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旭一直盯着那个窗口,看着里边的林纪元,直到林纪元大腿动脉被直接扯断,血流不止才消失在楼顶,整个过程只花了不到三分钟。林纪元躺在舒适的床上,无意识的听着自己心脏越来越无力,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困难,在泪光中,他好像看到李月牵着小风向他幸福的跑来。

  小风趴在窗台安静的流着眼泪,小手握着铝合金,眼睛望着远处零星的灯光在闪烁。他在想他的父亲,同时也在为一个人哀悼,一个他愿意交流的人。在别人懵懂的七岁,他已扛起了一个男人该扛的重担,这担子太重了,可是他没有选择。

  小风用小手擦一下眼角的泪水。他知道有一人他永远也见不着了,他也知道那个人是去到了另一个世界,只不过方式太过于残忍。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只存在于小风的潜意识中,在冥冥之中影响着他的人生。

  而其他不知情的人根本不知道林纪元死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只觉得残忍至极。

  尸体是在第二天下午四点发现的,在此之前李月打过好几个电话给林纪元,可是一直没有人接,以为他没带手机办事去了,也就没在意,由于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形,但一般下午都会早早的去工作。可这一次,林纪元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每次李月醒的时候,看到旁边熟睡的儿子都会幸福地感到万分的安心,她全身心保护的堡垒安然无恙就是对她最大的鼓舞。

  这一天也一样,李月起的时候,天还蒙蒙亮,儿子睡得也挺舒坦,心情格外的舒心。李月穿好衣服,缓缓的下了楼梯,打开紧闭的大门,迎接新的一天,带着美好的心情。每天的第一口清新的空气都让李月感受到生命的美好。她不知道的是,今天的空气格外的多了一缕死亡的气息。

  单看天气,实在是美妙的一天。

  李月从柜台拿了钱包,走到外边锁好门,开开小三轮的锁头后骑着就奔往清晨的菜市场。

  小风随后醒了过来,笨拙地来回爬来爬去折叠好铺盖,好在是按照自己身高而选购的,不然得费劲不少。床垫是只用厚一点的毯子铺的,连下床的功夫都不用。这仿日式风格是李月的杰作,不知为何,她总想去日本看看。小风爬到出口,顺着楼梯匀速小心的往下踩,很快就降落到了地面。这时,母亲已经在厨房忙活半天了。

  厨房门的帘子是用透明塑料做的,塑料被撕成一道一道,出入方便多了。李月刚好准备从厨房出来,就单手划开半低着头出来。稍一抬头就发现了双脚踩在地面的儿子,连忙微笑地说:“小宝贝今天起的挺早啊。昨晚睡得挺好吧!待会儿我们吃八宝粥哦,还煮了两个鸡蛋,快去刷牙洗脸,准备吃饭咯。”

  李月蹲下从柜子的最底层拿出儿子的碗筷,起身空出一只手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儿子的头。

  回到厨房,李月在为儿子舀粥的同时喃喃道:“小林怎么还没来啊,也不打个电话来。待会得打个电话问一问他。”

  小风走到门口观望了一小会,难以憩息,立马转身去卫生间刷牙洗脸了。

  今天的早餐味道真是不错,小风乐滋滋的吃了两碗,还吃了一个鸡蛋。李月看着儿子吃的如此津津有味,满意之至。

  生意开始了,由于小林不在,李月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无暇照顾小风,就让小风去隔壁小卖铺李绅那玩儿,但是小风拒绝了。拒绝的时候没有犹豫,好像早知道自己会说这个一样。李月没有办法,只能让儿子在楼上独自玩耍,楼上有电视还有玩具。只不过那玩具买了一个月了还跟新买的一样。那玩具是机器猫,可以组装,而且组件较大,应该不至于误食,也就放心了。

  忙完这一段时间,李月仔细清洗了一下双手,在毛巾上擦干净水,踩着楼梯就准备上楼去,一边迈腿一边说:“小风儿,下来了,妈妈过来陪你玩儿。”

  李月打开门,看到小风又双腿跪着,身子趴在窗台上看外边,机器猫的玩具零件散落在他的脚边。

  李月接着又说:“风儿,把玩具放好,下来。”

  小风点了一下头,立马把玩具收拾好就随母亲下楼去了。

  下午老吴按时来到武安饭馆,喝了将近一斤白酒,辣的两脸通红。李月觉得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很有可能是关于林纪元的事,在来往之间时不时留意着老吴。

  这次,老吴是一个人来的,一来就自己去拿了两瓶四十五度的白酒,然后叫李月随便上几个菜。由于还有好几桌客人,也就没有多问,只是提醒他别喝太多酒。

  老吴一个人喝着闷酒,抽着烟,终于,在其他人都离开之际他爆发了。

  李月刚停下手中的事坐到老吴的对面,凳子都还没坐稳,老吴就开始抽泣,随后一口把一杯的白酒穿肠下肚。

  李月终于开口了:“大哥啊,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林,小林他······”

  李月感觉大事不妙,立马追问:“小林怎么了?林纪元他怎么了?”

