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灯光形成星辰般的壮阔,波澜不惊,这就是魂灵捕手为什么存在的原因。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林风关心的问道。

  “那天晚上,我正在睡觉,可是我突然感受到了隔壁房间有魂灵的气息,当时我就纳闷,我爸的房间怎么会有魂灵呢。所以我就起身站在窗前往外看了一眼,我看到,看到一个毛发很长的黑影在对面楼上舞动着双手,当时我吓坏了,马上躲回被子缩着,我很害怕,因为隔壁房间躺着的是我爸啊!”曾依依低下了头,抽泣着,用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说“我知道就是他们干的,县里的惨案都是他们干的,可是我作为一个魂灵捕手却无能为力,知道爸爸在遭受折磨却什么都做不了。这比看到我的爸爸死在我面前还更难受,我就是杀了我爸的杀人凶手。是我杀了我爸,是我——”

  曾依依开始了嚎啕大哭。

  X酷匠网1永^久免.费,C看$#小说

  林风正准备把肩膀靠过去,曾依依立刻扑到了他的怀里痛苦,边哭还声嘶力竭的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道!”

  林风用手温柔的抚摸着曾依依的头发,若有所思的说:“其实这并不是你的错,是那些恶魔的错,他们以为他们可以任意做任何事,想要谁的命就要谁的命。可是,从现在开始,他会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会加倍让他们偿还,为你爸报仇雪恨,为这个世界无辜惨死的人雪恨。你就别哭了,我不是在吗?从现在开始我保护你,我们来保护这个城市的居民,你愿意与我一起吗?”

  林风低着头深情看着趴在自己的怀里的曾依依。

  曾依依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男孩青涩的脸庞,她感到自己不管从什么出发都应该答应他这个请求,她相信面前这个男孩。因为她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怜爱,看到了善良,而不是十年前那个眼里充满仇恨,虎视眈眈的傻小子。

  林风为曾依依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温柔得又问了一遍:“你愿意和我并肩作战吗?”

  曾依依听后,用力的点了两下头,亲切的回答:“我愿意。”

  林风把曾依依的身子扶正,让她的头刚好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右手紧紧的抱着她。两个人一起看着要他们共同保护的城市,像在黑夜中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林风又趁胜追击问道:“那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曾依依反应很平淡,好像事先已经知道他会这样问一样,只是犹豫了一下,转头对着林风耳语道:“你这算趁人之危吗?”话语中带着极强烈的挑衅味道。

  “诶,同学,这哪算是趁人之危,这叫做为了应此情此景,做了一些适合的事情。”林风转向曾依依,看着她的眼睛继续说道“但是,曾依依同学,你直接跳过的问题是不是表现的很不礼貌啊!”

  曾依依是被眼前这个男生打败了,完全没有回手的机会,连后退逃跑的余地都没有。她装作没听见,躲开林风吃人的眼神后盯着夜空中的星星发呆。

  林风看到曾依依没有明显的表示,感到非常的焦急,同时感到懊恼,第一次告白居然就这样被拒绝了,给谁谁也不好受啊。

  须臾,在林风连连叹息懊恼的时候,曾依依发动了偷袭,轻轻的在林风脸上留下了自己的初吻。

  林风目瞪口呆,迅速用双手捧着刚才曾依依亲吻过的地方,瞬间飞到了夜空中呐喊,歌唱,跳来跳去。一会儿踩在大树枝干上;一会儿站在焚香炉上;一会儿又飞回曾依依身边留下一个眼神后又立马跳离。过了好一阵,林风那股兴奋劲才消失,遭殃的就是那些被林风不长眼的腿脚毁坏的建筑。曾依依看着林风如此的开心,自己也很欣慰,很满足,毕竟自己也是喜欢眼前这一个侠骨柔肠的男人。他现在肩膀上扛的重任太多,自己不能为他分担,但是自己可以给他鼓励,可以陪伴他。

  回到曾依依的身旁,林风冷静多了,只是坐在她的身旁,单手抱着她,肩膀给她,现在的她太脆弱,需要一个依靠,而我就是那个人。

  曾依依想就那样一直待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永存此刻。

  忽然,美妙的星空中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夜空中下起了流星雨,流星速度很快,前一颗消失后后边的立马补上,曾依依与林风相依偎着观赏这一刻的神话。

  “好美啊,是流星雨诶,这么多的流星,我要许个愿。”曾依依开心的拍着林风的肩膀,向他分享自己的喜悦,说完就闭上眼双手闭合准备许愿。

  林风看着远处渐渐消失的流星雨,忧心忡忡,皱着眉头目不转睛的瞪着下着流星雨的夜空。

  曾依依许完愿,正想问林风许什么愿的时候她呆住了,她看到林风在流泪。连忙安慰道:“林风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哪儿做错了,惹你生气了,你说出来,我改。”看着身旁的这个男生流眼泪,曾依依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

  林风连忙擦干净眼泪,轻声的道歉道:“没,没事,只是虫子吹到眼睛里了。”

  曾依依往林风身上靠了靠,伸开双手抱着他亲切的问:“有什么事就跟我说,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你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呢?”

