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刚到曲音县汽车站,就搭了一辆摩托车回兹仙小区,在上车之前就把钱先付了。到了兹仙小区门口,林风跳下车,迅速往自己家跑,差点让刚出门的车撞了个底儿翻。到自己家门口后,调整了一下呼吸,开始按门铃。

  铃铃铃~未几,李月无血色的愁容从开的门里渐渐浮现在林风的眼中,林风迅速把母亲拥在怀里,温柔的说:“妈,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李月喜极而泣,哭的一塌糊涂:“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进来。”

  林风重新回到了家里,一切都没变,只是母亲憔悴了不少。

  “小风啊,这几天你到哪儿了?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哪都找不到你,可把妈给急死了啊!”李月关了门之后,与林风坐在沙发上,李月紧紧握住林风的手说道。

  “妈,没事,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回来了嘛!”林风微笑的回答。

  “恩,回来就好,让我看看你受伤没有?转个身。没事就好,你这套衣服哪里来的,怪难看的,赶紧去洗个澡换了。”李月与林风同时起身,林风准备进房间拿衣服,李月在背后说,“你也肯定没吃饭吧,我去给你炒几个喜欢吃的菜。”

  林风开心的说:“好啊好啊。”

  林风洗好澡,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感觉神清气爽,涣然重生一般。刚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厨房的母亲依旧在为自己做拿手好菜的背影,欣慰之至。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在外经历任何事情,承受多大的压力或是责任,只要回到家可以吃到母亲做的好菜,林风就可以忘记一切烦恼,尽情的享受这一刻美好。林风感谢母亲没有追问自己去了哪,干了啥,或者母亲知道些什么,只不过一直没有告诉自己罢了。这都不重要了,有母亲就足够了。

  打开电视看了没一会儿,母亲李月的饭菜也陆续的搬上了饭桌。

  “还有一个菜,一洗好手准备吃饭咯。”

  林风起身关了电视机,正准备去洗手时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妈,你炒菜,我来。”

  最新O)章A6节,L上酷*匠k网Q/

  林风打开门,外边站的是清一色穿着警服的人,带头的是秦晴。

  “小风,谁啊?”李月拿着铲子就出来一探究竟,看到来人是警察,顿时木化,铲子也从手中落下。

  秦晴开口了:“刚刚门卫给警察局通过电话说林风回来了,我们正好来请他去警察局录录口供。李月姐,我们不会难为他的,你就放心吧。录完口供我专车送他回来。”秦晴微笑的看着李月,这几天秦晴经常来开导她,李月也从她口中知道了是什么事,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来了。

  “秦晴,我可不可以陪我儿子一块去啊!”李月明知不行,但还是开口试了试。

  “妈,没事,你在家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林风安慰道。

  说完,林风就由一众警察带离了楼道,秦晴留下来安慰了李月两句也离开了。

  秦晴走到楼下就让王舒凯给林风戴上了手铐,虽然林风不愿意,但还是接受了。

  李月站在林风房间的窗口看着林风被夹在警察中间消失在大门口,幸运的是在那个角度看不到林风手中的手铐,林风也有意的隐藏。

  李月在窗户边站了好一会儿才回客厅,把炒好的菜放在柜橱里,等儿子出来,给他热一热,可以继续吃。

  林风在警车后座上,没管两边坐着的两位年轻警察,只呆呆的看着窗口一瞬即逝的夜景。

  如今的曲音县越来越现代化,不想之前那样,只有一切零散的早饭铺与便利店遍布全县,而是新建起许多高档的楼层与潮流设施。全民健身设备基本上到处都是,新建的高中也分布曲音县的各个角落。林风所在的正是曲音县一中,是一个六十年历史的一流中学,每年都有好几个上国内第一大学的。

  没多久,警车缓缓停在了曲音县的门口。这时,曲音县警察局的门面如初,很干净,根本没有受到那一场墨雨的影响。

  刚下车,林风就被带进了审讯室,在进入审讯室的途中,林风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曾依依与一个妇女。曾依依的眼神充斥着仇视,深邃得就想把他一口吞了一样。幸好曾依依还是他的同学,还是一个淑女,不然随手拿起什么砸过去也不一定。

  林风坐在审讯室里,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人,正是那个在家门口看到的秦晴。刚刚一直没注意,这个秦晴长得也甚是漂亮,典型的长发美女,可是头发盘在警帽里,但还是掩饰不了她美丽的事实。原来之前铐自己的男警察是看上了她啊。

  秦晴拍了一下桌子,严肃的说道:“看什么呢?”

  林风缓和一下情绪,没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秦晴。

  “这就你一个人不看你,我看谁?”林风出奇使用了调戏的语气。

  “你看哪儿呢?”之前还以为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

  “不仔细看看岂不是很没礼貌。”

  “你·····”

  破门而入一个警员,紧张的说:“一姐,警局门口有一队闹事的人,看情况是黑狸的手下!”

