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旭在家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没吃早饭就搭早班车直达临山市,到临山市的时候是十点多一点。

  刚下车,林旭出汽车站叫了出租车直接去临山市医院,去找自己的母亲,刻不容缓。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林旭差点叫司机闯红灯,经过司机的一阵劝说后在绿灯时迅速通过,跟两个社会混混一样玩起了合法飙车。

  到达临山医院后,立即寻找精神科的位置,经过一番周折,林旭终于见到了十年未见的母亲。护士手指指向一个脑袋蒙在窗帘里,身体坐在轮椅上的人,说:“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就是你的母亲。她在三个月之前因为风湿病不能走路了,所以我们安排她在轮椅里。她很听话,虽然有时会无意识的伤害照顾她的护士,但护士都可以谅解。她自己也感到害怕其实。你现在可以推她出去散散心,记得只在院子里,别乱逛啊。”

  林旭深情呆滞,热泪瞬间占据了脸上的大片皮肤,拼命的眨眼睛,脸皮不停的抽搐。自己已经三十几岁,已过了而立的年纪,让父母享福的事暂且搁置,他就连最简单的陪伴都没做到。林旭恨自己,是自己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让这一切都无法挽回。

  护士交代完后就去忙别的事了,把林旭一个人放在那。

  林旭看着窗帘里的母亲,她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听了几遍才听清:我儿子要来看我了,要来看我咯。

  这几天见识的所有和这十年被囚禁的生活大相径庭,全都像是一场梦,一场折磨人的梦。

  林旭迈着沉重的双腿向母亲走去,这几步实在是太沉重了,不然他不会走了十年还没有走完。走到母亲的身旁,他抓着轮椅的把手把母亲从窗帘里拉了出来,他感觉到母亲除了模样没变,声音没变,其他都变了。自己的母亲现在连自己的模样都认不出来了,不管林旭怎么说,母亲都是保持一个姿势,看着窗外说:我儿子要来看我了,要来看我了。

  林旭往后退了两步,磕了十个响头之后含恨离开了。母亲又重新回到了窗帘里,做着她儿子回来看他的梦,直到生命的终结。

  林旭悄悄离开医院之后,就去了临山市的红灯区,他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没有碰过女人,不知怎么回事,这一次他很想去走一遭。

  (从一个二十岁几岁人人羡慕的帅小伙变成今天这个模样,到底是什么影响了他,还是一些硬性规定的限制。人生的反差如果是为人控制,那么那个人该有多倒霉。而那个人就是林旭。)

  林旭同样搭了一辆摩托车,吹着烈烈冷风来到了临山市的一个普通宾馆。他站在前台登记,拿出沉寂了十年的身份证。身份证回去那天晚上在房间里角落的一个封闭的箱子里找到的,时限是二十年,没有过期,仍然可以继续使用。

  “开个房间。”林旭双手靠在柜台上冷冷道。

  “单人间还是双人间?”一个女人接过身份证打量了眼前的这个人,接着带有工作性质的问道。

  “双人。”林旭瞟了一眼外边,回过头来诡秘笑道“不知这儿有没有上门服务的?”

  那个女人差一点噗的一声笑出来,镇定了一下情绪低头继续登记,然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林旭紧张的脸,轻轻点了点头。

  林旭表现的很随和,很平静,甚至有一些木然。然而这些掩饰在这个年纪不比他大的女人面前暴露无遗,在这方面林旭处于空白期,这个女人确是实打实的实心球。

  登记好之后,那个女人调戏般的说道:“有倒是有,只是现在她们都在睡觉,晚上八点以后才是她们的工作时间。你看到旁边的沙发了吗,那可不是待客用的,那是姑娘们等客人用的。到那个时候你再来看看吧,给你房卡,房间已经给你开好了。先付定金100。”说着,把涂了大红指甲油的白嫩的手伸了过来。

  林旭秒懂,抽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放到那女人手里后,转身离开了。

  那个女人看着林旭远去的身影喊道:“记得早点来,不然那什么都没了!”

  |更m新最3C快~a上酷匠C网(

  林旭头也没回,扬了扬手,很快就消失在了一个拐角处。

  那个女人见没了踪影,继续看柜台里的电视剧,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个男人真怪,哪有中午跑来找姑娘的。但是,这个男人,长得真不错······”

  林旭走在陌生的城市看着陌生的面孔,自己到底该去哪儿呢?哪儿才是自己的容身之所啊!

