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仔细看了一下,靠左侧的那个墙边好像有一条小道,但是走近一看发现,所谓的小道上长满了他不知道名字的植物,植物上面有很多的倒钩。但是没有一点人经过的迹象,植物的左侧,就是一个硕大的泥潭。泥潭整个呈现出黑色,坑坑洼洼的泥上零散的分布着水。林风经过仔细的推理,他认为这个泥潭本不是黑色的,可是经过了那一场墨雨之后被染成了黑色。

  其他两个人在两个石狮子外边站着,勤勤在思考着,墙面上字的意思,可是没有意思的头绪。王局站在她旁边,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个烟抽着,愁容满面。

  忽然,从右侧出来一个人,那个人应该是从右侧的拐角里出来的。那个人正是在火葬场遇到的那个老人。老人面带笑容的走近他们的跟前。

  “诶,你们几个都在干嘛呢?”老人定睛看了一眼,“哦哦,对不起对不起,原来是你们啊!你们来这儿有什么事吗?”

  他们几个看到那个老人在这里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火葬场离这里是有一段距离的,老人应该没有这么快就到了这里。

  “你是刚刚在火葬场遇到的那个老人吗?”王局惊奇的问道。

  “嗯,对啊,我是。怎么啦?”

  “嗯,我就是有一个疑问,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这里了,我知道,老人巷与火葬场是有一段距离的呀?”秦晴紧迫的问道。

  “哦!其实老人巷和火葬场是挺近的,火葬场的后门就是老人巷的后门。”老人笑着解释道。

  “您是说我们绕了大半圈,走到这里你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真是不可思议!”

  秦晴感觉越来越奇怪,这个老人是怎么出现在我面前的,她到右侧的墙面观察过,那你并没有什么路可以通到这里,准确的说是没有门。

  “你是从哪出来的?”

  “从那边啊。”老人表现的很随意。

  “我听说,老人巷子只可以进不可以出,这个传言是不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但是我们有我们的规矩,进,满足了条件,当然可以进,要出的话,同样是满足了条件,当然也可以出。而我现在出来所满足的条件就是,有客人来了,看你们是否满足条件?”

  “您怎么知道我们要进去呢?倘若们只是看看呢!”

  “哦,这个是我的主人告诉我的,说有客人来,让我来迎接。”

  很明显,老人说的,他的主人就是让人上的主人。

  “那那边墙上的字是什么意思?我一直搞不懂。”秦晴忽然插话道。

  “嗯,那个是我的主人亲手雕刻的,不过,那边讲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很惭愧,我没有读过书,不识字。”

  “那可以让我们进去吗?”王局极具绅士风味的问道。

  “当然可以,我前面也说过,只要你满足了条件,你就可以进入,但是我提醒你们,进去难出来也难,你们要考虑清楚。”

  经过一轮淘汰之后,林风进入了老人下巷。

  “让我进去吧!”林风自告奋勇,走到秦晴旁边,看着那个老人。

  “诶,不行,你还年轻,还是让我这把老骨头来吧。”王局委婉的拒绝了林风的请求。

  “这个小伙子我看他面相不错,将来必成大器,你们好好考虑一下,究竟让谁去接受我的考验。”

  秦晴忽然脑子里一绷紧,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的考验?不是说要经过老人巷的考验,才能进去吗?你莫非你就是老人巷的主人?”

  受到秦晴的逼问,可那个老人,面不改色,很显然,他妈经常遇到这种问题。

  “哈,你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我记得上一次我回答的是外边都是谣言,其实本来就是有我这个老头来问的,一直都是。今天,我还是这个回答。”

  秦晴第一次为自己的小聪明而感到尴尬,身为一个女神探,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很快她就是释然了。

  “还是让我去吧。”秦晴也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还那么年轻,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是让恩师去吧,我也是这把岁数了,如果进去了当然是好的,那样我就可以找到一点线索,然后我再让他带出来,如果我出不来的话。”

  “诶,不对,既然你可以出来,你当然就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们这对我们很重要,也对你们很重要,因为很有可能,现在让人上的所有人都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生命的威胁?我们都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了,而且无依无靠,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方让自己快乐的生存,活过最后一段时间也就是最大的慰藉了。”

  “不是,我说的是可能有一个嫌疑犯闯进了老人巷,那个嫌疑犯很危险。你有没有发现有什么陌生的人进入?”

  “没有,绝对没有,想进入老人巷只有一个方式,那就是,通过我的考验。而且这几天除了你们谁也没有来过。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那么我在这里闻到了他的味道,那你又作何解释?”

