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点,秦晴在老人巷外边等了好几个小时,打了好些电话向王局了解情况。从王局的口中了解到,之前确实有一个拿着骨灰盒的人穿过青山村往老人巷走去,可是后边的事没人知道。

  秦晴摸了摸腰间的手枪,准备先去青山村找个地方先住上,晚上再来看看。之前路过青山村的时候看到了很多外边挂着住宿、饭馆的招牌,自己应该可以在那里住上一晚。如果等到昨天早上林风还没出来的话,可是就要回去跟恩师商量,采取一些特别的方式了。

  林旭用匕首一刀一刀的割,一刀一刀的砍,一刀一刀的刺眼前这一棵两个自己环抱住的树,而且是两棵!一开始,他就认为这是可不能的,就算可能把它砍断,但是早已经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想在天黑前完工,根本不可能,这就跟包头说今天挖500米是同等概念。

  蒙古包里的女人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了,难道自己就要在这儿埋头苦干,可是又为什么呢?但是自己也得信任上一代的死魂猎手,既然他让自己来,然后这个画中的女子又让自己砍树,这一切都是恰好吻合,让自己信服,然后去做的事。

  还是别想那么多了,树已经大概折腾了大半了,只要在加把劲,在半小时后搞定这一棵应该不成问题。

  秦晴回到青山村以后,找了一家农舍之后住了下来,自己身体太累了,需要休息。店主对她也挺好,帮她烧了热水洗澡。秦晴第一次以感受农村生活方式入住真正的农家房子,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体验。秦晴躺在舒适的草席上,觉得还是不妥,林风如今在老人巷生死不明,怎么让自己安睡得了。

  即便知道林风自身本领厉害的很,从警察局戴着手铐击退一伙恶徒,深夜团灭黑狸手下,同时杀了夜鬼就知道他不简单。不过这一次,秦晴还是为他捏了一把汗。不过到最后,她还是睡着了,等她睁开眼已经天黑了。

  “大姐,大姐,饭已经做好了,出来吃饭啦!”一个小女孩敲门说道。

  “噢——,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来。”

  秦晴从床上坐起来,才想起之前店主说吃饭的时候会叫自己,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这里的天暗的很快,几乎在六点还没来的时候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

  秦晴起身后,立马检查了枪,与其他物品,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恩师。

  “恩师,我是秦晴。”

  “我的女神探啊,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在一个农家里睡了一会儿,刚刚醒,现在精神好多了。”

  “嗯,那就好,我这边暂时还没有出什么事,所以我现在正在赶过来的路上,应该没有多远了,你等我电话。”

  “嗯,等你电话。恩师,待会见。”

  “待会见。”

  秦晴没有吃东西的胃口,在谢绝那家人的招待之后就出门了,她想提前去老年巷探探情况。秦晴第一次在农村里过夜,很享受其中的村野之趣,安逸之美。她走在青山村的大道上,吹着带着土壤气息的晚风。

  忽然,一辆黑色吉普从她身旁缓缓驶过,秦晴无意间看了一眼车窗里边的人,里边的人居然带着墨镜,她感到奇怪,但也没多大上心。可能司机就是有一些眼睛的疾病也说不准,当时只是觉得装束有点奇怪,身材有点魁梧罢了。其实那个人就是黑猫,他按照吴易天的指示前来屠巷,那个时候刚刚到达青山村。因为他在外边迷了路,好不容易才到达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但并没有感到一丝的恐惧,也不可能存在恐惧。

  秦晴与黑猫擦肩而过,但有缘必定会相逢,只不过相逢也不一定能相识。

  黑猫是“6.11”案的通缉犯,在一夜之内入室屠杀了16个人,当时是秦晴负责那个案子,虽然她有一次就差一点点就逮住了他,但还是让他逃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这个案子一直是秦晴心里的结,当时她一门心思砸到这个案子上,亲自带搜查令翻了黑猫可能存在的所有地方,可惜一无所获。

  现在黑猫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可惜没有认出他来,也好在没有认出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秦晴看着那辆黑色吉普消失在青山村的村道上。据说青山村本没有这个可以通车的道路,可是在一个富商捐钱之后开辟了这一条村道,其中被拆除的房子的农民都获得了一个两层混钢筋水泥的房子。当时一阵火热,村民都认为天上掉了金子,那个富商做了善事不留名。在村民门同意后,建房子与辟道路齐头并进,几乎同时完成,之后,那个富商就消失不见了。

