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依依刚做完笔录,自己一个人坐在警察局的门口阶梯上,她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把她最爱的母亲掠走之后还要抢走她的父亲。独留她一个人在这世上游荡,想到这,曾依依又一次把头埋在两腿之间抽泣着。

  为何老天要对自己如此狠心!曾依依愤恨不已。

  即使外边下起了雨,曾依依也毫不在意,仍旧在那哭泣,唯一不同的是,她抬起了头,眼睛看着大雨倾泻而下,砸在自己身上,砸在大地身上。她伸出一只白稚的手想接住下落的雨水,可是雨水全都穿过手指间的缝隙落到了地上。她一只保持着这个接水的动作,看着水在手背下凝聚成水柱,一直到江蕙做完笔录出来找她的时候,才把她从大雨之中拉了回来。

  “你干嘛呢?你这样有用吗!你爸会回来吗?!”江蕙看到曾依依坐在雨中,把她拉回来后严厉的说。

  曾依依苦笑了一下,现在她稚嫩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哪是雨哪是泪,看着江蕙说:“我只是想冷静一下,没事的。”说完挣脱江蕙的双手,在雨中仰着头张开双手奋力的呐喊。

  “为什么?为什么?!······”边说还边重心不稳的转动着自己的身体。

  江蕙不忍看到自己关爱的依依变成这个样子,她能体会到她心里的痛苦,在其他警员想出去把曾依依拉回来的时候,江蕙做了阻拦。她知道,这时候曾依依需要宣泄一下,真的需要。

  曾依依以她尖叫般的呐喊向这个县城呐喊,向这个世界呐喊,在最后一声尖叫之后,她无力的倒在了雨泊之中,但是仍旧睁着眼睛。

  曾依依在最后一刻感觉这个世界强奸了她,侮辱了她,把她吊了起来,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耳膜震动着,在失去意识之前,可以听到很多踩在水上的脚步声与江蕙阿姨的吼叫声。

  伴着声声“依依,依依”,曾依依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她多想此刻就这样死去啊!

  曾依依被警车送到县医院救治,刚到医院大门的时候,外边正好开始下起了墨雨。淅淅沥沥的墨雨,默默不语的宣泄自己的不爽,像为曾依依鸣不平,越下越大。

  好在最后诊断,曾依依只是身体劳累后产生的昏迷,打打点滴,休息一会儿等待自身恢复就行了,没有其他大碍。江蕙坐在依依的病床边,默默的等待着她醒来,根本不管外边下的是什么雨呢!

  在江蕙关怀备至的照顾下,曾依依在晚上八点就醒了过来,然后办了手续出院,在一个亲戚的家里借宿一晚。

  林风不知不觉在墨雨中睡着了,因为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等他醒来已经是深夜了,到底是几点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这个时候饿极了。他多想吃母亲做的饭菜,可是一切都是痴心妄想,还是立足于实际吧。

  林风慢吞吞的从小山洞里爬了出来,站起身来的时候感觉腰酸背痛,可是腿倒是没事了。

  这身体真的是奇怪,是我的身体吗!

  林风拍了拍身上还有点湿的煤渣团,因为刚刚窝在小山洞里,煤渣都挤压成团了。

  深夜不适合行走,这山上看样子随时都可能蹦出个猛兽,在村里的时候就听闻山上蛇与野猪居多,而且那野猪的獠牙有的长达一米,想想都瘆的慌。但是如果真的遇到野猪,说不定还是大餐一顿,现在自己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跟一头一百斤的野猪搏斗应该不成问题。现在,林风已经隐隐知道了自己的能力,如若把自己放到战国时期,肯定是一个大将军。

  想着想着,林风居然差点笑了起来。而且是那种诡异的笑。

  忽然,林风感觉到黑暗之中有人看着自己,瞬间做好了战斗准备,注意着四周轻微的变化。可是这一次的监视是温和的,不像昨晚那样充满敌意,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林风?”声音从一棵黑色的树干后边传来,听声音像是老人的声音,而且树后边貌似还微微闪着绿光。

  最Sh新章%节BR上Z%酷D{匠\/网

  是不是昨晚追踪的那个人?林风在脑子里思索着,但是昨晚那个人并没有出声,不好判断,可是如果不是,那谁又会深夜出现在深山里与自己对话呢?

