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旭在逃脱警察局之前,听到王麟与某个人的对话,说的是自己母亲的遗体在第二天中午要送去火葬场火化。在林旭离开警察局的时候,忘了这件事,当时夜深人静,把那个看守的警察打晕之后,就悄悄地离开了。但是现在懊恼也没用,林旭想在他们之前到达火葬场。

  林旭站在屠宰场的血泊中,看着眼前一伙子晕倒的人,有一种萧条肃穆的无力感。他走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下,褪下外套,仔细检查了一下左手小臂上的伤口。伤口不大,大约有三公分长,深度应该直达胫骨,因为现在林旭好像还可以听到到刀砍在骨头上撞击声。幸运的是伤口现在没流血,伤口紧紧的闭合着,只有一丝丝同感存留。就算林旭用手指轻轻的抚摸伤口也没有产生剧痛,就像完全没有受过伤一样。

  林旭见强势不严重,拿着衣服站起了身,然后用右手使劲的甩掉衣服上的血迹。在甩衣服的时候,林旭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水龙头,这对林旭可以说是大有用处。他立刻径直走向水龙头,拧动阀门,水流就哗哗的往下流。林旭立即把衣服放在“7”字形的水龙头上,空出两只手后合手接水洗脸。第一次打倒这么多人,确实感觉很不错,真有一种想参加武林风的冲动。说实话,现在的武林风那些人加起来也不够他打的。

  林旭用手使劲搓着脸,让自己清醒清醒,水泼在脸上的感觉真是舒坦。洗完脸以后,林旭还仔细的冲刷了伤口,伤口依旧紧紧闭合。恰好旁边还有舒肤佳,只不过上面粘了好多的血迹,本来好好的白香皂变成了粉红色,但是刮掉红色部分依旧是白色的。林旭拿着香皂继续清洗手,随后抓了抓手中的香皂,在留下一点皂液之后,把外套拿了过来。拉上拉链以后,将外套置于水流之中冲刷,哗哗哗的,瀑布一般的水极力地冲击着血染的外套。拿外套的手做些内旋外旋,让水流可以全面的将血渍带走。同时,另一只手抓了抓香皂后在外套上捋了捋,如此重复数次。没多久,林旭停止了动作,关上水龙头之后,两只手捏着衣领甩了甩,去除多余的水分。甩的差不多之后,拉开拉链,穿在身上。

  值得林旭称赞的就是那个帮他买衣服的晓丽,她买的外套与裤子都是防水的,这为林旭省了不少事。

  重新穿好衣服后,林旭转身环视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一伙人,狡黠的笑了一声之后径直朝屠宰场的大门走去。

  林旭再次走在凌晨的街道上,街道上路灯周围有很多虫子飞来飞去,一侧的停车位上停着好些电动车。一路上,各个店铺都禁闭大门,萧条之状难以言喻,只林旭一个人默默彳亍着。不一会儿,林旭身体感到疲乏,精神疲软,走路的腿都感觉不是自己的。

  他太累了。他找到路边一个等公交的长凳坐了下来,上身缓缓的落在长凳另一端,然后闭上眼想休息一会儿。

  林旭双手都放在腰上,他感觉到自己腹部的脉动——砰砰砰~他立即换了一个姿势,身子正面朝上,两只手掌重叠放置腹前,两腿自然伸展。这时候,手指的感觉更为强烈,砰砰砰——,林旭用手在腹部轻轻按压,寻找腹部“心跳”的来源。很快,林旭在左边肋骨下边三厘米处找到“心跳”的来源,然后用另一只手放置在左胸上。

  “怎么回事?怎么有两个心跳!”林旭感到茫然若失,不知所措。林旭仔细想了想,在警察局的时候,在获得这些能力之前好像那个对自己说话的人告诉自己过,自己的腹部存在着魂眼,而且有死魂猎手的魂灵存在。可能这个心跳的触感就是这个引起的。

  林旭在那休息了好一阵,大约有一小时,听那个心跳也听了差不多的时间。当林旭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觉得好多了,体力值暴增。

  林旭起身后随便找了一个方向走去,健步如飞。可他不知道要往哪儿走,或许根本就不需要走,但是他不想做过多的停留,安静是死亡之前的丧钟,会慢慢摧残最后的心灵。

  当你一个人走在冷风中,黑暗中,你会不时感觉失望,甚至绝望,你会责怪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让自己没有准备时间,就陷入了灭绝的边缘。

