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旭在青山村村口池塘边迅速换了一件外套、一条裤子、和鞋子,换上的衣服都做过处理。因为林旭幸运的在火葬场附近发现了一个化工厂,把要换的衣服提前都放置在化学溶液里处理过。这样一来,就算是最最厉害的史宾格,就是国内在机场海关部门常见的大耳朵、中长卷毛、黑色棕色白色夹杂的缉毒犬来也无法追踪到自己。

  换好装扮的林旭立即往青山村走去,穿过青山村之后望见一堵奇特的高墙。很难想象,在如此一个山沟沟里竟然有这样格格不入的存在。

  林旭仔细观看了一番,发现这墙实在是太高了,跟监狱外的围墙差不多高,而且构筑时全部是用大块的大理石,在顶上还布满了倒“V”形的琉璃瓦。眼前的那两个巨大的石狮子更是像无意间遗落下的,在印象中石狮子不是守门的吗?可是门的踪影在哪?

  这地方还透露出丝丝的诡异之感,整个U形山谷都被这一个建筑霸占了,好像是特意量好就擦边建起来的。

  林旭突然回想起自己是在逃亡,于是把母亲的骨灰盒往身体挪了挪,开始沿着墙的边大步行走,边走还边自言自语。

  “妈,你看,我不是把你抢回来了吗?不要怕哈,儿子会好好照顾你的,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陪着你,永远陪着你,永远不分开哦,你知道吗?”

  林旭说着说着,眼泪就这样哗哗的流了下来,说话时也没有停顿。他保持着严肃的脸部表情,除了眼泪在脸上划过之外,其他没有什么特别。

  林旭沿着墙边走,墙边几乎长满了约有三米高的葎草,茎和叶柄上有细倒钩,叶片呈掌状,像爬山虎一样,主茎都奇怪的依附在墙上生长。林旭被倒钩阻挡着前行的道路,因为在叶子下的一条小道正好可以让林旭一个人勉强路过。小道下堆积着黑色的淤泥,不时还往外边冒着小气泡,咕噜咕噜。

  林旭可不想让母亲掉入其中,也不愿让自己染一身肮脏的黑淤泥,小心翼翼的通过那个狭窄的小道。同时在心里暗示道:前方一定有自己与母亲的容身之处,走出去之后他们就找不到自己了。

  林旭边走边浮想联翩,倘若自己可以去到一个母亲还活着的地方那该多好啊!

  “妈,别担心,怎么哭了,没事的,我不是说过吗?有儿子在的地方,没意外嘛。都在儿子的拳头里不是吗?看儿子怎么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妈,你还记得吗?我读初中那会儿,老调皮了,还谈了恋爱,你当时啊,找到我班主任,我班主任就狠狠的把那个女孩批了一顿。到后来,我和她关系还更好了,你说你这事办的,哈哈~”

  “还有一次,你不甘心啊,看到我把她到家里边,打个电话还打个一两小时,吃饭睡觉都在打。你就把我电池藏起来,等我吃完后之后再还给我。可是你哪知道我有两块电池啊。”

  “妈呀,说实在的,自我出门去挖煤后,我就对你冷淡了很多。那时候我牛啊,我能养活自己了,我就在二十一岁那年,是二十一岁那年吧,我记得那年还涨水了,把家旁边的那座小桥都冲烂了。那年我把她带回家了,你当时惊讶的把糖当盐加了,炒出来的菜都是一股甜味。吃饭的时候你那个尴尬的表情我可是一直没忘,铭记于心。我觉得,妈,你当时太可爱了,那个女孩看着我大口大口的吃着,目瞪口呆。她也很无奈,妈你当时炒花菜让我吃出了糖醋里脊的神韵啊。然后,你就没见过她了吧。说真的,之后我也没见过她,我看她也吃得津津有味啊。哈哈~”

  林旭保持着大步流星,不顾有倒钩划伤自己,把骨灰盒往胸前压了压,牢牢的扣在身上。

  “我还记得,我在山上挖煤的时候你经常来看我,还带上好些水果。我知道,你是徒步走上来的,背着一大包东西,坐在五号井的值班室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在看到是我之后立马扑出来,说这一次带了啥啥啥,几个工友都羡慕我有你这个好妈妈。现在我闭上眼睛还能嗅到你身上微微的汗香味呢。虽然我当时叫你坐摩托车上来,可你每次都说坐了坐了,实际上你还是走上来的。你说坐在玩意儿颠的屁股疼,死活不做。其实,我知道你就是想省些钱多买些水果。”

  ······林旭一路上对母亲说了好多好多话,好像要把十年间未说的话统统说完。

  忽地,林旭感到不对劲,他无意间发现自己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根本没有一丝前进的样子。这地方真是诡异,林旭缓缓回过头,眼前的一切让自己吓了一跳。

