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巷是一个历史悠久,“T”形的单路口居住区,大概有300多个老人在那里居住。年龄基本上都在80岁以上,最大的有106岁。

  在老年巷里边有一个古井,老年巷的老人都只喝古井的水,因为他们认为井水是有魔力的,可以让自己延年益寿。

  如果你来到老年巷,进门的时候就可以见到一排的老人坐在那里。有的老人抽烟闲聊;有的老人目光呆滞;有的老人在面对面玩象棋。而这只不过是人类想象中的老年巷罢了。

  这个老年巷非常的神秘,如若要在里面居住,一定要满足很多的条件。其中之一的条件就是你必须得满足年龄在80岁或以上,而且你必须是孤独一个人,没有直接的亲属。第二点就是必须得喝那井里的水,每天必须喝!很多老人听信传言中井水可以包治百病的谣言,纷纷前来申请入住,可成功率不高。第三点就是要完全听从老年巷主人的安排,必须做到言听计从,这个在入住时就得签契约,跟卖身契差不多。

  老年巷对来访的客人有很多苛刻的条件。一开始就有一个设定,就是老年巷的主人坐在你的对面,然后他问你问题,如果你答对了,你就可以进去,同时你还得付参观费,时间也只有两小时。如果,答错了,你就被拒之门外,而且终身不许重访。曾经有一个小伙子在被拒之后的三个月之后再来拜访,可是立即被老年巷的主人发觉,赶出了会客室。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谁敢第二次拜访。对于已经来拜访的幸运儿,老年巷也是禁止第二次来访,也就是说,一个人一生只能进一次老年巷。

  正因如此,民间又很少好事之徒想偷偷溜进去搞一点井水,可是他们都在第二天早上躺在老年巷的门口,醒来之后根本想不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事。

  因此,这个老年巷诡异的气息渐渐浓重,自此之后越来越少的人来碰这个瓶颈,这就像是一个根本无法进入的地界,恰似脱离了地球,失去了应该有的模样。

  这个老人巷就像是一个民间组织,它有自己的运行方法,还有规章制度。老年巷的主人就像在扮演一个村长的角色。只不过,他是一个专制独裁的村长。

  林风追林旭,到距离老年巷不远处的小池塘为止就跟丢了,只在小池塘发现了林旭的脱掉的衣服,气味也跟着消失了。在村道上,声音繁杂,根本无从定位。在向路过村民问路才知道这里是青山村,而眼前这一片延绵不断的山区也称作青龙山山区。但是并没有从他口中得出林旭的一点信息,林风想一想,也就只能等到秦晴一行人再做定夺。

  f酷匠;v网#V唯一3正%…版+},其g9他k都是g{盗`《版

  在与秦晴通过电话之后,林风就在青山村里搜寻,看看能不能找到林旭的踪迹。他在青石板路面上漫步着,全神贯注的观察四周的情况。

  忽然林风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对话,声音是从左手边一个房子里传来的,林风立即停步闭上眼聆听。

  “阿宝,听说那个老人巷又死人了。”

  “死就死了呗,那里边都是什么岁数的人哦,死一两个很正常啊!”

  “不是,听说这一次那个人死的很诡异?”

  “诶诶诶,你这都是听谁说的?老人巷一直是对外闭塞的,消息怎么传到你的耳朵里了,难道你去过啊?别听他们瞎编乱造!”

  “不是,我怎么可能进去,你又不是没见过那个老头,他怎么可能让我进去。我是听隔壁王二狗讲的,王二狗说是那个老人说的。”

  “那个老人?他说的不会是老年巷的主人吧!”

  “对对对,王二狗说的就是他说的。”

  “那这就奇怪了,那个老头不是向来跟我们青山村的人没什么瓜葛的吗?怎么告诉我们这种死人的事。这不会是二狗瞎编的吧?还是不要信,就二狗那吊儿郎当的样,说的话十有八九是骗人的。”

  “可是这次不只有王二狗说,还有好些人也说是从那老头口中听来的。”

  “那就奇了怪了,真搞不懂那老头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好了,还是不说这个了,先吃饭吧。”

  “嗯嗯嗯,也对,先吃饭,先吃饭。这也不甘我们的事,我们自个儿安分一点不惹事就行了。”

  林风在外边听的很清楚,他在想:他们口中的老人巷到底是什么情况?不知道待会秦晴来了要不要跟她说,还是先看看有没有其他情况再做决定吧。

  林风这神级偷听技能倒是帮了他不少忙,虽然有点卑贱,但何乐而不为,有用就得了。

  林风再一次行走在村道上,有一些村民见是外来人,也没啥反应,这对于他们是司空见惯的事。在前一阵老年巷风靡全市的时候,天天人潮人海,他们还摆了好一阵的摊,好好捞了一大笔。后边来的人越来越少,可偶尔还是有几个或一队人浩浩荡荡的开进村子。

