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警车相继停在了秦晴等人旁边,秦晴与之做好了工作交接后,由小罗驱车离开。秦晴坐在副驾驶座上,林风与徐民浩坐在后座上,王麟被扶在林风与徐民浩之间。

  一路上的颠簸让王麟清醒了很多,逐渐可以与秦晴等人沟通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好不容易被我挖开的一个高材生就这样葬送了啊!当时我就不应该死皮赖脸的求他来,而放弃了留在德国的大好前程啊!”王麟向秦晴哭诉忏悔着,其实更像是在向世界哭诉忏悔,凭什么就这样夺走他,为什么?”

  秦晴不想说话,说到这个,自己也是说不出的苦,她在心里埋怨夏淇河为何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而且鲁莽的跑来为自己挡剑,自己又没有同意让他来挡!想到这也是默默地留着眼泪,望着车窗外后退的山林想着:为何时间不能像山林一样后退呢?那么自己就可以让这一切都不发生!

  “真是可惜了啊!那么优秀一个人!唉……”王麟继续懊恼道,以抒发内心的郁闷。不过,等他回过头来想,如若不是夏淇河这小子为秦晴挡了那一下,那么死的很可能就是秦晴,自己的好徒弟,唯一有机会破惊世谜案的人!

  稍做比较,夏淇河与秦晴都是自己身边不可多得的人才,都有一番作为,谁死了对临山市、社会都是一种不可磨灭的损失。要怪就怪那个杀人犯,为什么要杀了夏淇河,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偏偏在这两个人的身旁出现!要是换成两个无用之人,想必自己也没必要如此的懊恼与纠结!可是,说回来,夏淇河为秦晴死了也算是一种救赎,他不仅救了秦晴,还拖延住那个通缉犯,也算是可以为他正名请功!自己也是沾了点光!

  “是啊!夏队长在省厅时候就很能耐,基本上大小案都参与,而且都可以迎刃而解,很多市局都对他虎视眈眈,到最后还是被王局捷足先登。没想到夏队长一来就……唉!”后座上徐民浩发出这样感叹后,发现坐在王麟旁边的林风只呆呆的看着窗外,一副万事皆空的感觉。

  “其实人也不是我要来的,当时一共有十几个市局都向他发出了邀请,有几个市局更是亲自跑到他住所里拜访,真是太不要脸了!只是之前我不知道他住哪?不然说不定我也会屁颠屁颠的跑的去,放下我这个老脸去试一试。可是,我就感到很奇怪,当省厅发布夏淇河的调遣通知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临山市公安局这几个,当时就把我开心坏了,换到现在,我还真希望他不选临山市,唉,说这一切都晚了啊!”

  “喂,秦晴,你和夏淇河什么关系啊?我看刚刚你看到夏队长有一种异乎常人的感情在里边,你们之前是不是认识啊?”徐民浩坐在后边看不到秦晴的表情,不然他肯定想收回自己的话。

  “什么?秦晴,你跟夏淇河以前认识吗?我怎么不知道啊。”王麟忽然兴致勃勃的问道。

  秦晴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林风虽然眼睛依旧看着窗外,但感觉到了空气中泪水的味道,这也印证了自己之前的推测。秦晴与夏淇河关系肯定是不一般的。

  “那你说说,你们俩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是啥关系?”徐民浩忽然来了兴致,很八卦的追问道。

  “嗯,秦晴,我也想知道,当然,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王麟咳了一声后,不缓不慢的说道。刚刚在后座上趴了太久,忽然感到腰酸背痛,但这还是抵挡不住自己想知道这件的事的头尾。

  秦晴脸朝着窗外,看着车窗里的自己,这么久了,还是这个模样,保养的还算精巧,不过有缘人不是夏淇河。

  “你们真想知道的话,我可以说,毕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徐民浩使劲的点了点头,脱口而出:“秦晴你快说吧,我真想知道。”这时候,徐民浩已经被这种好奇心完全占领了内心,一点也没有顾忌秦晴的感受。

  不过秦晴也没有多少挂念,这也是算是一个念想了吧。自夏淇河去德国那年开始算,至今已经过去了七年,七年之痒也变得麻木了吧。刚刚自己还没有拿起那份感情,就泯灭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比这个更加残忍的。

  林风仍旧望着窗外,想着事情的始终,想着母亲现在在做什么?忽然,林风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晴姐,晴姐。”

  |●酷X匠R网2唯一正版PP,l其他c》都是@k盗W。版

  “我在,怎么了?”

