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林旭感到口干舌燥,全身乏力,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有两天没有吃饭了,真是饿的要命。中间还发生了那么多事,真的是心力交疲,累的要命啊!

  “喂,小蓝,还要多久啊?我已经快走不动了。”林旭全身疲软,喘着气说道。

  “没多远了,很快就走出这个树洞了,然后在翻过树洞对面的那一座山就能看到了。”小蓝忽然嬉笑着说,仍旧没有回头。

  “能不能休息一会儿,我两天没吃东西了,都快饿死了,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林旭出奇的在小蓝面前撒起了娇,声音在通过任何一个正常男人耳朵后,都可以从他的嘴里找到两个字——恶心!但是小蓝听了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只是往前走,随后撂下一句话。

  “主人说,就让你跟着来,不能停下,而且还不能跟你说是什么地方。再说,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啊!”

  “可是我真的走不动了。”林旭忽然觉得自己很失败,还得求一个小姑娘,连一个小姑娘都走不过,真是不堪入目,自己怎么会变得这样没用。

  小蓝没有理会,只是继续走,保持自己原来的节奏,步频与步幅好像是丈量过一样,完全没有变化,都快赶上阅兵式了。如果一排的小蓝站在林旭的面前就这样走着,肯定会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完全有当兵的潜质。可是现在在林旭的眼里,这个小蓝就是一个折磨自己的人,虽然知道这不关她的事,但是托着沉重的步子缓缓的望着小蓝远去的小身影的时候,林旭再一次感到了被抛弃,被瞧不起的感觉。

  林旭还是咬牙坚持了一阵,忽然,在小蓝的背影消失在一个小山坡的时候,林旭终于倒了下来,他感到腹部阵阵的剧痛传来。瞬间,微弱的哀嚎声从林旭的嘴里吐出来,这一次比在警察局那一次来得更猛烈,更持久,更深刻。林旭抱着肚子,来回滚,痛苦的嚎叫,表情狰狞,青筋崩裂,整个脸上都因为充满了血而显得通红。林旭无法忍受,他想到了死,但是他不能,因为一切都没有结束,他得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弄清楚母亲的死是谁干的?弄清楚那些恐龙是什么鬼?

  林旭握紧拳头,声嘶力竭的向着天空吼叫道,想用右手手指深深的刻入腹部的疼痛处,想以痛治痛。忽然林旭坐起身来,左手扶在自己的右大腿上方,然后右手穿过衣服,慢慢地,伴着林旭阵阵的嚎叫,把手指深深的插入到了自己的腹部。透过薄薄的皮肤与黏膜,穿过腹外斜肌与腹内斜肌,拨开大肠,忽然林旭感受到一个脉动,而自己的手就在那个发出脉动的东西上。林旭明显的感受到食指与中指触碰到那个东西的感觉,砰砰砰,一上一下,感觉就像是心脏一样。

  没多久,那种腹部的疼痛感消失了,留给林旭的只是刚刚自己把手指插入腹中的剧痛感,但是这种程度他还能忍得住。

  林旭把手缓缓的抽出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得了的。他的左手手指也有部分嵌入了右大腿处,但是因为大腿都是大肌肉群,刚刚有事绷紧的状态,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因为中间还隔着裤子,所以只是把手心的那一块皮肉给捏扁了,现在可以看得到你来还不停的流着鲜血。但是量不多,也没有闲心思去管这么一点小伤。林旭咬紧牙关,僵硬的脱下外套,任凭腹部与大腿的鲜血直流,如果就这样死了,确实有点不甘。

  林旭把外套脱了之后,右手捂了捂腹部的伤口,然后左手把T恤脱了下来,紧接着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林旭这时候嘴唇泛白,干燥,头晕眼花,饿的头皮发麻,痛的都不知道在干嘛。现在的林旭弱不禁风,不管是谁,都有一百种方法让他瞬间失去生命。幸好那一切并没有发生,林旭很快用笨拙的双手把T恤撕成了两半,然后用那把短短的匕首把衣服割成两半。林旭刚刚才发现那把匕首还在自己的身上。接着林旭咬住自己的外套,在一声声闷响中用有短袖的那一半缠了两圈紧紧的绑在自己的腹部,用另一块绑在了自己的右大腿上。

