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自然是曹悍季!”

  姬辰挑了挑眉头,目光如炬看着大德,不过其中带着几分戏谑,好像是戏弄小耗子的猫,表现的不慌不忙,等着大德自己说出来。

  “必要的时候!”大德刚准备开口,不过看到姬辰这般的表情,不由得便停了下来,在停顿时间不超过一秒钟后,才又道。

  或许对于许多人来说,一秒钟很短,根本注意不到在那么短时间里,大德的表情变化如此丰富。

  但姬辰不是正常人,不光是姬辰,如果是小仙,她应该可以做出大德身上所有的破绽,但这也就是姬辰所考虑的,故此才会说与大德一起留下。

  “既然他们都已经离开,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你与曹悍季之间的关系了?”姬辰看了眼远方,鬼眼和小仙已经连背影都看不到了,提步向西走去,同时道。

  “他是我侄子。”大德犹豫了一下,又看向姬辰的背影,眼中浮现挣扎之色,但只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便平静下来,最终选择坦白,用非常平淡的语气回答道。

  “哦?”虽然说,姬辰知道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但依旧便勾起一丝兴趣,如果说之前表现出来的感兴趣是略带伪装,那现在则是带着几分认真的心思。

  人类对于未知事物的探索,本就是天性,姬辰会被勾起兴趣,也是无可厚非,毕竟他还是地地道道的地球人。

  “他是仁颇的儿子!”大德每一次说话的字数都不多,原本憨厚的外表,也随之改变,变得冷静沉稳起来。“嗯,准确的说,他是古仁的儿子。”

  S酷匠网,首●…发./

  “古仁的儿子……”姬辰低声重复着大德的话,而他突然有种荒谬的感觉,按照大德的话来说,曹悍季是他的侄子,而且还是古仁的儿子,也就是说古仁是他的亲哥哥或者亲弟弟。

  那么之前大德杀死了仁颇,或者说是古仁,也就是杀死了他的亲兄弟!

  “没错,我杀死了我的亲兄弟,事实上,早在几年前,还没有进入冥境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自相残杀了!”大德不是傻,他只是伪装,现在既然伪装破除,他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演下去,当下看出姬辰的惊骇,便自嘲般解释道。

  “古家,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姬辰听到大德的解释后,不禁没有吃惊,反倒是很快恢复平均,他能带领青刃战团在五十七区有一席之地,心境自然也是不错。

  但同时,他对待大德的态度也随之改变,说到底他会惊骇的原因,还是没有适应之前那个憨厚的吃货,突然变成怎么冷酷的人。

  “这一点,我想,你不会想知道的!”意料之中,大德并没有回答姬辰的问题,他的步伐虽然比姬辰大的多,但速度却跟不上,此刻与姬辰的距离,大概一直保持在三米的程度。

  “或许吧!”姬辰没有否认自己的想法,只是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但这不代表他的好奇心就这样消失。“我想知道一些,对于我有利的消息。”

  听出大德口中的警告,但没有感觉到恶意,他的声音很平淡,显然这并不是因为他不愿意说,而是有着什么原因,让他不能对自己解释。

  “所有的情报,都需要用相应的代价,才能够换取,我想你会很明白!”大德一直在陪姬辰绕着圈子,这是所有谈判家都必须掌握的能力。

  “自然!”姬辰淡然一笑,虽然大德在后面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还是习惯性做出了这个动作。“不知道,你如何看待小仙这个人!”

  “很漂亮的一个女人,也很有心机,如果可以,成为你的贤内助,也不是不可能!”大德眼中精光闪烁,而心里同样是警铃不断,他知道,这是姬辰开始正式与他试探。

  “呵呵!”姬辰是在笑,而他的表情也是非常开心的笑,大德说了一个大实话,但同时也是一句废话,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小仙的身份绝对不是侍女那么简单。“你如果这样,我想,我们就没有继续谈判下去的必要了,毕竟到了最后,互相得到的也只是虚假的消息!”

  “是吗?”大德被姬辰反将一军,也没有不好意思,反倒是突然速度加快,向姬辰冲去,同时提到一个他们几乎忘记的人。“看来,卢毅品对你的忌惮,也不是空穴来潮了!”

  “如果你不提,我还正是忘记了,我还欠他一瓶药剂。”姬辰自然是不可能忘记,不过大德会突然提到卢毅品,自然有他的用意,却也乐的陪他绕圈子。

  “古家的消息,我不能告诉你,甚至连原因都不能让你知道!”大德虽然是向姬辰冲去,但只是在姬辰身旁便停了下来,除了带起几抹沙土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而我想,对于卢毅品的情报,对于你来说,应该比一个无关紧要的家族消息,还是重要的的多吧?”

  “嗯,这是自然!”姬辰没有否认,必要的示弱对于他没有坏处,大德的那一段猛冲,其实是有着警告的韵味的。

  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杀意,说明大德依旧只是在试探,而姬辰索性连匕首都没有触碰,他明白,任何一点点轻举妄动,都会让大德产生给自己留点记号的想法。

  “曾经鹰徽在冥境的位置,是不弱于猎狼的,甚至可以说是,更强!”大德自然不知道姬辰刚才的想法,不过他心中所想,也确实是与姬辰料想的相差不远。

  “在冥境的范围内?”姬辰的笑,是很好看的,很阳光,带着几分淡淡的暖意,会让周围人的心情突然变得不错。

  尤其是在别人表达出足够的善意,他从来都不会吝啬自己微笑,当然,这并不是属于笑面虎的那种笑容,而是带着几分真诚。

  “对!”大德刚才在更强两字上用了重音,显然是想要将姬辰的注意力引到猎狼上面,不过却被姬辰发现了这句话的本来意义,但他却也不会脸红,而是很肯定的回答了姬辰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