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易天的别墅有一个台球室,位于别墅的地下一层,是吴易天买下这栋别墅之后才改造出来的,并没有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当时吴易天买下这栋别墅的时候并没有马上入住,而是叫施工人员为自己在最深处的楼梯底下开了一个洞。然后开始挖,搞定之后给了工钱与封口费。

  其次,在地下室弄好之后,他只放了一张台球桌在入口的楼梯旁边,然后周围没有放置任何东西。而且只是台球桌上边有一盏灯,其他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在别墅的女仆管家都不敢去这个地下室,首先是出于吴易天的威慑力,然后也因为地下室本来就阴森可怕,谁没事会往地下室走。

  吴易天在弄出这个地下室之后,还在别墅之外弄了几个出口,用来召唤猫组成员,让猫组成员进入。召唤猫组的时候,吴易天通常会让在自己身边的黑猫去做,这一次吴易天直接在他们的耳朵里传话,这对于吴易天来说是小事一桩。之前林旭在宾馆听到的话就是他在林旭耳朵里说的,就只有魂王有这种隔空轻语的能力。吴易天只需捕捉猫组人员所在地的声音,然后通过排列组合变成自己想说的话。

  吴易天此刻正坐在自己别墅的台球桌上,两只手里各拿着一颗金色的台球,很显然他在等人。

  最…新9章节上%7酷mB匠%网^d

  果然,三分钟后,在吴易天的周边出现了一排各种各样的人,看情况应该是与黑猫一样的人物,与正常的人类在表面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忽然,吴易天放下手中的黄金台球,双脚落到了地面上,打破了这一片的寂静。

  “黑猫回不来了,你们说,接下来怎么办?”吴易天扫了一眼站成一排的那些人平静的说。

  魂王自控制了吴易天之后,就一直在组建猫组,猫组是魂王开辟的新兴力量,是一个完全服从命令的组织。站成一排的有七个人,其中三女四男,全是吴易天一手建立的猫组中的组长。他们是吴易天的底牌,也是生化作用里的唯一七个幸存者,黑猫是第一个,可惜不久前被乱枪打死。

  “什么?易先生的意思是——”猫组中的一个女孩疑惑道。这个女孩是生化改造中最年轻的成品,当时吴易天自己都感到诧异,也很钦佩这个女孩的生命力。吴易天很喜欢这个才十八岁的女孩,欣赏她的残忍,欣赏她的可爱,也只有她敢在他面前表示反对。吴易天还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做蓝羽烟,平常就叫她小蓝。

  “我的意思?”吴易天温和的看了蓝羽烟一眼,“我的意思就是黑猫他死了。”

  在场的所有猫组成员都吃了一惊,然后渐渐显示出焦虑的神色。

  其中一个中年人,名字叫做黄生信,职业是高中数学老师,现在为猫组中年纪最大的成员,也是除了黑猫、蓝羽烟外,唯一可以在吴易天面前发言的人。他也主要是负责分配任务,其他五个成员负责去实行。但是,当初吴易天在改造黄生信的时候不大上心,只随便弄了弄,可是他却出奇的成功了。因此,他的其他功能还可以控制,不过他没有表情,就是传说中的面瘫,一直都是一个表情。他也是唯一一个不是用猫眼控制的人,吴易天用猫血达到了同样的效果。因此他现在还在学校教课,在办公室批改文件,而没被任何人察觉出异样。在这方面,可以说黄生信是吴易天最佳的作品,但是他的攻击力不强,只起到了传话与分配任务的作用,因为在一定程度上,他的脑袋还是挺好用的。

  “易先生,黑猫真的死了?你能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吗?如果是被人杀的,我一定叫人去灭了他们!”黄生信面部表情的说。

  “嗯,死了,被乱枪打死的。”吴易天狡黠的笑说。

  在黄生信的眼里,黑猫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人物,身手非常好,曾是威名赫赫的雇佣兵,自己早已经在心里为他立牌坊膜拜了。想不到,几天不见他就死了,但对于黄生信,这也并没有什么损失。

  “易先生,黑猫真的被乱枪打死的话,难道是其他帮派的人?要不现在我就带人去把他们灭了。”黄生信依旧面无表情的说。

  “不是其他帮派的人干的,你现在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吴易天责备道,“现在临山市除了我们屠宰场,还有其他帮派吗?”

