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山市经历了大面积的墨雨袭击,市民都人心惶惶,在经过市长与媒体的安抚宣传,市民高涨的情绪才慢慢降了温。又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

  第三天下午,江蕙带曾依依回到了家里,然后把丈夫曾齐隆惨死的房间封闭了,用了拳头大的一个链锁,铁链在门阀上绕了不知多少圈。这是江蕙回家的第一件事。

  然后一切似临山市恢复正常一般,进入了正常生活的轨道。

  A栋的李月此时仍旧在林风的房间了发呆,已经两天了还是杳无音讯,心里已经由当初的炸开了锅变成懒得揭开锅,茶不思饭不想。搬了张凳子靠在林风房间的窗户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兹仙小区的大门口。

  林风离山脚下愈来愈近,在树叶的缝隙里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兹仙大桥的宏伟,忽然林风发现不远处有一条小山溪,溪边有一排郁郁葱葱的竹林。林风喜出望外,立即跑到小溪中间,找到深一点的地方开始用手把水往身上浇。清凉的溪水扑打在林风的脸上、胸脯上、手臂上,把身上的蛇血、煤渣、泥土统统带走了。洗到兴奋处,林风一下坐到了小溪里,然后往后躺下,浅浅的溪水刚好可以淹没林风的半个身体。

  林风舒爽的说道:“世间最美好的事就是在宰了条蛇之后还可以洗个澡啊。”林风想到刚刚自己与巨蟒单挑的时候,完全不受自己二次发力的影响,按理说自己现在已经克服了这个问题,这让他更开心了。就现在的技能储备量,一年把吉尼斯纪录破完,进入NBA虐暴库里也是分分钟的事,想想就觉得美好呢。

  林风躺在溪水里,感觉清凉的溪水一直渗透自己的身体,到达更深处,也聆听溪水碰撞声,在耳边咕噜噜的漩涡声。被溪水冲刷过身体整体上白净多了,林风观察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鼓起的胸肌下是平整对称的八块腹肌,配上青涩的脸庞,活脱脱的一位现代小生模样。

  正当林风走出溪水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了人的声音,听脚步正望这儿走,就迅速躲在竹林后边。声音还在持续传来。

  “大哥,这个小女孩抓的不费劲啊,比前两个简单多了。”

  “别废话,生怕别人听不见是吧。快走。”

  “好好好,我走。可是我实在走不动了。哎呀——”

  “妈的,毛点用,平时乱搞,紧要时候都使不上劲了。扛个小姑娘都扛不了,你说我养你做什么!要不是我搭把手,小女孩摔死了怎么办!”

  脚步声停了,林风还是躲在竹林后边注意外边人的风吹草动。

  “诶,大哥,你不可以这样讲哦。好了,快推我一下,诶诶诶,把这小女孩帮我扶正了。”

  “好了没?”

  “好了,好了,继续走哇。”

  脚步声又重新响起。

  “大哥,这小屁孩看起来不胖,没想到她那么重!”

  “你小子就别埋怨了。你和我家里就靠她吃饭了,不然我也不会铤而走险,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大哥,你还知道这事伤天害理啊!那你还拉着我一起来干?”

  “不拉你拉谁啊,我就只信你一个人不是?这个可是赚钱的好路子啊。看来你这次又能爽好一阵了吧。哈哈~”

  “这还不是托大哥你的福吗?不然我怎么可以这么轻松呢,他妈的,想到这个,我就又想起了昨晚那个娘们,真他娘的带劲。”

  林风捡起一根竹棍,在溪水上狠狠拍了一下。啪~~“是谁?”同行的哥俩停了下来,向四周观望着。

  “大哥啊,你吓我一跳,这里哪有人啊!我们事先都踩好了点的,这儿根本没有人走,连条路都没有。”

  “你别说话!”

  大哥面对着那一片竹林,看到溪水里明显有人待过的痕迹,狠狠道。

  “竹林里的人别躲了,我知道你在那!”

  “大哥,你别开玩笑了,这儿哪有人啊!”

  大哥凑到扛人的小弟旁边耳语道。

  “呆子,你仔细看看溪水里的痕迹,明显有人在这待过的痕迹,你看看那边,是什么?是血,看样子是个硬茬。你先把她放下。”

  说完。后边扛人那个人往后退了两步,把小女孩放下,从裤腰带里把柴刀拿出来,猥琐的站在大哥身后。

  大哥也心有余悸,从口袋里掏出折叠刀,准备向那片竹林靠近。

  忽然,林风从竹林里窜出来,速度之快,两个观众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来的,只看到站在小溪中间拿一根竹棍的摆好POSE的小屁孩。

  那个大哥一看就身经百战,瞬间就收回了自己的下巴。

  “我的妈呀,这小孩身材真好啊!”那个拿柴刀的人情不自禁的发出感叹。

  “妈的,滚一边去。”大哥恼火了,把那个傻缺小弟推到地上,那柴刀哥落地时还伴着一声娇喘,原来是屁股扎到松球了。

  林风拿着竹棍在小溪上点了点,看着不远处被五花大绑的小女孩说:“长得还挺标致嘛!”

