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冲上前,把其中一个断笔深深的插在最近两个人的大腿外侧后,迅速往外一拨拔出,退后两步,回到咏春持双刀的准备姿势。被刺中的两个倒霉蛋伴着痛苦的嚎叫倒在地上,伤口烂肉翻出,像受了沙鹰的枪伤一样,随后血流不止,立即把裤子下半段浸湿了。

  林风动作没放到最快,只是让他们的眼睛可以看清楚动作,却做不出反应的程度。在林风依旧保持防守姿势时,那两个受伤的小罗罗一直在嚎叫,手又不能碰伤口,眼睛一直看着伤口流血,目瞪口呆。别的人也没过多理会,看了一眼伤势,就继续看着眼前的这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林风把双手自然垂放到身体两侧,上身笔直,左腿稍往前迈半步,微屈。接着把左手的大拇指塞进裤兜里,右手抬起,把断笔指向眼前的一班人,左右移动了一下,用挑衅意味浓浓的语调说道:“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把今天到我家拜访的人交出来,我单个惩罚;二,我把你们全部惩罚一边,谁让我不认识人呢。”说完嘴角微上扬,露出嗜血的眼神。

  对面的一伙人立即往后倒,那个眼神的杀气让人避让三尺,只不过后边全是人,根本无处可退。他们跟前倒下的两个人流的鲜血都快浸湿前排的鞋了,在前排的弟兄肯定是懊恼不已。排到路上的那些人,看这么久没动劲,已经开始闲聊抽烟了。

  毫无意料,从人头攒动中,有一颗别样的头颅在穿行,几乎所有人头都在避让,同时还都往下低了一点。知道最前排的人头低下鞠躬,林风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模样,是一个极其年轻的小伙子,比自己稍大几岁,二十出头。无一例外,在这个人进入,直到走到林风的面前,让路的人都亲切的好了一声:鬼哥。

  在前排人员喊了一声鬼哥之后,那个人依旧站在人群前边半步,脚边是两个流血不止的小弟。鬼哥简单的看了一眼两人的伤口,再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少年,也不禁被震慑到了。居然用折断的笔作为武器,而且力道极大,竟可以一下挑断皮下肌肉,看来实力不可小旭。但是这个二十出头的老大面不改色,虽然自己年轻,但是可以让这么多人服自己,当然也有可怖之处。这个人是临山市龙头老大派来接替黑狸位置的,黑狸暴露身份且被抓捕,对于组织已经没有看什么利用价值了。因此,临山市老大排了一个得力助手来安抚躁动的小弟。今天去林风家捣乱的就是他。

  这个年轻人,名为鲁志,外号“夜鬼”,据说他曾在夜里潜入一个黑道老家,凭借一己之力,灭了一个帮派,才让“屠宰场”帮获得垄断地位,是帮内的一大功臣,对于他如何将那个帮派中的三百余人全部灭口,谁也不知道。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从此,他有了一个外号,“夜鬼”,就连“屠宰场”的扛把子都敬他三分。

  鬼哥笔直站立,双手放在背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林风的眼睛说:“你就是那个林风?”

  林风也打量了眼前这个一套黑色西服的人,不屑的回答:“对,是我。你是他们大哥是吧,那么那个命令肯定是你下的咯。哎呀,真是不爽啊。”说着摇了摇头。

  鬼哥回头看了一眼两旁的小弟,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两旁的小弟瞬间跨过跟前的两个已经晕过去的倒霉蛋,也走在了当倒霉鬼的路上。鬼哥两只手抬到胸前,指示后边的小弟前赴后继的上。林风也是不客气,照盘全收,用同样的手法,一时整个大厅血肉四溅,惨叫声不绝于耳,周边的居民大部分都被吵醒了,可是谁也不敢啃声。

  未几,大厅内只剩下鬼哥与林风两个人针锋相对。鬼哥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身手居然这么快,只看到自己的手下相继倒下,他自己却毫发无损,这个人真是可怕。随后,林风跨过倒地的人群紧逼向前,鬼哥面露恐惧之色的看着眼前这个嗜血狂魔。鬼哥瞟了一眼门口的数百人,迅速跑到他们的前边,那些人也缓缓后退,林风仍旧保持着步伐的紧凑,紧逼向人群。