  林旭感觉这一切太过漫长,感觉痛苦的能力都减弱了,林旭在完成最后一道工序的时候,仰天长号了一番。如今,他还能呐喊出来确实是难得了。他感觉到身体被掏空,自己就剩下一幅骨架,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他躺在那块半天没有挪动一步的地皮上。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其实也禁不住考验,可是这么难都走过来了。自己被囚禁了十年,回来后得知母亲得了精神病,然后母亲还被人杀了,自己还杀了人,哧溜溜的逃到了这里来受罪。

  林旭感觉这个世界对他不公平,他多么想与母亲就像正常人那样和平的生活,但生活的轨迹就在那一场矿难之后完全被颠覆了,被改变了。如果让他再选一次,他肯定不会去挖煤,因为那样就不会发生了,这一切都不会存在了。可是真的是这样吗?答案是显然的,不是。

  林旭感觉到,好像这一切从自己出生就注定了,注定了自己什么时候去挖煤,什么时候被囚禁,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杀人,什么时候到这个什么都乱七八糟的老人巷。被无端端的剥夺了十年,为何还要来折磨自己呢?难道自己还不够惨吗?什么鸟玩意儿死魂猎手,都给我滚一边去!

  林旭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他被抛弃了,被囚禁自己的人抛弃了,被老灵抛弃了,被母亲抛弃了,被老高抛弃了,被刚刚的小蓝抛弃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垃圾,谁都可以随手捡起自己,然后随意的扔在任意的场所。他就是一个被世界抛弃了人,不知是他从未拥有过世界,还是世界硬是给他上这门他被身边所有事物强奸的课!他对自己的人生感到羞耻,感到恶心,感到无奈,他再一次想到了死!

  好像只有死这一个字才能让他解脱,让他救赎,生命对于他来说早已经不重要了。从他被囚禁在兹仙大桥下,就已经不重要了,他可以随时去死,如果在脱离囚禁的时候,他跳下兹仙大桥的时候什么也不想,只任凭身体沉睡在江水中,那么这一切也将不复存在。可是这一切都是浮云,这统统都发生了,就在他的眼前,他见证了这一切。

  他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回想起之前所有的经历,不知不觉流出了眼泪。他多么想跟上去,多么想之后山坡后边的事,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小蓝也早已经没有了踪影,好像小蓝之前就一直没有存在过。就好像自己从一开始进入老人巷就躺在这里,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入眠。

  林旭缓缓睁开了眼睛,除了胃液灼伤内壁的疼痛,除了腹部与右大腿上的伤痕,就只有眼睛看到的告诉自己还活着。

  林旭在一声长嚎之后,缓缓的用双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可是他试了好几次,他并没有能够成功的站起来。因此他只有采用最原始的方式——匍匐前进。

  其实匍匐前进掌握起来并不难,只要你小臂着地,然后抬起,用脚蹬,或是用手扒拉一下,就能向前移动一小段距离,可是这对于心力交疲,而且肉体与精神都受到一同程度伤害且饿了两天的林旭来说就是一个世纪难题。

  林旭只能靠双手绵薄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头这一点输出才能让自己在一小时内移动五米,而且其中还花了大量的时间吐掉口中的泥土与喘息休息。同时每爬一下对于林旭都是折磨,那种剧痛与行动所产生的冲突,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可是林旭睁大眼睛大概目测了一下,大概还有七八米的距离,而且现在林旭的体力明显让自己动一动都显得困难,要爬上这一段距离真是比登天还难!

  林旭眼里充满了愤怒与仇视,他想尽快找到那个所谓的主人,然后把他臭扁一顿,找到老高后,也揍他一顿,看到那个小蓝后,也臭骂他一顿。

  他已经走到了边缘,被逼到了尽头,如果自己认输,那么就真的无法挽救了。不管是什么,林旭这一刻忽然全身像燃起了烈火一般沸腾,他的拳头不是自己的拳头,他的身体已不是自己身体。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气味,他只感觉到了杀怒,感觉到了死亡,感觉到了仇恨。

  酷f◇匠网)首)发

  林旭侧脸压在泥土之上,嘴里满是泥土,嘴角都是用口水染湿的深色泥土,他把泥土含在嘴里,使劲的用牙齿揉擦。

  他双手撑地,膝盖向上一定,头抵在地上,咬紧牙关,用尽他所有的生命力怒吼了一声“啊”,然后瞬间站了起来。他摇晃了两下,站在了泥土之上,他嘴里角的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泥土之上,身子一直在轻微的摇晃。

  他不甘懦弱,不甘折服,不甘这个世界的强奸,不甘所有人的抛弃,因此,他站了起来,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他站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