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五号井

  零七年,国内煤炭市场出奇的火热,以至于大批外来农民工投身到这个高危暴利的行业。与此同时出现的就是层出不穷的由透水、坍塌导致的矿难事故,让万千家庭瞬间失去主心骨,深刻地感受那打照面的家破人亡。随着煤炭产业的扩张,也孕育了许许多多的私营煤矿,加之政府未出行相应的政策限制,私营煤老板们更是变本加厉,有恃无恐,“草菅人命”,堪比旁观的刽子手。

  可是身无半点技能的部分外来打工人口,面对国内严峻的就业形势不能干瞪眼,看煤矿形势一片大好,也就咬着牙啃一啃这块硬骨头。

  同年五月三日,在临山市的一个小山村也实行了煤炭开采活动,大大小小有十几个矿井。一个小山村里居然横空出世十几口矿井。可是说吓人也不吓人,因为更甚者肯定多的是。

  林武安正是其中第五号矿井的负责人,此时他全身被煤灰刷了个遍。如果换在没有光的黑夜,肯定看不出是一个人。矿井的工人每天都有机会体会一番做黑人的感受。确实,现在的样子真是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了。

  林武安是刚刚从矿井里出来,头顶上的矿灯还亮着,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四个“黑人”。他们边走边谈着话,要不是隔着一层煤灰,他们的脸色肯定很吓人。

  林武安身为矿井的负责人,他迅速地把矿帽摘下回头,严肃地看着身后同事说:“今天的事你们谁都不要传出去,都给我管好你们的嘴,听到了没有?”

  跟在林武安后面的四个人看着神情紧张的林武安,纷纷点头,其中一个资历较久的员工紧接着说:“工头,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绝对保密,你们说是不是?”说完看了看左右的工友。

  “是是是,绝对保密。”其他三个人同时说道。

  可是林武安毕竟不是小孩子,也知道平时这些工人的秉性,纸始终包不住火。他的这些工人,基本上都是外来人口,因为工作轮班关系都住在半山腰的平房里,他自己也不例外。林武安还有一个顾虑就是这些工人大抵都喜欢吃喝嫖赌,怕哪天某个工人喝醉了一下子统统都捅出去了,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那发光的东西说不定是什么宝贝呢!

  林武安没走两步就停下,回头又对他们说:“老乔留下,我有事跟他说,你们几个先回去洗个热乎澡。记住了,别瞎说哈。行了,你们三个回去吧。”

  除了老乔,其他三个都是新手,刚来没有几个月,但是年轻体壮肯吃苦,也愁钱用,所以就跟着老乔这个老师傅直接上前线。其中有一个好处,他们三个都非常听老乔的话,特别是当中的廖凯,简直到了唯命是从,让他往左就绝不往右的地步,有时候都给工友一种老乔让他去死他都愿意的错觉。老乔却只是让他去山下的村子里给他买点酒喝,没事的时候陪他散散步唠唠嗑啥的。而且老乔对他的帮助也挺多,经常教他一些知识,教他一些用得上的小技术。

  廖凯看了看老乔,说:“乔师傅,那我们仨先走了。”

  老乔随意的摆摆手说:“回去吧,洗好澡别净瞎溜达,快吃晚饭了。”

  林武安看着他们仨远去的背影,慌张的拍了一下老乔:“老乔,你跟我过来,我有事跟你商量。”

  随后,林武安让老乔等他一会儿,自己一个人去了趟值班室。

  回来后开始向倾倒煤渣的方向走,走的期间两人没有说一句话。

  两人相继到了煤渣台,林武安看了看台下近两年的煤渣,好像确认不会泄密一样,然后转头望向老乔:“老乔,你知道今天我们看到的那个发光的玩意儿是啥吗?”

  老乔把头转向板车道旁边的树想了想,说:“工头,说实在的,我老乔也活了大半辈子,干挖煤这活也干了近十五年,从山西到福建,再到这儿,下的井都不知道有多少。但是这种情况,我也是平生第一次见,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稀奇玩意儿。”

  林武安摇了摇头,把矿帽放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刚从值班室拿的烟,给老乔一根,帮他点燃后自己也点了一根。林武安深吸了一口烟,从鼻子把烟呼出以后,说:“那我就更不晓得了,我干这行的时间比你少多了,你都没见过的东西,我怎么可能见过。可是还别说,那玩意儿真够稀奇的。我刚看见的时候,我真不知道怎么来形容。那玩意儿一闪一闪的,跟星星一模样。诶,你说这玩意儿是不是那个叫啥鬼火的东西啊?”

  老乔边听边吸着烟,让到嗓子眼游了一圈的烟从嘴里逃脱后,带着严肃的表情说:“应该不是,我以前查过资料。年轻时候在路上我以为见到了鬼火,想起疑案听别人说那鬼火会吃人,就吓得要死。后来在资料里看到,那个鬼火其实就是那个什么磷火。好像是因为人和动物死了之后,尸体上的一股气可以自己烧着,烧着的火是蓝色的还是白色的我忘了。反正不是我们看到的绿色,而且那个鬼火好像也毛什么可怕的。”

  林武安转念一想立马就问:“先不管那是什么火焰,可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是什么鬼?听着怪瘆人的,当时我鸡皮疙瘩都起来哩。如果那个是鬼火的话,那些声音是不是鬼叫啊?”

