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在空中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到一片接着一片的蓝色树叶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去,根本什么也看不见,后来林风就出现在了老年巷的围墙之上。

  林风沉默的看着黑色树叶缝里的星空,百般惆怅,对树人说的到时候自然会去找他百思不得其解,同时对猫眼人与暗藏的对手感到一丝的神秘。还有,他在老年巷的全程都没有发现林旭的踪迹,他难道也落入某个三桐墓,已经死了么?或者另一种可能就是,他根本不在老年巷里边,而是在另一个地方。

  “喂,林风你在想什么呢?”徐民浩忽然越过王麟拍了拍林风。

  “对啊,小伙子,从上车后你就没有说过什么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王麟紧接着说道。

  “诶,你好像没有说你怎么弄成那副模样的?还有,你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徐民浩发出了迟到的疑问。

  王麟转头往向了林风,他也想知道这个年轻人进老年巷之后发生了什么,怎么出来了?不是说只能进不能出吗?

  秦晴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自上车之后第一次回过头来,眼角还有一丝泪痕。

  “你们真的想知道?”林风看了看这几个人,冷冷的问道。

  徐民浩与小罗点了点头后,王麟也点了头,林风看着秦晴的眼睛,秦晴也点了点头。

  “嗯,好吧,既然你们想知道,那么我就说了。”虽然林风嘴里这么说,但是他随后把车窗打了开来,风就这样源源不断的侵袭着林风的脸庞。林风的有些头发已经被泥土凝固耷拉在耳际,狂风都吹不动。林风从空气中闻到了自己想闻到的味道,煤的味道,而且很浓烈,应该就在不远处。

  “哦,王局,我忘记提醒了,那个临山市的煤矿开采的地方就在前边不远处,我都感觉能问道煤炭的气息了。”小罗一本正经的提醒道。

  “好吧,那么大家先准备准备,先去看看这个案件,然后回的时候再听听林风说他的经历。嗯,先就这样定了,我们且去看看吴易天搞的什么鬼。”

  “嗯。”其他人相继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王局的提议。

  很快,车停在煤矿的外边,同样的,旁边有几辆警察捷足先登,门口有一个穿着警服的人等着。看到车来了,那个警察立马迎了过来,表情凝重。门口拉的警戒线两端各站了两名警察。面无表情。

  那个警察从车窗里看到了王局坐在后边,立马跑到后边打开门,边说道:“王局,我可等你老半天了。诶,徐民浩也在啊,这孩子是谁?女神探也来了,这下就好了,事情就更好解决了。”

  “别说废话,快带我们去现场。”

  “好的,王局您请这边请,我来带路,顺便跟你讲一些情况。”那个警察语速特别快,好像恨不得一口气把所有话说完一样。随后,王麟与秦晴等人相继跨过了警戒线,但是林风却被拦住了。

  “晴姐?我过不去。”

  秦晴听到林风的呼唤立马回头向那两个警察解释:“他跟我们是一起的。”

  林风跨过警戒线之后,跟上了大部队的步伐,很快他们进入了案发现场。

  林风看到一座煤山上站了好些人拿着小铲子在挖,煤山大概有十米多高,倾斜度大概是四十五度,现在不仅煤山上边有人在挖,中间有人挖,还有人往下边运送着什么东西。林风在浓稠的湿煤炭气味中闻到了尸臭,难道他们运送的是尸体?难道这样一座煤山里是一座藏着尸体的煤山?

  林风在内心感叹道:这真的是一个藏尸体的好地方!

  因为煤炭可以吸除臭味,可以尽可能小的抑制尸体散发味道,让人不至于发觉这里的秘密。

  忽然,一伙警察半跑着到了王麟的面前。

  “王局,您来了?”一个领导模样的人问候道。

  “嗯,你先说说这儿的情况吧!听说死的不是一个人,我立马就过来了。”

  那个人看看了王麟后边的这些人,王麟马上意会道:“没事,他们都是工作人员,你可以直接说。”

  “嗯。”说完,那个人回头拍了身后一个人的肩膀,“小张,向王局汇报一下现场的情况。”

  “是。”小张上前一步,开始说明“这个案件是晚上由他发现的。”说完,小张指了指那个三十左右的男人,那个人领会之后上前一步。

  “你向王局说明一下你发现尸体的经过。”