  “我想知道,你跟我妈说过我今天不回家的吗?”

  “说过了,你就别担心了,明天我送你回去。”

  “嗯,好的。”说完,林风又转头望向窗外,想着只要母亲与曾依依不出事才好。

  “好了,秦晴,你快说吧,你和夏淇河到底是咋回事?”徐民浩又迫不及待地将话题带了回来。

  “嗯,我说。当年我在临山市上警察大学的时候与夏淇河是同一届的——”

  “想不到一姐和队长还是老同学啊!”开车的小罗忽然打断了秦晴的话。

  “小罗啊,你就专心点开车吧,好好听着就行,别瞎说话。”徐民浩不耐烦的责备道。

  不过,这时候王麟倒是表现的很安静,一直在望着挡风玻璃外边黑乎乎的世界。

  秦晴停了一会儿,重新组织了语言说道:“我和夏淇河是同一届的,我主修刑侦学,他主修犯罪心理学,当时我们认识是在一堂课上。他来蹭我的那门课,但是就其中一个案例的犯罪现场分析出现了一点矛盾,当时在课上我与他就开始了激烈的辩论。开始知道上完课,都没有分出胜负,所以课下我们约了一个地方继续辩论。当时我年轻好胜,十分相信自己的推断,在课上几乎都是同意我的观点,他一个人好像在与我那一伙人争辩。在课上的时候我底气十足,因为他也并没有说服我,但是私底下的那一场论战,我输的心服口服,其实我只输在了一个细节上。但是他一直在提醒我,想让我自己意识到那个细节的重要性,可最后还是他说出来了。到后来,我对任何案件都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慢慢的,我也与他经常来往,逐渐地,他在一天夜里向我表白了。当时他送给我几份资料,然后他一一向我解释里边破案的细节,到最后不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他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当时我不知所措,但是我同意了,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征服我的男人。很幸运,我和他有相同的爱好,我们经常一起进行格斗训练、一起上课。这样的日子维持了两年时间,可是到毕业前夕,他来跟我说要去德国进修,我没有阻拦,我问他多久?他说六七年,我说我可以等,没成想,我等到了他,可是——”

  王麟轻轻抚摸了一下秦晴的肩膀,温和地安慰道:“秦晴,是恩师的错啊!恩师不该把他要过来啊!”

  “没事,不关你的事,我知道是他自己找的来的,好了,不说这个了。”秦晴擦拭干眼角的泪水说道。

  “秦晴,对不起,我不该——”徐民浩自我责备。

  “没事,说出来,我自己也舒服了不少,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秦晴没想过要把这件事说出来了,但说出来自己会更好受些,不管怎样,自己一定要让夏淇河的死变得有意义,找出猫眼人背后的真凶。她想在把林风送回曲音县之后,再来跟一跟这个猫眼人的案子,这个案子必须是她破,然后将罪魁祸首绳之于法。

  林风想着,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秦晴与夏淇河的关系不同寻常,而且她没有把猫眼人这件事告诉自己也是出于她自己想破这个案的心。但是这个案子绝对不是秦晴想的那么简单,猫眼人的背后肯定是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刚刚林风发现,在通过青山村村道的时候,他发现,村民们的眼神不像白天那样自然,感觉六神无主,好像有什么事囚禁了他们。可是也就这一点异常,其他还是正常如初。

  车在路上一阵颠簸,好像忘记了自己是有防震底盘的,可是车里边的人仍旧如初。

  王麟第一次见秦晴哭,虽然没有看到秦晴哭的正脸,但在挡风玻璃上看到了秦晴擦眼泪。他看秦晴办过很多案子,很多都非常的残忍,但那时秦晴没有表现出一丝的畏惧与伤心,她必须让自己变得强大,不然不足以与那些残忍的恶贼抗衡。现在,自己当上了临山市的局长,委任她负责这一个惊世连环杀人案,也是秦晴自己要求的。现在,他看到了亲情哭,真的是让自己心力疲惫。

  既然秦晴选择了这一条路,不管怎么样她都得接受。

  忽然,一声手机铃声突破天际,王麟熟练的从兜里摸出手机,划了一下拿到耳边。

  “喂?我是王麟。”

  ······“哦,知道了。”

  王麟挂了电话,停顿了一下,严肃的对小罗说道:“直接开去临山煤矿开采基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