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这一整天你跑哪儿去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秦晴关心的问道。然后挪动着身体到引擎盖的前沿后,用手稍微一撑,本已经快落地的腿“嘚”的一声降落了,把自己的筋都震疼了。

  林风见秦晴受了伤还下来迎接自己,就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跑过去扶住秦晴。坐在车尾的两个警察也听到了一些动静,立即回头观望,惊讶的看着林风跑过去扶住秦晴。

  那两个警察把烟踩灭,分别从车的两侧走向秦晴与林风。

  “喂,你是叫做林风吧?”其中一个叫做徐民浩的刑警问道。

  林风刚刚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两个警察,看背影与服装,他判断这两个人不是今中午同行那两个人。同时还注意到旁边有魂灵与血腥味,可是他只看到了一个魂灵,却闻到了两种不同的血腥味。

  “嗯,我是。”林风漠不关心的回答,他的注意力都在黑暗中的尸体身上。

  “你咋搞成这幅模样,好像到战场上打过仗一样!”徐民浩好像跟林风的装束杠上了。

  “我也觉得奇怪,你咋突然出现,我还想知道你这个模样是怎么搞的?整个人的乌起码黑的,我差点没认出你来。”秦晴仔细看了看眼前的林风,担心又调侃道。

  “我搞成这个模样的事待会再跟你细说,先让我去看看尸体吧。”林风把秦晴轻轻扶到驾驶座上时说。

  “你怎么知道有尸体的?”徐民浩看了一眼放置尸体的位置,整个都是一片,根本看不清楚,而且血腥味也不是很重。

  “我还知道有两具尸体呢!”林旭看了一眼发问的警察,并向他伸手说“给我,快点。”

  “给你什么啊?”徐民浩一脸无奈,一来就向自己拿东西,他在衣服上摸了半天,也没摸出个所以然来。

  “诶,林风,你说的是手电筒吧。”秦晴用能用的腿踢了一下林风肮脏的衣服角。

  “嗯,谁有,给我。”

  “你早说啊!”在后边的警察从宽大的衣服里摸出一个电筒递给林风。

  林风接过手电筒后立即朝尸体走去,在打开电筒走了两步之后说:“你们都别过来。”

  “诶,你这臭小子,老子我是警察,说什么别让我过去,你,没大没小的,要我过去我还不过去呢。”徐民浩一脸不爽,然后忽然意识到什么,轻声喊道“你别破坏了现场。”

  秦晴扯了扯徐民浩的衣服:“你别这样,随他去吧,他有分寸。”

  “我说一姐你也是,怎么带了一个小鬼在身边,而且全身还那么脏!”徐民浩非常完美的把责备融入亲切的声线中。很明显,徐民浩也加入了喜欢秦晴的大军之中。

  “你小心点说话,你可不小,他如果要揍你我可不管。”秦晴担心的提醒。

  “他揍我?开玩笑吧一姐,就那个毛头小孩还想揍我?”徐民浩不屑的说道。

  后边的那个警察也附和道:“一姐,你知道吗?徐哥在你不在这段时间可是拿了格斗金牌的,现在在临山市可是威名赫赫,是个警察混混都知道徐哥的名号。”

  “那么厉害啊。可是你打的是几个人?”

  徐民浩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呃,一个,有时候四五个。”

  “对啊,上一次去抓捕嫌疑犯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徐哥他一个打五个,把他们打的服服帖帖的。”

  秦晴看着这个新警察一直在拍所谓徐民浩的马屁,越来越无奈:“然后你就成为了他的小跟班是吧!”

  “什么小跟班,他是被组织安排到我组里的。”

  “对对对,是安排的,安排的。”

  秦晴摇了摇头,说道:“可是,你知道他打几个吗?”

  “不是吧!这样一个小鬼居然会打架?我不信,可我相信你说的话,只要是你说的话,我徐浩一定信,秦晴,你说说看,我听着。”

  “我也信,我也信。”

  “你给我安静点。”

  “哦。我不说了就是。”

  秦晴忽然严肃的说道:“你知道上一次曲音县发生的大闹警察局的事吗?”

  “我知道啊,最后不是和平解决了吗?”徐浩疑惑的回想道。

  “事情其实不是这样的额,这只不过是对外的说法罢了。”

  徐民浩突然插话道:“你的意思不会是那个小屁孩把他们打跑了吧?”

  徐民浩当做玩笑说出来向调侃一番,没想到秦晴很正经的点了点头,他诧异道:“不会吧,就他,一个小屁孩,怎么可能?我听说当时是因为那里的老大黑狸被你们抓了,他们来威胁要人的,那么他们肯定不会少带人啊!最起码也得五六十个吧!你是说他一个人一双手把他们五六十个人干翻了?”徐浩看着秦晴,希望她说一个不字。

  “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用手。”秦晴补充道。

  “没有用手?秦晴你不是开玩笑吧,这就更不可思议了。”

  “对啊,一姐,我们这么相信你,你别骗我们啊!”

