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旭很久才缓过神来,低下头盯着灯下自己的影子陷入了沉思。到底如何才能拯救自己,怎样才能救赎自己,到底该怎么办?脑子都快炸了。

  但是无论前面的路多么的艰险,还是得硬着头皮走下去。刚刚离开的那个人很明显就是拾骨人,占据了人的身体,剥夺了魂灵的躯壳。林旭不知道,只认为他是主宰,主宰着自己的一切,控制着自己的所有,由此,他坚定了信念:去杀了林风。

  可林风是谁?又在哪儿呢?

  林旭感到无力,缓缓蹲坐在了原地,看着地面残留的血迹,闻着呛鼻的血腥气,脑子里一片空白:灯光笼罩着我,可是无法穿透我的身体,那个主宰也只是一盏灯,它也只能笼罩我,囚禁我,却不能完全的支配我的意识。想到这儿,林旭突然很是开心,像是打了一场胜仗一样。忽然,林旭看着自己的影子笑了起来,笑声贯透了整个屠宰场,笑着笑着,林旭突然举起手使劲地砸向血迹斑斓的水泥地面。

  砰——砰——不绝于耳,在肃穆的夜里形成了另一场演奏会。林旭无神的眼睛没有离开那个一个点,一个稍大一些的凝固血块,想深深的雕刻在自己的眼里一样。

  酷t匠e《网j$正(版》H首f6发

  不知过了多久,林旭的脖子也僵硬了,直起来的嘶吼咯咯直响,这算是结束演奏会的一点特色。林旭站起来的时候脑袋一阵嗡嗡叫,双腿无力,立即狠狠的倒在了地面上。林旭脸着地,牙差点磕在地板上,不然就要告别大口吃饭的季节了。李旭以一个匍匐前进的姿势趴在地面上,嘴里味蕾已经尝出了血的味道,咸咸的,味道还挺不错。趴了好一会嗡嗡叫的脑袋才渐渐回过神来,好在之前倒下的时候用手撑了一下,要是现在脑袋出了点问题,还不如干脆死了。

  须臾,在林旭感觉好多了的时候,他双手撑地,膝盖顶着地面,用手臂的力把自己身体撑了起来,变成了一个虔诚的跪姿。林旭头后仰,使劲睁开疲乏的眼睛对抗着上边光的冲击,双手紧紧握拳,然后朝着那灯呐喊了一阵。啊——泄气之后,林旭双手撑地站了起来,转向门口离开了。

  天渐渐亮了,林旭走在临山市的道路一旁,看着一个个早餐铺开门,发散热气腾腾的肉包子气味。现在,林旭的身上充斥着浓浓的血腥气,而且衣物上肮脏,到处都是血污,像是在血池里洗了个澡一样。他不知道要去哪儿,不知道自己是谁,在绕了好几个街区之后,林旭一抬头又看到了那个宾馆,自己刚刚住过的那个宾馆。

  林旭摇了摇头,苦笑着无奈道:“怎么又回来了?那之前的告别算什么。”

  说着,打量了现在自己这一身肮脏的行装,还是选择回到之前的房间在做其他打算。林旭再一次走进了那个宾馆,宾馆的门敞开着,柜台上还是坐着那个老女人,但这时候她趴着睡着了。林旭不想打扰她,无声地进入之后静悄悄的上了楼,除了那个女人有特色的鼾声偶尔起个高音有点怪异。林旭又一次站在了门口,扳了一下把手,门就开了,林旭进去之后把门缓缓关上。转身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一具赤裸的女体,那个女人睡的还挺香,完全不知身边的人离开过。林旭深呼了一口气,可能她昨晚被折腾的太累了,遇上自己算是她倒霉,自己可是一个十年没碰过女人的恶狼啊,没把她吃了就算仁慈了。

  林旭走上前,为眼前的这个可怜的女子提了提铺盖。他很感谢这个女子没有拒绝自己,还一味的配合自己,在他心底涌现出一丝难得怜惜之感。

  林旭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立马转身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一丝不挂,把衣服里的东西掏出来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拿了一个袋子把脏衣服包好,扔在了门口。接着立马进入浴室冲洗,洗了一遍又一遍,等到他围着浴巾出去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坐起来了。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电视呢,电视里都是几个人在玩游戏,看情况是昨夜某个综艺节目的重播。

  那个女人只用毯子遮住了主要部位,其实不算是遮,算是保暖吧。在林旭拿着干毛巾擦头发出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开口了,温柔而又平稳的腔调问道:“怎么一大早就起来洗澡啊?我以为你早还得来一次呢。”说完,扯了扯毯子,露出一条白嫩的腿假装诱惑。

  林旭把头发擦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把湿湿的毛巾冷在电视旁边的凳子上,迈步向床上那个女人靠近。好像刚刚在浴室顺便把坏心情也带走了,星星浴火也正在燎原。这时,林旭这头狼又开始了吞噬一切的本性。