  无知无觉,融入黑暗中的林旭被远处的一丝光亮吸引,遂尔踱步向光亮前进。

  长期处于黑暗之中,一丝微光就是对自己最好的鼓舞,至少能看清楚一些前方的路,让自己欣慰几秒钟也是最佳的辅助。

  林旭步子频率愈来愈紧凑,很快就到达了光源地,原来是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便利店的玻璃门开着半面,收银台里边坐着一个短发的人。那个人低着头好像在看什么东西,看情况应该是一个男人。林旭在门口的时候,借着光照从裤兜里掏出一沓钱,好在钱没弄脏,还可以用,否则饿着肚子实在是太难受。他不知道为何警局的人不把自己的东西都给没收了,拷上手铐,而且像客人一样完好无损的让自己在拘留室睡觉。可是到现在这些都不要紧,谁在乎!自己才不在乎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林旭进门之后发现坐在收银台的是一个中年人,年纪比自己稍大一些,正戴着眼镜低头看着什么东西。在听到林旭的脚步声之后才抬起头,瞄了一眼后又低着头看。林旭看了一眼这个中年人,刚开始还以为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仔细一看才知道,在黑色的头发之间夹杂着一撮撮的银发。脸型是典型的大圆脸,一脸横肉间还油光可鉴,从大鼻子下还能看到几根鼻毛。

  林旭进门后径直往里走去,从货架里取了一根香肠、一罐啤酒、一块面包后回到了那个收银台外侧,看了一眼那个中年人之后问道:“大哥,有烟吗?”

  那个中年人抬起沉重的圆脑袋,不怀好意的瞪了一眼林旭之后说:“有,要什么烟?”说完,左右摇了摇头后坐好。

  “有蓝山吗?”

  “有,三十五块。”随后从左手边的玻璃柜面下取了一包蓝色包装的烟。

  “再拿一个火机。”

  “行。”

  “一共多少钱?”

  中年人从脚底边什么地方抽出一个打火机放在收银台上,然后拿着香肠开始扫描,在嘀嘀嘀声之后说:“这里十三,火机三块,烟三十五,总共五十一块。”说完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眼前的林旭。

  林旭从裤兜里掏出一张一百的递过去,中年人接过,在验钞机里刷了好几遍才放在收银机里夹好。边说:“收你一百,找你四十九,来,四十九块,请拿好。哦,对了要塑料袋吗?我总忘了这个环节。”

  林旭稍微摇头后问道:“大哥,能向你问个路吗?”随即撕开烟的包装,抽出一根递给中年人。

  “当然可以。”中年人示好道,并接过林旭递过来的烟,“谢谢。”

  “那个,我想知道火葬场怎么走?”

  那个中年人猛然一惊,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黑衣男人,想到:大半夜的来问火葬场怎么走也是前无仅有。

  “啊,这个,我知道。整个临山市就一个火葬场,你看到那条道了吗?”说着,中年人探出身子指着一个路口。

  林旭转身说着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了,就是那个五金店旁边的那条道吧。”

  “对对对,就是那条。你沿着那条道走,走到尽头你会看到一条大江,然后沿着你左手边的江岸边走,大概走个半小时左右会看到一座石桥,走过石桥再走个几分钟就可以到了。门口写了很醒目的火葬场三个字,应该不难找。这是一条小路,把大路近多了。”

  林旭感觉很蹊跷,这个中年人说出的话就像是背过的一样,可能现在的人说话就是像背过的一样也说不定。

  ?C最…新VG章{节q上j酷$匠*网

  “谢谢。”说完以后,点了一根烟,把香肠、烟、打火机、零钱分别塞在口袋里,手拿着面包与牛奶就向那边走去。在昏黄路灯下照射的石头路面上,还能仔细看清楚石缝间未清理干净的煤渣。

  林旭走在小道上边走边抽烟,便想到:“这儿怎么会有煤渣呢?真是搞不懂!难道有人推着煤往这儿过?可是回想起当初自己在山上挖煤时的日子,那叫个爽啊!本以为在工作个几年,赚点钱之后就可以娶个漂亮的媳妇回家孝敬母亲,然后开了一个小店过生活。可是没想到现在,白白被囚禁了十年,一回来母亲就死了。唉——”

  林旭把烟头扔在前方,走到那儿的时候用力踩几脚,吐了一口唾沫之后抬头往前走。

  “真应该再买一包绿箭,现在连哈气都是臭的。”李旭把面包与牛奶分别用手拿住后喃喃道。

  林旭把牛奶夹在腋下,余下两只手撕开面包的包装袋,随后一手拿着掉着面包屑的面包,一手拿着牛奶。牛奶是盒装的,林旭直接拿到嘴边,用牙撕开一个小口,开始吃起早餐来。

  现在这种感觉真有高中上学时的范儿,只不过现在是去火葬场,真是讽刺的巧合。

  林旭在咬了一大口面包之后才喝一小口牛奶,如此重复,直到面包只剩下包装袋。在林旭把包装袋随手一扔的时候已经往左手边走了一段距离了。接着用撕开面包的方式撕开了香肠的包装,即开始吃起来。

  “这个香肠比面包好吃,拿面包里都是奶油,腻死了。”林旭边吃边埋怨道。

  在林旭吃完香肠,喝完牛奶,刚好擦了擦嘴角的时候,抬头看到了不远处中年人所说的小桥。

  趁着饱劲,林旭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零星的星星与月亮,感叹道:真美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