  秦晴把能用的脚放到地面上,挪动了一下屁股,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

  “我怎么可能骗你们,当时他就是被铐着双手,然后左跨一步,斜一下身子,踢一下脚,不多久的功夫,几十个人就倒在地上嗷嗷叫。当时包括我在内,都目瞪口呆,而且他的听力非常好,可能现在我们说的话他全部都听见了。”

  徐民浩与他的小跟班都回头看了一眼蹲在尸体旁边的林风,然后看向秦晴胆战心惊的说:“不是吧,戴着手铐还把五六十个人干翻了,我的天哪,这还是人类吗?”

  秦晴就想回复一句不是的时候,嘴巴噎住了,改说成:“徐浩,你去看看王局怎么样了?”

  “嗯,我就去看看。”徐民浩又回头看了一眼林风,然后打开后车门看到王麟睡得正香。

  林风借着手电筒的光走到尸体的旁边,虽然自己可以看得见,但还是拿了一个手电筒做做样子,不然谁也会起疑。他把手电筒的光调到最低,让自己可以更清楚的看到魂灵。这一次又是一个绿色的魂灵,林风看到魂灵之下的伤口甚是诡异。他把衣服掀开一些,就看到十个已经停止流血的小黑洞,很显然是由手指造成的。他把手电筒移到旁边黑衣人的手指上,手指缝里都是凝固的血液,而且闻味道确实是这边这个死者身上的。看来,这个黑衣人就是杀人凶手,林风很敏锐的查看了黑衣人的面容,可是他发现并不是那个林旭。而且两者的气味也不一样,但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下。

  看到不是自己追踪的林旭,林风忽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那么这个人是谁?难道是林旭的同伙吗?林风看了看在自己面前的绿色魂灵,用空出来的右手从底下托住,然后往上,使魂灵脱离尸体,接着用力往上一托,魂灵就缓缓的飘向了星空中的宿主。

  完成必要的工作之后,林风绕过夏淇河的尸体走到黑衣人尸体旁边。刚刚他就在纠结,为何这个人没有魂灵,其中一个解释就是他死了四十九天了,变成了自己看不出来的死魂,或者是被傀儡主剥夺了魂灵的傀儡人。可是,林风想到,自己遇到的第一个傀儡人,就是在与曾依依看流星雨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女人。自己当时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傀儡人脱离了傀儡主的控制,那个女人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看情况,那个女人应该还没有被抽取掉魂灵。可是,林风再看了看眼下的这个黑衣人,很明显,这个黑衣人早已经被抽除了魂灵。但离奇的是,他怎么自己动手杀了旁边的这个人的?如果是他自己动手的,那么傀儡主又在干什么?傀儡主不能直接控制人类,而是通过操控傀儡人,然后由傀儡人控制着人,最终让人以自残的方式死去吗?

  林风在脑子里高速运转,他突然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莫非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意识可以自主,但是完全听从命令的傀儡人,他可以自行通过指令完成任务?想到这里,林风觉得这太可怕了,原来危险一直潜藏在我们的身边。

  忽然,林风感觉到黑衣人的眼睛有所动作,眼皮好像稍微动了一下。林风确实看到了,也听到了眼球划过眼皮的细微声音,他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轻轻的拨开黑衣人的眼皮。林风忽然看到了在转动的猫眼睛,在柔和灯光下的黑衣人眼眶里存在着一个会转动的猫眼睛。林风感觉事情不妙,立即拨开另一个眼睛,同样的,也是一个在转动的猫眼睛。他知道秦晴一定也知道了这件事,可是为啥刚刚没有跟自己提起,或许是不想向自己提起。

  林风在看到猫眼睛的同时就意识到,原来是猫眼睛在作怪。听从命令的其实不是人本身,而是人的眼睛,可是人的意识并没有完全被剥夺,因为只是换了眼睛,大脑的中枢神经系统都没有受到伤害。不过魂灵不在人的身体里边,这么一来,傀儡主就是通过眼睛来控制整个人的行动。现场状况说明刚刚黑衣人肯定受到了惊吓,不然不会这么快就彰显出猫的本性,情急之下杀了旁边这个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不一定要换眼睛了,就算是换其他部位也是可以达到相同效果的。

  林风想到这个就觉得就有点可怕,如果替换的是其他一些一般察觉不了的部位,比如脚趾头、手指什么的,只要被替换的部位与身体可以共享同一个身体就行了。

  看正ZT版l=章节e上@酷@匠网

  想到这,林风想起来那个漂浮的头颅,忽然林风得出一个结论:那个头颅肯定也在寻找一个完整的身体,然后想替换,可是遇到自己,丧失了机会。很有可能是这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最危险的人莫过于戴了伪装面具的亲近的人。

  端午偷懒到玩了两天,以后持续更新,如果······,可以威胁我加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