  “晓丽,你这么做事引诱我犯罪啊!”林旭边走边笑着说。

  床上那个女人立即把毯子裹在自己身上,慢慢缩在了床的一个角落,但是并没有要离开床的意思。

  “诶,诶,诶,我还睡醒,没心情。别过来,别过来。”晓丽神情失色,但还是笑着说。一想起昨夜的疯狂,她就无法让自己就这样平静。

  林旭根本不理会她的话,缓慢地爬上了床,站在了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跟前这个抱做一团的女人。

  “你还没睡醒啊,那我就让你清醒清醒——”说完,林旭把浴巾一扯,甩到一边,向跟前的女子扑过去。那个女子也发挥了女人高音的优势,尖叫了一句,随后惨叫连连。

  一小时后,林旭和那个女子都躺在床上,林旭撕了一页纸,在写着什么。不一会儿,林旭转向面对旁边的晓丽温柔的问道:“你能帮我去买一套衣服吗?”

  晓丽看了一眼这个男人,轻轻点了点头。

  “好,这是钱,这儿是五百块,是你的,这是两千块,是帮我买一套衣服、鞋子、袜子的,这儿的两百块也是给你的。速去速回啊,我看看,现在是八点,你最晚九点半回来。这张纸呢,有我穿的衣服,裤子,内裤,鞋子的全部尺码,买的话,还是买运动装吧。什么耐克,贵人鸟啥的都行,但是看清楚价格,别超了。还有一点你要记得,衣服尽量质量好一点的,而且要全黑的,鞋子,袜子也是,内裤就无所谓了。好了,就这些。还有什么让我想想啊。”

  晓丽看着摊在自己身体上的钱,没有多想,已经很久没有男人跟自己说这么多话了,对于这个男人,已经不是普顾客的概念了。但是,还是会收钱。

  “我记住了。那要不要买点什么吃的回来?”晓丽表现的异常温顺,俏皮的问道。

  “好了,这个随你,我也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你去吧。”

  晓丽在吻了一下这个男人之后起身穿了衣服就离开了。

  林旭在晓丽离开的这一段时间内来来回回挑了半天,没有找到想看的节目。就关了电视,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一朵小花想着事情。

  晓丽回来是在九点左右,除了买林旭要求的那些东西,还买了一些吃的与一个背包,同样也是黑色的。

  林旭一看到晓丽进门,就开始把标价的牌子减掉,把衣服鞋子全部穿好,在留给晓丽一个吻以后就离开了,没吃任何东西。

  林旭又一次搭着摩托车来到临山医院,他一下车就看到了几辆警车停在医院门口。林旭没过多理会,直接进去,轻车熟路的到了母亲的那个楼层。这一回,他来是给母亲告别的,他想请母亲原谅自己的所有罪行。可是,他没有任何机会了。

  林旭在一个楼层里来回转悠了一圈都没有见到母亲的身影,所以他迅速找到了护士询问,碰巧还是昨天那个护士。

  林旭焦急的问道:“我母亲去哪儿了?我找不到她。”

  那个护士一看是林旭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放在腹前来回揉搓,叹了一口气之后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母亲她在今天凌晨去世了,是从那个窗口跳下去的。呐,轮椅都还在那。”说着,像昨天那样指了指那个地方,与昨天一样的地方。

  林旭一听到母亲死了就恼火:“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妈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死了?你妈的!这什么医院啊,救人还是害人啊!”说完,林旭用黑色的鞋子狠狠踹了一下墙面。

  过了一会儿,林旭缓和了一点,冷漠的问:“怎么死的?”

  那个护士依旧平静的回答:“据调查是今天凌晨破窗跳下去的,可是谁都没听到声音,连玻璃碎的声音都没听到。她的尸体还是今天早上由护士长开门时发现的,当时尸体已经僵硬了。我们也为你母亲的死感到惋惜。”

  林旭听完,转身走到轮椅旁边,因为窗帘挡住了那个玻璃破洞,不然刚刚自己就发现了。林旭注意到,那块破碎的玻璃很厚,一般很难击碎。

  那个护士也跟了上来。

  林旭接着问道:“这么厚的玻璃,我妈怎么可能弄碎!你妈的在骗我吗?”

  那个护士连连摇手,开口道:“怎么敢骗你,绝对没有。当时我们也是看到这个玻璃很厚,而且是很难碎的那种,用什么材料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们怀疑这是谋杀,所以,我们立刻报警了。”

  说完,那个护士叹了一口气,轻声喃喃道:“这叫什么事啊,前几天才死一个,现在又一个,现在这个医院不太平啊。”

  可能对于其他人是很小声,但林旭听的很清楚,立即追问道:“什么?前几天还死了一个?”

  护士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我跟你说,你别说是我说的。”

  林旭也点了点头,护士接着说道:“前几天死的是我的同事,她好像是在酒店里死的,好像死的怪惨的。好了,我还有事,先去忙了。记住,别说是我说的。”

  说完,那个护士就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第一面与第二面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