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临山市与筑齐市之间有一座长达1500米的跨江大桥,那座桥命名为“兹仙大桥”。大桥的命名并不是在两市名字上各取一字。这到底是为什么,而兹仙这两个字又是什么意思,谁也不知道。这名字的来由是在这座桥建成之后的第二天凌晨,在桥的头与尾毫无预兆的都屹立着一座高达五米的石碑。而石碑上所深深刻着的正是“兹仙大桥”四个大字。刚开始,工程的负责人其实早已经做好了石碑,可是看着这两块石碑也不错,移除也嫌麻烦,就请示了两位市长,想听听他们的意见。两位市长的要求都差不多,不能允许只出现一个市的名字,其他没有异议。因此,就沿用了这个“兹仙大桥”,而这个名字到底是取自哪里,谁也不知道。

  其中,绝对可以称之为神迹,巧夺天工的就是,临筑大桥下的这条浩浩荡汤奔流的大江刚刚好覆盖了临山市与筑齐市的分界线。如果拿一个放大镜,那么可以很清楚的在地图上看到一条蓝色的线把这两个市一分为二。看上去,就像是有人蓄意为之的,和那两块石碑的出现有异曲同工之妙。

  七月十三日,在一个兹仙大桥桥下的钢板上抱膝坐着一个人,在那个位置可以看到缓缓流淌的大江水。那个人紧紧地蜷缩着身体,蓬乱结痂的头发放肆的四处伸展,像是想奋力逃离这该死的地方。头发下边是土黄与焦黑共侍一面,而身上披着的衣物也已看不出原有的颜色。衣物上凝固的土块分布各个死角,愣是抬手,应该都要费一番周折。衣角正滴着浑浊的水渍,可能是刚下过雨的缘故,只有眼睛与半截鼻梁露在蓬发和所谓的大衣之间。就这保守度,裤子这物品有无都没什么要紧了!他的眼皮一分钟眨个两三次,边眶通红,像极了哀怨的寡妇。

  惊奇的是,他这样一动不动的既然能坚持一整个白天。

  有一件事不得不说,就是他的名字叫做林旭。之前林旭是在林武安负责的五号井的放炮手,负责用电钻打眼,然后埋上雷管,最后引爆,把开采发现的大煤块炸碎。可现在他为什么在这儿?以现在的这种姿态。

  林旭坐在那个黑暗的角落,用空洞的眼睛看了看洞壁上的报纸。

  报纸上的标题格外吓人:私营煤场矿难又现致十三人遇难。

  “5月4日晚,救援车辆一个临山市曲音县的一个私营煤矿发生事故的井口附近待命。

  4日10时10分,临山市曲音县一处私营煤矿发生一起井下安全事故。经初步核实,事发时井下有作业人员13名,经救援,其中无1人成功升井,13人全部遇难。当地通报称,经初步探查分析,事故原因为采空区强制放顶,引起采空区上部大面积突然垮落,形成暴风所致。”

  林旭低着头,听着桥面上破风而过的车刮出的声音,还有时不时的喇叭声,看来堵车情况还是不可忽视。

  林旭躲在那,睁着眼回想那天发生过的事。因为此刻就意识可供自己操控了。

  五月四日,林旭,廖凯,吴易天都被乔师傅安排到别个工区去采矿了,和发现淡绿色和淡紫色是不同的区域,但都还是在五号井,只不过里边还有几个不同方向与大小的洞。由于没有放炮的活儿,林旭也是身强体壮,也想多干点活,所以就去拉板车。廖凯,吴易天被安排到固定新炸开的煤洞,用板车拉跟腿差不多粗的木头进去。林旭还记得在那个洞里的岔口跟廖凯碰了面,当时林旭低着头奋力向后蹬着腿,大半个身体全往前压,才使得板车可以以一个平稳的速度向洞口行进。还有两百米距离的时候,林旭看到了拉木头进来的廖凯,因为是木头,而且廖凯的块头本来就比林旭大,所以看着并不费力。

  廖凯看到洞里有个矿灯晃晃悠悠的朝自己过来,迅速往旁边的洞里拉了一点,心想好在是在叉路口,不然拉到水沟里就麻烦多了。

  快到跟前的时候,廖凯认出了林旭,并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呵呵说:“林旭,那么拼啊,你这分量看样子比别人的要足啊!要不要我帮你拉一小段距离?”