  很快,林风站在了大道上,对面是几百人的大群体,大厅里边的惨叫越来越大声。那个鬼哥向前两步,本以为他有什么大动作,没想到依旧是让身后的人上,自己镇定自若的待在原地。那一伙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前是死路后无退路,没有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瞬间,几百人的群体蜂拥而上,把林风淹没在了人群里,在鬼哥那个地方根本看不见林风在哪儿,只能听到愈来愈多的惨叫声。林风手中的笔很快就被留在了某位小弟的身体里,但坚持了这么久,说明质量还是可以的,以后自己也会坚持买那个牌子的笔吧。后面,那些人也学聪明了,双拳难敌四手,在四个方向同时向林风发动进攻,四把斧头被举得老高,力道也应该很大。可林风一个侧身跳步,从空挡中钻了出来,而那四个人依旧保持向前砍的动作,离弦之箭以不可收,跳起在空中的他们结果纷纷将斧头深深的触碰到了对方弟兄的肩膀骨头。

  四声惨叫相继而起,林风把手握拳,拳拳到肉,肘肘到骨,脚脚到肋,旁边的人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就受到了重击,纷纷倒地蜷曲哀嚎。

  十分钟后,几百人都无一幸免,蜷曲的身体躺满了整条五弦大道,哀嚎一阵接着一阵,今夜是曲音县居民的难眠之夜。

  林风脸上血迹斑斑,衣服和裤子上也都被鲜红的血浸湿,可身后的几百人性命岌岌可危,有点只是断了几根骨头,有的却失血过多晕厥,有的内脏大大小小被震伤。周边的居民是在憋不住,打开窗探头半个头,看到楼下的大道上都是人的身体与鬼哭狼嚎,吓的半死。立即打电话报了警。

  林风伫立在那,又一次与夜鬼针锋相对,这一次,夜鬼是想逃也逃不了啊。

  HW酷L匠d网9S正版首f~发

  林风用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纸巾,从中掏出几张边角稍微被浸染成红色的纸巾,仔细擦拭干净眼睛前边的血滴与脸上的血迹。擦完后,把红色的纸巾随手扔在地上,向前走去。

  鬼哥扯下西服外套,随手丢在一旁,随后松开衬衫上的扣子,也扯下,露出宽厚的肩膀与胸前背后十几道伤疤,向林风走去。

  林风边走边把手抬起,两手把身上的T恤拉起一个小帐篷,然后立即撕开,扔在一旁,露出肌肉明显的上身。林风眼神坚定,透露出穿透力的仇恨,所有威胁到自己母亲安危的人都得死!无一例外。

  之前的那几百人中只有五个人到过自己的家,在林风的鼻子里已经深深的烙下了他们的痕迹,因此除了那五个人是直接死亡,其他人都是半死不活,按照最佳抢救时间,应该死不了。

  林风与夜鬼同时跑了起来,两个赤膊相对的人开始了本场的最佳时刻。林风缓和自己的紫色血管,以自己真正的实力与之抗衡。

  这是保卫之战,也是公平之战。

  林风与夜鬼之战也成为“屠宰场”帮中的一个世纪之战。当时,林风与夜鬼大战了几百回合难分胜负,骨与骨的碰撞声,打在肉上的冲击声,在空旷的五弦大道贡献了最美的旋律。林风渐渐别仇恨占据,渐渐占据了上方,动作越来越快,拳和脚配合完美无缺,进攻与防守都相得益彰,很快,在林风集中夜鬼胸上一拳后,夜鬼倒在了地上。林风看着眼前这个威胁到自己的人,眼里杀意腾腾。夜鬼没想到栽在一个少年的手上,但是心服口服,对于眼前这个少年的耐力与力量,他佩服之至,如果像自己这样的人是百年难遇,那他应该是千年难遇了。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他双手撑在背后,仰头对着夜空大喊了一句:“爽!”

  林风向前走了几步,走到夜鬼跟前一步距离处,右腿向后撤半步,一个重力低鞭腿便向夜鬼的鞭打过去,在这个过程中,林风看到夜鬼在微笑的看着他。可是知道动作结束,林风还是血红的眼,林风腿鞭打在夜鬼的头一侧,夜鬼的头迅速拉着身体向地面砸去,双手离地,鲜血随即遍布变形的头颅两旁。林风熟练的收回右腿,把夜鬼的魂灵送走之后,头也不回的向前昂首挺胸的走去。警车的警告声与救护车的声音陆续传来。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么又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当中了。林风站在楼顶,看着警车与救护车停在五弦大道的路口,同时看了一眼从那五个人身体里浮出的魂灵。那五个小弟的魂灵是淡绿色的,而且接近于白色,对于那些魂界没有利用价值。

  林风随即飞跃在楼顶之间,那五个可悲的魂灵就让它自生自灭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有所得必有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