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晴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她不愿相信夏淇河就这样死了。在重逢的时候就来一次死别,这对于秦晴来说是一次重创。

  过了一会儿,王麟发现秦晴的气色有所缓和,把手从秦晴的腋下穿过,把她缓缓扶了起来。

  “怎么样?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秦晴慢慢把头抬起来,看向那个命案现场,另两个警员正在两具尸体上来回折腾。

  “没事了,可是他——我——”

  “不要太难过,当时也是特殊情况,夏淇河很勇敢,是我们警界的骄傲!走,我们过去看看。”

  秦晴察觉到脚踝好像在刚刚有轻微的扭伤,走路一高一低的,好在有王麟的搀扶,不然连走路都成问题。

  当走到两个警员旁边的时候,王麟问道:“他还活着吗?”

  “王局,夏队长已经死了,应该是心脏贯穿,直接死亡。在他身上的这个陌生人也死了。”其中一个警员低声回答。

  “唉,真的是可惜了,我听说他是德国留学回来的,当我说你在这儿的时候他就放下手中的工作说要来看看。我同意了,可没想到……”王麟当时就察觉出他和秦晴可能认识,或者有其他关系,“那个,说正事,你们两个有啥发现没有?”

  两个警员先后站起,秦晴就脱离王麟的搀扶,拿了王麟手中的手电筒,单脚跳了一步到达两具相对而躺着的尸体。单单只看两人的姿势,不由得让人误会。

  秦晴跪在地面上,把夏淇河身上的黑猫翻到一旁,然后仔细观看着夏淇河。夏淇河尸体姿势是半标准的大字型,两手臂自然放在体侧,胸口还潺潺的流着献血,血流一直渗入到秦晴的膝盖处。她没有理会,她看着夏淇河曾是警校校草等级的俊朗面容,如今已经苍白可怖。她把手轻轻的由上往下拂过夏淇河的眼,帮他舒缓狰狞的面容。她多么想死的人是自己啊!

  王麟和两个警员都望着秦晴的一举一动,不言不语,这时候需要安静。

  秦晴没有哭,谁也不知道,她承受着怎样的痛苦,怎样的折磨!

  忽然,秦晴无意间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那个黑衣人,紧接着就惊叫了一声。在旁边的王麟立即面容失色问道:“晴儿,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在旁的两位警察也在热情的看着秦晴。

  “恩师,我看看那个人是谁?”秦晴伸手指向旁边的黑衣人。

  忽然,从他们身后想起了阵阵议论声,如潮流般的村民们呐喊着跑过来。

  王麟面露畏惧之色,马上对身旁的两位警员说:“去,看看什么情况!”

  “是。”两人异口同声说完之后立即奔往火光晃荡之处。

  见两人走了,秦晴又说一遍:“恩师,你快看看,看看那个人是不是被通缉的嫌疑犯,黑猫?”

  王麟吓了一跳,迈了几个大步跑到黑衣尸体旁边,借着秦晴手电筒的光仔细查看尸体的面容。

  “黑猫!是黑猫!真的是黑猫!晴儿,终于逮到他了,一年了,你也算对那十几条人命有所交代了!”

  秦晴伤心的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交代?什么是交代?又多了一个受害者是交代吗!”

  王麟被秦晴的冷静吓得不轻,以前秦晴嫉恶如仇,第一次看到被害人的尸体的时候哭的死去活来,现在却变得坚硬如铁,完全蜕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优秀警员!王麟感到很欣慰,也对损失了一员大将感到惋惜!

  忽然交错的脚步声接近,那两个警员跑了回来,秦晴与王麟都转头望向他们。

  “王局王局,没啥事,村民们听到枪声以为是偷猎的来了,提着锄头、菜刀就往这边赶。我们两个说明情况之后,安抚了他们的情绪之后,他们就转身回去了。徐哥他说去把车开过来。”

  “嗯,知道了。”王麟说道,然后转头继续观察跟前的黑猫尸体,疑问道“黑猫怎么会来这里?难道他一直就躲在这里吗?”

  “不是。”秦晴头也没抬。

  “晴儿,你咋知道的?你不是轻易下结论的人,你肯定知道些什么。”

  “嗯,你们看到村道尾处的那辆黑色吉普了吗?”

  王麟与两个警员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辆车,点了点头。

  “那辆车就是黑猫开来的,我当时走在村道的时候看到这辆车,里边坐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当时还觉得奇怪,他为什么大晚上戴个墨镜?可没想到他就是我追捕了这么久的黑猫!”

  一个警员忽然不自觉的说道:“大晚上戴墨镜?怎么有这种人?”

  “的确是,我看的清清楚楚。”秦晴再次肯定。

  王麟想了一会儿,看了一眼黑猫的脸,发现黑猫的眼皮有一丝异常,眼眶也好像比一般人的要小一些:“不会是他的眼睛有问题吧!”