  “知道了,我马上出去解决。”

  哐当~~啪啪啪~~~~玻璃破碎的声音随之传来。

  “你老老实实地待在这儿,别出去。”秦晴说完就出去了。

  林风坐在椅子上,头顶上灯光刺眼,耳朵里还可以清晰的听到外边的状况。

  “人是我杀的,把我大哥放出来!不然一把火烧了你们这个破警察局!”

  “快放了我大哥!”

  ······“我以为在这儿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看来也是泡汤了。”林旭喃喃道。缓缓起身,仰头盯着头顶上方的监控摄像头,对着监控摄像头做了一个鬼脸,走到门前,试试能不能打开门,结果显而易见。哪有那么简陋的警察局,但是这又怎么能难得住林风。

  林风双手被手铐铐住了,行动不是很方便,而且那审讯室的门还是安全门,林风摇了摇头道。

  “看来警察局不止要付玻璃钱了。”

  轰——隆——林风站在破烂的安全门上方摆了一个难得的POSS,风正好也给面子,轻轻的撩起他的黑发,出场方式确实还不错,足以引起在场人员的重视。

  林风待了一秒钟,察觉不妙,方圆十米之内没有声音,只有一两个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的呼吸声,确实可惜了自己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

  忽然,在门口传来一声枪声,清脆入耳,林风甚至都可以闻到空气中的硝烟味。

  “换一个出场方式咯。”说完,懒散的往门外走,这次没有看到曾依依坐在那个沙发里,可能之前听到的呼吸声就是曾依依的吧。

  逐渐浮现在林风的眼前的是警察局上上下下大批人的背影,林风依旧目不斜视的向人群走去。

  “诶,大哥,借过,借过。”林风就这样默默地走到了秦晴的身旁。为什么那些警察不拦着他或是再次把他抓起来,他自己也一知半解。

  “美女姐姐,他们来干嘛的啊?”林风在秦晴耳边不远处说道。

  “闹事的呗!你这小孩怎么出来的!小王,你赶紧把他给我带进去。”秦晴脸煞白,吓了一跳,旁边蹦出一个笑嘻嘻的小孩。

  “嘿哟,这小屁孩哪的,这么小就犯事啦!混哪的?犯得是不是强奸罪啊?”

  林风顿时变了一个人,正想冲过去让那个人吃泥,可被秦晴拦住了。

  “小王,干什么呢?快过来,把他给我弄进去。”一只手拦住林风,不让他冲动。

  林风呆了几秒钟,小王拉都拉不动他,严肃的对秦晴说:“本来这不是我的事,我也不想管,可是,刚才那一刻就是我的事了,你们也管不上。”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戴着手铐,说出这样的话,在场的警察都感觉不可思议。秦晴更是目瞪口呆,本以为这只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也从未想过他会杀人的可能,给他上手铐也只是形式上的以防万一。

  林风向前走了两步,回头向后边站在阶梯上的秦晴等人说:“退后。”

  秦晴看到了林风眼里肃杀的眼神,那哪里像是一个十七岁少年该有的眼神,但是这个命令却让她不由自主的遵从了。从秦晴口中蹦出“退后”两字后,众警察纷纷后退,虽然这有失警察的颜面,但没有选择。秦晴知道林风不是一个正常的十七岁少年,也猜过他身上可能发生过什么,但这就像一个谜一样,深深的埋藏在自己的心里。

  “小屁孩,难道你是想一个打我们五十个,靠,你他妈的武打片看多了吧,也学叶问,我要一个打十个。”说完,那扭曲的嘴脸在笑声中不停抽搐,身后的一众打手也随之哈哈大笑。

  林风也轻蔑地笑了笑,扫了一眼面前的一伙乌合之众说:“你不是问我犯了什么事吗?那我告诉你,因为我打断了——诶,你们几个人来着?”

  “妈的,你个小屁孩,找死!”说完,那个领头的从腰间取出砍刀就向林风砍来。

  林风左闪躲掉了那个人的砍刀,然后用右手看似轻轻地拍了他腰部一下。那个人应声落地,蜷曲着倒在地上来回翻滚,双手按住腰部一直嗷嗷叫。

  对面的一众打手见状,纷纷从腰间取出凶器,向林风狂奔而来,怒吼着:“砍死他!”

  林风左手放在腹前,右手平放,手心向上,这分明就是甄子丹拍的叶问原型准备动作。

  打倒一个林风就报一个数字,紧接着,如出一辙,五十多人都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当中有些人被自己的队友砍伤,嗷嗷叫的同时还一直咒骂道:“你他妈的砍我干嘛!看准人在砍!”

  “问你们多少个人,你们又不告诉我,我就只能亲自数了。刚刚好,五十五个,哦,对了,刚才我还没说完我犯了什么事呢,现在告诉你们,听清楚咯。”林风清了清嗓子,换了个演讲的POSS,像郑重的宣布什么事一样,“我有罪,我刚刚我打断了五十五个人的肋骨,对不起。”

  随后,跨过嗷嗷叫的人群,瞟了一眼秦晴,然后穿过呆滞站着的警察堆,回到了审讯室里。

  一路上,又是没人拦着他,畅通无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