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以后,那伙子人再也没在林风眼前出现过,即使出现也立马躲得远远的。想必他们也知道,这个把他们整个分区几百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太危险,一看到他那充满杀气的眼神就全身发抖。因此,大部分人都拿着腰间的斧头回家砍柴或是当做废铁扔掉,干起洗剪吹的行当来了。

  在临山市的“屠宰场”总部也把曲音县列作了禁区,因为没必要为此而损失人手。从此,一个叫做林风的人在临山市恶人心里就是一颗难摘的毒瘤,而且是晚期,无药可治。

  星期二,是临山市高中篮球赛曲音县分区曲音一中与曲音实验中学的比赛日。两个中学在这场比赛中争夺一个县第一的头衔,然后进入临山市体育馆进行半决赛。

  林风不在曲音一中的首发阵容里,虽然他现在的身体完全不受二次发力的影响,可以老老实实地打完四场比赛。但是,他依旧保持着一贯的作风,不到最后关头绝对不提前出战,而不是一定要等到第四节。对于曲音一中上一场与二中的比赛,林风是第四节上场的,而且打得不错,得了三十分三篮板四助攻。在落后二中十五分的情况下,在第四节打出一波十五比零的小高潮,然后以第四节三十八比十八取得了胜利。

  想必林风这一个杀手锏已经传到了临山市的体育局,但是为何一直没有动作,谁也不知道。

  比赛场地是在曲音县的体育馆,位置在兹仙公园的旁边。因为离家近,而且不用上课,因此林风一个人在家还看了会儿书。母亲李月已经在和林风吃完早餐之后就提着一个包包去饭店里巡视了。

  在接到曾依依的电话后,林风取了背包立即出发,依旧在直树小区的门口看到了曾依依和林凤娇。她俩是篮球队的拉拉队,每次都随队出征,只不过在认识之前林风是完全没理会她们的。

  与她俩打招呼之后一起绕了个街区,走过篮球场,到了曲音县的体育馆。

  林风一路上有说有笑,没有表现出一丝疲惫的感觉,只是昨夜的那一场打斗实在消耗了他的太多精力。但对于这一场平淡无奇的比赛应该没有问题,胜利是显而易见的。

  进入体育馆之后,他们就分开去了各自的更衣室,林风到更衣室的时候看到其他球员都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在穿鞋子。

  林风一进门,微笑着抬起他那珍贵的右手向大家打招呼道:“大家早上好。”随后找到自己的衣柜,开始换衣服。

  这一次的招呼出乎所有在座球员的意料,包括坐在旁边一直给大家讲战术的篮球教练。篮球教练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他回过头一直看着林风从自己身边走过去,表情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然后迅速看着在场的其他球员诚恳的问道:“刚刚是林风同学跟我们打招呼吗?”

  在座的球员也一脸石化,但被篮球教练的问话敲碎了,纷纷点了点头。

  酷匠》网e首L}发F…

  这个篮球教练也是沾了林风的光,因为他是林风的教练,即使没有教给林风什么技能,因为只要林风一上场,就代表他接管了比赛,接下来就是他的个人秀表演。

  篮球教练就要有篮球教练的样子,何况自己还进过省队替补席,即使第二天就被遣送回家了。

  “林风同学,战术还是和一样,到第四节你上。可是,我听说实验中学有一个很厉害的得分后卫,三分球奇准,跟前几年的库里有几分相似,你要吃点紧啊。”

  林风没回头,正在伸手脱自己的黑色T恤衫,边脱边说:“我不用等到第四节才上,如果有特殊情况,我可以提前上,如果比赛被我们主宰,我也可以不上,但是那是不可能的。”说完,林风已经穿上了背心。

  其他球员坐在凳子上,或靠在衣柜上,听到林风居然说冷笑话,一个个都前俯后仰的笑个不停。因为这太难得了,如果不笑,以后可能再也听不到了。他们有时候都认为,可以把林风冷笑话的个数申遗,而且完全有资格记录在案。他们有时候幻想,就林风这样的天才球员,迟早是会被挖走的,到时候同学会来了一个篮球明星也是挺有面的一件事。

  等他们笑的差不多了,林风也就换好了衣服,正蹲在原地换球鞋。

  篮球教练突然发言了:“准备集合,按照原来的排列顺序站好,快点儿!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林风快点过来,我们先呐喊一下祝个威。”

  对于篮球教练的这个要求,其他球员也是满不置信,林风怎么可能来搞这个。

  这时,全部人都聚焦在林风身上,林风刚系好鞋带,站起身,这一次他是带着令人舒服的笑容走过去说:“来,呐喊助威!”说着把手伸了出来。

  其他球员看到林风伸出了手,立即上前围成一个圈,包括篮球教练在内:“曲音一中,勇夺第一!”在这个平淡无奇的口号里加上了林风的声线,故而觉得势不可挡,穿透力十足。

  篮球教练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喜极而泣。

  “好了,大家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拿下这场比赛,加油!走——上战场!”