  秦晴在走到村道尽头的时候看到了那一辆黑色吉普,可当时只剩下空壳,秦晴瞥了一眼后继续朝前走,同时掏出从农舍借的手电筒。她发现,虽然青山村里边灯火通明,村民坐在门口有说有笑,可在青山村外到老年巷的那一条道路却异常萧条,非常阴森,有种走在死荫之地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由得让人的心跳加快,呼吸紧促,秦晴也有这种感觉,稍微有点害怕,毕竟自己只有一个人。她着手过太多一个女人单身走夜路然后别袭击,结果先奸后杀,或者被囚禁等等,惨不忍睹,却不曾想过自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秦晴刚刚走到老年巷的外围,那两个石狮子的旁边,就看到身后一束光来回晃动。

  秦晴心想:应该是恩师他们来了。

  果不其然,那辆车迎着秦晴的目光靠近,车停后熟悉的声音接着传来。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秦晴会心的回复王麟一个微笑,上前迎接走出来的王麟。

  “知我者恩师王局也。”说完,秦晴看了看从另外几个车窗出来的便衣警察,接着嘲讽的说道“恩师,你就带了这么几个人来啊,你不是说过那个林旭不简单吗?你不怕他待会出来把你当做人质吗?”

  王麟看秦晴还有心情开玩笑就放心了,刚刚在挂了秦晴电话之后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里说现在警察局门口忽然聚集很多人。可那些人没有进去,只是三五成群的分布在门口的两旁,没有什么动作。不过有警员认出来,那一伙人里边有一个曾是屠宰场的成员,有一次那个警员在扫黄的时候逮到了他。现在,王麟大抵推断那些人就是屠宰场的部分成员,有心的警员数了数,大概有将近一百个人。而且还不打算把这件事跟秦晴说,现在对于秦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这本就是自己的事。

  “诶,神探此言差矣,我身旁这几位警员可都是大有来历,都个顶个的厉害,都获得警校的各种冠军、各种荣誉,不然我也不会把他们几个带在身边啊。”

  秦晴随便打量了一下站在王麟身旁的四个人,除了那个司机就是三个人。忽然秦晴惊叫了一声,她发现了站在王麟身后的那个人既然是自己在警校交往过的夏淇河。后来因为夏淇河去德国进修之后就分手了,想不到竟然在这儿见到了。

  “晴儿,怎么了?”王麟见秦晴反应那么大,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没没事,我——”

  啊——啪——在场的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几声声响惊动了,其中有人的呐喊声,声音是从左侧黑色泥潭那边传来的。

  “怎么回事?”王麟神情紧张,眼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什么人?”

  秦晴立马把手放在腰间,掏出那把手枪,右手紧紧握住枪托,食指轻轻按在扳机上,左手拿着手电筒,保持着右手拳轮对着左手拳心的姿势持枪在胸前。同时王麟身后的三个人立马掏出枪把他围的水泄不通。

  “恩师,我先去看看情况。你在这儿呆着。”秦晴镇定自若的说道,举着枪向左侧的黑色泥潭缓缓靠近。

  “你们把我围住干什么?快去帮晴儿啊!”王麟轻声说道,推了推站在自己前边的夏淇河。

  “我去帮她,你们两个保护好局长!”夏淇河说完就小步跑了几步后,紧跟在秦晴身后。

  “你来干什么?”秦晴耳语道。

  “王局让我来帮你。”夏淇河缓缓说道,语气很平静,好像自己来时理所当然一样。

  “好吧,但是你自己照顾自己,我可顾不上你。”

  秦晴说完,已经快走到黑色泥潭的边缘了,她把手电筒对着黑色泥潭照了一阵,可什么也没有看到,连一个人掉落的坑洼痕迹都没有。正当秦晴以为无功而返,转过身来的时候,夏淇河看到从秦晴身后忽然蹦出一个黑影。千钧一发,在一边的王麟吓得大喊了一声:秦晴,小心身后!可是这时候已经容不得考虑了,那个黑影的闪着荧光的眼睛令夏淇河容不得去考虑。他把秦晴往身后一拽,自己身体往前迎接那个黑影的冲击。

  酷¤)匠√%网i首)发/$

  秦晴被拽到了一旁,手电筒被甩到一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她缓过神来,重新取回手电筒照向那边的时候,她看到一个人把手插进了夏淇河的胸膛。顿时,枪声刺破了山谷的安静,青山村顿时人声鼎沸,议论纷纷。

  等秦晴尖叫着把子弹全部射在那个黑衣人的身上后还在疯狂的扣动着扳机,脑子里一直重复着:那个人的手插进了夏淇河的胸膛的那一幕!

  夏淇河就这样带着久别重逢的第一面告别了这个可恨的人间,顺着秦晴尖叫声去到了某个恐怖的地方。

  “晴儿!晴儿!你有没有受伤?你说话啊!·······”

  秦晴的脑海里只回荡着王麟急切的声音,身体也被王麟摇来摇去,当时她已经麻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人生最遥远的距离是相逢后才发现不在同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