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是要拘留这一干人等的,可是人太多,根本挤不下,他们也没干其他什么坏事,警告一下就让他们自行离开了。

  随后,警察局门外倒在地上嗷嗷叫的几十个人,过了一阵子,都屁股冒烟的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可是,作为黑道的一员,向来是有仇必报,不会就这样了结的。可惜,林风远远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不然他不会留活口的。

  林风又一次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这一次他更放肆,像外面的流氓痞子一样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儿。

  听到一众杂乱的脚步声与说话声向自己靠近,特别是几个脚步声一直向自己靠近,在离自己没几米的距离停下了下来。不用说也是秦晴,她停下只是因为看到了被损毁的门。那扇门是被硬撞开了,整个门都扭曲了,从中间还能清除的看到一个大大的脚印。

  “你去找个师傅重新把这个门弄好。”

  林风立即端正坐好。

  随后,秦晴手里拿着资料进入了审讯室,异常严肃地坐在了林风对面,看了一眼林风道。

  “接下来,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这一套流程下来,林风算是非常配合,听话,根本没有之前的那种狠劲。

  “你杀人了没有?”

  问道这儿,林风呆住了,秦晴继续追问。

  “那个C栋的曾齐隆是不是你杀的?”

  林风看了一眼秦晴说:“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秦晴完全不管林风说了什么,又严肃得重新问了一遍。

  “曾依依的父亲是不是你杀的?”

  “我根本不认识她父亲,我为什么要杀他?”

  “但是,那天晚上你为什么出现在C栋楼下,你身手那么好,完全有作案的可能!”

  林风笑了笑,挑衅的反驳道:“难道传闻中的女神探就是这样查案的?临山市专门把你调到曲音县这个连环杀人案经常作案的县城,就是认为你有破案的可能,可现在,我认为,你没有这个能力。不然你不会跟我浪费这个时间。”

  秦晴刚来曲音县才半个月,而且风声很紧,根本不会传出去,这个小孩怎么知道,虽然不能以正常小孩的目光看待,但是也不至于什么都知道吧。

  “别想了,我只是刚刚出去的时候看到了警察局墙上的欢迎海报罢了,顺便看了一下你的资料。”林风又说道。

  “那你说说,我在审问你怎么算是浪费时间。”

  “因为在临山市又发生了一起杀人案,这你应该知道吧,就是那起酒店杀人案,死者叫做朴卿儿,一个医院的护士。”

  “你,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我是在抓你之前才接到上级的电话。其实这也是我抓你的一个契机,因为我认为你有作案的可能。”

  林风也是服了,连自己到临山市的事都猜得准,这是不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啊。可是仔细回想,在他去临山汽车站的时候,他就有很强的预感,有一个魂灵在召唤他,可是正在他准备向魂灵方向靠近的时候,那个感觉凭空又消失了。

  林风低下头,深呼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我只能说,你抓错了人,我只是从小喜欢中华功夫,见招拆招,以巧劲致胜,但是杀人的事,我确实没有做过。快放了我,家里的菜都凉了。”

  秦晴恼火了,使劲用资料拍了一下桌子,喊道:“菜凉了有什么关系,可是在这儿,每天都有人惨死,作为一个公安刑警,城市的保卫者的我,居然十年抓不到那个恶魔,那是一种怎么侮辱,你知道吗?现在我们开展工作有多难,你又知道吗!你个小屁孩知道那么多有个屁用啊!还菜凉了,你再说一遍试试。”

  林风没想到好好的审讯会变成这样,抬头看了一眼秦晴哭丧的脸后继续低着头沉默着。

  秦晴也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眼睛只盯着眼前一堆无用的资料,边流泪边生闷气。

  林风在安静的审讯室里说了一句话:“我会帮你找到凶手的。”

  秦晴听完,斜视了林风一眼,带着根本不相信的情绪离开了。

  最终,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林风无罪释放,然后上了秦晴的车向家的方向开去。秦晴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把林风安全无误的送回了家。

  在路上,两个人依旧保持着沉默,林风打开车窗,让凉爽的晚风狠狠的拂过自己的脸颊,舒服至极。

  最后还是由秦晴这一位有着女神探之称捅破了这一层玻璃纸。

  “林风,你真的可以帮我破了这个悬了十年的案子吗?”

  林风一直看着外面,头也没回:“你说呢?”

