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鹰徽没有军师吗?”姬辰看着大德似乎第一次听到这样战斗方式,不禁有些纳闷,看向鬼眼,疑惑问道。

  “没有!”鬼眼亦是在听着姬辰的计算,那自从离开鹰徽后,就基本上没有怎么笑过的脸上,竟然浮现一种古怪的笑容,看向姬辰的目光,就好像看着唐僧肉一样。

  “别看我!我也不是军师!”姬辰撇了撇嘴,丝毫没有在乎鬼眼变得暗淡几分的眼神,自顾自继续说下去道。“不过,我们现在可是有着一位现成的高智囊级别军师。”

  就像鬼眼看着姬辰一般的目光,姬辰目光炽热看着侍女小仙,见她没有什么反应,才沉吟一下,用商量的语气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也没有必要知道,而现在你也算我们一条船上的人吧?”

  “我会负责你们关于战术的策划。”侍女小仙倒也自觉,姬辰并没有说明,只是试探,她便已经答应下来,同时扭头双目以对,看向姬辰。

  “不!”姬辰笑的有些贱熙熙的,却像不经意间看向台上即将落幕的战斗,舔了舔嘴唇,贪婪道。“鱼和钓鱼竿,聪明人都会选择钓鱼竿,而且我们现在有食物,可以继续等下去,不是吗?”

  “可你似乎忘了,选择钓鱼竿的那一个人,最终也是饿死了,而且死在选择鱼的人前面!”既然姬辰已经把话挑明了,小仙也没有必要继续伪装下去,针锋相对,视线移至姬辰瞳孔,紧盯着目光闪躲的姬辰。

  “我觉得,这种事要看运气不是吗?”姬辰仿佛恢复到,在廓岩岛上那个阳光的大男孩,面对小仙他一直是笑,却不知道怎么正视她略带幽怨的目光,保持一定距离,低着头道。“或许,我们刚下饵,就会有收获不是吗?而且,鬼眼他也很有天赋。”

  如果说,之前鬼眼还不知道他们打得什么哑谜,那他现在还听不懂,就真的对不起姬辰的推荐了!

  姬辰是要,将鬼眼培养成有军师才干的队友!

  “在与驱蛇人战斗时的那个人,真的是你吗?”见姬辰闪躲的目光,小仙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复杂,直截了当开口问道。

  还是来了!

  姬辰咬了咬牙,他不知道当时自己狂化时对小仙做了什么,能够让小仙如此念念不忘,却只能装作不懂的样子道。“不是我,还能是谁?”

  “不,你不是他!我非常清楚这一类人的处事态度,如果你是他,你绝对不会和我解释这么多!”小仙摇了摇头,亦是银牙咬紧,神情恍惚。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知道不敢相信,明明是同一个身体,却能出现两个人的思维,就像是,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大脑里面有着双重人格。

  “仁颇胜了,大德快要上场了!”姬辰转移话题,看向台上,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就好像自己一夜变了一样,他可以确定,这种情况在之前绝对没有出现过。

  而自从那一场陨石雨后,才出现这种情况,狂化的能力也是在陨石雨后才获得的,一切都如此诡异,而姬辰此刻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

  “大德,好久不见,你胆小的性子当真一点都没变啊!”仁颇张口就是讥讽,而他也几乎在所有方面的超过了大德。

  “我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你,我认识的是之前那个仁颇!”有了姬辰的话安心,大德也不会再被激得无话可说,果断反击,漠然置之。

  在最开始,姬辰与巴妲战斗时,他的口才就不算弱,只是很多时候他好像没有安全感一样,而给了他自信后,他也就不会那般嘴笨了!

  “吆喝!一会儿不见,胆量见长啊!”仁颇虽然名字叫做仁,却没有半点仁义的样子,当即被在语言上侮辱道。“是那个小白脸?我记得卢毅品那个伪君子妒才,此时不可能再收人了!难道?他是你找的兔爷儿?”

  “少废话!要战就战,我会把你嘴里吐出来的脏字,一个个塞回去!”大德的脸被气成紫红色,这仁颇太恶劣,什么话都说,当真激怒了他。

  “刃武,火燃巨剑!”

  “密术!火龙逆翔!”

  经过姬辰的分析,大德自然知道如何分手才是最佳选择,直接凝聚出火燃巨剑,然后出手自己的最强必杀技。

  炽热的火焰在从他手臂上导过到黑魁上,比火舞斩更加高温的烈焰形成,而黑魁也全部覆盖上一层火焰。

  而这一次,不仅仅是质的提升,连量也是倍增!

  恐怖的高温烈焰改变的不只是黑魁,甚至是大德身上也燃起火焰,却连衣服都没有烧破,而是漂浮在离他皮肤很近半空中。

  “看来,这些年来,你也知道上进了!”仁颇脸上讽刺越加明显,他并没有武器,单手虚抬,针对大德。

  而与此同时,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甚至超过了鬼眼,身体如残影一般冲向大德,那原本虚抬的手掌中间,也陡然产生一个颜色暗淡的能量球。

  “给我死!”杀气凛然,姬辰估计错误了仁颇与大德之间的关系,或者说,仁颇也明白了大德的打算,出手亦是丝毫不留情。

  “急!”大德握住黑魁的手开始颤抖,而目光则紧紧盯着极速袭来的仁颇,他刻意站在比较远一点的地方,才有时间让仁颇没有直接攻击到,森然说出最后一字。

  火龙逆翔,这是大德目前还没有完全掌握的技能,但也是他目前手中最强的技能,此刻听从姬辰计划的他,毅然使出了这一招。

  $看Ei正L}版章节k上酷3“匠&+网

  带着高温的火焰在黑魁上游离,最后形成一头巨大火龙,张牙舞爪,龙头浮在大德双手握住的黑魁剑尖,通灵一般看着仁颇。

  “你觉得,哪一个会赢?”侍女小仙,现在应该不是侍女了,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不过显然不是对姬辰,而是其旁边的鬼眼。

  “自然是……”姬辰本以为小仙是对着自己说话,原本看着台上战斗的二人,只是很随意的回答。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看向小仙,艰难咽了口唾沫,禁不住激动的看向她的眸子,以此确定事情的真实性。“什么?你肯教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