  林风在青山村转了一圈之后,秦晴与王局相继到来,三人在青山村村口的池塘边再度聚到了一起。

  “王局,我在追林旭的时候就在那口池塘追丢的。他应该早准备好了衣服在这里换,刚刚我在青山村转了一圈,在老年巷路口稍微捕捉到一丝林旭的气息。”

  王麟听得迷迷糊糊,自己只看到林风像一只脱缰的疯马一下子窜进了山林,叫都叫不住。现在又在山的另一边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他满脸的质疑。

  “你的鼻子真有那么灵?你是属狗的吧。”

  “不是,属龙。”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看你小子比军犬的鼻子还灵。”

  “恩师,林风听觉和嗅觉都出奇的灵敏,我见识过。”秦晴在一边补充道。

  “我还本来打算搜山的,只是青龙山山区地势崎岖,而且时常出没野兽,很危险。可是现在按照你的说法,林旭很可能就在那个老人巷。”王麟沉思了几秒,皱着眉头严肃的说“可是关于老人巷的事我之前也听过。”

  “不会就是那个传言有长生不老井水的那个老人巷吧?”秦晴惊讶的说,刚刚自己还没有注意。

  王麟点了点头,看了看眼前的两个人。

  “就是那个老人巷,传言老人巷的主人定了一个规则,进去的不能出来,出来的不能再进去。那些可以出来的一般都是参观者,听说里边有很多文物与稀奇古怪的东西,只不过这一切都归于那个主人所有。好像他们从不跟外界联系,切断了所有电讯设备,自给自食。那些老人都有自己的菜地,而且他们好像全都穿着元代的衣服,这个只是传言,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信。”

  秦晴听得入迷,瞪大眼睛看了看青山村。

  “那么,嫌疑犯很可能进到了老人巷?”

  “嗯,如果这个小伙子说的没错,他应该是进去了。”

  “我们得进去一趟。”林风沉着的提议。

  “要进去可是比登天还难,完全得按照他们的来,但是不妨一试,现在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

  “那就去试一试。”秦晴点头说道。

  王麟对着其他两个警员命令道:“你们两个先去青山村村民家里走访,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有的话立即打电话给我。”

  “是。”

  这一次林风、秦晴与王麟三人准备去拜访老年巷的主人,希望从他口中可以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他们一等人要进去还是得接受考验,来者是客,要按照他们的规矩来。

  林风之前一个人走到老人巷路口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自己曾在这儿住过。到了老年巷的门口时,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他几乎可以指出门口那对石狮的出处。林风居然回忆起,这石狮好像是自己用手推车推到这儿的,同伴好像是一伙子老头。

  老年巷是古建筑构筑而成的,而且墙面上画了很多不知出处的壁画,色彩感非常张扬,不过大概可以猜得出是神话故事的情节。老年巷墙高六米,墙面非常光滑,是用打磨的非常光滑的巨大的大理石堆成,每块大理石大概有半个人搞,一个人长,根本不可能徒手爬过去。而且老年巷没有大门,两个巨大的石狮子中间依旧是与旁边一致的大理石。唯一不同的就是,本是门的位置上可以一些字。

  秦晴不知不觉念了起来:“那没有悲伤,没有遗弃,没有欢笑,没有幸福,什么都没有,那只是一个骨灰长存的地皮。

  在那里,你可以站着,躺着,卧着,倚着,没有任何的拘束,那只是一个属于死亡的碑文。

  生命从此不复存在,只有一散乱的灵魂在那漂浮着。因为那已经没有了记忆,情感,只有眼神呆滞的虚无空壳。

  生命由此不在精彩,因为已经不具备去潇洒的权利,你只有待在,待在那地皮的上面,寸步不离,因为那是你的归宿。

  就这样,待在那,看更多的人一样的埋下,然后飘起那什么也不是的灵魂,互相呆呆的望着,直到两呆眼不够用,就卧下去,或躺下去,闭上眼,什么也不管。”

  “怎么没有落款?”王麟看出了异样,发出疑问。

  “有。”林风说了一句,随即上前。

  王麟回过头看着林风从眼前走过问:“在哪儿?”

  林风走到刻字的大理石前,用手隔着衣服开始在在字的左下角旁边来回擦拭,看样子就是一个精细的清理工人。

  王麟与秦晴也相继走上前,探头看着林风来回擦拭那块角落,很快,在林风擦拭的地方缓缓浮现出三个字——墓志铭。

  这三个字原本也是同一时候雕刻上去的,可是有人刻意用同一颜色的粉末填充,而且看样子隔两天就回来填补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