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连环杀人案(三)

  “说的也是。秦晴,你可要多注意啊,曲音县可不是一个太平的地方,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去曲音县那······”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自有分寸。好了,我还得忙,恩师,拜拜。”

  挂了电话之后,秦晴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令自己难以接受的想法:死者的母亲会不会是凶手?就是把女儿杀害之后再盖上被子,把案发现场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很快,秦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那种的杀人手法实在不像是人类所为,而且看那位母亲伤心的程度,也不像是演戏演出来的。

  秦晴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理的人,即使她有着女神探的名号罩着,可是她不管怎样她还是一个女人不是。一个女人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细心,可秦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她只在事实面前服服帖帖,不然就是一条道走到黑她也不会回头。这算是她的一个优点也算是一个缺点,但是对于查案,她是全身心的投入。

  自从林风离开后,秦晴本想也回去休息休息,只是在打了一个电话给恩师之后她就改变了形成,毅然开车去了警察局。在路上还用蓝牙耳机与林风联系。

  “喂,是林风吗?”

  “我是。”

  “我跟你说个事,有时间吗?”

  “你说。”

  “我刚刚跟我恩师通过电话了,我恩师是临山市公安局局长,他那边也有一个案件,那个案件正好是死者周围多了两升血,而死者身上同样缺少了两升血,这件事你怎么看?”

  林风手里托着魂灵走在楼顶上,停住后手往上一托,魂灵就向天空飘走了,同时回答道:“我觉这两件案子是有必要联系的,首先你手里的案子是仅仅凭空消失了两升血,而你恩师那儿是消失了两升血同时又有两升不知名的血来补充,因此我认为这个是他们玩的一个游戏。一个杀人游戏,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单单杀人取魂灵,而是往更高层次迈进,就是用这种方式向我们挑衅,对我们的能力进行嘲讽。我认为,近期他们可能会有更可恶的动作,你小心一点。”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这是你口中敌人对你,同时也是对我发的战帖?”

  “嗯,很有可能是这样。”

  “好吧,我希望不是这样,我不想再添加任何人员的伤亡,如果可以,他们到此为止的话,我可以不追究。”秦晴哽咽着,把车子停在了路边,靠在方向盘上痛哭。

  林风站在楼顶,看了一眼天空中闪烁的星星,然后看着对面刚刚有魂灵的地方,对着电话里传来的哽咽声安慰道:“一姐,这不是你的错,从一开始这就不是你的能力范围之内。其实对于这个你也是知道的,这根本不是你可以左右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想帮点忙,那么就好好照顾自己,这些事,我来了结。还有,我想问问,之前的期限还有多久?”

  秦晴调整了一下情绪,平静的回答:“我忘了。”

  “是你根没记吧,可我记住了,还有七天,加上今天还有七天。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所说的敌人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个未知数,而我给自己这个期限,就是让自己有一些紧迫感,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努力了,那么你就对不起全县的父老乡亲,对得起你女神探的名号,对得起你自己。”

  秦晴擦干净眼泪,想到:没想到竟然需要一个十七岁的男孩来安慰自己,更没想到要一个十七岁的男孩来帮自己破案,帮自己保护全县的人民。

  “嗯,我知道了。你就放手去做吧,我相信你,需要我的时候通知一声,我虽然是个女流之辈,可是我可是临山市的散打冠军,我能打。”

  林风在心里感谢有这样一个理解自己的人,可是区区一个市级散打冠军又凭什么跟他们斗呢!

  “嗯,我知道,一姐,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先去忙了。”

  “好的,拜拜。”

  林风站在楼顶上想着,如果要跟他们斗,那么就一定要找到哦啊他们的藏身之处,然后一举歼灭,永绝后患。可是现在自己什么都不知晓,对敌人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根本无从入手。忽然,林风想到自己的七岁,自己是从七岁开始听到那些杂音的,过了十年,自己终于可以控制杂音的出现。可是这依旧是自己一生的梦魇,永远无法抹去的噩梦。现在对于林风来说,这些杂音只不过是自己练习听力的素材罢了,毫无可惧之处。

  七岁那年,杂音出现,林风从活泼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沉默的老小孩,同时具备极有震慑力的眼神。林风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夜晚,自己站在窗台上闻到的血腥味,那是林纪元叔叔血的气味。林纪元曾经在厨房工作时切菜切到了手,当时林风就在李纪元旁边,林风一下子就记住了那个血的味道。到后来李纪元死的那晚嗅到的血腥味,都让林风日夜难忘。直至第二天自己从杂音里听到了林纪元叔叔求救的声音,林风才知道这些杂音代表着什么。

  如今林风回想着这十年的成长经历,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冥冥之中,紫魂居士选择自己也是有他自己的道理,他天生就有战胜恐惧的能力。

  那一年自己的父亲去世了,林风见父亲的最后一面是父亲送自己上学的时候,没想到那一面是永别。遗憾的是,自己听了十年也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这时候想想,难道父亲的魂灵还活着,还在某个地方长眠吗?魂灵只有七七四十九天的界限,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年,还有机会吗?

