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消失的黑衣人

  林风改了姿势,半趴在楼顶上,盯着那个黑衣人的一举一动,完全把工作之事抛诸脑后。

  林风把可以耳听八方的听觉全部灌注在那个黑衣人的身上,他听了好一会,都没有听到那个黑衣人的呼吸与心跳声。

  一个没有呼吸和心跳的人怎么可能运作身体!而且昨日的打斗已经把夜鬼身体的大部分结构打的支离破碎,换句话说,那个人的骨头已经碎的差不多了,根本就不可能支撑起他的身体。

  J看\3正版#章N节q上酷|k匠…网.

  唯一非自然的原因就是他现在受傀儡主的直接控制。

  林风在心里纳闷道:这是干嘛啊,死了的人,连魂灵都没有了,为什么还要用他这个破铜烂铁都无法支撑的身体?但是,傀儡主这样做绝对有他的理由,也就说明,夜鬼死了的身体有其他的妙用。还是先看看罢,或许可以发现一些什么。

  为此,林风更加聚精会神的盯着那个透露出夜鬼味道的黑衣人的动作。这时,那个黑衣人站在那个被警察局贴了封条的会所前边。

  警察局?!林风突然被这三个字吓到,这个黑衣人如果是夜鬼的尸体的话,他现在应该躺在曲音县的警察局,而不是像活生生的一样站在自己的眼前。那么,警察局那边到底怎么样了?如今,林风已经被眼前的事情搞蒙了,脑子里异常的糊涂,可是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继续盯着那个黑衣人。警察局那边有秦晴,应该没什么大碍,不然她会给自己打短信的。他至今还没有收到短信,说明警察局对一个尸体偷跑出来的事情还不清楚。这一次,林风是真正的看到了什么叫做行尸走肉。

  那个黑衣人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林风也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松懈,神经紧绷,生怕错过一丝的机会。也没有所谓的机会可言,一个被控制的人类躯壳能干什么事呢?除非旁边还有同伙?林风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一丝的想法,立即开始搜索周围,没有什么异常,也就放下了心,继续盯着眼下这一个石化了的尸体。

  忽然,从五弦大道的一边出现几辆开着亮光的车,正迅速的向这一边疾速袭来来。

  林风迅速无奈的懊恼:不至于吧,曲音县这种地方还有人飙车?看来,又是一群不要命的年轻人。然后双手虔诚的祈祷:他们不要踩这一场浑水才好。

  林风见那几辆首尾相连的车浩浩荡荡的奔袭而来,一边又注意着那个黑衣人的一举一动。两者就要打照面了,好在那几辆车没有减速,这才让林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可是如今的年轻人不仅不怕死,还乐于作死,好奇心极强。

  林风看几辆车保持着高速平稳的从自己眼前掠过,松了一口气,可是等林风再集中精力望向那个黑衣人的时候。他看到那个黑衣人转过身来了,面向着林风,林风同时看着黑衣人。林风心里怔了一下,什么时候转过来的,我怎么没有注意到!林风一下子把这个黑衣人的危险系数飙升了好几个格,准备好看下一步该怎么做。

  忽然,那个黑衣人好像有什么动作,好像正在缓缓的抬起头,林风放下的心立即悬了起来,不禁屏住了呼吸。林风眼睛里顿时充满了煞气,其实不能输啊!

  林风集中精力想看兜帽下的脸,可夜太黑,根本看不清。

  即使与黑衣人面对面,两个人隔着一条宽敞的五弦大道,没有言语,只有等待。

  这一刻像定格了一般,除了一丝丝的清风吹拂林风的黑发,让自己的头发上下摆动,与黑衣人宽松的帽衫随风波动,其余都似模型一般,了无生气。

  这一刻的安静最终还是被那几辆车中的年轻不要命的人无情打破。那几辆车的强光又一次出现在了林风的眼里。林风没有管,这一刻他只需看住这个人就行了。在心里还是留一点空位祈祷着他们像之前一样疾风略过,不做停留。

  可是,前边就说过,年轻人生来就是不怕这种恐怖,一探究竟的心终究把它们引诱出了车门。

  那几辆首尾相连的车辆迅速减速,刚好停在了会所旁边的一个路灯之下。林风看着他们从车里出来,转眼又看了看那个木化的黑衣人,林风突然看到了那个黑衣人闪着绿光的眼睛。从他的眼睛里透出弑杀的冷漠感,像杀了很多人的杀手一样,这个眼神投射出和昨夜夜鬼眼神完全不同的肃杀感。这个兜帽下的绿眼竟然让林风感到战栗,里边好像有不可触碰的东西。

  而在这时,那几个年轻人已经走出了车门聚到了一块。因为他们刚好站在路灯下,即使相隔一条大道,林风也可以看清楚他们的面容。林风认出在他们其中一个人是今天与自己比赛的那个中锋型的后卫。他们这一伙人现在距黑衣人大概五十米的距离,在一起商讨着什么,林风仔细的听着。

  “喂,你们几个看到没有,刚刚我们路过时,那个人就站在那。怎么现在他还在那?”