  秦晴温柔的继续说道:“我怎么知道,我是受临山市局长王麟所托,说要在三个月期限内把这个案子给破了,不然不仅会有有多的人死去,而且厅长级的领导干部都会撤职。王麟是我的老师,教了我很多有用的破案技巧,算是我的再生父母,他还有三个月就退休了,我不想他在退休前遭受撤职的惩罚,对于一个为名工作了四十年的老警员,受的表彰无数,破案无数,如果就这一件事让他身败名裂,死不瞑目,我会很不甘心的。”

  林风依旧看着外边的夜景,漫不经心的说:“三个月会不会太长了?”说完回头对秦晴笑了笑。

  秦晴也满意的笑了笑,在她的心里,可能就只有这一个人可以帮她了吧。

  林风接着皱了一下眉头,转向秦晴严肃的说:“但是你们不能干扰我的生活,这是我的电话,有事发短信,别打电话。有什么最新的情况你发短信给我就行了,我全力去做,待会回家你跟我妈说一下,说我晚上出去是为你们破案就行了,让我妈别担心。”

  秦晴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相信了坐在副驾驶座的这一个稚气未脱的十七岁男生。

  到家之后,李月热情的开门迎接,她从把饭菜放到柜橱就站在林风房间的窗户上盯着门口,看到林风和秦晴相继出现在自己的眼下,她激动的快哭了。

  立即跑到柜橱前把菜全部拿了出来,准备热一热给儿子奉献甜美的一餐。

  即使它们不能成为晚饭,作为夜宵也是不错的选择。

  林风还是温柔的拥抱了母亲一下,秦晴打了一下招呼正准备转身离开,但是被李月给硬拉进了门去。

  “小风,把门关上,好好照顾一下客人,我去热一下菜。”说完就进了厨房忙活。

  秦晴也没办法拒绝,进去之后,极其守规矩的坐在客厅电视前的沙发上。

  林风到洗手间洗了洗手,刚刚打那些流氓的时候弄脏了手,一直没机会洗。洗好之后,走到客厅为秦晴开了电视,把遥控给了她,自己一个人拿一本坐在旁边看。

  秦晴满怀不解,低头看了一下书的封面,是村上春树写的《海边的卡夫卡》。但是秦晴觉得在电视声音笼罩的客厅看书有点虚伪诶。看书不是应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吗?可是,秦晴并没有表示自己的疑虑,又转头看着自己喜欢的动物世界,在她看来,人的世界太过虚伪,就像林风坐在电视前看书一样,还是动物来的安静诚实。

  须臾,林风已经把书发在中间的桌子上了。

  这时,秦晴回过头来说:“你刚刚是在看书吗?这种环境你都能看得下去?”

  林风轻蔑地回答:“肯定啊,我之前看书可都是在一伙农民工喝酒呐喊的氛围中,所以我练就了异乎常人的精神注意力,一般的杂音根本影响不到我。”

  “现在喜欢看书的学生不多了。你还是多看看书吧。”

  “看完了,前几天看的时候还剩几页,今天有时间就看完了。”说着,林风又拿起了那杯厚厚的书念道“海边的卡夫卡,有点意思,只不过主人公可能没我这么帅。”

  w酷匠:网◇“正Y版!首0发2"

  不知不觉,林风开起了玩笑,客厅里一片祥和。

  李月探出头来看到你这样的景象,看到自己的儿子一点一点的变活泼,内心相当愉悦。

  很快,饭菜热好了,热气腾腾的菜已经不具有之前的模样,但看上去还是令人食欲大增,林风、秦晴坐在了对面的位置。

  李月这时搬着电饭煲从厨房出来说道:“好在我一直插着插头,一直保温着,饭应该还是挺好吃的。”说完,把电饭煲放在了没人的一边,随后打开,把饭勺放了进去。

  林风一开始就大口吃着,完全不管周边有什么人,已经两天多没怎么进食了,已经快饿的虚脱了,好在自己在临山市汽车站的时候买了一点吃的补充了一下,不然早都死翘翘了。还谈什么见母亲,帮秦晴打退流氓抓那个惊世杀人犯啥的。

  李月看着儿子吃的那么尽兴,连忙说道:“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看林风放慢了速度才放心,又去给林风倒了一杯水。

  而坐在林风岁对面的秦晴就是另一番风景,她细嚼慢咽的吃着,完全不受林风的影响,虽然是非常好吃,但是也不能失去了女性矜持的操守。

  李月在武安饭馆可是日日爆满的,后来生意扩大做成了自己的连锁店,由老吴来做总管,现在连锁店已经开了十几家,全部都交给老吴负责,自己仅仅是周末没事过去看看。这一切脱不了自己的努力,与老吴的帮助。

  现在,李月又看到自己的儿子开心快乐的成长,只要他健健康康成人就好了,现在自己的家业完全可以为林风的后续提供应有的保障。

  林风吃得兴起,一时间没有把持住,足足吃了有三大碗,即便母亲与秦晴都在提醒不要吃太多,可林风还是一直吃,说自己的胃口好,她们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一场待客的饭局,毅然是以林风结束自己的狼吞虎咽告终。

  林风也母亲李月站在门口送秦晴离开,林风热情的说:“妈,我去送送。”

  说着,就随秦晴的后脚跟往楼下走。

  “我妈做的饭菜好吃吧。”林风平稳的说道。

  “恩,是挺好吃的,谢谢你与你妈的招待。”

  “好吧,就送你到这,记得晚上睡觉关窗户。”说完,林风就转身消失在了楼道中。

  秦晴想都想就嗯了一声,等她回头想问,林风已经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有责任就得去承担。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