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抗战初期的南京保卫战中,曾有一个团的中国官兵在南京东南约十五千米外的青龙山山区神秘失踪,从此再无消息。那是1937年12月初,南京守卫战前夕,近二十万国民党军队云集南京城内外布防,但当时敌我双方装备差距较大,战争中连连吃亏。据南京东郊马群、白水桥地区一些老人回忆,损失最惨重的是远道开来的川军某师,他们的枪弹多为劣质品,根本就无法应对这种高强度的战斗。官兵们的血肉之躯不堪日军的疯狂进攻,几乎全军覆没。该师有一团,因担任阵地左翼京杭国道一侧对敌警戒任务,未直接参与战斗。该团团长在战事失利后,为保住有生力量,便带上全团2000余官兵急行军向南撤退,进入绵延数千米的青龙山山区,但是从此神秘消失。”——1990年夏,英国伦敦出版《观察家》杂志吴易天坐在西比利亚虎(东北虎)皮铺就的椅子上,翻看着《观察家》杂志,无意间发现了中国官兵神秘消失的奇事。

  那张西比利亚虎皮是吴易天亲自到东北山上活剥下来的,大概是最后一只野生的西比利亚虎。回想起那一次与老虎战斗的经历现在还意犹未尽,历历在目。

  “青龙山山区?不就是临山市的那片山林吗?原来是在哪儿啊!不知道那儿有没有好的猎物可供自己玩耍的。”

  吴易天起身把杂志扔在房子的一角,然后起身,看了一眼那副画一眼之后走出门去。出门之后,左拐转身进入了音乐坊,一个堆满了乐器、音响、乐谱的房间,他称之为音乐坊。

  他走到钢琴旁边坐下,翻开盖子,打开乐谱看了几眼,开始闭着眼睛弹奏起来。这首曲子是他自己写的,但是从未发表过,也没有在外人面前演奏过,因为在他眼里,这些人都不配欣赏自己的音乐。所以,他每次弹奏这首曲子的时候都把门关的密不透风,然后在里边闭上眼睛弹上好几遍才出来。

  他弹着弹着,渐入佳境,他好像行走在一片只有蓝色花的花海,闻着那缥缈幽香,难以自拔。蓝色花海里有一条道,他正漫步在这条道上,他看到了一个穿着蓝色裙子在道路的尽头。他被她吸引了,可每次追上去想看看姑娘的模样都是失败的,因为那个女子总在他的前边。到后来,他每次都会采摘一朵蓝色的花跟在姑娘的后边,期待她的回头,可是到如今都没有成功。今天也不例外,吴易天依旧弹了好几遍才起身离开,他早已经习以为常,却热情依旧。

  这就是为何那副画里有一个穿着蓝色短袍的女子,可为何不是穿着裙子他也不知道,反正当时就是那么画的,自己也很满意。

  吴易天关上门下楼去了,他需要锻炼,保持自己的完好身材,这样在出席记者招待会时才对得住那些拼命呐喊的粉丝。

  他褪下黑色的燕尾服,扯下领带,撕开衬衫,解开皮带,脱下裤子,踢开鞋子,踩脱袜子同时放下手表,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毫无多余的动作。刚好走到健身房门口,然后一个女仆跪着托举着一条宽松的三分裤。

  “现在去把夜猫给我叫来。”

  “是。请问易先生,直接让他来健身房吗?”

  说话的时候,那个女仆一直低着头。

  “嗯。”

  “是,易先生,立刻去办。”

  吴易天早已经命令所有人称之为易先生,除了自己的市长父亲与母亲不这样叫,其他人都这样叫他,就连他的微博都是叫做易先生。

  吴易天到了他的健身房之后开始在跑步机上以12的速度进行跑步热身。跑了将近一分钟,黑猫来了。

  “易先生,黑猫报到。”

  吴易天依旧跑着步,头也没回,保持着有条不紊的呼吸节奏。来报到的黑猫一直站在跑步机的旁边听候差遣,但是他不敢问第二句,只本分的站立,一动不动,在心里却一直惊叹他身上棱角分明的完美肌肉线条。

  十分钟过后,林风点了停止键,速度迅速慢了下来,停止后他随手拿起毛巾擦了擦脸上与脖子上的汗水。

  “我需要你去办一件事。”吴易天走了下来,径直走向拉伸区。

  “易先生,你尽管吩咐,黑猫马上去办。”叫做黑猫的彪形大汉紧跟在吴易天的身后。

  吴易天在离单杠一米情况下,猛地的腿踢过头顶,然后像可控似的缓缓落在单杠上,做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一字马。

  “我要你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叫做老人巷,你试试看能不能闯进去,记住,如果闯不进去,你就别回来了。”

  “易先生,请问闯进去之后要我干什么?”

