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麟看了看突然站在眼前的林风,秦晴抬起头咽了一口唾沫说:“恩师,就让他去吧,刚刚警局可能出事也是他发现的,我想他去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王麟转头打量了一下秦晴,想到:现在的秦晴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我行我素,有自己的一套,怎么现在就像被眼前的这个小子给绑住了一样?而且说回来,这个年轻人不一般,他之前一个人不知怎么进入到老人巷,然后竟然还可以毫发无损的出来,现在又捕捉到了秦晴的信任,这个人要是对手的话那就难缠了。既然如此,那就以不变应万变,暂且同意他的请求,然后看事情的发展再做判断。

  王麟点了点头,走到林风的跟前,眼睛直视林风的眼睛:“小伙子,我最心爱的门生在袒护着你,你可不要让她伤心啊!”

  林风露出久违的笑容,他知道王麟在试探自己:“不会的,不会的。”

  “那就好,那,秦晴,你跟他一块儿去吧!”王麟突然提出了这个建议。

  这可把林风吓了一跳,他本意并没有让秦晴参加的意思,所以连忙摇头。

  “怎么?小伙子,女神探秦晴陪你去,你还不同意?你不要得寸进尺哈!”徐民浩突然愤怒的说。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秦姐陪我去当然好了,可是这一次,她还是留在这里的好。一来,她可以保护王局的安危,二来,我在那边可以随时跟她联系,汇报情况。”林风刚刚只想到了不要秦晴陪同,却不知还要应对这么些人。

  王麟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你说的这个,并不能作为你的理由。你说什么秦晴可以保护我,这里这么多警员都可以保护我,如果要汇报情况,直接让秦晴打来就行了。不管怎样,我叫秦晴陪着你,就是想找个人保护你,看着你,不然我怎么向你母亲交代?”

  林风点了点头,同意了让秦晴同行去警局,随后就出发了。

  “你为什么不让我来?”秦晴坐在副驾驶座回头望着林风问道。

  “因为我不想你受伤。”林风沉默了半天才吐出这一句话。

  其实这句话也是秦晴想对林风说的,而且应该是由秦晴来说更合适,毕竟她是长辈。不料这句话却从比自己小一轮的林风口中说出,她记得,上一次说过这句话的人是夏淇河。不知为什么,秦晴总能从林风的身上看到以前夏淇河的影子。

  人啊,就是这样,总是愿意把一些情感强加在别人身上,希望别人可以理解自己。

  “我受不受伤关你什么事啊?”如果按照以前,任何一个人对自己说这些话,她都会鄙视的将这句话完整的说出。可是,这一次,她沉默了,林风也沉默了。

  经过王麟的安排,此次除了林风、秦晴,还有王局的专属司机小罗,与两个老资历刑警赵云与周利源。周利源一直在打电话,想提前联系上警局的同事。临山市煤炭开采基地到临山市警察大楼大概有半小时的车程,车上五个人每个人都怀着不一样的感受在走完这一趟路程。

  “没想到咱的女神探也有这个时候啊?你这小娃娃,刚刚看你就不对劲,你是干嘛的,恩师是谁?”一个叫做赵云的人说道。

  林风仍旧看着车窗外,现在外边灯红酒绿。

  看情况已经到市区了,听到旁边的赵云问话,林风没急着回答,他不认为有回答的必要。

  这一冷场,可把赵云尴尬死了,好在秦晴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即搭话。

  “嘿,林风,云叔问你话呢?”

  林风哦了一声,可是并没有转过头,过了一会儿,赵云可是尴尬的冷汗都出来了。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老资历的刑警,林风这样不理会自己真是没教养。

  “林风,快回答云叔的问题。”秦晴有点不耐烦了。

  “我是曲音县的高中生,学理科。”林风缓缓道来。

  赵云最终还是得到了林风的回复,虽然过程有点尴尬,可也没太在意,现在的年轻人有个性,他可以接受。他的儿子应该比他大一些,也不会属于温顺的类型,但是自己已经可以与他打成一片,时代在进步,他也不应该那么死板。

  “哎呀,高中生啊!高中生怎么跟着我们的大侦探秦晴查案了?”赵云笑着问道。

  “啊,这个嘛,当然是我请他来的咯!”秦晴也微笑着说道。在一定程度上,她还是愿意跟赵云分享自己的事,因为这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人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而且是与自己的恩师完全不一样的。王麟是自己的恩师,一个很好的老师,而赵云确实她更好的老师,虽然破案技巧不是他教的,可是很多事他都能帮上忙。

  “哈哈,你啊你,是不是又病急乱投医了,咋还把人家高中生搬出来了?”