  很快,走了没几分钟,李旭就看到了右前方有一个网咖,牌坊立的倒不错,大方而又实在。但是看到旁边有一个称作“香格里拉”的饭馆,食欲立刻被挑了起来,肚子还真的是饿了。

  人是铁饭是钢,不变的真理。林旭加快脚步,走到人行道的旁边,等车流量变少的时候迅速跑到香格里拉饭馆门口。他进去后在其中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三菜一汤,一个坐在就开始埋头大吃起来。这时候,就算是一辆卡车冲进来也没可能让他停止进行的吞咽动作,势不可挡。

  在一旁的吃客与服务员不时偷瞄这个像饿了几个月的人,更无聊的是厨师都跑出来刚看了一眼。难得有这样一个识货的顾客,胖厨师心里难免起一点波澜。

  林旭吃着吃着,不禁流起了眼泪,他嘴里塞满了食物,眼泪就这样绕过鼓起的脸皮滴落在餐具上。因为嘴里都是食物,林旭哭出来的声音呜呜呜的。好不容易把那一口嚼完吞下肚,林旭抬起头对着旁边看着自己的人难过的说:“太好吃了,我长这么大,还从类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你们厨师做的真好,一级棒。”又吃了几大口,对着路过的女服务员说:“给我再来一箱啤酒。”

  女服务员从来没见过这样吃饭的人,刚刚也一直注意着他,这一下他叫自己拿啤酒可吓了自己一跳。幸亏这时候手上没有托着菜,不然肯定是摔的稀巴烂。女服务员只是啊了一句,然后马上离开了。

  须臾,林旭要的酒上来了。林旭二话不说,开封之后把其中的五瓶全开了,然后开始大口大口喝起酒来。喝的时候眼泪还不停的往下流,顺着口角分流的啤酒一起钻到了林旭的衣服里。

  过了半小时,饭馆的人已经是爆满了,林旭吃完带着有点晕晕乎乎的脑袋离开了饭馆。林旭喝了五瓶啤酒,有点晕,走路时重心有点不稳,但是意识清醒,进了旁边的网咖后,开了机子就坐在那。

  十年前自己去过几次网吧,那时候电脑是台式的,像电视一样,这时候的电脑扁扁的,但是还挺好用。林旭立即搜索了一下十年前发生的那一场矿难,还了解了那个大红血字标题的惊世大案。他在哪儿待了好久,听着一些自己十年前想听的歌,看了几个那时候想看的电影。现在的音乐太糟糕了,最新发的很多歌的调子自己早就听过,还是不如老一代的音乐人。

  林旭不知不觉待到了九点。这段时间里林旭学会了抽烟,只是抽空买了一包,在本烟雾缭绕的网吧耳濡目染,没多久就学会了。他看着一盒烟慢慢变成烟头,看着空荡荡的网吧渐渐坐满学生模样的人在玩游戏。像他这个年纪貌似就有他一个,但这个无关紧要。

  他正准备要走的时候,起身看到他身后站着与他年纪不相上下的人,拍了一下那个人的肩膀说了一句:“你玩吧,里边还有些钱。”

  在那个人还目瞪口呆之际,林旭早已经过了人行道,往那个宾馆走去。

  那个人看着林旭的身影渐渐远去,旁边一个网管上前说:“刚才那个人没结账就走了,卡里还有八十多块钱呢。”

  “不管他。让它就这样挂着。”

  林旭回到宾馆,一进门果然看到了沙发上坐在四个浓妆艳抹的人。之前那个女人不见了,代替她的是另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女人。

  林旭站在门口,仔细打量了沙发上的那四个女人几眼后转向柜台的那个老鸨一样的人,充满疑问的问道:“今天中午站在这儿的人去哪了?”

  那个老女人吐出一口烟,看了一眼林旭,用极细的声音嗲嗲地回答:“你说晓丽啊!她刚刚出去给我们买夜宵了,你找她干嘛,我跟你讲哦,我们家晓丽可是不卖身的。你看看这几位姐妹儿,挑一个吧。”

  林旭内心风起云涌,犹豫了一会儿点了一个稍微好看一点的就上楼去了。

  凌晨两点,林旭从裸露的女体身下爬起来,穿上衣物,留了五百块与房卡就离开了。因为耳朵里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那个让自己呆在兹仙大桥下时候的那个人。

  “林旭,起来,来找我。”

  林旭走在凌晨两点的临山市里,望着头顶上方那些闪闪发光的星星,想着一些让人无法想象的事。刚刚在房间的时候腹部就隐隐作痛,本来以为是吃错东西了,可是在痛的同时林旭还听到了自己腹部的脉动。砰砰砰——与心跳是一致的,但不可能是心跳。

  现在林旭走在空旷的路上,那个隐隐作痛的感觉越来越剧烈,一停下就痛的要死。他向前走两步就缓和许多,当他一换方向或是不动,疼痛就立即加倍。所以他一直朝前走,按照疼痛的指示前进。

  不知不觉,林旭走到了一个屠宰场的门口,大门是敞开的,林旭一换方向那个疼痛感立即引燃全身。所以,按照指示他进了屠宰场。在屠宰场的里,林旭依旧不敢换方向,可是奇怪的是,一路上没有任何阻拦,直到进了一个敞开门的仓库。

  李旭站在闪光的灯下,立住,环顾四周,除了灯下的照亮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忽然从黑暗中传来脚步声,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人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帽衫男严厉的呵斥道:“林旭,你为什么不去完成任务?如果十天内你杀不了林风,我还会来找你的,下一次,就没这么简单了。”

  林旭忽然闻到了很浓烈的血腥气味,睁大的眼睛瞪着眼前这个人又消失在了黑暗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林旭的一天,我们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