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蓝叶树人

  “那不是市长儿子吴易天的煤矿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徐民浩惊讶的问道。

  王麟沉默了一会儿,感叹道:“这一波为平一波又起啊!”

  酷7匠o网A永:T久Q@免'Y费p看小●说:

  “王局,你的意思是?”徐民浩紧接着追问。

  秦晴突然意识到什么,十有八九又是一个案件,而且案件可能较之以前的有点特殊。

  “是不是又发生了命案?”秦晴轻声问。

  王麟点了点头,一脸惆怅的说道:“虽然现在不知道案件是啥情况,可是听刚刚打电话的那个人讲,应该死了不止一个?”

  顿时,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变浓重了,还是徐民浩打破了寂静。

  “什么?不止一个?那是多少?”

  “好像是三四个,或者更多。”王麟看着挡风玻璃里的暗夜,深沉的说。

  “什么?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而且还是在市长儿子的煤矿里!这件事难办了啊!”徐民浩慨叹道,感到不可思议。

  吴易天的成就是他们有目共睹的,而且吴易天本人还成立了红色救援会,专门为山区的孩子或是重症患者筹钱治病,自己也掏了很多钱,当然,那一点钱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搞这个红色救援会十有八九也是媒体传销,以衬托他个人的反馈社会之心。但是知道一点的人都明白吴易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的父亲是市长,而自己又是市里最有钱的人,几乎垄断了所有行业。这么一来,吴易天的地位就更不可撼动了。

  作为局长的王麟也不大想与吴易天打交道,上边有市长在压着,底边又有市民在看着。只不过这一次,王局可以大摇大摆的过去,但是该干什么还是由情况而定。

  “是挺难整的,但具体情况还是到时候再看吧。不过说回来,吴易天那小子之前是不是追过你啊?秦晴?”忽然,王麟把指针转向了秦晴。

  秦晴在临山市的时候,这位名利双收而且嚣张跋扈的吴易天是对她表示过喜欢之意,可是当时秦晴没有理会他,拒绝了他的一切邀请。这可让一旁的女性同时羡慕的要死,一见面就要掐上了一样,但是她们在一起共事的时候一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内心暗藏羡慕嫉妒之意,在暗地里做一些谈资罢了,并没有没什么恶意。

  “是,我都知道,哪些女警一天到晚都在谈论这件事,我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后来我就认识了我现在的媳妇,她也是其中的一员,但她不是警察,而是其中一个女警的妹妹。她是一个护士,经过她姐姐的推波助澜,我俩终于在前年进入了婚姻殿堂。”徐民浩不知道为何把这个说了出来,但也没有什么,自己确实是在这样的情况中认识了那个女警,并且娶得了她的妹妹。

  “嗯,徐民浩说的没错,吴易天是向我表示过那个意思,不是我没有同意罢了,因为我还在等那一个人。”秦晴依旧轻声道。

  大家都很明了,秦晴所说的等的那个人是谁,也为秦晴这样一个女子而感到敬佩,真是一个厉害的女人,不愧为女神探之名。

  “小罗,还有多久到?我都有点等不及了。”王麟忽然问道。

  “不远了,大概还需要十分钟的路程,快到了我会提醒你的,王局。”

  “好。那你专心开车吧。”

  王局对于小罗还是非常信任的,他的驾驶技术在临山市飙车党与各分局是出了名的,特别是抓捕一个驱车逃窜的银行劫匪而展开的追逐战,那真是心惊动魄,就像是好莱坞大电影的感觉。那个飘逸,拦截真的是没有瑕疵,厉害的很,紧紧咬着车尾,硬是追到对方没有油自然停车为止。而且小罗的厉害之处在于,在那一场追逐战中没有一个人员伤亡,只是毁坏了三辆车,自此以后,王麟就把小罗找为专属司机。平时还是跟着徐民浩做他应该做的事,可是一到王麟要出门坐车的时候,他的事就会被别个警员分担解决,全职做王麟的司机。

  林风还是看着远处黑暗中的星光,想着刚刚自己送走的魂灵到了宿主没有?今天应该没有流星雨吧!真的,他有一种感觉,自从自己成为魂灵捕手以来,凶杀案在成倍的增长,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与自己有关,还是本来就是这样发展的。