  随后,林风站在了队伍的首位,不知不觉间,林风已然成为了篮球队的队魂一般的人物。在今后的曲音县高中里,必然是一代一代流传的神话。就像紫魂居士在魂灵捕手里的地位如出一辙,是无可替代的。

  当林风带队进入到比赛场地的时候,体育馆的人潮立即沸腾了起来。曾依依所在的拉拉队也是激情澎湃,都在使劲得挥舞着手中的彩球,喊着“曲音一中必胜”的口号。可不管体育馆内如何激烈,林风都不闻不问,只是看了一眼在拉拉队中的曾依依。只有曾依依理解他的事,知道他的事,可以涉足他的事。

  林风与其他球员都坐在替补席上等待比赛的开始。这时,曲音实验中学篮球代表队来了,据说他们上一次打三中的时候超了三十分,毫无顾忌的碾压局。但是曲音一中与曲音实验中学分别在两个小组,分别是各小组的第一名。

  本次小组只有一次决赛,这代表着这一场比赛关系着进入临山市比赛的唯一一个出线名额。

  林风看着曲音实验中学代表队进场,问了一下篮球教练:“那个单场投中十五个三分的得分后卫是哪个?”

  篮球教练表示很不解,林风怎么会知道那个人单场投了十五个三分球却不知道是谁,但是还是认真给林风指认了:“就是后边那个胖胖的,我看一下,是十五号,队,十五号,你看到了吗?”

  林风盯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那个人长着中锋的身材与身高,司职却是得分后卫,这让林风很不解。在热身的时候,林风没拿球,仍旧坐在替补席上看那个胖子。那个胖子在投了一个三分后,回头不屑的看了一眼林风。比赛前握手时候,林风正对那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胖子,颇有一种震慑力,但林风眼里透射的煞气也是吓了他一跳。

  “比赛马上就开始了,大家加油,一鼓作气拿下这场比赛,打入临山市,加油!好了去吧。”

  林风依旧没上首发,可是曲音实验中学一上场就接管了比赛,特别是那个中锋型得分后卫在疯狂的得分,第一节结束之后,居然相差了二十七分!四十七比二十。

  那个人就像一个坦克一样,模仿着科比的转身后仰跳投,库里的后撤步快速出手,而且毫无失误,一个人独得三十五分。其中有八个三分,投篮命中率达到了百分之87,可怖至极。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跻身于美国职业篮球联盟,是一个明星级别的球员。

  可是很不幸,他遇到了林风。

  虽然在后边,曲音县一中拼尽全力想咬紧比分,可是在半场结束后,分差居然拉大到五十九分,九十八比三十九。

  中场休息十分钟,对于曲音一中的球员来说就是度日如年,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屈辱。在篮球教练布置完战术之后,其他球员都低着头坐在替补席上。这时,篮球教练队林风说:“你能上吗?你是我们队的希望,是我们队的队魂,我希望你可以带领我们走进临山市!”

  林风沉默着,教练接着说:“如果你不上,我们就完全没有希望了——其实上一次他们跟三中的比赛,那个胖子也只上了最后一节,他在一节的十二分钟内拿到了比你更好的数据!这是你的战争!”

  “我上,我打两节。”

  本来毫无希望的一场比赛,就林风这句话,他们就像得到了胜利女神的眷顾一样,瞬间恢复了精神。

  林风上场了,但是那个胖子没上场。这一刻由他接管比赛,他一直在追分,接球后,在防守队员的反应时间内变相突破,到距三分线两米的距离直接投篮。或是断球之后直接投三分,或是接到队友的长穿后干拔跳投。在林风上场的五分钟内,他得了43分,打出了47比8的高潮。其中打破了麦迪的记录,三十五秒十八分。在曲音实验中学叫暂停回来之后,林风与那个胖子对位,刚开始,由于那胖子的身高与弹跳优势,频频与林风互飚三分。打完第二节,曲音一中与实验中学的差距还有十一分,一百一十九比一百零八点。

  教练说道:“还有一节十二分种的时间,只要把他们的节奏压下来,我们不失误,我们就可以赢。不要气馁,我们还有机会,接下来,我安排一下战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难得遇到一个铭记一生的对手,就像难得遇到一个有助一生的伯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