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未眠之夜

  曾依依与林凤娇在兹仙小区的门口分手,曾依依家在兹仙小区C栋,林凤娇则是不远处蓝曲小区的住户,两个相隔没有几百米,不到一个街区。所以,不出意外,曾依依与林凤娇一般是一起去学校,一起回家的。

  曾依依站在门口,看着林凤娇远去的稍臃肿身形,感到一种莫名的温暖,她很庆幸有这样一个好的朋友可以交心,可以陪伴在自己左右。

  在一定程度上,林凤娇起到了姐的作用,为曾依依保驾护航。因为曾依依长得不赖,一米七一的个头,微胖的身材,娇好的面容,一度成为学校男生的追捧对象。可是只要看到她身旁站着这样一位形影不离的坦克防线,大多数男生也只能望而却步,因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防线可是跆拳道黑带一段啊。据说,林凤娇家就是开跆拳道馆的,她从小就跟父亲练习跆拳道,可能是遗传的因素,她练习起来如鱼得水,应用自如,现在她的陪练是她的父亲,一个参加过国际赛事的跆拳道大师。因为有父亲的照顾,林凤娇曾经到韩国九大道馆之一的智道馆学习交流过一阵,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特别是她的腿法,就连她的父亲有时都难以招架。

  曾依依看林凤娇拐过了街角,深呼了一口气,转向兹仙小区大门,往里边走去。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与林风是在同一个小区居住。知道的话,她不知道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焦虑,在她的字典里,可能会翻出这样一个词:顺其自然。

  今天还是很愉悦的,因为自己看到了十年前的那个怪男孩,而且长得还挺帅,只不过,脾气没改变多少。但对于曾依依来说,这一次的遇见就是对自己最好的褒奖。曾依依边走边思考:自己按照父亲的惯性规定,认真学习考上重点大学就好行了,到了大学就自由多了。这一次出去还是林凤娇到自己家求了好半天父亲才答应的。真是由心底里感激林凤娇这一个好朋友。

  想着想着,曾依依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家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边传来脚步声。

  “是依依吗?”

  “嗯,是我,江蕙阿姨,开一下门。”

  江蕙本是曾依依母亲林诗惠开办的幼儿园的老师,后来母亲因为肺癌晚期离开后,父亲就找来保姆照顾自己。换了好几个保姆,三年前,在另一个保姆有事辞职了,随后进来的就是江蕙,这一个与妩媚的女人。但是,她对自己很好,有时候自己月经来了,导致肚子疼痛难忍,都是由江蕙照顾在自己。有时候因为考试压力、复习,没有休息好,江蕙都会洗好水果,煲好汤给自己送来。有几次大考,她受父亲的指示,亲自来给自己送过精美包装的食物,并嘘寒问暖,这让看到的同学都一致认为她是她妈。渐渐的,曾依依也顺服了,可不料这一切还是就这样发生了。

  去年,父亲曾齐隆与阿姨江蕙举行了婚礼,盛况超前,看到父亲开心,曾依依也很满足。毕竟自从六年前母亲走后,他也是伤痛欲绝,他和母亲是从高中恋爱直到结婚,二十多年的信任,生活,早已融化了他俩的心。对于现在这个结局,曾依依想,在天上的母亲也会感到欣慰的吧。

  可是,曾依依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叫眼前的这个女人“母亲”,就这个事,父亲跟她发过火,但还是妥协了。因此“江蕙阿姨”这个称谓沿用至今。其实,在一开始,江蕙本人没有对这个称谓感到不满,在她心里,只要依依能够接受自己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肯定。因为林诗惠与她关系很好,现在由自己来照顾他的丈夫与女儿,可能是最美好的安排吧。而且,更让江蕙永生难忘的是在林诗惠死之前,曾经用自己最后的气力对她叮嘱过:”我知道,小惠你,喜欢我的丈夫,但是怕我不开心,你也很尊重我,所以你没有来拆散我的家庭。我也知道,我的丈夫也对你有好感,诶~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为这个,我从心底里恨你,但现在很感激你,因为,现在,现在我不行了,我女儿,我女儿依依还小,我希望你可以替我照顾她。给她我给不了爱,在一定时候,你也可以嫁给他,但是我希望你,希望你可以像爱我丈夫一样爱我的女儿,因为她也是你的女儿。谢谢,谢谢——”听着林诗惠声声无力的恸哭,江蕙也同样的哭着作应。

  门不缓不慢的打开,出现在眼帘的这个美艳的女人笑脸相迎,并说:“快进来,饭快做好了,你洗洗手,等一会儿就开饭了。”说着,江蕙侧开身子让曾依依进去。

  U酷j匠u网F`唯一正版{,其t:他{都/~是Rh盗版

  曾依依“嗯”了一声,边往里走边问:“江蕙阿姨,我爸回来了吗?”

