以散发一种令魂灵兴奋的相同物质结晶。

  因此,腐生者有没有可能在引出被禁锢的魂灵之后顺势操纵死者的尸体。

  想到这儿,林风忽然越来越有兴趣了,眼前的这些活死人并不像之前自己在三桐墓遇到的亡兵一样,这些是真实存在的。

  可是,无论怎样,林风没有从它们身上看到魂灵,可能已经被腐生者吞噬了。

  可是也没心情跟它们耗了,夜猫的痕迹已经快消失殆尽了,得抓紧时间把它们解决了。

  林风这时还蹲在那里,他眼里发的寒光,轻轻动了动嘴唇,平淡的说了一句:“看来,你们死一次还不够啊。”

  刹那间,林风双拳齐发,把抓住自己脚踝的尺骨桡骨瞬间粉碎,但是抓住自己脚踝的手骨部分还黏连在脚上。

  林风懊恼了一句:“真是麻烦,待会再来收拾你们。”

  说完,林风在起身的同时,把之前那块上好的墓碑以左手下托右手上固定的方式举到胸前,随后开始转胯弯腰,做出扔链球出手前姿势,随后顶胯送腰甩臂,一气呵成。那块上好的墓碑就直直的飞了出去,把刚刚准备挪动的一部分骷髅人拦腰砍断,结果,骷髅碎片四处散射,好些还差点飞到了林风的身上。

  林风以极其迅速,完全反人类的动作技术躲过了全部骨头碎片的袭击。

  这一整套动作如果出现在赛场上肯定会赢得声声的喝彩,评委肯定也会被他所折服。

  林风一直看着那块上好的墓碑落到了远处的草丛里。林风觉得挺好玩,立即拔起周围的墓碑像拍苍蝇一下,自上而下来个毁灭性打击,或者是拦腰分裂式打击。林风微笑着完成了这一场闹剧,这就像那些鹅毛枕头瞎拍,接着下起了鹅毛大雪的感觉。

  林风现在墓地的中央,本来好好的墓地竟然一下子被自己糟蹋成了这样。墓碑东一个西一个的散落在一旁,之间是破烂且发霉有土的衣物,还有碎成无规则形状的各个部位的灰色骨头。这骨头是泥土的颜色,衣服也是泥土的颜色,林风不禁概叹道:“既然都融为一体了,为何还要出来呢?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骨头!”

  林风说完蹲下身子,那是一根完整的腓骨,原本位于小腿的外侧,内侧是比它粗几倍的胫骨。腓骨细长,因此容易骨折,现在林风手中的这根可谓是刚刚那场屠杀中的幸存者。而且,这根长骨上早已没有了细胞组织,显得干干净净,看起来就像是一根灰色的木头。

  林风觉得这根细长的腓骨可以成为一个很好杀人凶器,可是骨头两头都有突起。这就成为了一个阻碍,好兵器都是锋利的,这跟骨头也一样,林风一手握住腓骨小头,一手握住下方稍窄一些的地方,然后使劲折断。这样,断裂处就有一个锋利的尖,正好可以起到锋利穿刺的作用。

  林风把一只手中的腓骨小头随意丢弃在一边,正准备走向上号墓碑的藏身草丛。忽然,刚刚碎的不成样子的骨头有了点儿动静,林风站在原地观察,不敢轻举妄动。

  顿时,那些碎骨头渣子都化成了泛着绿光的黑色粉末,林风手中的那根腓骨在逐渐变成黑色粉末,他立即放手,那些黑色粉末随即消失在了土面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