  “易先生,这么说,那就只能是警察了。”黄生信面无表情的懊恼道。

  “原来是警察啊!要不今晚上我去把警局给掀了,把局长的头拧下来给你。”蓝羽烟笑着说道。在她心里,黑猫一点儿都不好玩,面如死灰,现在死了也跟自己无关,而且她很喜欢那种折磨人的感觉。特别是一刀一刀的凌迟,对她来说,没有比这个更有意思更好玩的东西了。

  吴易天点了点头,转身捡起一个金色台球拿在手心里来回揉搓。

  “警察始终是我们的敌人,很快,他们也会慢慢成为我们的奴隶,只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易先生,可我们能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黄生信疑问道。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已经让那些警察去忙活了。然后让他们慢慢的,一个接着一个,痛苦的死去。”吴易天说完,笑出了声。

  “易先生,不知易先生有何高见?”黄生信从没有忘记过在说话之前加上易先生三个字,这也是他晋升为一个分蛋糕人的一项本领。其实他这个已经养成了习惯,因为数学老师解题一般开头都得写一个解,他已经习惯了形式上的东西,这个也当然是信手拈来。

  吴易天把那个金色的台球用力的捏在手里后,高高的举起,随即以一个极轻松的状态拍在台球桌上。那颗金色的台球瞬间陷入了木质的台球桌里,算上今天这个,大概有三个了。台球桌上的台球不是用来的打的,而是用来镶嵌的,像宝石一样镶嵌在台球桌的表面。

  吴易天把手拿开,再一次挑起坐在台球桌上,看了一眼黄生信与其他几位成员。

  “我不久前派人把临山市锦山区的煤场里的尸体公诸于世了,现在那些警察,应该还在那边伤脑筋吧。”

  “我记得那些尸体都是失败的试验品,损失了我一大批的猫,一想到他们我就不开心。”蓝羽烟气氛的说道。

  “算不上损失吧,是你自己残忍,把猫眼睛挖出来之后,那些猫本来还活着,可你——,唉。”黄生信无奈的说。蓝羽烟在猫眼睛挖出之后,然后用锥子把猫的四肢钉住,像是钉耶稣那样。她说这才算是猫真正喜欢的归宿,她在听着猫的叫声中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她从冰箱中拿出长长泛着冷光的刀,她认为冰冻过的刀割人是不会感到疼痛的,甚至会感到愉悦,割猫就更是了。因为猫身上有厚厚的皮毛,割起来还有声音,真是太爽了。在挖了猫眼之后的这部分过程是她觉得最有意思最好玩的事。

  可是黑猫却讨厌并阻止蓝羽烟这样做,因此他俩的关系并不融洽,而且可以说是有敌对的意思。

  “我怎么了?怎么了?你难道不觉得很有意思吗?易先生都没有说什么你说啥呢?”蓝羽烟气氛地逼问道。

  “好好好,我说对不起总行了吧。”黄生信明显不占便宜,便换个话题,看着吴易天说“易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这才是我今天叫你们来的原因,因为黑猫死了,警察肯定会发现黑猫眼睛的特殊。而且,我想,那个难缠的对手想必也知道了,现在我在空气中都能闻到林风的味道。没想到,他居然自己找上门来,可是现在我并不想跟他玩。现在,你们的任务就是把黑猫的尸体抢回来,其实也不用抢尸体那么麻烦,如果你们下得了手,把黑猫的眼睛挖回来就行了。只要他的眼睛不在他的身体上,那么他就是一具再普通不过的尸体。这件事还是交给你安排,记得,不能再出差错!”吴易天说的很沉稳,一句接一句,停顿很清晰,像是在做演讲一样。

  “易先生,黄生信保证完成任务。”黄生信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嘴巴在开开合合。

  “嗯,非常好。自行离开吧。”吴易天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

  “带我吧带我吧!我也想去。”蓝羽烟撒娇道。

  “易先生,这——”黄生信显然对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没有任何办法。

  吴易天转身看了黄生信与蓝羽烟一眼,然后转身上楼梯。

  “易先生——”蓝羽烟眼看就要泡汤了,在吴易天半个身子都出去的时候说了一句:“你自己看着办。”

  黄生信居然会碰上这个小冤家,真是哭笑不得,其实自己也是对于蓝羽烟的变态行为感到厌恶的。但是看着这个长的可爱又似自己孩子的孩子紧抓住不放,也没有办法,只能点头同意。他在心里只祈祷,不要惹事才好。可是蓝羽烟不惹事才怪,一看她那样就不是省心的料。

  在吴易天关上入口的时候,黄生信走到前边,面对着同样面无表情的五个人,蓝羽烟除外。

  “现在我来安排任务,寒猫负责此次行动,你与夜猫一起带着小蓝去完成这个简单的任务。”说着,黄生信对着一旁幸灾乐祸的蓝羽烟说“你本分一点,我已经安排了两个人来看你。”

  蓝羽烟使劲的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