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突然打断了教练的话:“接下来,我不会让那个胖子得一分,还有,我希望大家可以多得分,因为我可能撑不住了。我现在只能拼尽全力去防守,拜托大家了!”

  说完,林风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后向休息室方向跑去了。大家都对林风这一举动表示漠然,因为林风是天才型的球员。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只要林风上了就会赢球,没有意外。即使这一次他们超了十一分,可我们赢球的概率还是挺大的。

  只不过这一次林风突然跑开令大家很不理解,难道是临阵脱逃?

  +最F、新=章节O{上酷l“匠0;网Py

  教练和队员都在叫喊林风,可是林风没有回头,一股脑的往前跑,但没有一个人追过去。忽然曾依依从拉拉队的位置窜了出来,匆忙跟教练说道:“教练我去,我把他带回来,你们安心比赛,加油!”说完,立即追了过去。

  曲音实验中学的教练见林风跑了,异常兴奋,但是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的篮球队员就不同了,一看到林风像临阵脱逃似的跑了,开心得半死,已经提前开始庆祝即将进入临山市参加决赛。

  林风跑开之后,直接去了洗手间,他感觉心脏跳的愈来愈剧烈,都快炸了。

  “这是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林风双手扶在盥洗台,眼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忽然,在一阵剧痛之后,林风双腿一软,坐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这一刻,离比赛开始还有三分钟。

  “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摆脱了不能二次发力的困扰了吗?”

  “林风——林风——”曾依依的声音传来。

  林风无力回答,双手层叠着拿着胸口位置,随着脚步声逼近,曾依依出现在了林风模糊的眼里。

  曾依依立马跑到林风跟前,关心的问到:“林风,林风,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林风顿时想敲曾依依笨脑袋一下,这么痛苦表情下的自己能舒服吗!

  林风嘴里说着“没事”,可是心里却想着:难道我就这么完了,就这么输了,可是这要我怎么甘心啊!这么多次一个人默默的练球,不就是为了今天,为了这一刻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时候身体要掉链子呢?难道是昨夜与夜鬼的绝都消耗了自己太多的能量?

  曾依依关心的看着林风,可林风一直是痛苦的扭曲着自己的脸皮,却不啃一声。突然,曾依依吓了一跳,她看到林风球裤下露出的大腿在动,好像有什么东西想出来似的,一直在来回游动。

  曾依依往后坐下去,双手撑地,然后惊声尖道:“林风,林风,你看,你的腿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动?”

  林风还是不予理会,这时他已经闭上了眼,离比赛开始还有两分钟,一切都刻不容缓。

  林风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个满头紫毛的紫衣老人,他悬在林风的头顶,林风仰着头看着这个紫衣老人。他周围都在绿色的散光,只有抬头看着这个紫须老人才不至于刺眼。

  “林风,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叫做林风吧。”

  林风不能说话,不能动,眨了眨眼睛。林风不理解,为啥这些老人出现的时候都不让人不让人说话,真是烦躁!

  “诶,林风,别不愿意,这是规矩,以后你也得遵从。”

  那个老人在空中不管不顾,自己玩自己的,让林风焦急的眼里生火: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要说什么赶紧说啊!

  “莫急莫急,我这儿的时间过的很快,比赛早已经结束了。”老人一直缓慢的说道。

  林风埋在嘴里一句话:我靠,这就结束了!好吧,结束了也好。

  那个紫发老人看林风是这反应,完全没有了成就感,一边乱飞一边低声道:“好吧,没结束,我这儿没有时间概念,或者说,根本不存在时间。那么就下来,我告诉你一件接下来必须得去做的事。那就是去找到死魂猎手,对于这个死魂猎手,我给你解释一下哈。死魂猎手就是专门猎杀已经超过魂灵存在的七七四十九天的魂灵,也就是魂灵的残迹,叫做死魂灵。其实,死魂灵本身是无用的,因为它已经不存在了,已入虚无缥缈之境。诶,还有啥,我想想,怎么突然断片了?!”