  “哪有?我请他来肯定是有我的原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为人,我哪是随便找人帮忙的人啊!”秦晴稍微带有点撒娇的语调说这句话。

  林风可是没有听过这种口气,连驾驶座上的小罗都惊讶的收不起下巴。这就像平时的女汉子突然小鸟依人的说:“不要这样子啦——”

  要正常人肯定受不住这样的暴击,可是林风只是觉得有一点奇怪而已,想不到他俩的关系好到这么程度。

  “那你说说,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把他找来的。”赵云突然严肃的逼问道。

  秦晴也收起了笑容,看了一眼盯着窗外看的林风冷静的回答道。

  “因为他见过那个惊世连环杀人案的杀人犯。”

  赵云这就不懂了,他见过,而且还活着,现在还跟在秦晴身边,还推测现在警局出了事。他拍了拍身旁的周利源一下,周利源可是他的老搭档了。

  更新e最ne快;D上p酷r匠w网3

  “喂,利源,电话打通了没有?”

  周利源刚刚一直没说话,手机一直在拿在手里。之前在上车的时候,徐民浩就嘱咐过他,让他看看门卫室的徐书虫在干嘛。徐书虫是外人给徐民浩的舅舅起的外号,因为他舅舅经常手拿一本书写写画画,从年轻时候就有人帮他起了外号——徐书虫,一直沿用至今。他跟徐书虫的关系也挺好,刚刚也一直打他的电话,可是一直没有拨通,心里总有莫名的担心。

  周利源回过头来,瞟了赵云一眼,摇了摇头心事重重的说:“只要是在值班的同事,我都打了好几遍,都是打通了没人接。”

  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状况,难道还有人敢跟警局作对吗?不可能,赵云坚定自己的想法。

  怎么可能有人跟警局作对,可是在周利源说完那句话之后,再也没有人吭声了。除了车外的喇叭声、发动机声与刮风的声音,车里一片死寂,在座的人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种感觉就像是没有哭泣的哀悼,林风仍旧望着窗外,他讨厌迎接死亡的感觉。他想到,明天就可以回家了,回到自己的家,回到母亲的身旁,而不是像这样在这里。他讨厌这种莫名的痛苦,因为他知道,如今的警局,已不再是原先该有的模样。

  死寂肃穆的气氛一直延续到警察局门口,五个人相继下了车,抬头仰望此刻的警察大楼,感觉没什么异样,一切像离开时候一样。

  周利源最先走向值班室,然后发出一声吼叫刺破了天际:“徐书虫,徐老弟,你怎么了?!”

  听到周利源的吼叫,在场的三个人立即跑了过去,可是林风没有,他站在原地好像在看着什么,但是这种时候,没有人会注意到林风在干什么。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值班室里死去的徐书虫身上。

  林风一出车门就闻道了浓烈的血腥气味,气味浓烈的呛得他直咳嗽。可是现在不容憩息,看了一眼跑过去的秦晴等人,然后瞬间跃起消失在了警察大楼的门里。

  林风站在警察大楼大门口,血腥气味更加纯,压制得他透不过气。刚刚从车门出来的时候林风就闻到了两股不和谐的味道,现在进门又闻到了,同时还闻道了另一种味道。

  这个味道还在这栋楼里!

  林风忽然意识到,凶手还在这栋楼里,随后立即开始奔跑起来,虽然不是林旭的味道,可是他可以肯定一定与自己一直在那个人有关。

  很快,林风到了一个走廊里,他从空气残留的气味中得知,刚刚这三个人都在这里待了好一会儿,更巧的是林风还捕捉到了黑猫的味道。

  林风立刻捕捉到味道消失的方位,立即往前追去,气味一直延续到大楼左侧的出口。林风跑出大楼之后,正好看到一个无规则的黑影消失在围墙外。

  警察大楼的位置在临山市的中央偏北方向,而北侧都是居民区,大楼密密麻麻,参差不齐。那个人很聪明,他翻的是东侧的墙,墙外是一个驾校,再往外是一片浩浩荡荡的建筑工地,这个时间段都是杳无人迹的地方。

  林风不知道这些,他只是立马追了过去,后来在一片坟地中发现了那一团黑影的踪迹。那一团黑影不是无规则,只是夜猫背着黑猫,两个人又都是穿着全身黑衣,所以才会看不清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