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穿的是开襟领T恤,整了整衣领,不顾后背的衣服因为汗湿的缘故耷拉着,迈着健步到房间里取了篮球跑了出去。在车上的时候,林风就发现小区就是篮球场,而且场地不少,那时候太阳正火辣辣的,场地也空荡荡的。

  “诶,你个臭小子,慢点,记住早点回来吃饭!”李月扯着嗓子喊道。伴随着母亲的泼妇声线,林风快速消失在楼道中。

  下午五点半,林风刚出A栋的保险门,太阳似害怕一样在B栋楼顶缩着头,仅能看到一丝丝残留的光线。

  微风温柔的拂过林风的脸颊,刚到眉毛的头发被吹的一荡一荡的,倍凉爽,是一个打篮球的好时候。林风似拴着篮球一样,单手持球漫不经心地向印象中篮球场的方向走去。身旁都是簇簇绿化植物,围得形状也各不一,但对于林风,这些没有一点的吸引力。

  林风自十三岁起就一个人旅行,有时走得远,有时候只在一个小范围里瞎游荡。关于所谓的山水美景,鸟语花香一类的,林风觉得大抵都那样,静悄悄地,没有一丝想去了解的冲动。在学校组织的春游活动中,林风只一个人带一本书,或是带着耳机不理天下事地度过。可是有一样,林风对于一些荒凉,死寂肃穆,了无人烟的地方异常感兴趣。在他的人生计划中,就是带母亲周游世界,然后一个人去没有人的地方生活一阵子。其实就是期望着作为一个野人在深山野岭里生存,像传说中的鲁滨逊一样。

  由此可见,对于林风来说,最不值得恐惧的就是孤独与黑暗。虽说瞎子也是如此这般,在这方面,就把林风当作傻子也不为过。

  林风看起来晃晃悠悠,却隐隐的有一种潜在稳当感,这时已经穿过兹仙小区大门走到篮球场的外围。篮球场周围是深绿色漆过的铁网城墙,高四米左右,正常进入只有从东南两个方向的小门进入,其他方式就看你的身手了。绿网城墙前边一点,分布着高达九米的强光灯,看样子也有一些赛事在这儿进行。

  篮球场一共有十个球场,分为两排,一排各五个,在最边上的球场旁边散落着几张固定的长凳,供下场的人休息或是放一些衣物的作用。中间的球场已经有人在打半场了,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

  林风瞥了一眼看到篮球场里边已经有些人在打篮球,但还有几个框无人问津。正和他意,林风继续向离自己近的南门走去,弯腰进去后头也不回地去里边那个空的篮球场。

  在漫不经心向目标篮球场走的过程中,林风无意间发现了在其中一个篮球场旁边的凳子上坐着两个女生,一胖一瘦。因为离得远,看不清模样,林风也就没在意,走到目标篮球场之后,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放在篮球架的后备隐秘处。遂尔开启了打篮球模式,可还是那种很懒散的那种,觉得没怎么用心在打。只是,当看到林风在左侧零度角有百分之八十的空心率,百分之九十的进球率,谁也不会说他不是在认真打球。

  更令人惊奇的是,林风一个人一个球场在投一个球仅在同一个位置,而且命中率奇高。唯一的缺憾——没有谁做观众来记录下这一切,转念一想,即使有做记录的,没多久也会觉得无聊吧。总在一个位置重复相同的动作,而且让球以同样的方式入筐,跟看一个动态图没什么两样。有谁愿意看一个十几秒钟的动态图看一两个小时呢?

  林风有着看似标准的跳投姿势,实际上他动作跟正确的投篮方式有实质上的区别。正确的投篮方式是跳投的时候,手臂上肌肉要协调工作,起跳的时候,通过膝盖脊椎要将上身的力量合理传到手臂,球向前的动力来自腰部和手腕,要求腹肌拉动腰部收缩,而且要掌握手腕的弹性,这样才能投出力量适中弧线合理的球。而他只单纯的用手臂投球,持球姿势摆对之后立马干拔,随后篮球应声入网。

  林风在自己心里默默数进了多少个球,当进到一百二十二的时候,篮球场里的人越来越多。居然有人认出他来了。

  “林——风?”声音是从右边传来的,是一个女生的声音。

  林风刚摆出投篮姿势,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装作置若罔闻,只定了一下,接着又以飘逸的方式出手,随着篮球“唰”的一声穿网而过,林风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林风镇定自若,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场外这个眼睛发光的胖女生,看样子声音是从她嘴里蹦出来的。可她并不是自己认识的人,林风就然后转身准备去捡自己的篮球。

  “喂,你是林风吗?县一中的林风。”那个女生接着又问。

  林风弯腰捡起球,站起身说:“你是谁?”