  林风还想起了那个在鸢尾田里遇到的那个穿蓝色短袍的女孩,她带自己出了鸢尾田之后,到了一棵庞大的树下边。那棵树巨大无比,不知道有没有几百年的历史,在他看来,应该需要五六个自己才能将这棵树环抱住。令林风感到奇怪的是,那棵古树的叶子都是蓝色的,而且是透明的绿色,满满的树冠里都是这样的蓝色树叶。而且树的树干与树枝之间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红色血脉一样的管子,好像是人类身体上的血管一样。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红色管子里边有什么东西在流动,林风并没有因此而感到的奇怪,这几天遇到的稀奇古怪的事太多了,这算一个。

  当时林风忍不住问了那个小女孩这棵树是什么树?林风还记得那个小女孩当时很天真的说:“这个是我爷爷的树,听爷爷说已经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我爷爷还说要听树主人的话。树人不久前对我说那边鸢尾田里有一个人,找到他后把他带到这儿。然后我就去了鸢尾田,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出现。我在那儿已经待了好久了,因为没有人跟我玩。哥哥姐姐、爸爸妈妈门都说有事出去了,要我听话在这里呆着,别吓跑。但是这个树人对我可好了,经常下蓝色的雨给我看,真的可好看了。后来,我就在那儿等,玩,终于你还是来了。但是我看到你踩我的鸢尾田,还糟蹋了好多花瓣,所以我不想带你过来,所以我走了。可是我爷爷说要听树人的话,所以我还是把你带来了。”

  当林风到达那棵会说话的树的面前,那棵树还真的说了话,只是到现在林风都不知道那棵树到底是用什么发的声音。不过听声音像极了之前耳朵里层出不穷的声音,但不是那种燥耳朵的吵闹与呐喊声。而是很亲切的声音,就像是爷爷在跟孙子说话的感觉一样。

  当时那个树人说:“林风,终于,你还是来了。你能来到这儿,就说明你有能力去完成我要你去完成的任务。”

  林风感到很迷茫,刚刚到死门关走了一遭,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死气沉沉的说:“任务?什么任务?”

  “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现在老年巷外边有更加厉害的敌人等着你去清楚,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怎么做。现在我只需知道你可以安全的来到这里就行了。来的路你记得了吗?”

  林风不知道这棵树从那儿发出的声音,也不清楚它在说什么,只是疑惑的回答:“记得了,我看过的东西是忘不了的,我当然记得。”

  树人笑了笑,掉落了一大片的蓝色树叶,那个小女孩很开心的在蓝叶雨之中跳跃嬉笑着。

  “你小子真是幼稚,你真认为有那么简单就找到这里吗?这里是我所构筑的亡虚幻境,一天一个样,如果单凭你看到的东西你是绝对找不到我这儿的。”

  林风忽然疑惑的问道:“那怎么才能才找到这儿?”

  “你需要记住你走的每一步,每一个方向,用感觉去找你要走的路,如果到了你可以找到这儿的时候,你自然可以找到。如果时候没到,你来了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实话告诉你吧,你毁坏的那个墓穴只是其中的一个罢了,三桐墓的墓穴可不是你可以想象得到的。但是,你真的是厉害,居然用脸皮当做工具,点燃了我的墓穴,这一种方式我都没有想过。”

  “我知道了,铭记于心,踩的每一个方向都刻在我的心里了。可是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是什么?为何要弄那些个恐怖的墓穴?”

  “这也不是我所愿意的,只是废物利用罢了。那些人的尸体深藏在地底,魂灵根本得不到解救,变成死魂之后也进不到魂眼里边,所以我必须找一个地方把他们囚禁住,不然被其他什么东西利用岂不是自找麻烦吗?”

  “为什么要囚禁那些死魂?还是你没回答我的问题,你算什么?”

  “我不算什么,我只是你的助手而已,一直以来我都在等你,而囚禁那些死魂就是让它们有朝一日回到它们应该去的地方。”

  “什么意思?死魂不是最终状态了吗?”

  “当然不是,死魂可以生化,被吸入魂眼了还好,如果没有,而是被魂王所利用,那么死魂就可能被生化,然后为魂王所用。这恐怕是魂王最后一张底牌了吧,你以后得小心点,其他事,我就没有多说的了。希望下一次见面你还可以有这么多时间来问的问题,不过那个时候,我在不在都是一个问题了。”

  “你能说的清楚一些吗?什么叫做生化?”

  “你到时候自己会明白的,这个是你的责任,你走吧!”

  哗——周边落下的蓝色树叶顿时螺旋盘起,在林风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蓝色圆柱体,旁边的蓝衣女孩停止了嬉笑,呆呆的望着林风在盘旋的蓝色树叶中升空而飞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