  “看到了,看样子那个人怪可怕的,深更半夜一个人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像块木头一样。而且,我告诉你们,这里昨夜发生了杀人案,几百人倒在这条大道上。好像这里的居民趁着夜色冲洗了好几个小时才把血迹冲刷干净呢。”

  “你开玩笑吧,几百人倒在这儿,你怎么没上新闻,我们几个人都一无所知。”

  “那肯定是警方封锁了呗,就我们这儿的人,个个都吓得要死,谁也不敢胡说八道,怕随时有人来搞自己。”

  “那你们看看,站在那边穿着一身黑衣服的人,不会是昨天杀人的凶手,现在过来查看一下战果。我听说有很多心理变态的人,会经常回到杀人的地方体验那一刻杀人的激情。我觉得这个人就很像。”

  “既然这样,我们出一个人去跟他打招呼吧。好就这样决定了,那谁去呢?我们来黑白配吧。”

  “诶,七哥,你去哪儿?”

  林风听到这一句,也发现了那个中锋型的后卫正向那个黑衣人大步迈去。他心里立即纠成一团:妈的,哪里来的一伙傻缺,自己找死可别怪我不帮你!

  林风想起今天比赛时,那个人对自己犯的几个死角度恶意犯规,虽然心里曾经一阵不爽,但是在现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就没必要这么小气了。他立即和上次一样跳了下去,等他走到大道上的时候,那个胖子离那个黑衣人只有二十米的距离。

  忽然那一堆人中的一个人尖叫了一句,啊——是一个女生,那个胖子立即停下脚步回头看看发生什么事了,他看到那一群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那个胖子也意识到自己身后可能出了什么事,缓缓会转过头。

  林风刚好一只脚跨过中间的栏杆,听到尖叫后往黑衣人的方向看去。

  看到之后,林风不由自己的坐到了栏杆上。他看到那个黑衣人的帽衫衣服随风飘动,除了头还在原地,从脖子以下的衣服都飘了起来,像一个幽灵一样悬在半空。

  那个胖子在原地颤抖了两秒钟,看着眼前那个神奇的魔术表演。接下来,那个胖子看着那个帽子也吹了开来,一个人的头颅生生的悬在半空中。

  那个头颅对着胖子和林风,好像在使劲的睁着绿眼睛,同时流着闪着绿光的泪水。林风跨过栏杆后,伫立在那儿,不敢轻举妄动,那个胖子也吓得半死,粗壮的双腿不停的发抖。另一端的那一伙人,目瞪口呆,眼睛瞪的大大的,根本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都说眼见为实,这一刻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虚的。

  他们还注意到了旁边的林风,一个在球场上主宰比赛的男人,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以这种方式重逢,这完全有资格入选百大最尴尬的重逢。

  在那站立的林风忽然闻到了血腥的气味,他镇定了一下,他看到今天这样的状况也有点缓不过神来。即便自己之前看到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可对于现在的这个情况,自己也是充满了恐惧。虽然现在不能排除傀儡主在作祟,但是也不排除还有其他的实力相当的组织在控制。

  当那个顶着黑色帽衫的头颅呈现在林风眼前的时候,林风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忽然,有人说话打破了这冰冻的界限。

  “大家晚上好。”

  那一伙人面面相觑,都在摆脱自己说话的嫌疑,那个胖子还站在那儿颤抖,根本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林风也没有出声。

  在排除所有不可能,那么剩下的那个就是答案。现在的那个可能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头颅在说话。林风镇定了自己躁动的心神,准备听那个黑衣飘动,滴着血的头颅演讲。

  忽然黑衣人飘动的衣服没有了动静,那个帽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戴上去的,就这样那个头颅回到了原来的黑衣人模样。

  这时,那个胖子终于顶不住了,那一伙子人迅速钻进车内,发动引擎,开到胖子旁边之后,几个人把僵硬了的胖子抬到后座之后,一溜烟儿的逃走了。车速比之前快了很多,林风就看着这一切发生,消失。

  那伙人走了之后,林风正迅速的冲到黑衣人的旁边,一个重拳打过去,扑了空,拳头就像打窗帘一样,没有任何波澜。然后林风抬起手,一掌从黑衣人的头拍下去,这一次没有排空。那一个黑衣人似衣服一样摊开砸在了地面上,林风立即蹲下抓住衣服扔在一边。在衣服下的是煤粉,和那一场墨雨里的煤差不多粗细。

  可是刚刚自己亲眼所见的那个头颅呢?难道是这些煤粉所形成的幻像?

  可是怎么可能,一点煤粉怎么可能像一个人一样走动,这太可怕了。

  因为在曲音县里没有清理的角落都是这样的煤粉。也就是说,全市都遍布着这样的煤粉,而且都有可能变成人模样的黑衣人。

  能走路,站立,说话,现在林风就仅仅知道黑衣人的这一些功能。如果这样的黑衣人还具有一定程度的攻击力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