  “我也是县一中的,我是四班的林凤娇,我知道你是五班的,我还经常看你的比赛呢!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你,可我以前在这儿可没有见过你,你是不是搬到这儿来住了。不回答就是默认了,那你在哪个小区呢?直树?蓝曲?兹仙?都不是吗?可这儿就这几个小区啊!难道你是专门过来打篮球的,又或者你现在去亲戚家玩。听说你的姑姑家在这附近······”

  林风看着眼前这一个濒临疯癫边缘的人叽里呱啦的推理,至始至终他只说了三个字,也不大想多说,本想让她自觉无趣自行离开。可是对于她那孜孜不倦,层出无穷的输出技能,林风选择默默离开。

  好像说到他的某一场力挽狂澜的篮球赛时,也正是林风打算转身拿手机离开之际,又一个女生向他们走了过来,正是那个略瘦的女生。

  “依依,依依,快过来,你看我找到谁了,快过来!”林凤娇边蹦跶边招手的喊道。

  林风的脑子里怔了一下,像划过闪电一样,“依依”这个名字貌似很熟悉。为了了解这个女生是不是当初幼儿园的那个依依,林风暂且在那多呆一会儿。

  在那个叫依依的女生走到他俩面前,林凤娇又开始了开挂模式。

  “这位是我的死党曾依依,跟我同班。”林凤娇向手拿篮球的林风介绍道,然后靠近曾依依,把头硬贴着曾依依的耳朵,“他就是隔壁班的林风,那个很会打篮球的人。”

  林风单手抱着篮球,微微地向曾依依低了一下头后,看着曾依依的眼睛平静的说:“你好,五班,林风。”

  林凤娇突然感觉尿急,随便说了一句就屁颠屁颠的跑了。

  两人被球场上篮球撞击地面与呐喊声包围,没多久林风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我得走了。”说完,林风就转向放手机的地方走去。看样子曾依依也是话都到了嘴边,然后又硬是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因为刚才打球太过用劲,而且过了三分钟时间,林风感觉连拿球的气力都快没了,但还是昂首挺胸的从那两个女生的旁边走过。头也不回的向出口走去。

  曾依依看着面前这个人的一举一动,过了十年,他的面目变了,看向他的时候没有小时候的那种恐惧感,而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貌似这十年根本没有发生一样,貌似自己根本就没认识过这个人。可现在,曾依依是真切的见到了,却像在梦中一样,一切都将归于虚幻。这第一次见面确实不是一个好的时候。

  如果那个林凤娇在的话,一定会追着问:“喂,你,林风,你怎么就走了?喂——”

  可是直到林风走到门口,曾依依都一言不发,只呆呆的看着林风的背影远去,直到拐过街角看不见。

  林风努力的拿着篮球,在兹仙公园里找到一个偏里边的凳子抱着篮球缓缓坐下,闭着眼睛,低着头弯着腰,听着身体里“嘭嘭嘭”的脉动声。林风知道,只要这声音回归正常,自己就可以恢复。同时,在自己的脑子里把记住的曾依依的模样画像,她没扎头发,微微泛卷的头发披在肩上,穿的是淡粉色色钥匙领T恤,裤子是黑色的紧身裤。

  “身材是不错,长得也还行,就是有点瘦。”这个是曾依依在林风这儿的定义。

  曾依依站在篮球场边,在等林凤娇的时候也在心里勾划刚才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正统正派的学生装扮却穿出了三十而立的感觉。额头上下垂的部分头发被汗水浸湿后紧贴额头,下边是大浓眉,稍大的眼睛里貌似有微微的紫色,鼻子与嘴巴没注意。穿着挺随意,但是有种频幕里的即视感,总体感觉是不错的。

  没过多久,林凤娇回来了,与曾依依简单的埋怨了几句就结伴回去了。

  林风在凳子上坐了大概二十分种,想了二十分钟的曾依依,即使身体难受也笑着忍受。

  假如是正常的两个多年不见的同学,大概会抵掌而谈,聊聊这,聊聊那,而不是像自己一样在这儿枯坐二十分钟,林风想着。

  在林风在那儿坐了十分钟左右的时候,林风隐隐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林凤娇的声音,她们俩刚从离林风不远的地方路过。林风依旧置若罔闻,保持同样的姿势,可是这样只是让自己更想曾依依,最后还是抵不住,忍着痛抬头看了一眼,可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林风回到家中,看到母亲已经在炒菜了,电磁炉用着是方便了许多。抽个时间洗了个澡,林风就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电视,等着母亲的叫唤。

  n:看正1版Xx章4Z节Q上N酷匠J网

  换了一遍台,没什么他认为好看的节目,遂尔关了电视回到了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一切都归于平静,这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默哀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