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林旭在车上还好好的,可是开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爆发了。一直在问王麟和旁边的警察自己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凶手有没有抓到。

  警员们刚开始还是安慰道:现在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要等到解剖结果出来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

  林旭自己不用想也知道,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肯定是当场毙命,何况自己的母亲那么大的年纪了。

  一路上唯一奇怪的就是,王麟一直保持着缄默,没有张口,一直看着前面,不管林旭怎么闹,都不管不问。

  在后半程,林旭也停止了哭闹,一个人低着头流泪,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但是在旁边的警员听到了他的呼吸,也就觉得没事。在到了警察局之后,林旭忽然焕然一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如果没有隐隐的泪痕,可能谁也不会知道他曾哭过。

  进入到警察局之后,林风没有像别个需要录口供的人一样进入审讯室,而是直接被带去去了解剖室方向。

  王麟心事重重的说:“还是让你先看看你的母亲吧。现在他们的工作应该已经结束了,样品拿去化验了。你可以先去看看你的母亲。”

  站在林旭两旁的警员突然发出疑问:“王局,现在就让他看死者尸体,是不是有点不大合适?”

  王局严厉的瞪了那个警员一眼,然后中气十足的说道:“服从命令。”

  那个警员立即对自己犯的错懊恼不已,连连点头。这个差事对于自己来说太不容易,别刚上班几天就被辞退了,从此他对王麟的命令唯命是从,根本不敢违抗,更何况是发表意见。

  在封闭的解剖室外边的走廊里走着,嗒嗒嗒声不绝于耳。林旭此刻心里被苦水挤满,整个心就要炸裂了一样。

  在离解剖化验室还有五六米距离的时候,林旭猝然感觉腹中剧痛,好像有很多东西在自己肚子里边搅动,蓦地又感觉肚子里边那些东西汇聚成一团。林旭倒在地上来回翻滚,痛的嗷嗷叫,在旁边的王麟一下子也失去了方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王麟呵斥了一声:“林旭,别装了,赶紧起来!”

  两个警员听到王麟的训话,立即收住下巴,俯下身子伸出双手去拉住林旭。正当他们要碰到林旭身体的时候,陡然的,林旭一动不动了,只呆呆的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天花板的灯光。两个警员见林旭不动了,正好把他拉了起来,同时刚刚那个警员问道:“怎么了?你刚刚看起来很痛苦啊!要不要送你去看医生?”

  “不用。”王麟不动声色的说道,然后看着林旭说,“如果你还要看你母亲的话你就别妆模作样!”

  王麟神情非常的肃穆,以他这么多年的经验,而且还推断出他可能就是那个惊世杀人案的嫌疑犯。这现在的一举一动可能都是耍的诡计,完全不能相信。

  I最新r…章节x上酷匠a网wA

  王麟有这样一个心理暗示,缘由是他曾经放过一个已经抓到的杀人犯,但是因为那个杀人犯狡猾至极,用了自残的手段被送去了医院,到医院后他逃脱了。回去杀了十几个人才被当场击毙。

  现在的王麟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接受那样的事情发生,既然你来了,没有完全洗清你的罪名,你就别想出去。这是王麟现在秉性的准则。

  林旭被扶起来之后,脑袋还晕晕的,但是腹部的疼痛感是完全消失了。林旭猛然笑了几声,把旁边的王麟与两个警察吓了一大跳。

  林旭笑了几声后骤然停止,平静的回答:“没事了。”

  好像刚刚这一切只是林旭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一样,可是没谁可以评说。

  王麟也只是低了低头,拍拍手,说:“那么进去吧。”

  其中一个警员跑过去敲门,手刚拍上去门就开了,那个警察立马回头看着王麟说道:“王局,这——”

  “算了,直接进去吧。”王麟又无奈的摆了摆手,走两步后拍了林旭旁边的警察一下,说“你们两个留下来看门,谁都不要放进来。”

  两个警察立马立正异口同声道:“保证完成任务。”

  林旭看了两眼这两个警察,遂尔带林旭进去了。解剖化验室里到处都是仪器,手术刀一类的物品,远远看着都觉得寒气侧漏。

  林旭进去后直接扑向那具被白布盖住的尸体,两只手协调用力,流着泪很小心的把蒙在头上的布掀开。母亲白色的脸皮缓缓呈现在林旭的眼前,林旭看到近六十岁的母亲如今的模样,内心焦灼痛苦,似乎有刀一下一下对自己的心做着切割动作。

