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会合

  林风转眼看向车窗外,把资料放在大腿上,沉闷的说道:“大概是同一时间,发生了好几起案件,一看就知道这个经过预谋的,我想类似的案件会层不出穷的到来,直到压的我们闯不过气来。今天晚上,会变得很不太平啊!”

  秦晴听到林风说出这样的感慨,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有种让秦晴觉得林风早就知道这一切会来临的错觉。

  “你是不是早知道会是今天这样的状况?”

  “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当时一个老人跟我说,这个是我的责任,而且考验与危险都会接踵而来。”

  “老人,什么老人?我可以见见吗?”

  “不知道,我得事先问一问他,他脾气有点不大好,而且脑子有点问题,是个挺可怕的人?”

  “你这样说那我就更有兴趣了,说真的,我还真的想见识见识你说的这个可拍的人。”

  mM更Y+新4最^☆快f上%酷匠网i+

  “诶,一姐,他那个模样的人可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林风想到那个紫毛老人跟秦晴面对面交流的画面就觉得特滑稽。

  “我这么年轻漂亮还怕征服不了一个老头吗?”秦晴忽然较起了真,踩了一下油门。

  “当然,当然,你行,你行,一姐,除了你,谁都不行。”

  ······王麟坐在办公室抽着烟,烟灰缸里挤满了刚刚抽完的烟。一听说秦晴要来临山市探一下情况,王麟就在纠结要不要告诉自己的儿子,经过一段犹豫之后,还是打消了通知儿子的念头。可能儿子会对这个产生一丝的不满,但是也应该没事,因为秦晴应该没过多久就要回去。只不过来交流一下案件,没什么特别的事,应该没什么大碍。

  之前跟秦晴在电话中就了解到她要带一个男孩过来,听她的口气貌似他跟这个案件有关,或是什么重要人物,而这些,都要等到他们来之前才有答案。最让王麟头疼的就是,在自己在任的最后两三个月连环杀人案波及的人还是有增不减。但愿那个男孩可以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啊!

  秦晴转头晃了一眼,看到林风还是像结束话题时一样看着窗外往后退的景色,手肘开在车窗边沿,手掌托着自己的头。离临山市还有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秦晴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疲惫不堪。她自己也察觉到了,也提前考虑到了这一种情况,这几天太累了,本以为昨日可以好好休息,可是回去没躺下两三小时就又被叫醒。

  秦晴把车停在一旁,林风也顺势打开车门,想出去透透气。

  “林风,你去哪儿?”秦晴膝盖跪在车座上,身子正对着车座,探着身子从后座中取得了自己的包。

  “出去透透气,车里面太闷了,都是打的哈欠,好在你没有口臭。”林风踩在枯萎的草上,穿过白桦树看着对面山上郁郁葱葱的松树林。

  “你,你个臭小子。”秦晴从包里取出眼药水,仰着头,在干涩的眼球上滴了一滴,眨了眨眼,说“林风,后备箱里有水,你去那两瓶过来。”

  “OK。”林风把眼睛收回,径直走向了车尾,熟练地打开后备箱,里边有一个行李箱,一箱红牛,一件矿泉水,还有其他袋装的他懒得查看的东西。林风用手指甲在红牛包装箱的透明胶带上抠了一个缝,然后手指甲沿着缝横切过去,把手背相对的两手插进缝里之后用力扳开。从箱子中取出两罐红牛后,又取了已经开封了的两瓶水,关上后备箱之后回到了座位上。

  “来,一姐,干了这罐红牛。”林风嬉笑着说道。

  刚把包往后座上放的秦晴听到林风叫自己立即转头看了看林风,这时林风用他极其狡黠的目光盯着自己。秦晴立即意识到,肯定是那儿春光乍泄了,立即坐在座位上,尴尬的接过林风手中的红牛。林风也坐了下来,把两瓶矿泉水并排放在了一只金牛的前边,与挡风玻璃靠着。

  秦晴在稍作休整之后,又踏上了去临山市的路途。特别是在喝了几口红牛之后,干劲更是提升了几分,外加上眼药水的刺激,恰好让她可以安全的到达临山市。在路上的时候,林风就认为应该找一个司机,而且合适的人选是王舒凯,可是这些秦晴肯定是想到了,而她不带他去自然有她的理由。自己只要安静的听从秦晴的派遣就行了,其他不用太上心。

  终于,在十一点整左右的时候,林风与秦晴到达了临山市的警察局,与王麟,秦晴的恩师会面了。

  在秦晴开车到达临山市的时候,王麟已经在警察局的办公室恭候多时了。在秦晴进入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他都还在为那个案件愁眉不展,抽了好多烟。秦晴进门时差一点被呛着了。

  咳咳咳~~“恩师,你也不用抽这么多烟吧,看我带谁来了。”

  “快请进快请进。”王麟立即站起身,把抽到一半的烟头用力按在有水的烟灰缸里,然后看着林风说“这位年轻人就是你在电话里说的关键人物吧?”