  “他······死了。”

  李月看老吴的样子伤心欲绝,又听到这样的噩耗,她自己也有点招架不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林纪元给她的帮助已经远远超过了大部分亲戚,一定程度上,她已经把林纪元当做了自家人。

  李月和老吴沉默了,两个人都不敢开口,饭馆里显示出死一般的寂静,除了不同分贝的抽泣声。此时李月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死了,林纪元死了,他死了······”的话。

  没多久,李月擦去不争气的眼泪,想到半年之间,对自己好的两个男人都相继赴了黄泉。即使自己不愿意相信,也没有其他可挽回的法子。此时老吴正靠在桌子上大口喘着气,但看样子不像是睡觉。

  李月抬起头,往后捋了一下头发,伸手拿起酒瓶往杯子里快速倒了一杯,然后举杯喝了一大口,往外呼着气硬生生的把酒灌下了肚。放杯子的时候,李月格外的用劲,发出“噔”的一声。

  酷.6匠!◎网永X久=免n费看小说

  本靠在桌子上的老吴立马坐了起来,伸手给了自己两巴掌,说:“可能说这个话已经太晚了,但是作为小林信任的人,我他妈的不能就这样让他死去。”说到一半,老吴又给了自己一巴掌,使劲的拍了自己的头几下,晃了晃头才做继续坐好。酝酿了一下,老吴终于把事和盘托出。

  “其实小林,就是林纪元,想娶你!从一开始就想娶你做老婆,可是没想到你爸看上了林武安。但是,他没就这样放弃,即使你比他大三岁,对,他妈的就是因为这个大三岁,他才把对你的感情压了下去。每天,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的!可是,他是一名工程师啊!大学毕业生!这个你肯定不知道。刚开始他要来你这工作的时候我就反对过,你人也好,他喜欢你很正常。就连和我一样的工人都有不少看上你的,但是因为纪元在,他妈的每天都在,死皮赖脸的。这才没哪个孙子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来。表面上他是在帮你搞工作,实际上他是在保护你。可是现在,他死了。我直到现在都还不晓得他是怎么死的!我只看到哩他的尸体,他妈的,真的是惨不忍睹啊!血管都爆开来了,血都流了一地,妈的,我长这么大岁数还没见过过像这样的死法。他妈的哪个狗娘养的干的!干!要我知道了,我他妈的弄死他!弄死他!”说着,老吴变得更恼火,趁着情绪起来,直接拿起还剩小半瓶的酒瓶就开始喝。

  老吴嘴角流出的酒水与眼角的泪水汇聚成这个世界最伤心痛苦的液体落在沾着水泥的衣物上。衣物也跟着伤心般的滴着眼泪。

  李月低着头沉默不言,眼泪已经停止了流淌,心里未愈合的伤口又裂开,潺潺的流着鲜血。

  这一幕幕都映射在小风的脑海里,绵绵不断地哭诉并没有让七岁的小风体会别的,只是看到母亲哭,听闻林纪元叔叔不存在了,也悄然而至的落下珍贵的泪水。这一次的泪水,浇灭了一个小孩的沉默,燎原了一丝风吹不起的火。

  结束的时候,老吴一个人用空洞的眼神看着空的酒瓶,李月已经收拾好了厨房,算好了账,小风一个人坐在凳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母亲的一举一动。

  老吴颤巍巍的扶着墙站了起来,问:“李月,你算一下多少钱,我拿给你。”

  “七十八块。”李月说这句话的时候冷冷的,没有抬头,一直在打扫地面。

  老吴一只手扶着桌子,一只手从裤袋里掏出折叠整齐的装烟叶塑料袋,在卷烟纸与钱之间做着精细的挑拣动作。

  “七···十···八。还有······还有昨天那个多少钱?一共多少,你一块儿算一下,我一起付了,一起付了----。”

  “两百三。”这时候,李月已经忘了自己什么样子,低着头默默的清扫着地面。

  小风仍然在看着母亲,好像从母亲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出点什么一样。

  老吴从塑料袋里抽出两张皱巴巴的毛爷爷,三张十块的,把它们整齐的放在桌子上,用空酒瓶压住。然后老吴蹑手蹑脚的蠕动着身体,无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小风,顿时就被小风的眼神吓到了。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一股莫名的恐惧像绳子一样勒住了老吴的脖子。老吴与小风眼睛对视,很难想象老吴竟然是怀着恐惧看着小风的眼睛,看着一个七岁儿童的眼睛。

  首先是由不明的脚步打断了这次眼神的交流,来的正是老吴的工友,昨天那一位稍壮实的。一进门,先向刚扫完地站起来的李月打了一声招呼后,立即跑去扶住摇摇欲坠的老吴。这位工友一接到李月的电话,立马骑车就过来了。

  “月姐,我是来接老大的。哎呀,喝的这么死,看样子是喝的蛮多哦。姐,你不用担心,我保证安安全全的把他送到家里,你也晓得我骑车蛮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