  “还没,应该快了,这时候他应该下班了,在开车吧。”江蕙把门关好,转向曾依依往卫生间的背影,“没准,他现在正在上楼呢。”

  江蕙说完就向厨房走去,曾依依洗好手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半小时后,饭桌上已经整齐的摆好了四菜一汤,碗筷也备齐了。

  “依依,依依,出来吃饭了!”江蕙正从厨房把电饭煲里的米饭搬出来,放在桌子的一边,“依依,你打个电话给你爸,问他到哪儿了,怎么还没回来?”

  依依刚走到房门口又回到房间,拿到手机后拨通父亲的电话。

  嘟~嘟~“喂?”

  “爸,你到哪了?家里饭做好了,赶快回来。”

  “嗯,知道了,我已经在楼下了。马上到。”

  “嗯。拜拜。”

  “江蕙阿姨,我爸在楼下,现在正在上楼呢!”曾依依把手机放在书桌上就出去准备吃饭了。

  ······夜晚,曾依依、父亲与江蕙三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曾依依突然说:“爸,今天我要江蕙阿姨跟我睡。”

  江蕙与曾齐隆对视了一眼,曾齐隆不解的问:“为什么?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别又说你怕黑什么的。”

  “对,就是怕黑,今天好不容易周末,有个下午和晚上供我休养生息。所以,今天你女儿心情好,需要江蕙阿姨给我讲故事。”

  曾齐隆顿时被这个近乎无理的要求打败,竟然是要给她讲故事,接着说:“这个你自己问她,她要同意,我就拱手相让。”

  曾依依的眼神瞬间透露着可怜与诚恳,面对着眼前的江蕙:“好不好嘛?江蕙阿姨——”

  江蕙阿姨看了一眼曾齐隆,立马会意地转向电视方向,说:“我——同意。”

  曾依依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开心了一整晚。

  曾依依跟江蕙阿姨聊了半小时就相继进入了梦乡。

  在曾齐隆的房间,一切罪恶才刚刚开始。

  一天的忙碌让自己身体疲乏的很,正需要好的睡眠来让自己恢复。曾齐隆想着现在女儿与江蕙可以和谐相处,感到了另一种放松,无知无觉,渐渐地被睡梦俘虏了。

  林旭此时已站在兹仙小区A栋楼顶,浏览着C栋的各个窗口。林旭身上的毛发随风飞舞,眼睛仅能在毛发一荡一荡的缝隙间可观察周围的情况。

  此时的林旭,意识正在慢慢的苏醒,与占据自己躯体的力量进行着抗衡,这一次,是近十年以来最激烈的一次。帽衫男没有办法,因为这时林旭的身体已经不大好控制,也就不可能达到之前的效果。林旭的眼睛里仍然微微发散着绿光,绿光向磨成粉的宝石一样洒在眼球周围。林旭站在楼顶一动不动的保持了一阵,然后移动着自己的双手。林旭抬起双手,手肘下垂,掌心朝前,随后两只手开始上下左右无规则的运动。不时,手还往自己胸前靠,忽然在右手迅速向左上方扬起,然后往右下方划了一下结束。整个流程看起来就像一个机械人,只有手可以移动一样。在这样一个滑稽戏下,林旭的眼球周围开始缓缓流出鲜红的血液,血液流过脸颊,翻过长而乱的八字胡,越过嘴角,渗入漫长的山羊胡,最终在终点站——山羊胡底端,开始追逐滴落在早上刚修整的草坪上。整个流程浑然天成,看样子貌似练习了很多次,不然效果不会如此的好。

  曾齐隆在房间里一直闭着眼沉睡,像吃了大剂量的安眠药一样,吵都吵不醒,在房间里,只有匀速的鼾声在作祟。看来,是不止鼾声在搞鬼。

  齐隆的上半身忽然坐了起来,双脚迅速分开,右手把毯子一把掀开,粗壮的大腿瞬间受到风的侵袭。因为天气热,房间的窗户没有关,时不时有一阵风呼呼吹过。曾齐隆的身材也是典型的苹果型肥胖,肚子肥嘟嘟的,护住了大腿的小块面积。曾齐隆就那样坐着,两条腿慢慢的向窗口转动,倘若以曾齐隆的屁股为圆形,转动的两条腿肯定是时针与分针了。窗户在曾齐隆的侧面,相当于转了九十多度,这时候,曾齐隆算是正对着窗户,叉开双腿。身体不时晃动了一下,应该是在微调方向。毫无预兆的,在曾齐隆的头抬起的刹那间,他的脖子左边抖动了一下,随后皮肤微微张开,从里边不休止的迸出鲜红的血液。从创口一直往下流,翻过圆滑的肚皮,到达柔软的床面。未几,曾齐隆似乎摆脱了控制,上半身随着头缓缓落在两腿之间,血滩之上。

  林旭收了一下手,完成最后一道程序。曾齐隆房间衣架上的衣服缓缓从窗口落下,林旭从楼顶坠落,拾起衣服,消失在了黑暗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 说:

  可能这一切来的就是这样突然,令人难以反抗。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