  那个人畏手畏脚的说道:“我叫做康九龙,今天晚上大概七点左右,值班室外边突然出现一个洞,那个洞不深,大概有二三十公分深,长十几公分。我看那个坑可能会影响正常人通行,所以就打算从这座煤渣里边挖一点填满那个坑。没想到,我刚挖没几下就挖到了像是衣服的东西,我当时就很惊慌,立即用手拨开煤块,然后用手电筒照了照。我就发现了一个人的手,当时我就吓了一跳,我就把铲子手电筒全部一扔,立马跑回到值班室。回到值班室之后,我就拨打了110。”那个人说得声色并茂,巴不得把自己所看到一下子全部表演出来。

  “嗯,王局,大致情况就是这样。”那个警察补充道。

  “嗯,还有现场情况如何?”王麟紧接着问。

  “小张,继续说。”

  “好的。现在经过大部分警员的挖掘工作,大抵上挖出了十三具尸体,五名男性,八名女性,现在其他警员正在做最后的挖掘。但是大致上可以确定有十三名死者,现在死者的身份还没有得到核实。其中有三具尸体死亡时间达到了三个月以上,其他十具尸体都是近一个月内所发生的。而且我们查了煤矿的花名册,发现这几个月并没有人员失踪的情况,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是内部人员。很有可能是凶手在杀害被害人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将尸体藏身于此,很可能凶手就在这里的工作人员之中。其中有钥匙的可着重考虑。”说到这,小张又对那个叫做康九龙的人说“除了你,谁还有这儿的钥匙?”

  康九龙低着头想了想:“除了我就老板了,老板吩咐过,钥匙不要给任何人。”

  “那么你的老板是谁?”小张追问道。

  王麟听到这里,在心里已经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吴易天。

  酷%t匠D网)正7;版K、首2发√

  “赵先生。”

  “赵先生是谁?”

  “赵先生原名叫做赵福生,是临山市煤炭开采分厂的老板,这个煤场就是他包下的。”

  “你有没有记错,我记得这家煤场的老板叫做吴易天啊!”王麟逼问道。

  康九龙摇了摇头,平静的说:“赵福生赵先生才是我的老板。吴易天那个年轻人早在半年前就把这个煤场的股份全部转让给赵先生了。”

  “这么说,吴易天根本与这个煤场没有任何关系了,唉——”徐民浩突然气氛的说。

  “王局,怎么了?怎么说到了吴易天身上?”那个领导模样的人轻声问道。

  “没,没事,随便问问,只是我之前知道吴易天是这家煤场的老板罢了,现在换了人,我竟然还不知道。没事。”

  “哦,那么我让小张继续说了。”

  王麟更加惆怅的点了点头。

  “报告王局,我这儿还有一些情况就是,死者的一些大致死亡情况。我们发现,死者身上基本上没有任何创伤,所以受到外伤的可能性不大,很有可能是中毒而死,或者是其他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死亡方式。”

  王麟和秦晴忽然想起相似的案件,死者身体上没有任何的创伤,可是身体里基本上都出现了内出血的状况,或者是窒息而死。他们都感觉到一种窒息感纷至沓来,让他们说不出话。

  林风还注意了旁边的那十三具尸体,它们非常整齐的摆放在煤山的一侧。可是他们的尸体上都没有了魂灵,但是按照刚刚那个小张所说的,除了三具尸体是死亡了三个月以上,自己是看不出来的。不过其他十具尸体死亡时间都是一个月以内,那么自己肯定可以看到他们的魂灵。可是现在他们的魂灵都失踪了,所以肯定是有谁用什么方式剥夺了他们的魂灵。

  林风推断很有可能就是拿去做什么生化试验去了,但是为何需要这么多的魂灵来用这个呢?而且还没有人来报案,如果不是这个叫做康九龙的人出现,都不知道这些尸体要被封存多久。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叫做康九龙的人的来历,但是在他身上暂时还没有闻到特殊的味道。暂且认为他是安全的,可是那个坑他又作何解释,他当然可以解释,那是一些工友跟他做的恶作剧。可是,这个坑的出现,就是说明了他要去挖东西来填上,康九龙很明显就会找到旁边的煤场,那么尸体就相继被发现,挖掘出来。

  这么一想,好像这一切都是被人操纵着来的,让我们一步步的走进他所导演的一场戏中,而林风就是这场戏的龙套,算是一个看戏人。

  那个操纵人就是导演,就是让林风知道自己杀了这么多人,同时剥夺了那些人的魂灵,就是对林风赤裸裸的挑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