  那种痛苦猝然肆意侵袭林旭的心,那种感觉越来越剧烈,林旭忽地承受不住,立马滑落在反射着银光的地面上。

  王麟看着躺在地面上抽搐的林旭,虽然对他的经历感到怜悯,但是理智占据了上峰。自己可是一个有着几十年经验的老警察,怎么可以因为这些而迷失自己,从而再次酿下大错。王麟就这样看着林旭背靠阴森的床架,任凭他如何做出难受的表情。

  忽然外边响起了敲门声,接着在敲门声中传来了刚才那个警察的话语。

  “王局,小刘来了,他刚刚拿着解剖报告单找您呢,要不要让他进来。”

  王麟回头看了一眼门,然后转过头看了一眼林旭,此刻他貌似已经昏了过去,一动不动。王麟觉得应该先了解一下死者情况,就大声的喊道:“让他进来。”

  随后,推门进来一个手里拿着一张纸的男人,看模样这个人年纪不大,跟眼下的林旭可能不相差几岁,应该是比他更年轻。

  小刘进来后,立马走向王麟,在距王麟大概两步的位置停下站好,然后把手中的文件交给王麟,同时用无可挑剔的普通话说道:“刚刚我在解剖尸体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后面的检测也证明了这一点。死者全身两百零六根骨头将近一半都粉碎性骨折,死因是失血过多心脏衰竭致死。”但是听着一个经常跟死人打交道的人说话,总是觉得缺少一点什么,但是王麟并没有心情来注意这些。

  王麟听完小刘说的话脑袋里蒙蒙的,按他多年的经验,一个从五楼跳下来的人怎么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你确定你的结果没错?”王麟对这个结果表示无法接受。

  “确实没错。想必王局也察觉到这个死因可能有问题,可是我声明,这个结论绝对没错。因为死者在掉下楼的时候已经死了。”小刘不慌不忙地解释道。

  “可是现场勘察的警员并没有发现除了尸体下有大量的血迹,其他地方还存在血迹。因此我才会提出这样的疑问。也就是说,死者的第一案发现场不是在医院的五楼,而是在别的地方。那么除却尸体周围的血量,她还在别的地方流了多少血?”

  小刘没想到王麟会问这个问题,但是他早有准备:“两升。”

  “怎么可能?一个成年人的血量有五升,在尸体旁边大概就有两升,那么是死者大概流失了多少血量?”

  “大概两升?”

  这让王麟更加无法接受,那么多余的两升是哪里来的血?

  “而且,在尸体周围发现的血液不是死者自己的,是别人的。”

  在小刘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王麟更加无法相信,但是他更加相信这一个离奇的案件里边必定有很多潜藏的秘密正等着他来解决。

  王麟朝门口大喊了一句:“你们两个进来。”

  那两个警察随之进入,满脸疑问的说道:“王局,有何指示?”

  “你俩先等一会。”说完对着小刘问道,“小刘,那么那些血总不能凭空而来,肯定是谁留下的。那这些血的源头应该从哪儿查起?”

  小刘沉思了一会儿,回答道:“这个我也想过,所以我把采集到的血液的资料寄到了各个医院作比对,看看是不是谁偷了血库的血留在了现场,虽然可能性很小,而且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是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

  王麟点了点头,皱着眉头说道:“也只能这样了。本以为只是一般的杀人事件,看来又够我们忙活一阵的了。好了,你们各自去工作吧。你们两个留下,把他给我弄到拘留室去。”

  这一回,他们两个学聪明了,不闻不问,直接各拿一只手架起来就走。

  王麟回到办公室之后,许久没有说话。

  林旭被安置在拘留室,而不是送他去医院。好在是这样,不然把林旭全身做一个检查,可能会对自己的安全产生威胁。因为醒来之后的那个林旭不再是以前的林旭了。

  如果他现在在医院的话,他很可能会被医院当做素材,进行解剖研究。那么醒来的那个他也就没有了意义。

  这一点,林旭还是感谢王麟冥冥之中帮了自己一把。

  林旭在拘留室躺了好久才醒来,中途王麟到栅栏外看过几次,见林旭还活着就放心了。他曾经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他死了,那么就发新闻说找到了一个凶手并成功击毙,惊世谜案最终告破。可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

  林旭在第二天才醒来,他猛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放在腹部上方的手感觉到了阵阵脉动。这脉动使得自己的肚皮起伏明显,跟胸部的起伏一样。可左胸部下边是心脏,那么自己肚子下边是什么呢?不可能也是一颗心脏吧?!

  林旭忽然仔细的回想昨天的事情,自从自己被带回警察局之后,腹部两次产生剧痛,而第二次直接把自己痛晕了。到底是不是因为那两次毫无缘由的疼痛导致现在腹部产生起伏,林旭也不知道。当自己的手按在上边的时候,居然可以感觉到里边有东西在动,跟心脏一样收缩扩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