  林风上前一步,鞠躬之后,看着王麟的眼睛说道:“我是林风。”

  “嗯,他就是我所说的关键人物。”秦晴肯定道。秦晴观察了房间,她发现烟灰缸里几乎挤满了烟头,她知道恩师一般遇到重大的案件或是没有头绪的案件才会如此。这十年,因为连环杀人案,王麟的头发已经接近全白,可他才六十岁。秦晴在心里气愤道:非要把自己整趴下了才甘心吗?

  “那么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你现在可以说说看。”王麟看着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孩,满脸质疑道。

  林风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一阵沉默,王麟也知道自己好像说错什么了,立即笑着说道:“诶,你们别站着,请坐请坐,怪我太直接了,一来就这样严肃的问话,搞得像审讯一样。可能吓到他了吧。对不起,对不起,来来来,林风,坐坐坐,别拘束。”

  林风看了一眼秦晴,秦晴使了一个眼色,他正想找地方坐下。这时王麟立即站起身把林风与秦晴都推坐在与自己正对面的座位上。然后自己在回到座位上,接着开始低头翻找什么东西。

  未几,王麟再度直起身子,笑着说:“哎呀,对不起,办公室的茶叶都用完了。要不咱们去外边吃吧,这里烟味怪重的,不能让孩子吸多了二手烟啊,我的错,我的错。我记得警察局旁边最近开了一家很好吃的小吃店,我们去尝尝吧。我还记得当时晴儿在查案之余最喜欢吃那个串了。”

  秦晴笑了笑,也想去尝一尝,正准备起身出去的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林风突然说话了。

  “能——先带我去看一看那个被毁坏了拘留室吗?”

  顿时,刚起身的王麟与秦晴都定住了,王麟看着眼前的这一个可以称之为孩子的小伙子,林风也抬起头看着王麟,又一次真诚的眼神交流。王麟好像从中读出了什么,作为查案几十年的老戏骨,不会连这个都察觉不出来。

  王麟尴尬的回答道:“可以,当然可以,我来带路,看完之后再去吃那个串儿。”虽然王麟表现得很轻松,但是在秦晴与林风看来都太生硬了。

  秦晴为了不让王麟太尴尬,也附和道:“其实我也想先去看看。”

  “恩,走吧。”说完,王麟就往门口走。林风与秦晴也是紧跟其后。

  临山市警察局位于市中心,而拘留室位于警察局的最东边,王麟的办公室位于最西边。

  林风跟随在秦晴的后边,两眼一直在观察四周的情况,然后在脑子里进行三维构图,在到达拘留室的时候,林风已经大概猜出那个人的逃跑路线了。

  “这个就是当时拘留林旭房间,当时在那边的入口还有一个警察把守,房间外的走廊里还有一个监控摄像头,但是没有拍到什么东西,只拍到林旭逃离拘留室之后缓缓移动的镜头,根本没有什么用。”

  林风望着这个一侧完全扳开的铁窗,非常的惊讶,因为这个逃离人的力气应该非常巨大。而且在破坏铁窗时肯定会发生相应的声响,可是看样子那个警察应该完全没有注意到。不然不至于到凌晨五点才发现他已经逃走了。

  林风从扳开铁窗钻了进去,自己闻了闻气味,还有记住,对以后寻找他有相当的作用。他逃走自然有他自己的理由。

  在林风在拘留室逗留的时候,秦晴与王麟在铁门外聊了起来。

  “晴儿,这个男孩不会是把你们审讯室一脚踹开然后出去把那些闹事的人全打趴下的人吧?”王麟狡黠的问道。

  秦晴笑了笑,点头后说道:“正是他。他是一个不一样的男孩,我们都需要他的帮助。”

  “如果他真的可以帮我们破案的话,让我干啥都行啊!”

  “恩师,我相信他可以,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可以。”

  “我也觉得他不简单,我想调他资料出来看看。”

  “恩师,你职业病又犯了是不是,还查一个十七岁男孩的档案。好吧,我告诉你,他至今还没有犯过什么事,却获得了一些荣誉。”

  “获得了荣誉,说来听听。”

  秦晴笑了笑,说道:“他带领曲音一中的篮球队斩获了曲音县第一,下个星期正要来这儿比赛呢!”

  “我看他身高挺适合打篮球的。”

  “更厉害的是,他还是一个武林高手呢!学习也不错。”

  “嗯,是个人才,你好好培养,以后肯定是和你一样的神探手。”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