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七岁开始,林风的夜晚开始变得漫长,也因为他需要更多的时间休息。在吃饭完没多久,陪母亲看了会儿电视就爬上床准备入睡。

  林风躺在床上,可是眼睛一直睁着,那种感觉又来了,而且愈来愈剧烈,一时间感觉脑子都快炸了。耳朵里不断传来杂乱的呐喊声,自己也对这个做过一些不间断的抵抗政策,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只要用手按住脖子下的脉动,让自己可以清楚的听到声音,不用多久耳朵里就可以归于平静。照例,林风按住脖子左侧,俶尔,一切又归于平静,林风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这时候,林风感觉隐隐地不安,是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窒息感,林风于是起身站在窗户边,用手打开窗户,任凉爽的风轻柔的拂过脸庞。

  林风凝视着夜空中地挂着的月亮,月光也有感情的顺势倾把光都撒在他的脸上,以衬此景此情。林风也趁着这一丝朦胧的光亮,好好欣赏一下这个兹仙小区的夜色。

  兹仙小区有八栋楼,呈九宫格分布,中间因为一些健身设备与公园建设占了一块不小的面积。从俯瞰图中可以大致知道位置,A、B、C三栋呈纵向排列分布,D、E两栋各占中间的两边,F、G、H三栋与A、B、C三栋对称排列。大门位于A、E两栋之间,正对一条宽敞的道路,路两边是停车处。

  林风的家在A栋偏内侧,从窗口往外可以看到分为门卫的E栋,往小区里可以看到摆放健身器材的场地,也可以看到D栋的楼顶。而D栋居民楼正与曾依依居住的C栋相对。

  林风睁着眼看了看公园的方向,闷闷的说了一句:“看来今天又睡不着了。”

  忽然,林风居然起来兴致,想去健身设备那儿玩一玩。说走就走,林风穿上宽松的运动长裤,套上紧身的黑白格子背心就往门口走。出了房间门,林风关灯后轻手轻脚的摸黑到了门口,旁边是鞋柜,从中抽出一双平板鞋,匆匆套上袜子,穿上鞋,拿了钥匙就出门了。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毫无一点声响,林风只能听到自己吸呼的呼吸声。

  出了房门,林风似放飞的白鸽,飘飘摇,完全的放松状态,身体也回复得差不多了。林风下楼后,借着路灯的光亮与月光的柔和,慢慢的迈着大步向全民健身中心走去。刚刚走到B栋旁边的时候,林风突然感觉不对劲,在空气中隐隐夹杂着血腥的味道。林风立住,仔细的闻了闻,立即下了定义:是人类血液的气味。林风感觉事情不妙,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顿时,林风抬起头开始搜寻气味的源头,一会儿弯腰,一会儿仰头,边走边嗅。同时,林风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恐惧,从眼睛里隐隐约约迸发出淡紫色的柔光。正是这种眼神,曾经让曾依依看一眼便哭闹,让街头流氓落荒而逃的具有可怖震慑力与无形穿透力的眼神。如今,林风已经可以自如的应用它。瞬间,林风的身体也渐渐的浮现出淡淡的紫光,在幽深的夜色与微笑的衬托下尤为注目。好在周边没有一个人,现在已经将近凌晨了。

  林风这时还没有意识到身体上发生的变化,仍向前边走边搜寻着,他深信,血腥气的源头就在前方的不远处,可是具体位置无法判断。

  没过多久,林风已经穿过全民健身中心,正准备向C栋与D栋之间的大道缓缓搜寻移动。林风可以感觉到,血腥气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都有一种触手可及紧迫感。林风额头无声息地流下了紧张的汗水,此刻神经太过紧绷,但一刻都不可以放松。林风刚迈入C、D两栋之间的大道,刚抬头就看到C栋其中一个窗口掉下一样漆黑的东西。说时迟那时快,在漆黑的东西未落地之前,从D栋的楼顶突然掉下来了一团更为乌黑的东西。在从窗口掉下的东西落地那一刻,林风发现那只是一套衣服,但是接下来映入眼帘的另一团乌黑的东西看样子确是一个人。

  要是让平常人看到一个人从十层楼高的地方凭空跳下,接着双腿只用膝盖半蹲做一下缓冲落地,然后安全无误的站起来,那个平常人可能也会变得不平常。

  可是林风没有憩息,他闻到了这个逆天的人的身上有之前自己一直搜寻的血腥气味。林风在那个神秘人站起之际,大略的观察了一下,这个人确实是一个人。在月光与路灯的照射下,林风可以隐隐的看到,这个人形模样的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服装。

