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球之后的林风顿时成为曲音一中的香饽饽,之前也就喜欢篮球的知道存在着这么一个人。在获得临山市的入场券后,经过校园广播的宣传,就连奋战在一线的高三与补习学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其中最大的影响与威胁莫过于林凤娇开始对林风展开攻势。

  林凤娇经常在与林风单独相处的情况下嗲嗲地说:“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一个可能征服我的男人。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林风保持一贯的态度,沉默不语,等曾依依回来。

  说回来,林凤娇看着是有点胖,而且震慑力十足,又是黑带段位的国际选手,但是乍一看是还挺不错的。在学校里其实还是有很多男同学一直觊觎着她,可是一看她那眼神,立马就躲得远远的。

  这一次的侵袭还是没有成功。林风看到曾依依回来,立马站起身来打招呼,然后开启林凤娇的电灯泡时刻。林凤娇可不是好惹的主,既然她看上了林风,就会不依不挠的死缠烂打。在人道主义上,又不想好姐妹曾依依太难堪,所以就尽找那些窟窿,然后凭借自己强大的心脏硬把自己塞进去。

  林风幻想过如果林凤娇是自己女朋友的话,在他放松情况下或是吵架时给他一拳,我的妈呀,凶多吉少。因此,他还是早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谁比曾依依更适合自己的了。曾依依是魂灵捕手这一条就完全可以入驻林风的家族,其他的,就算了吧。

  下午上完课,林风与曾依依一同回家,林凤娇因为是跆拳道社的总教练,留下来执教了。这一次,曾依依是回兹仙小区C栋的家,好像一切都解决好了。

  林风把曾依依送到C栋的楼下,看着曾依依上去了之后,一个人在哪儿待了一会儿。至今他都还不知道那个黑衣人的下落,即使自己已经很用心的去寻找了,却依旧无果。但是对于那个紫毛老人所说的什么死魂猎手,林风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无缝可入,也就只能先放着了。

  .酷)`匠网_正…版;首‘+发》“

  林风突然脑子里一激灵,立即追上去,曾依依刚走到二楼,听到后边急促的脚步声,还以为是谁家的孩子在嬉闹呢。等看到林风出现自己眼前的时候,才停下脚步,看着林风如此匆忙的奔跑,肯定有什么没有交代的事,立即问道:“怎么了?这么急。”

  林风定了一会儿,严肃的问道:“那个,你父亲的魂灵是你送走的吗?”

  曾依依忽然又想到了那个夜晚,那个舞动着双手的黑衣人,但是她立马摇了摇头,稳住了心神,仔细的回想了一番,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不是。我——”

  林风用手指堵住曾依依的嘴唇,亲切的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没事儿,你先回去吧。”

  曾依依听了林风的话,恋恋不舍的上楼去了。自己在亲戚家住的这几天让自己平静了许多,不然今天就不会为去林风参加拉拉队。听电话中的江蕙说,家里已经收拾好了,要求她今天直接回这个家里。

  林风回到家之后,就直接躺在了床上,今天已经累得不行了,而且今晚上还得工作。母亲现在还没有回来,按理说还有半小时左右。他瞄了一眼书架里的书,那些钱就夹在那本《幻夜》里边,按理说,母亲应该不会检查自己的书架,放在那儿还是很安全。

  林风闭上眼睛回想着在山林里与在卫生间两个不同老人的话,他还总结出一个规律,只要老人一出现,肯定会有新任务。母庸置疑,可不是,这一次又来一个什么死魂猎手,还很厉害,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林风小憩了一会儿,随即起身去蒸饭,这是每天的必做事项。和夜晚魂灵捕手的工作是同样性质的事情,两个都是责任,一大一小的责任,缺一不可。不过炒菜却没有接受到母亲的熏陶,一般来说,他炒的菜连他自己都难以下咽,有时竟达到难以入口的高度。

  李月回来了,刚进门就看到林风在看电视,随即在换鞋的时候体贴的问候:“风儿,今天篮球比赛结果怎样啊?”