  林风站在那儿胡思乱想,一阵冷风吹来把他惊醒了,天渐渐亮了,今天的工作到底为止,得回去了。林风立即赶在天亮之前一段时间回到了家中,看了一眼母亲安详的睡容之后回到房间并脱鞋脱袜子钻到了床里。林风看了看手表,五点零五分,时间差不多,可以休息一会儿,等母亲来叫自己。今天经历的事都暂且搁置一边。

  一个小时过后,林风难得睡了一会儿,母亲亲切的声音亲切的传到林风耳里。

  “风儿,小风儿,该起床了。”李月见林风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坐起身子后又补充了一句,“快起来了,早餐已经做好了,快起来刷牙洗脸。”

  “嗯,立刻,马上。”

  林风洗漱好之后,坐在桌子上与母亲一起吃早餐,其间还说了一些笑话,可是母亲很快就离开了,今天好像还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母亲去负责。林风在厨房刷洗着碗筷,大概还有一节课的时间就上课了。

  林风背上书包,准备锁门上学的时候,接到了秦晴的电话。

  “喂,我是林风。”

  “我是秦晴,我有事要跟你说。”

  “嗯,你说吧。”说着把门锁了,走在了楼梯上。

  “今天我打算去临山市恩师那儿看看情况,因为刚刚恩师打电话来,说又发生了相似的案件。这一次我想让你跟我一块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可是今天我有课。”

  “没事。待会我打个电话给你班主任请个假。”

  “这能行吗?”

  “可以的,我一个同事跟你学校的校长挺熟的,可以让校长转告你的班主任,说你有事跟我出去一趟。”

  “出去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这件事不要告诉我母亲,让学校的人也保密。”

  “行,我答应你,我马上就请我同时打电话帮你请假。”

  “嗯。”

  “我去哪儿接你?”

  “什么时候去?”

  “现在。我现在就去接你。”

  “那么你到兹仙公园门口等我吧。我马上到。”

  “嗯。待会见。”秦晴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兹仙公园等他,但也没必要追究。

  林风挂了电话之后,还是按之前的一样去直树小区门口与曾依依会合,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只能走到兹仙公园为止。

  曾依依知道后,没有说其他话,只是让他注意安全就好。然后就与林凤娇往学校的方向去了。林风上了秦晴的车,秦晴看样子等了有一会儿,在车上小憩了一会儿。

  “一姐,一姐,一姐。”

  秦晴睁开疲倦的双眼,看清楚面前的是林风,就问道:“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啊?我都睡着了。”

  林风熟练地打开车门,冷漠的说:“我只是让你变好好休息一下。你工作了一个通宵还得开车去临山市,按理说这可称之为疲劳驾驶,极易发生交通事故。所以,我就找了这么个地方,好让你可以休息休息,也为了保住我的小命。”

  秦晴一听林风这一套理论,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尴尬的笑了笑,摸了摸林风的头。

  酷匠网K首P;发

  “到头来是为了你的小命啊。”

  林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说正事。”说着,秦晴启动了引擎,开始上路了,“不久前我恩师打了电话给我,还传真了一些资料给我,就是你座位旁边的资料。”

  林风拿起了资料,仔细的看着,秦晴接着解释道:“这一次,是我恩师那边抓到了一个疑似惊世杀人案的凶手之一,可是不久前趁看守警员不备,不知用什么手法破门逃离了警察局。资料里的图片就有其中嫌疑犯破门之后警员拍的照片,还有被捕后拍着嫌疑人相貌照片,你仔细看看。”

  林风仔细看着照片与资料,照片中是一扇很普通的拘留室,可是被外力强烈扭曲,铁杆完全变形,足以让一个人通过。林风觉得这不是人之所为,如果是人,也不是正常人。

  秦晴见林风看的目不转睛,又说道:“还有,就在嫌疑犯逃脱不久,大概十分钟吧,在警察局旁边又发生了一起谋杀案件,死者整个房间都撒满了不知哪儿来的血液,足足有十五升,就像是有一桶一桶的血泼在死者身上一样。同样的,死者身体表面没有任何伤痕,与今天凌晨的案件如出一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