  老年巷这个名字对黑猫并不陌生,但是一直没有去过,听说老年巷铜墙铁壁,还一大推规矩,好像还可进不可出。不过,只要易先生吩咐,黑猫定当竭力完成任务。

  吴易天拉伸完之后,一字马的双腿像弹簧一样迅速弹起,回到了原位,遂尔转身径直走向了力量训练区。黑猫仍旧一言不发的跟在吴易天的身后一米处。

  ,酷@匠网v首发R

  吴易天走到一个两头各装了一片100磅的杠铃前面,伸出没穿鞋的脚,绷紧脚背,在脚背触碰到杠铃杆中心位置的时候用力一挑。杠铃就腾空而起,吴易天双手接住,开始做臂屈伸动作。他全身中立,只小臂上下运动,呼吸平稳,眼睛平视镜子中的自己。

  黑猫在吴易天身后一米处站着,这是他第一次获准进入吴易天的健身房,通常情况下他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黑猫紧闭着嘴唇,他记得他的一个战友曾经也能很轻松的做到吴易天这种程度,当然出去脚背挑的那个环节。那个环节他至今只看过吴易天做过,而且就这一次。

  吴易天做了二十次后,直接脱手,身子保持不动。

  “两边再加一片100的。”

  黑猫听到指示后,立马跑到一边放置杠铃片的架子上取了一个100磅的推入杠铃杆的一边,然后再拿一片推进另一边。弄好之后,把杠铃杆推到原来的位置上,自己再回到原来站的地方。

  吴易天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走到装好杠铃片的杠铃杆中间位置。然后用同样的方式挑起杠铃杆,但这一次小腿明显屈了一些。他稳稳地用双手反握接住杠铃杆,在用两只手做了两次之后说道:“重量刚好。”

  随后,在第三次把杠铃杆举到胸前高度后停了一下,他左手保持那个位置不变,右手迅速往两手中间挪了挪位置。接着他左手放开收到身后,只留下右手进行动作来回。

  黑猫看的脑袋都大了,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嘴巴终于顶不住这重击,在后退了一步之后张大了嘴巴。

  吴易天边做边说:“黑猫。”

  “易——易先生,我在。”黑猫立即回到了原位。

  吴易天转头瞪了黑猫一眼,随后转头继续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小臂仍旧做着运动。

  “刚刚你问我什么问题来着?”

  “易先生,我重复一遍,就是在我进入老年巷之后,我该做些什么?”

  吴易天把杠铃换到了左手,同样是进行臂屈伸动作,但是吴易天的嘴角上扬了一下,他在笑。

  “你问你进老年巷之后该干嘛?”

  “是的,易先生。”

  “把看到的人,能动的都杀了。”说完,吴易天手中的杠铃也正好脱手掉落。

  “这——?易先生,保证完成任务。”

  “记住,就在今天夜里行动,现在去准备准备,完成了就直接回来,记住,要做的干净利落,不留痕迹。”

  “是,易先生,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去吧。”

  “是。”

  黑猫在深深的鞠躬之后离开了健身房,离开了吴易天看着的镜子中。

  黑猫是吴易天最近才从国外挖来的雇佣兵,把他运到国内就花了好一阵功夫,没想到到最后还是免不了送死的命运。

  吴易天继续着自己的训练,在一个小时之后才结束,然后直接走到了隔壁的游泳池旁边。那个女仆知道吴易天去锻炼之后,立即召集了一些美女前来泳池集合。这些美女一直住在吴易天的别墅里,花大价钱供养她们,她们的唯一工作就是陪吴易天游泳,如果吴易天需要还可以有其他的吩咐,这些她们都得无条件的服从。

  吴易天看着一个个模特身材的美女整齐的穿着比基尼站在泳池旁边等待自己的检阅。

  “先去泡泡水吧,外边有点冷。”说完,那一排的美女都以优美的姿势入水。

  吴易天走到旁边的隔间,换上了泳裤之后跃入泳池里放松式的游泳。

  刚刚经过大重量的刺激,身体肌肉在水中冲击就像受到按摩一样,非常的舒服,吴易天很享受现在这个时候。

  在游了半小时之后,吴易天爬上岸,接过女仆递过来的毛巾,走到旁边一个房间里,里边有一个美女按摩技师等着。

  “易先生好。”

  “嗯。”

  “今天主要放松哪儿?”

  “全身。”

  “呃,是的,易先生。”

  “按一按上半身就好。”

  “好的,易先生。”

  随后,吴易天就趴在床上接受美女按摩技师的按压,舒坦至极,可是他从始至终没吭一声。吴易天闭着眼好像睡着了一样,任凭美女如何折腾他就表现的很平静。

  这对于美女技师已经习以为常,但是不敢有所怠慢,仍旧按照一套流程完整的按了下来。

  过了十五分钟,美女技师温柔的说:“易先生,已经好了。”

  “好的。”

  说完,吴易天睁开眼,一如既往的起身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