  iC最…新章节m上RR酷/匠网-N

  林旭使劲晃了晃矿灯说:“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谢谢你的好意,下班了请你抽烟。”明知道廖凯是在开自己的玩笑,可是林旭没有生气,在心里还是感激他。要不是他,可能这些他现在还拉不动。因为人手不够,放炮手的活工友们基本上也都会干,所以一些个其他活,林旭也干过不少。

  林旭肯定不会知道,就这一次竟会是他俩的永别,不然他不会让他进去的。

  林旭咬着牙,终于把那一板车新煤拉到了煤台,以极熟练的方式把板车后面的棍子撬起,紧接着随着林旭奋力地抖动板车,新煤全部被倾倒在煤台里。等待着山下的东风大卡前来装载,运输到各个地区。

  等林旭倾倒完一板车的煤炭,正悠闲的享受一时的自由往回走。刚刚走到离洞口将近二十米距离的地方,林旭感到脚下短暂的颤抖了一下,晃荡了一下,重心不稳,一屁股重重的坐到了地上。同时五号井洞口上方敬神插香的香炉也掉了下来,摔了个粉碎。

  刚坐下去的时候林旭感到头晕目眩,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刚站起的林旭想尽快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没几分钟,洞口聚集了很多人,大多是五号井的休班人员,还有从厨房跑过来的李月,在煤渣台另一边过磅的张云龙夫妇,还有一些路过的人。

  正当林旭想进洞搞个清楚的时候,张云龙拉住了他,皱着眉头说:“林旭,你别进去,刚刚小吴进去了,等他出来再说。”

  林旭虽然很想进去,但他还是听了张云龙的话,站在人群前边焦急的等着。

  未几,黑暗的洞口深处传来了脚步声,随之出现的就是那一盏晃动得很厉害的灯光,看样子那个人是在跑。林旭看清楚跑出来的正是小吴,可是后边没有其他人,林旭的心都凉了半截。小吴跑到人群中立住,弯着腰深深的喘了几口气,然后直起身说:“洞口封死了,根本进不去。”

  顿时,大家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时都愁容四起。终于,李月还是压制不住哭了起来,跑到人群前面痛苦地向大家喊道:“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了,他们大多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你们快想办法救救他们吧!我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说完,李月看着刚刚还炸开了锅的人群,现在却安静的能听见自己的抽泣声。

  李月缓慢的走到张云龙面前,用手擦了擦眼泪恳求道:“张大哥,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你在这待的时间比我们都久,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对不对?”说完,李月无力的往地上坐了下去。

  张云龙神情紧张,面对李月的恳求,也没有其他办法。看着李月,张云龙感到万般无奈,可是并没有什么实用的办法,抓了抓浓密夹杂白丝的头发安慰地说:“现在洞里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可能就只是引爆的时候中间段部分引起共振坍塌,人会没事的。我也打电话向警方说明了情况,警察和救援人员很快就会来的,不用担心。他们会获救的。”

  此时,林旭呆滞的看了看身旁的人,擦干了眼泪,向着洞口往里冲。等他冲到洞口大伙儿才反应过来,好几个人大声喊他,可是已经于事无补了,林旭的速度极快,即便在洞里的道上也没减速。

  林旭睁开了眼,俶尔从通红的眼眶里边往外流着通红的血液,他知道这不是他的血。这些情况是在矿难发生的第二天他才发觉的,一到晚上就控制不了自己,像是睡着了一样。可林旭有一种感觉,他在做一些根本不可相信的事,可是他此时并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在洞里看到那些淡紫色的光圈以后,一到晚上就没有意识,白天浑身无力,动都动不了。单单动一动食指,眨一下眼都觉得困难,也有一丝的难受。其实就连他怎么到这儿的他都不知道。好像就被囚禁了一样,自己的意识被囚禁在了这个躯壳里,无法动弹。

  不知何时,林旭已经沦落成一个傀儡,一个连自杀都没有权利的傀儡。

  如果仅仅是借用自己的身体,为何又要保存自己的意识呢?这让林旭感到懊恼。林旭看着大江水涛涛的流淌,映射五号井所在山顶的夕阳光辉,波光淋漓,看样子没多久又得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说:

  开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