  林风停顿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沫,深情的看了一眼曾依依说:“你真的想知道?”

  曾依依点了点头,回答:“恩,我想为你分担,不管是什么。”

  林风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语言,接着开始阐述:“这就要从我们魂灵捕手的存在之始说起。我们魂灵捕手存在的使命就是要将魂灵送回到太空中的宿主。让魂灵回家。可是魂灵在动物死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会消失,如果我们没有在这个时间内把魂灵送回家,宿主得不到魂灵的气息。就失去了本来的作用,就跟我们的家一样,倘若你不回家,你的家就会产生某种自毁功能。同样的,如果魂灵不能准时回到宿主,不能回家,那样就会触发宿主里的机关,让宿主对地球进行攻击模式,这样就形成了现在的流星雨。刚刚那一片流星雨,就表示有多少魂灵不能准时回到家,它们中的大部分肯定是被那些恶魔侵食了,想到这我就想把它们碎尸万段。”

  说完,林风趴在曾依依的怀里哭着,还不停说:“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好好让它们回去。”

  曾依依不知道林风居然还有这一面,突然想到了刘德华的经典歌词“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曾依依在内心悄悄对自己说:不管经历什么,不管多危险,只要你回头,你就一定看到我的身影,我永远在你身边。

  林风像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回想自己的经历,也就只有小时候被黑暗笼罩的那些杂音把他吓哭过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哭过,一直强忍着面对所有黑暗与痛苦。曾依依是第二个林风愿意是接触的人,确实第一个喜欢上的人。

  (其实在幼儿园时,他把曾依依吓哭的那次是因为他想看清楚她的模样,可是由于他那个时候也正听到了那些混乱可恶的杂音,本能反应罢了。却没想到把曾依依吓哭了,可能正因为那一次的对视,在两个人的心里都深深的留下了烙印,如今才可以这么熟络的见面吧。)

  在焚香炉渺渺线香浸染的空气里,夹杂着不一样的气息,可是两者互不相斥,而是相互交融,合为一体。

  在空气存在的尘埃想必也讨厌血腥味的侵袭吧。

  今夜的硝烟远远没有结束,沉浸在哭泣中的林风马上跳了出来。

  林风沉着的看着曲音县想到:能有效避免魂灵被魂界掳掠,避免人类惨死的最佳方案就是自己巡逻,让自己夜夜兼程去守卫他们。一刻也不停歇,察觉到邪恶势力立马铲平。

  林风看了一眼曾依依,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的说:“依依,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去,明天星期一,还得上课呢,只不过你记住哦,现在你是一个有男朋友的人。别在我不和你同一班的情况下瞎给我戴绿帽子,不然后果自负。”说完,林风的眼里充满了狡猾。

  曾依依也诡秘的笑了一声,说:“你等看咯。”

  说完,林风拉着曾依依的手起身,脚踩在琉璃瓦缝里,单手抱着曾依依,低头看了一眼曾依依:“睁开眼睛,有我在,没事。来,起飞咯。”

  说着,林风双脚一蹬,两个人相继离开塔顶,带着一块琉璃瓦粉碎的声音,两个人遨游在零散星光闪烁的夜空中。似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划过刚刚流星待过的夜空。

  一路上,曾依依都睁着眼睛,望着抱着自己的林风聚精会神的侧脸,然后看着只有林风才能给她的美景。曾依依双手紧紧搂着林风雄壮的腰杆,不可也不想放松。在空中飞跃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事,如今实现了,而且那么的美好。

  林风感觉到了曾依依的拥抱的力度,但是并没有理会,依旧专心专心致志的飞跃在两栋高建筑物之间。由于对于飞跃不是很熟练,因此不敢有一刻的懈怠,聚精会神。不知不觉,林风就回到了之前发现曾依依的楼顶,紧紧拥抱曾依依后,看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才转身离开。

  林风看了看夜光手表,已经凌晨两点了。随即林旭迅速在大楼间飞跃,其间送走了猫和老鼠的魂灵,在一个公园里还看到了一个命案的死者。又是一阵惋惜,不知过了多久,林风才搞定今晚的工作内容。林风还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在打败那个傀儡人时候,自己身上的紫光消失了,可是身手没受到影响。看来,自己已然是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魂灵捕手,紫魂居士与他合二为一,如今他已经通过了紫魂的考验,成为了一名紫魂居士。

  在一番感知下一无所获,林风就迅速回到了家中。刚进家门,听到母亲的呼吸声还非常的稳定,就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一下。

  在另一边,一个恶魔计划正在逐步形成,等待着林风去毁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再也不想看流星雨了。

  因为,本就看不见。

  男人该宣泄时就得宣泄,这是我们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