  这个神秘男子正是林旭,林风不知道,也不知道这样一个人存在。

  林风站立着,没有动作,他突然发觉,这个人的头发很长,头发的边角被风吹起,可看样子并不像是一个女人。他借着神秘人站起转身之际看到,这个人是一个毛发极其旺盛的人,整个脸都被毛发占据,根本看不出原有的轮廓。难道这是为了隐藏自己新作案的面具,而刚刚凭空坠落想必也是吊了威压或者钢丝吧。林风冷静地在脑子里思考着,整个推断过程只花了那个男人落地至起身转身的时间。

  “喂,你杀人了吧?”林风看着黑衣人冷冷问道。

  黑衣人像听不见一样,瞬间从草丛中取得刚刚掉落的衣服,然后以同样的方式回到了落地的地方。

  这时,林风差点石化,那个黑衣人至衣服掉落的地方有大概五米远,而且中间还隔着一块长方形的树丛,而那个黑衣人来回只花了一秒,完全看不清他是怎么做到的。这速度,比林风快多了,可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对于速度,只要慢了一秒,那就是天壤之别。百米竞赛中,零点几秒即是胜利之道。可是如果比耐力,在这世界里恐怕都难逢敌手。此刻,林风已经没有时间供自己惊讶了。

  林风正准备问第二句,可那个黑衣人不给机会,立即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启动。林风也不干示弱,立即跟了上去,边大吼了一句:“不回答我的问话是很不礼貌的!”

  这个黑衣人平地移动很快,可一有障碍就会速度就会迅速下滑,林风从黑衣人翻越兹仙小区的高墙就看出来了,可他速度还是很快。林风在黑衣人背后狂追不舍,呼吸却丝毫不乱,脚步的频率也越来越快,离黑衣人也越来越近。这个时候,林风的身体好像已经脱离了自己,这哪是一个人的身体啊。就兹仙小区的高墙就有三米来高,而且没有借力的地方,一般一个人根本没有可能独自翻越。可林风就在黑衣人越过之后,紧跟着奋力一跃,这一跃竟然直接飞过了三米来高的围墙。这可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吉尼斯纪录啊!只不过,林风根本不会想这么多,他只是不知道自己身体的潜能居然如此难以预料。

  曲音县的形状有点似葫芦,被群山坏绕,而兹仙小区正是在下一个葫芦肚的中心位置,离最近的一座层峦不尽的马鞍山也只有三公里的距离。

  黑衣人翻过高墙之后迅速在黑暗中狂奔。现在已过了凌晨,曲音县里静悄悄的,除却孤单发亮的路灯或是某一个深夜难眠的家庭所开的灯,可以认为这就是一座空城。林风握紧拳头,全身的肌肉都拼命的在收缩,神经也一刻没有放松。黑衣人也是甚是狡猾,他专门寻找无光且阴暗的道路奔跑,不时还往狭窄的巷子里挤。可是不管他使出什么招数,拥有异于常人的林风都以相近的速度与身手紧追不舍。

  倘若这一场追逐战放在如今的电影情节里,恐怕都得调用县里的天网摄像头才能拍到差劲的一小部分的过程,但也足够令观众大开眼界了。

  林风跟在黑衣人的后边,黑白背心早已被汗水浸湿,可是他没有就此放弃。他奔跑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在降到一定程度后,又咬紧牙关死命的摆动手臂,吃住了那一段距离。

  在离一连坐的马鞍山还有三百米的时候,林风已经开始大口用嘴巴吸气了,嘴唇也微微泛起白色,之前拼命摆动的双手也开始隐隐抽搐,可强劲的双腿一直在向后蹬,向前迈,频率不输黑衣人。在一路上,林风唯一没有变的还有他那恐怖且坚毅的眼神,他的眼睛里一直存在着一个奋力奔袭的黑色影子。之前林风身上微微泛起的淡紫色光芒到马鞍山山脚的时候已经到了差不多可以照明四周的程度了。

  但是在林风的脑海里一直做着思考:可能他对于自己的身体改变知道些什么,绝对不能让这个人逃了。

  随后,林风随黑衣人的步子开始进入山林。

  山林中没有灯光林风,只能借着身上的淡紫色光看清前面的东西,主要还是凭借自己灵敏的耳朵搜寻那一丝残留的气息。不顾山上的猛兽与暗道,也不管四处放肆存在的松林矮木,他只要闻到一丝气味或是听到一丝动静就迅速奔袭而至。这是他这十年第一次离自己的秘密那么近,他不想放弃。

  翻越了一座又一座山,跨过一道一道的幽深暗谷,不时踩到草木之中的野鸡或是蛇摔了一跤也立马爬起来继续追捕。

  帽衫男在迹陨殿看着这一切,他知晓这个年轻人的厉害之处,这一次也是对于他的测试,看一看,这个人类的身体在吸收了紫色魂气的之后究竟有怎样的程度。

  J@酷Z匠@'网$正版/首}Y发~{

  无知无觉,天开始蒙蒙亮,缓缓地睁开惺忪的眼睛看着这个地球,看着这一场没有结束的追逐好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这才是翻山越岭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