  林风转向母亲,给了母亲一个舒服的微笑之后,调皮的说:“赢了。比赛很精彩,妈你有时间要去看看我打比赛哦,你儿子打篮球可帅了,打对面大的不要不要的。”

  其实林风心里想的是:妈,你今天真漂亮,如果你不是我妈,我想我会追你的。这种不无边际的想法不止一次的存在林风的脑海里,好像至懂事就有开始了。在林风李月换好鞋,挂好外套与皮包,走向前摸了一下林风的头说道:“下一次有时间妈妈一定去,这一次不是饭馆出了点事,急着要妈妈去处理嘛。下次一定去哈。我先去做饭了,你看会电视吧。”

  林风温顺的点点头:“嗯,妈你去吧,我想吃鸡蛋饼。”

  “妈马上给你做,等一会哈。”说完,李月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厨房。

  林风把书放一边,起身打开电视,调到自己喜欢看的台“荒野求生”,仔细想想其实也不过如此。

  一直悬在林风心里的就是死魂猎手与魂界那些难缠的敌人。林风觉得在家这一段时间没必要想这些伤气氛的事,也为了让自己可以放松放松,不至于整天神经紧绷。长期如此,难免英年早衰啊。

  与母亲其乐融融的吃好饭之后,一起收拾了碗筷后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闲聊。至九点才各自回房间休息,不过对于林风来说还有很多空闲的时间,可以对一些事做一些部署。

  没多久,大概十分钟,林风就听到了母亲匀速的呼吸声。今天母亲太累了!因为这比她正常的睡觉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原由是她睡之前会看看书。今天想必是没有看,而看书是他们家里的一个养成习惯,也是促使林风看书的一大标配,看书对于林风来说是传统,需要一直延续下去。而且他自己也喜欢看书,旁边书架上满满的都是这几年从各个书店里与网上搜刮来的。他向来喜欢看侦探,悬疑,神秘中还带点血腥的作品,看来林风从小就有点小变态。

  林风偷偷摸摸的除了房门,从客厅的一个抽屉里取出茶叶罐,里边是老吴送的一包千元一斤的茶叶,李月本想以后用来接待亲戚用的。本家亲戚多少都帮过自己家些许的忙,如今自己生活好了,能帮的也没说二话,就算招待他们的茶叶,李月也是准备的最好的。

  林风用镊子夹出了一些茶叶放在茶具里,然后无声地走到放置开水壶的橱柜旁,将不久前烧的滚烫的热水倒在茶具里。随后盖好茶叶罐,取了一个小茶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把茶具和茶杯放在书桌上。

  从书架里抽出一本《不存在的男孩》,搁置在茶杯的旁边,然后换了房间的灯,开了书桌上的电灯。是属于插电的那种,林风把亮度调节到中等,刚好可供自己看清书本的文字。

  林风摊开书,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热茶,小啄了一口后,开始看书。

  林风暂时还领略不到古往今来的茶道,难以参透其中的精髓,他只是认为,茶中的咖啡因(或是。。。)可以使自己保持亢奋,身体机能达到一定的高水平。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失,那本《不存在的男孩》也翻了大半。林风刻意的压制自己看书的速度,不那么利索,一字一句的阅读,让自己的神经得到一定的休息。

  今天母亲睡的早,按理来说自己就可以提前出门,以防万一,林风还是等到凌晨太出门,这时候街道周围应该是沉默的,寂寥的,充满危险的。这时候,就是他应该出门的时候。

  林风一如既往地来到楼顶,搜索了一下周边的感应,确定了大概位置之后开始工作。

  林风就迅速的运用之前吃的茶的功效,让自己不感到那么疲惫。即便疲乏,也给自己心理一些安慰,不让自己感到孤军奋斗,孤立无援。

  林风恰似疾风之刃一样穿行在曲音县之间,将所遇到的魂灵统统带着怜悯的眼神送到头顶的天上。每一次看着魂灵如孔明灯一般去到它该去的地方,林风就觉得自己的生命更有意义,活着或许不至于那么糟糕。

  不知不觉之间,林风又到了五弦大道一侧的楼顶上,看着昨日鲜血横流的五弦大道,思绪万千。冥冥之中迟早还是会遇到。

  忽然林风在迎面扑来的风中察觉到了昨日与自己对决的那个夜鬼的气味,难道是昨日还残留的一点气息?

  不可能,这气息越来越浓,怎么可能?昨日的那一脚明明已经要了他的小命,自己还亲手把他的魂灵送到了天上,这根本不可能!

  正当林风还在纠结之际,横空出现在林风眼里一个人,那个人全身布满了阴森寒气,在他周围的物品好像纷纷结着寒冰,等他走过又融化了一般。

  这个人不可能是夜鬼!林风在自己心里下着结论。

  可是他散发着夜鬼的气味,说明夜鬼可能被改造成了傀儡人,也就说明这周围存在着拾骨人。

  妈呀,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林风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全身被黑衣包裹住的人向昨夜厮杀过的宾馆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