  “眼睛?”秦晴忽然想起刚刚自己被夏淇河甩到一旁时看见了两个发光的物体,接着说道“眼睛!是他眼睛的问题,恩师,你快检查一下他的眼睛!”

  听到秦晴的建议之后,王麟接过秦晴递过来的手电筒,用大拇指与食指撑开黑猫的眼皮。

  “啊——”王麟惊叫了一声,身子瞬间往后倒,嘴里还说着“眼睛在动,他的眼睛在动!”。在王麟撑开黑猫眼皮的时候,秦晴正好探头过去,她看到黑猫眼睛的纹路与正常人的不一样。看起来像是猫的眼睛!

  王麟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由两位警员搀扶起来,看样子受的惊吓确实不小。

  “他们两个先把师傅扶到车上休息!”

  “是。”

  秦晴回想起恩师刚刚说眼睛在动,可她没有看到,她打算再仔细观察一番。随即跪着绕着尸体爬了小一圈,到达刚刚王麟所在的位置,捡起扔在一旁的手电筒。她深呼吸了一次,看了一眼夏淇河,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回头看了一眼走过来的一个警员。随后握紧手电筒,正视着黑猫禁闭着的眼睛,渐渐俯下身子,同样的把手放到黑猫的脸上方。接着用食指与大拇指撑开黑猫的眼皮,同时硬撑着自己的眼睛,虽然在轻微的发着抖,但旁人看不出来。在一旁的那位警察面颊留着冷汗,他曾为见过王局这样畏惧过。

  当秦晴的眼睛与黑猫的眼睛相对的时候,她发现恩师并没有信口雌黄,黑猫的眼睛真的在动,而且真的是猫眼睛。秦晴忽然把手电筒关了,这一下可把旁边的警员吓坏了,那个警员立即大吼一声,从腰间熟练的掏出手枪说道。

  “师姐,他是不是还活着,你看他眼睛还发着光,动来动去,你小心一点,让我来!”

  2更新97最《,快0f上:8酷匠◇网

  秦晴抬头瞄了一眼那个警察,挥了挥手示意让他把枪放下。

  “他是死了,但是眼睛还活着。”秦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这句话来的。

  那个警察不知所云:“啥叫做人死了眼睛还活着?”

  “可能是神经反射,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那个,你打电话给警局了没?”

  “徐哥打了,说马上就有人来。”那个警察手中还是握着枪托,生怕黑猫站起身来给他来个贯穿伤一样。

  “那就行。你走远一点吧,这里有我就行。”秦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可是她必须得扛下去!

  “嗯。”那个警员点了点头,鞠了一个躬后往回走了,他想这种是非之地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秦晴借着手电筒仔细检查了一番黑猫的尸体,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的地方,连自己推断黑猫可能有长指甲都没发现。除了眼睛,其他就跟正常尸体一样。

  秦晴在那呆了一会儿,那两个警员忽然走了过来。

  “师姐,有没有什么要我们做的?”

  “有,把我扶到车那边。”

  “哦。”两个警员一人一边,很轻松的把秦晴运到了车旁边,她看到恩师安详的睡着之后,放心了不少。

  “把我放到引擎盖上。”秦晴要求道,两人就合力把秦晴抱到了引擎盖上。

  秦晴坐在引擎盖上,借着车的灯看着老人巷,这个神秘莫测的地方,愁容满面。

  “你们谁有烟吗?”秦晴突然回头看着那两个警察。

  其中那个徐哥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从里边抽一支上前递给秦晴,然后从另一个兜里掏出打火机。秦晴接过烟,放到嘴唇之间,然后接过那个警员手中的打火机,点燃后递还给他。

  另一个警员看着这一切,没想到在自己心里一直以女神形象存在的秦晴居然会抽烟,可是看着竟然有另一种魅惑之美。

  秦晴想着,之前自己与夏淇河交往的时候,硬是强迫他戒了烟,她当时是以他抽我抽的方式进行着抗议。想起这些细节并没有其他用途,只是觉得此处需要一支烟。

  秦晴优雅的咳嗽,优雅的吞云吐雾,同时望着在车灯下熠熠生辉的两只石狮子与墙上的碑文。她现在认为那墙是墓碑,那字是墓志铭,多么巧合,多么无奈!

  现在的自己可以说是一个女强人,没有她不敢接手的案子,接手之后不管接受怎样的谩骂她都一个人承受。

  秦晴望着老年巷,想着现在林风到底是什么情况?是死是活?

  之前打电话给李月的时候,李月很是担心,可是知道是与自己在一起就放心了许多,可是现在,秦晴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她只是祈愿林风可以安全的出来,然后和自己安全的回去,之后的事再慢慢说。

  正当秦晴那只眼抽完的时候,从两只狮子上方,忽然出现了一个黑影,她立即把烟扔了把手放在枪上戒备。等那个人落下的时候,她看清楚那个人正是林风,可是破衣烂衫,好像到战场上打过仗一样。其他两个警员正坐在车尾,并不知道林风出现。

  在看见林风出现的那一刻,秦晴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吴易天越来越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