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蹲在散落的黑衣旁边,抓起一把煤粉,在手中揉搓,思考着煤粉的来源。

  “墨雨很可能与今天手中的煤粉有联系,刚开始也是这么觉得。但是煤粉到底是谁弄出来,然后以墨雨的形式撒布在城市,如今又出现了可汇聚成头颅的煤粉。而且一定程度上还不能确定那个煤粉所形成的物品到底具不具有攻击力?这是最令人头疼的事,如果真的可以汇聚成人形,同时具有攻击力的话,那么背后肯定有人控制着。只不过在自己知道的傀儡主、腐生者、拾骨人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所以很可能是魂王操纵的,如果真的是他操控的那就麻烦了。但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死魂猎手,不知道死魂猎手有没有这种隔空控制的能力。甚或还有其他的不明势力组织,那么这件事就越来越复杂了。”

  “即使现在知道临山市各处都散布着煤粉,可逐一清理干净又不是一个解决办法的事情。按理说,为今之计,我也只有先去警察局先探探情况。”

  林风决定了去警察局,立即把能够用手捧起的煤粉倒在黑衣里,然后绑的严严实实的。

  林风走在半路又回想起警察局这时候去打扰好像不合适,自己手里提的一包煤粉还有那件事也并没有多少可信度。谁会相信自己呢?秦晴?她在林风心里也没个定数,即使她可能真的知道一些什么,可对于悬空漂浮的头颅,她可能也不会相信。

  实际上,如果林风跟秦晴说的话,她是会相信的。

  林风提着那一包煤粉在五弦大道上走着,他不知道提着这东西干嘛去,犹豫了一阵,还是决定去一趟警察局。一来了解一下情况,二来跟秦晴商量一下对策,最重要的是去看一看夜鬼的尸体。

  深夜的警察局往往是和平安静的,在曲音县却是不然。深夜,警察局里仍旧灯火通明,因为昨天夜里的几百人斗殴杀人事件,竟然没一点头绪。其实准确的来说,从十年前开始,曲音县派出所就实行二十四小时待命制度,所里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的人数从两人加到六人。曲音县的夜晚,太不安定了,其中分出巡逻车有两辆,只在晚上巡逻。

  林风行走在大道上,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两点了,也不大适合打电话给秦晴,她已经够累了。他看了看手中黑乎乎的东西,摇了摇头,随手把它扔进了旁边的一个垃圾桶里。于是林风继续开始今天的工作,其他事暂且搁置。

  忽然林风听到远处出来警车鸣笛声,同时在空气中嗅到了血腥气味。

  林风心想肯定出什么事了,而且声音和气味都是从家的方向传来的。林风的心顿时悬了起来,自己最想保护的人都在那边,林风忽然心跳加速,时间刻不容缓,他立马跳到房顶上,开始极速飞跃。

  林风在楼与楼之间穿行,余光发现其中一个楼层窗口里有光,是魂灵的光。可林风没有去理会,仍旧马不停蹄的朝目标地点前进。未几,林风到达了警车鸣笛的地方对面的楼顶,一阵观察之下,他发现血腥气味消失了,警车里下来一个人,是王舒凯。他关上车门之后立刻朝楼上奔去,此时楼道灯光一层一层亮,一层一层灭,到了第六层就停止了轮换。林风在那儿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王舒凯与一个老妇人在了解情况。

  “是您报的案吗?”

  K更y&新最‘◎快上%Q酷《匠#网

  老妇人带着哭腔说道:“是我,是我。”

  “电话里您说你的女儿死了?是条命案,我立马就按照你说的地址赶过来了,请问尸体在哪儿?”

  “就在那儿拐角的房间里,啊~~~”女人通红的眼睛忽然又涌出大片泪水。

  林风仔细的听着,可悬在头顶的心依旧晃晃荡荡,没有归属。突然从远处出来很模糊的声音,好像是车的声音,很快,一辆私家车浮现在林风的视线内。他瞟了一眼车牌号,居然是秦晴的车牌号,那辆车很快停在了警车旁边。

  秦晴出车门后,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钥匙,不知道拨通了谁的电话。

  “喂,在几楼?”

  “六楼603,一姐,你快上来,情况不一般啊。”

  林风注意到是王舒凯的声音,他正呆呆的站在窗口,像个一无是处的男青年一样,眼神呆滞。他正在等秦晴的到来,判案不是他的专长,替秦晴跑腿看样子这世界没有谁比他更专心的。他在窗户里看到了秦晴出车门,就转身与那个妇女回到了客厅。这个案发现场,不是他想多待的地方。

  “具体情况您可以向我说明一下吗?”王舒凯一本正经的问道。

  “今天晚上,大概一点的时候我尿急起来上厕所。上完厕所后发现我女儿房间里有一阵怪响,好像是什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我打开门后就看到我的女儿,我女儿······”女人说着痛苦的哭泣了起来。

  秦晴在路上就在想王舒凯说的不一般是什么意思,但一直没有头绪。更让秦晴受不了的就是这么高的楼电梯不能用,硬是要自己爬楼,幸亏自己穿的是平底鞋。

  好不容易到了那儿,见到了王舒凯与那个哭成泪人的女人。秦晴没有多看王舒凯一眼,一进门就直直的问:“案发现场在哪儿?”