  大哥看着林风的眼神紧盯住小女孩不放,心里就一股火气涌上天灵盖,吼道。

  “妈的,小屁孩,快混一边玩去,想找死吗?别多管闲时!”

  那个倒地的傻缺队友,这时站在大哥身边,靠近大哥的耳朵轻声说道:“大哥,他的器官看样子也挺好啊,你看他身材都那么好。”

  “你他娘的脑子进水了,这个人一看就不是好果子,年纪轻轻就八块腹肌啥的,说不准还有武功呢!吓唬吓唬他就行了。”

  “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跟我一样怂了,别怂啊,干他。”

  “别慌,等会慢慢收拾他,先把气势搞起来。”

  林风点水也不耐烦了:“说够了没有啊,反正呢,我是不会就这样空手走的,把那个小女孩送给我怎么样?”

  酷¤@匠网^永久免u费看!@小说$

  拿折叠刀的大哥轻蔑地看着林风,说:“妈的,老子在这一带混了这么久,让你这个小屁孩从手里把人带走,那我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拿柴刀一直躲在大哥后边畏手畏脚的小弟附和着:“对啊,要不要混了。”

  林风停止了点水,同样不屑一顾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渣吼道:“那就别混了!”说着,林风瞬间启动,在溪水里留下一道道向外散的余波,一拳一脚就把两个人渣收拾了。

  啊~哎哟~大哥和猥琐小弟一同飞到三尺远,分别撞在两个松树干上,又伴着一声惨叫呱呱落地。刹那间就失去了意识,毫无反抗的可能。

  “这就叫做一招制敌。”林风收回拳头,把湿漉漉的头发往后翻了一下。

  风解开绑的乱七八糟的的绳子,这绳子完全把女孩的身体缠满了,像个木乃伊一样,只露了头出来呼吸。然后把小女孩的身子移正,看着女孩稚嫩的睡容说:“好在你遇到了我。”林风还注意到女孩的小腿有伤痕,应该是刚刚别捉的时候弄的。

  林风拿着绳子向那两个人渣走过去,把两个人的衣服全脱下来之后,用相同的绑法把两个人绑在了松树的两侧。随后拿着衣服到小溪边,挑了一件好看一点,同时套得上的衣服穿上。

  然后站在溪边想了想,还是把裤子也换了,这条裤子太腥了。林风还仔细翻了翻各个裤兜,衣兜,里边还有几百块钱,还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林风脱下了沾过蛇血的裤子,把一条宽松的长筒裤穿上,把那几百块钱和身份证塞在裤兜上,一切准备好之后,林风正准备用溪水把她浇醒,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洗了个澡还换了一身衣服,背上还有一个妹子,真是舒坦啊。”

  林风走在山道上,大约一小时,渐渐地进入了有人烟的地界,在翻过一个长满竹子的小山坡后,林风看到了案发地点。在小河上头有一座水泥浇筑的小桥,这应该就是自己洗澡时躺过的小溪汇聚的小河。在桥的下边是一块平地,里边还有未洗的衣物杂乱的分布在搓衣石上。

  林风渐渐地松了一口气,终于还是回到了人类世界,不容易啊。

  林风继续往前走,前边好像有几栋房子,到达房子门口后,就当当当的敲着门。不一会儿,从门里走出来一个妇女,看到林风背着自己的女儿就问:“你谁啊!我女儿怎么了。你放下。”

  那个妇女从林风背上硬拽似的取下来之后,抱着女儿就往房里走。

  动作很流畅,林风连说话的空都没找到。

  过了一会儿,那个妇女又出来了,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林风说:“你是谁啊?我女儿不是去洗衣服了,这是怎么回事?”

  林风镇定了一下,松了一口气说:“我刚刚路过那座小桥,看到她晕倒在那,就顺路把她送回来了。”

  妇女半信不信的说:“那谢谢你了。然后转身把大门一锁,看着林风说:“我去取衣服,你等我回来。”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林风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没走几分钟,林风看到了眼前一排排高耸入云的建筑,与脚下一个个白色的大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林风穿过大棚区,进入到了临山市区,打出租车到临山市的汽车站。

  林风站在窗口朝里说:“买票,到曲音县的。”

  “身份证。”林风把身份证递过去,售票人员看了一眼问,“这不是你的吧?”

  “不是,我是给我爸买的,他今天要回娘家。”说着,林风指了指坐在那边座位上的一个男人。

  “你的票。”

  林风拿到票后,没过多久就坐在班车上,想到就可以见到母亲了,非常激动,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仅是默默的看着窗外向后退的杨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你的器官很值钱,自己看好了。

  别轻易相信别人。

  ——作者温馨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