  “哦,我知道了,你要去找魂灵,不是,是死魂灵,啊——不对,是死魂猎手。对,你要去找到那个死魂猎手。我提醒你,那个死魂猎手不属于魂界,他与我一样,直接寄生于人体中,但是它与人体无法相融,这样就导致了一个人的身体里存在着两个意识。所以他经常表现出相反的两面,而且极具攻击力,可是他捕捉到死魂灵之后干什么我不知道。他很擅长伪装,因为他就是一个人,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人都可能是死魂猎手。因此,你小子不要想着去找他,因为必要时候他会来找你的。在我的印象里,魂界跟这个所谓的死魂猎手貌似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对于你来说,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敌人。但是不用担心,这个死魂猎手虽然厉害,比魂界的小罗罗厉害多了,但是他初醒的晚,就是察觉自己能力的时间一般要几十年。可能现在还在娘胎也不一定,也可能现在就在活动。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说的什么,只是我刚刚在研究一个绿色魂灵的时候发现,它们到了四十九天之后有几秒种会变成紫色的,如昙花一现般。我觉得还是跟你说一下,不知道对你有没有什么用。”

  接下来,那个紫发老人停止了飞翔,低着头看着林风的眼睛道:“听说这个死魂猎手曾经跟某一代的紫魂居士打过,最后是紫魂居士险胜,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死魂猎手的消息。但是我有感觉,你会遇到那个死魂猎手。好了,不说了,我要去跟那些绿魂灵玩游戏去了。”

  林风现在脑子里一堆疑问:到底怎么找那个死魂猎手啊?!怎么无缘无故又多出了一个敌人?还有那些绿魂灵是什么鬼?······最终,林风带着疑问睁开了眼睛,曾依依撑起身子,摇着林风的肩膀问道:“林风,你醒——醒。”

  曾依依半蹲在林风外张的两腿之间,看到林风一下就睁开眼睛又吓了一跳,啊的一声之后屁股坐了下去,短裙的裙摆不争气,居然顺势飘了起来,林风隐隐约约貌似看到了什么。

  林风装作没看到,一脸无辜的看着眼前的曾依依说道:“没事,我睡了多久?”

  曾依依立即捋平并压住裙摆,尴尬中带着疑问道:“你没睡啊,就是闭了几秒钟的眼睛,然后你就变得很平静很平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但是你——你流鼻血了!你怎么了?”

  林风尴尬的站起身来,背对着曾依依,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懊恼的低下了头,真是一股狼狈样。然后立即打开水龙头接水,洗干净鼻血,喃喃道:“我这身体素质居然还会因为这个鼻血。”

  曾依依拍了拍林风的肩膀,温柔的问道:“没事吧?”

  林风使劲的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清醒,接着拉起自己的球服擦了擦水,转身牵着曾依依的饿手往外走说:“以后,尽量少穿这种短的裙子。”

  曾依依跟在林风的后边,哦了一声,乖巧之至,看到林风没事的站起来,她就松了一口气。

  等林风回到球场,离比赛还有三十秒。

  教练与队员们看到林风回来,霎时精神抖擞,战斗力飙升,又重拾了希望。大家把之前对他的怀疑统统咽了下去,装作没事样准备比赛。

  教练走上前,在林风身旁耳语道:“你只要打出你自己的节奏就行了,我相信你,加油。”

  林风把有点湿的球衣塞在球裤里,重新站在了球场上。

  一上场,是曲音一中的球权,林风接球之后直接出手,命中一记三分钟,立即把比分缩小至九分。大大增加了曲音一中的信心,体育场内曲音一中的号角声瞬间占满了全场。

  接下来的十一分钟,都是你来我往,中间还暂停了两次,比赛终于到了尾声,还有最后五秒,曲音实验中学的球权,曲音一中还差两分。

  这是本场比赛的最后一次暂停,也是曲音一中打到现在争夺的一次机会,却就这样破灭了。有林风在,才拼到了现在,所有球员都在气馁,只有林风走到一旁拿起毛巾擦了一下汗水,然后拿起补充了一些水分。

  对面那个胖子正坐在地面上看着林风大口的喘气,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微笑着看了一眼拉拉队中的曾依依后,林风再一次进入了球场。

  还有五秒钟,林风入场全身贯注的盯着端线发球的人,紧盯他的一举一动,在他传出球之后,林风摆脱了胖子的盯防,瞬间向球扑去。

  在球快落到一个另一个后卫手中的时候,林风瞬时断了球,运了两下之后,直接投篮。篮球就这样离开手,在体育馆上方划了一条绝美的弧线,全场人都看着那个球的运动轨迹。

  两秒,一秒·····球进了!全场沸腾,准绝杀!

  曲音一中拿到了建校以来的第一张临山市的入场券,而林风的这一记绝杀美如画,值得刻入校史。在贵宾看台的校长也笑了,刚刚看第一节的时候打了个盹,醒了之后居然赢了,那个叫做林风的少年真是他的救星。

  林风接下来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可是他依旧没什么朋友,只是对于同学不在那么抵制了而已。

  做朋友?是没可能。因为他不适合有朋友,有曾依依,有母亲就足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