  “这很简单,我们这儿是山谷,风大,很可能就是风吹过来的。你说你闻到的,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这种笑话。”

  w)酷匠_网唯!一正版☆q,》8其9他都√是a'盗版u/

  “就是我闻到的!”

  “好了好了,不跟你们闲扯了,都快吃午饭了,抓紧时间,你们到底谁来接受我的考验。”

  “我们还是走吧,回去商量一下。”王局无奈的说道。

  “嗯。”秦晴点了点头。

  “搞了半天你们都不进去,是吧,浪费老头子我的时间,那我走啦,还有个棋局没结束呢。”

  就这样,他们三个看着老人转身拐进拐角,就在这时,林风冲了过去,叫都叫不住。秦晴也跟了上去,可是林风速度太快,老人和林风都消失在了拐角处。

  “喂,林风——林风?”

  秦晴站在拐角处,浮现在自己眼前的是满满的葎草,而林风与那个老头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下一缕缕微风吹动巴掌大的葎叶。

  “恩师,林风怎么办?”秦晴转头问王局。

  王麟也试着拨开葎草,看看里边到底是什么乾坤,可是里边还是参差繁杂的葎草的茎叶,旁边又是暗黑的泥潭。

  “这个地方真是诡异,不只是哪位高人建造的,连出入的地方都找不到。”说完吞了一口唾沫,“看来也只有祈祷林风可以全身而退了,我们帮不上他什么忙。”

  “如果他不出来,我就要硬闯,我就不信区区一个老人巷,我还进不去了!”秦晴双手叉腰气愤道。

  “晴儿,我劝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为什么?为什么连恩师你都——”

  “因为,那个老人已经说过,我们不是第一个,之前肯定有很多向我们一样想进去的人,可是都没有成功,我想我们还是回去在商量商量再说。林风这孩子我看他不一般,既然他义无反顾的冲进去,说明那个嫌疑犯一定对他很重要,而且他也胸有成足。不是吗?”

  “可是——”

  “不要可是了,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没有跟我说,就你这些小心思能瞒过师傅我吗?别说了,先跟我回去吧,跟我那两个警员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

  “我不会回去的。刚刚来的时候我就猜到结果会是这样,所以我已经打算在青山村找个地方住下来,直到林风回来。我答应过他会把他完整的带回去,我就必须言而有信。恩师,您先回去吧,局里肯定有很多事等你去解决。”

  “那好吧,也就只能这样办了,这儿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待会再派几个人来协助你的工作。”

  “不用了,我的功夫你又不是不知道,没必要。你人手本来就不够,还是都带回去吧。”

  “你啊你,还是这么任性,可是师傅我不放心啊!”

  “那好那好,我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有事你打我电话就行了。我肯定立马就接,这样总行了吧。”

  “我走可以,但是你把这个拿着。”王麟从腰间取下一把手枪递给秦晴。

  “这——是随身携带的枪啊,怎么——”

  “别问那么多,叫你拿着你就拿着。”

  秦晴接过那把几乎掉光漆的手枪,王麟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知道我劝不动你,可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这把手枪陪了我几十年,现在交到你手里,希望你可以更好的使用它,惩恶扬善。里边有五颗子弹,省着点用,女神探,拜拜。”

  “拜拜,路上注意安全。”

  秦晴手里揣着手枪,望着王麟迈着蹒跚的脚步消失在田地里。

  只剩下秦晴一个人了,她把手枪放在上衣口袋里,开始整理思绪:自己好像是被一步一步的引诱到现在这个老年巷的,从一开始的相似的案件,到林旭逃脱,再到这儿。

  秦晴脑子里越来越混乱,眼角余光无意间又扫到了那些刻在墙上的字。她走到字的跟前,看着落款为墓志铭的字。

  她在脑海里重复着自己看到的词句,还有那个可恶的墓志铭,猛然间,秦晴好像知道了什么。

  在墓志铭中,志多用散文撰写,叙述逝者的姓名、籍贯、生平事略;铭则用韵文概括全篇,主要是对逝者一生的评价。可是在这儿却写了一些不相干的词句,而在老年巷本该安置大门的地方刻上了墓志铭,这一切都只说明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这个老人巷,是一个墓地,而这个墓志铭就是这个墓地的墓志铭,那么这一切就说得通了,但是这也太难让人接受了。

  秦晴没有怀疑自己的推理是否又出现了错误,这在她眼里是明摆着事实,可是连她自己都不愿意接受。

  因为这么说来,林风就是进入了这个墓地,秦晴为他捏了一把汗,在心里祈祷他可以安全的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