  王舒凯立马从沙发了站起来,看着深夜赶来的秦晴,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秦晴恼怒了,严厉道:“看什么看,案发现场在哪儿?”

  王舒凯一下子就被叫醒了:“就在那个拐角的房间里,开着门的那个房间,要不要我陪你进去?”

  “不用。”秦晴朝指定的房间走去,边说,“你通知其他同事了吗?让他们尽快赶过来。”

  “通知了,他们现在就在路上。”

  “嗯,好的。我进去了,你先向受害人的家属了解情况。”

  王舒凯看着秦晴进去,点了点头。

  死者是一个年轻的女生,大概二十岁左右,死者穿着一件蓝格子的睡衣,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但是没有外露的伤口。眼睛睁着,眼珠子往外突出,但不是很严重,眼球上有很多的血丝。秦晴走上前,碰了碰尸体,已经僵硬了,异常的冰冷。就像是从哪个冰窖里抬出来的一样。

  秦晴心想:还以为又是那个杀人狂又按捺不住要来犯案了,可看样子并不是那样。死者很可能是急性病症突发,瞬间致死,可是给人的感觉又像是被人活活折磨至死。准确的说法还是留个尸检人员的判定。可是今天王舒凯这小子倒是挺准时,虽然他爸是临山市公安局的局长,也是我的恩师,但他能在我之前来到案发现场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是先出去看看情况吧。

  林风趴在对面的楼顶上,他发现血腥味的来源不是在那个窗口,好像只存在空气中,星星点点的,貌似是残留下来的。案发现场没有血,这让林风一时间摸不着头脑,香味微微传来,置身于闺中一般。

  秦晴走在床沿,发现窗户关了,房间里开着空调,桌子上有一盘吃了一半的果盘。拖鞋整齐的摆放在床边,梳妆台上的台灯还开着,反射着粉红色格调的房间装饰。秦晴坐在床沿,看着床上的女人安静的躺着,眼睛睁着,好像看着天花板的什么东西一样。女人的身体被毯子包裹的严严实实,毫无杂乱之感,这反而让秦晴感到奇怪。

  一个女人一个人睡觉,晚上多少会动一下,如果是疾病突发肯定会把床铺弄的一塌糊涂。因此可以排除恶疾突发这一种可能。

  秦晴想了一会儿,走到窗户边,伸手打开拉开窗户,探查了一番。假如凶手从楼上爬上来,那么六楼的距离足以让大部分人恐惧,而且从一楼到六楼没有多少可借力的东西,除了一二层,三四五六层也没有安装防盗网,也可以排除攀爬入室杀人这一种可能。那么就只有可能是开门直接进入,那么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可以去查一查监控摄像头。因为刚刚进门的时候注意到门锁没有撬开的痕迹。

  楼下停了很多车,应该是自己的同事纷纷赶来了。秦晴转头看了看床上的女人,忽然察觉到一丝怪异,死者的脸皮居然塌了下去,可能与自己打开窗户有些许的关系。

  “一姐,他们来了。”

  秦晴立即出门边严肃的说:“让他们进来,全面检查一下现场情况。”

  “收到。”

  ······林风看着一伙人在那个窗户里忙来忙去,突然才意识到,那个死去女子的魂灵不知去向。仔细回想一下,应该不可能是其他魂灵捕手做的,因为那个母亲从发现女孩死之后一直守在她身旁。那个时候魂灵就已经不在了,因此这可能又是魂界那一帮人所为。这一次他们到底采用了怎样的杀人手法,就林风自己也想不明白。

  林风仔细搜索了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这让林风又陷入了一个黑洞之中。之前的那个煤粉头颅的事情自己还没有一点头绪,现在又来这一个杀人事件,林风感到责任重大,这是在他全身监管下发生的第二例杀人事件。他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到底自己能不能好好的保护这个县里的人?更何况这世界千千万万的人还要自己去保护,可是自己仅仅连这一个县的人都保护不了,真是白为紫魂居士。

  正在林风思东想西懊恼的时候,秦晴已经大抵察觉到了什么:这可能不是正常的人类所为的案件,这个事情找林风应该会有一些头绪。

  她也知道这个时候林风肯定在曲音县的各处奔波着,因此出去打了个电话给林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