  老乔吸了口烟,考虑了一下回答:“那个肯定不会是鬼火,是不是鬼叫就不晓得了。如果是鬼在叫就太吓人了吧,老子挖个煤还能挖到鬼的老家不成。总的来说,今天的事太奇怪,有点邪乎,我得请我妈去问问神,看看是不是触到什么山里的神灵了。“林武安心里怔了一下,担心的问:“那要不要报警?请警察来——”

  老乔连忙打断林武安的话:“万万使不得,警察来了我们都得完蛋。我们干的是违法的勾当,抓到了可是要坐牢罚款的。”

  林武安把只抽了一半的烟头扔在脚下,使劲的踩了一脚说:“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吧。”

  老乔冷静的说:“只有把那口新打的洞填了,然后管好廖凯,林旭,吴易天的嘴,希望这样可以把这件事给压下去。那三个人交给我去搞定,你不用担心了,有我老乔在,你就安心挖煤吧。这个鬼火的事,我回去再鼓捣一下,说不定可以弄出点眉目来。”

  林武安把矿帽拿起来戴上,移了移位置,转身拍了拍老乔的肩膀,边走边说:“就按你说的办。”

  老乔心事重重的站在煤渣台上抽完那半支烟,自言自语的说:“要不出什么事才好。”说完,看了看远处山头淡黄色晚霞,回头再看了看五号矿井的洞口方向。

  老乔把抽完的烟头扔在脚下,轻轻的踩了一脚就离开了。

  工友们住的房子成半“口”形,除了几十个单人间,几个双人间,一个客厅,一个小食堂外,就只有一个厨房,一个浴室,没有卫生间,条件相对来说还是较差的,但大家伙相处的倒是挺融洽。

  浴室只有一个,收拾的也挺干净的,进过矿井工人们都会选择直接在厨房洗,洗的差不多了在进浴室里冲一下,换一下衣服什么的。因为这地方不只有男工,还有一位只管做饭的妇女。奇怪的是,愿意在这些捉襟见肘的男人堆里的不是一个大妈,不是一个寡妇,而是一个绝对可以称之为漂亮的女人李月,而身份就是林武安的媳妇。林武安也是那个山村的,没有办法,总得吃饭洗衣服吧,所以就把媳妇叫去半山腰当厨师了。可是还别说,厨艺真的是一流,不管蒸了多少米饭,必定一扫而光。洗盘子的活却是工人们一个一个轮着来洗的,而这个居然还是工人们自发的,李月也欣然接受了。但每一次,等工人洗完了,李月还是会冲洗一遍,因为实在太笼统了,洗碗筷的事还是女人来得细致。

  林武安回到房间,拿了换洗衣物去厨房洗澡,这个时候厨房只有老乔一个人在洗。旁边是李月在专心的炒菜。

  等到林武安洗好澡,换好衣服,坐在院子里等饭吃的时候,其他工友也纷纷拖着拖鞋嘻嘻哈哈的向他走来。先后到的工友要不就抽着烟蹲在一起谈一些荤段子,要不就坐着聊天,谈谈昨日的六合彩自己为什么没中,要不就呆呆的站着,没有一个人谈论今天发生的事。林武安心想:看来暂时还没有发散出去。

  林武安坐在椅子上想着今天下井出现的绿色与紫色的火焰,还有那些神秘的声音,但没有一点头绪,空让自己焦头烂额。

  余光中,林武安看到走来的廖凯,装束和往常一样。他穿着整洁的白衬衫,裤子是随便哪个地摊都能搞到货色,可是就有一种清新的感觉。但冥冥中好像还多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稍纵即逝,好像在哪儿有过一样,可是很难想起来。

  林武安转念就不想了。

  廖凯微笑的对我说:“林老板,昨天那个电视我没看,就是那个《亮剑》的,什么情况了,李云龙和楚云飞的绝对谁更厉害啊?谁赢了?你给我说说呗。”

  酷@h匠#网S唯=\一H#正版,)其他都Zk是{(盗`M版z

  林武安立即哈哈笑了一声:”那肯定是李云龙啊。这个人的牛啊,那什么楚云飞那会是他的对手!我已经看了好几遍了,李云龙后面还会娶一个漂亮护士做老婆呢,你要不要也娶一个老婆啊,你也老大不小咯。”

  “吃饭啦,都进来吃饭啦!”李月站在小食堂门口吆喝着。

  林武安接着说:“好了,李云龙的事吃完饭再跟你说。走,吃饭去。”

  十几个人相继起身去食堂获得工作了一下午的能量补充,看上去井然有序,每个人都不紧不慢。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带着一个谜沉睡了。

  林武安脑子里一直回复这那个五号井里的画面,本以为难以入睡,可实际上睡得极其安稳。

  连同床共枕的李月都感到惊奇:今天他为什么没有打鼾?以前每一天晚上都会被这个鼾声折磨的睡不着,好不容易才习惯。

  今天倒是挺安分啊!李月听着林武安平稳的呼吸声也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官赵亖 说:

一切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只是我们不知道。生死之间,到底是谁在主宰?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