  “不是,我来告诉你,我不是昨晚上的那个人。”声音轻声的从树干后边传来。

  “那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林风准备格斗姿势没变,问道。

  “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我来,是跟你说一些事的,这些事,你必须要知道,因为这个你的责任。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听我说,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做。”那个老人的声音继续传来。

  “你什么意思?你——”林风突然不能说话,全身也僵硬的不能动。

  老人的声音继续传来。

  “你是魂灵捕手,你生来就是魂灵捕手,你有责任保护这个世界,当然你不是唯一的魂灵捕手,可你是最上层的魂灵捕手。因为你身上流淌着上古魂灵主的血脉。不少婴儿都扛不住,在胎腹中就夭折死亡,那时候魂灵都没有形成。可你不一样,你活了下来,很难想象,你这样的年纪竟会如此快的超越我等老一辈。我也是魂灵捕手,我们魂灵捕手的职责就是保护死去人的魂灵,让它们去到该去的地方。就是让它们回到天上去,天上的星星是魂灵的宿主,而魂灵是意识存在的不可视结晶,我们的任务就是让魂灵安全的回到宿主的体内。可是在我们魂灵捕手之外,还有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如今已经异常的庞大,能力远远在我等之上。到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捕杀我们魂灵捕手,更有甚者已经开始自己制造魂灵,也就是自己杀人,然后取得死去人的魂灵。他们生存与地下,但是以人类的眼睛是看不到他们的存在的。他们之中的首领是魂王,还有一个就是魂后,他们专门吸收死去人的魂灵。据我知道的,在他们下边有傀儡主,腐生者,拾骨人,都是一些小罗罗,可本领各不同。傀儡主是把一个活人俘虏之后藏在某一个地方,然后把人制成傀儡,之后操纵这个傀儡去控制另一个人类,让那个人类失去意识性的死亡,最后取走死者的魂灵。腐生者是把死去的动物的魂灵找出来,因为可能因为什么特殊原因,死的时候魂灵被身体禁锢,所以就需要腐生者把魂灵引出来。腐生者可以散发一种令魂灵兴奋的相同物质结晶。拾骨人就更直接了,他直接生存与人类世界,做着与人类相似的事。他需要傀儡主的帮助,事先把人的魂灵取走,然后拾骨人植入,控制原有魂灵的身体,而且原有身体不排斥,仍旧进行相应的生命特征活动。拾骨人主要是为魂王传递信息,然后魂王下达命令。我大概说的就是这些,希望你能铭记,把你的职责履行到底,毕竟你承载着我们一概魂灵捕手的愿望,还有——尊严!可我此刻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我只是借着一个死去动物的魂灵与你对话。不然我可以随时帮助你,为你解燃眉之急。最后,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打败魂王的方式,就是让你最爱人的魂灵融入你的身体里。可是这个方式最难做到的就是自己杀了最爱的人,然后取出她的魂灵,然后吞下。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不知道,而知道的,能告诉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祝你好运,魂灵捕手。”

  林风听的迷迷糊糊,自己怎么就突然变成了魂灵捕手,而自己知道的就是自己身体的与众不同之处,与之前母亲一直当笑话讲的怀自己怀了十二个月。众人都知道十月怀胎分娩,自己的十二个月其实也并不算什么。神话中,也就怀妈祖的时候怀了十四个月,哪吒也就十二个月,这么说也挺有意思的,但都是迷信罢了。懂事之后曾问母亲是不是记错时间了,可母亲严厉的说肯定没有,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可能正像这位老人说的一样,可为什么找上自己的呢!

  林风眼睛在听老人声音开始就没有离开过那棵传来声音的树,这时那微微闪着的绿光看样子也还在。林风放松了双腿与双手,左右晃了两下头,准备向那棵树靠近。缓慢的走着,拨开一簇杂草,已经走到了树的跟前,双手扶着树干,身体往前倾。顿时,林风就吓了一跳,之前的绿光的来源是一具野鸡的尸体,看野鸡尖嘴流的血,应该是下雨时太匆忙撞树上死了。林风伸过手抓住野鸡的翎,把野鸡提了起来。未几,野鸡尸体浮现出丝丝绿光,在林风眼前形成一个天然的灯光。林风用一只手在球形绿光下托了一下,绿光球就向天上飘走了。

  林风镇定的看了看眼前的野鸡,这玩意儿还只是见过,没有吃过呢。

  只不过哪来的火呢?

  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斗争,其实是没有办法,林风还无法接受生吃野鸡这个事实,毕竟还没有到绝路,现在四周都是湿漉漉的根本没有办法砖木取火。只能伴着野鸡死去与看着不能吃的悲痛把野鸡尸体埋了。

  然后蜗居在原来的小山洞里,希望安全的度过这个夜晚。四周声音稀稀疏疏的,除了各种动物的叫声还有风吹过松树落下雨水的声音。

  独自一个人在深山里度过确实不好过,但还是听刺激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比较有意思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