  他看到背后横空出现另一堵同样高的墙,与自己身边的形成了规整的直角形状。之前看到的那两只石狮子也在正对面的高墙前边,两只石狮中间是一扇将军门。将军门是古代南方官宦大户的宅门,它严肃有余,于近乎呆板的对称之中,透露出带着威严的凝重。

  林旭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无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墙与扇门是怎么出现的?难怪刚刚自己有一种压抑的感觉,真是要命。这地方神秘诡异,高深莫测,但也有可能是幻觉。林旭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墙,回头看了看前方的走不到尽头的路,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毅然而然选择了去闯那扇将军门。

  林旭发现眼前这扇门的门槛很高,而且门的颜色也与周边大理石的颜色一样,如果不是凹凸之处显现了一扇门的形状,还真是看不出来。林旭慢慢的从两座石狮子中间走过,来到门的面前,他一只手夹着骨灰盒,一只手在拍打着门。

  “不会吧,我还以为只是颜色一致,原来连材料也一样。”

  林旭敲门之后,发出几下闷声,没想到门也是石英石的材料。那肯定是有什么机关了,林旭回忆起少时看的功夫武侠片,一般情况下都会有机关。

  林旭两只手把骨灰盒夹在胸前,开始在门的周边寻找开门的机关,可是找了一圈并没有啥收获。林旭抬头看到门上好像有一个牌坊,上边写着——老人巷。

  “老人巷?老人巷是啥玩意儿?”

  林旭感到不可思议,先是总走都走不到尽头的小道,后边是横空出现的大门,现在又来一个老人巷,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林旭坐在将军门的高门槛山,背靠在大门上,眼睛看着蓝色的天空,巧妙的避开刺眼的阳光。乍然一惊,林旭在低头时发现身旁的葎草居然没有影子,他伸出手,也没看到手的影子。

  可是,那火热的太阳正在自己的对面啊!他抬头看向太阳,却发现原本刺眼的阳光变得异常柔和,完全不刺眼。

  就在这时,林旭感觉头顶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接着一片琉璃瓦掉落了下来,林旭猛然起身望向掉落琉璃瓦的墙顶。

  “谁?谁在那?出来!”

  忽然,一声沉重的声音传来。

  “你终于还是来了。”声音停止时一个老人从自己眼睛的死角走到正中央,意气风发地站在刚刚掉落琉璃瓦的墙顶。老人穿着一席短白袍,随风飘荡的白发像白鹤一样,犹如仙人。

  “什么我还是来了?”林旭被弄的糊里糊涂,当他仔细看那个老人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他就是昨晚上在火葬场的那个老头。又联想起刚刚看到的写着老年巷的牌坊,难道他就是老年巷的主人?

  “我等你已经有好一会儿了。”老人埋怨道。

  “你在等我?我等我做什么?我又不认识你。”林旭不屑的说道。

  老人捋着长长的胡须笑了笑道:“死魂猎手,林旭,我说的没错吧。”

  “你怎么会知道?”林旭越来越莫名其妙,自己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你记性真差,你再仔细听听我的声音。”老人大笑了一声,换了一个音色说“林旭,我说过我会再来找你的。”

  林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惊讶道:“难道你,你是老灵?”

  老人摇了摇手:“不,我不是,那个老灵只是获取了我的声音而已。”

  “这么说,莫非你就是上一代的死魂猎手?”

  “你也不算是太笨。”

  林旭表现的更不可思议:”可是我听老灵说,他是等了一百来年才等到我,那你现在不是至少一百来岁了?”

  老人从墙上缓缓落下,走到林旭跟前。

  “准确的来说是一百四十三岁。”

  这时候林旭已经不知道该称呼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你这也,也活了太久了吧。”

  “还算正常吧,比那些一直不死的差远了。”老人说的很随意。

  “不死?”

  “换个说法,就是长生不老。”

  “这世上真的有长生不老的方法吗?”

  “当然,你没看过《神话》吗?”

  林旭一脸无奈,他根本不知道《神话》是啥。

  “好吧,不开你玩笑了。”

  忽然,林旭察觉到那扇将军门缓缓的打开,林旭立即后撤了几步。

  `酷、"匠D网!永久;免费看、a小说HE

  “喂,你跑哪儿去?”老人喊道。

  “不去哪。”

  林旭见老人一动不动,感到异常的尴尬,看到大门完全打开之后,慢慢的把脚步挪到老人旁边。

  “走吧,跟我进去,跟紧了,别瞎跑,里边很危险的。可是说是西面楚歌,危机四伏,十面埋伏。”

  林旭对老人可以一次性说出三个成语感到不可思议,随后紧紧的跟在老人背后跨过了高高的门槛。他连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进去都不会知道,可在同一定义上,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等林旭进去之后,铁门随之缓缓关上,发出一声沉默的闷声。

  “别看了,快跟上。”

  林旭夹紧骨灰盒,像一个犯错的小孩子跟在家长身后一样走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