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在外面等着吧!”姬辰若无其事在最后杀死的喽啰衣服上擦了擦魔羽,又看一下并没有沾上血液的触灵,满意的将夜木狼爪收入暗槽,头也不回,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侍女小仙看着那道并不高大,甚至有些单薄的身影,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自信,还是狂妄。

  满地都是还带着温热的鲜血,十几个喽啰没有一个能够逃脱,最开始被姬辰切断喉咙的,染血的头颅已经变得僵硬,孤零零滚到一旁,而剩余的大多数喽啰,则是被直接刺透或者捏碎心脏,直挺挺的软倒而下。

  十几个人,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未曾发出,姬辰的速度太快,根本没有时间给他们产生恐惧的情绪,只是在躺下的时候,眼中才会出现不解,像是在疑惑他们何时被姬辰击中致命点。

  姬辰眼中划过妖异的血光,溅到身上的血液沿着手臂的弧度滴落,而伴随的还有被搅碎的心脏碎片,一步一步向建筑群走去,宛如一位欲要屠尽天下生灵的魔神。

  踏踏!

  靴子与冥境特有的细沙碰撞形成的声音,不断接替响起,而诡异的是,鬼眼进入建筑群良久,竟然连一点声音的没有发出。

  这过于寂静的环境,给人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姬辰不知道想起来什么,禁不住夜木狼爪再次出鞘,气息变粗,而步伐却未曾减缓。

  “鬼眼,你不要欺人太甚!”

  姬辰步子很慢,而正是他步子很慢,他眼中暴烈的戾气逐渐消失,而褪去血光的眼瞳,依旧是深邃如海,恢复清明,与此同时,耳边也炸起一声怒吼。

  鬼眼身影从入口倒退出来,步伐微乱,略带狼狈,而他手中的匕首却是负于身后,完全贴着背面皮肤,脚尖点地,神情淡然,亦是面对步步紧逼的巫神会众人。

  “怎么样?他们有多少人?”姬辰自鬼眼一侧而出,魔羽的刀锋依旧反射着模糊的光泽,通过不算明亮的星光,可以看出,那稍暗的地方,便是血迹。

  鬼眼没有时间搭理姬辰,虽然他身法不错,但战斗力却是大大不如,只与巴妲是伯仲之间,因为姬辰耽误了时间,从不得不逃出建筑群。

  姬辰眉头皱了皱,在他的感官里鬼眼应该不至于这么弱,一步踏先,超于鬼眼一段距离,却又忍不住想询问敌情。

  当然,他不会愚蠢的再次开口询问鬼眼,而是暂时忍耐下自己的好奇心,鬼眼会逃出,已是说明巫神会的人不是那么好对付,此刻再分神,无异于找死。

  “刺啦!刺啦!”

  而下一秒看到的场景,却让姬辰直接目瞪口呆,直直望着来者,那人灰衣灰袍,身子佝偻,正是蛇婆巴妲。

  但是,她出现的方式却有些怪异,她是被黑白小蛇拖出来的!

  没错!就是拖!

  整个身子以扭曲的姿势躺着,直接与地面接触,像是死尸一样,毫无反抗,不知道巴妲身上有什么硬质物,与地面摩擦时,还发出清晰的刺啦声。

  不过,现在的黑白蛇已经不能再被称为小蛇了,长达两米的黑白相间蛇身,堪比巨蟒的体型,一条金丝从口边延续到尾部,而最大的改变则是,原本灰蒙蒙的蛇瞳,此时却是血色!

  蛇尾缠绕着巴妲的颈脖,对于这个它原本的主人,现在却像是无关紧要之辈,直接在地上拖着拉扯前行,没有半分尊重。

  “嘶嘶!”

  黑白巨蟒明显记忆力不错,还记得曾被姬辰激怒过,却没有出现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场景,只是看了姬辰一眼,吐出猩红的分叉舌头,示威发出嘶嘶声,最后竟然直接绕过姬辰,从右边游向后方的鬼眼。

  “不要动手,它不是敌人。”

  姬辰右手微抬,针对黑白巨蟒头后颈椎,身子向右横行,刚准备出手,却听到鬼眼在后面突然说道。

  姬辰嘴角一抽,顿时有些蒙蔽了,这黑白巨蟒怎么和鬼眼混到一起去了,竟然还把它原主人,巴妲给杀了!

  但很快姬辰便反应过来,因为真正需要面对的敌人,已然跟了出来,一样的灰衣灰袍,而且一样的都是驱蛇人!

  “你,就是,姬辰?”为首之人与巴妲打扮有些相像,不过他的蛇却是缠在身上,浑身上下透出阴冷的气息。

  这明显是头领的人,并不是地球人,姬辰观察到他的舌头是分叉的,有些像蛇的舌头,颜色也是如血液一般的深红色。

  而正是因为这种舌头,让他说汉语时,发音有些吃力,在换音的时候,停顿了两次,但表面上看,只是口吃。

  “巫神会。”姬辰用的是肯定句,但嘴角却勾起一道阳光的笑,这些人没有直接动手,说明事情还有转机。

  毕竟,现在巴妲已经死了,他们没有必要为了一具尸体而执着。

  “他们,叫,我,王蛇!”为首的头领,见姬辰露出微笑,不由得一愣,但还是磕磕绊绊说完整一句话。

  王蛇?

  姬辰眼珠唯一转动,便有了计较,王蛇可能是一个代号,或许是这些喽啰对于头领的称呼。

  也有可能是这为首的人的名字,姓王名蛇,可能是他生活的那个星系的习俗,但都不是现在应该去细想的。

  “你们是为巴妲来报仇的?”姬辰见王蛇口吃的样子,不禁好笑,生出捉弄的心思,故意加快语速道。

  “巴妲?”王蛇明显一愣,两眼茫然,看了姬辰后面一眼后,才笨拙的回答道。“是的,我们,需要,你们后面,的蛇。”

  “你们要那条蛇干嘛?”姬辰嘴角笑意越发欢快,没想到在冥境还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人,继续戏弄下去,干脆两句话连在一起道。

  不过眼眸深处,却是划过一道讥讽,这个家伙总是会有些恶趣味,大拇指漫不经心扣过指间纽扣,夜木狼爪通过半机械的机关,支撑点落于手背。

  这是触灵完全的战斗状态,由于夜木狼爪支撑点的改变,从而借力加大,可以发挥出更强的撕扯力。

  王蛇虽然表现的口吃,但他们并没有口吃的残疾人常有的习惯,说这几句话时,他甚至没有重复一个字,即便是磕磕绊绊,却依旧勉强说完。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王蛇未曾回答,但后方的人群却突然安静,一个人的声音陡然传出,却是和王蛇一般无二,只不过变得流畅而已。

  “一条水平如此之差的蛇奴,也敢班门弄斧?”姬辰不再掩饰,嘴角依旧带笑,不过却是由阳光,变成了讥讽。“它应该是,你们这群蛇奴中的头蛇,也就是蛇王吧?”

  “母亲说的不错,你心思慎密,我确是比不上。”那人没有走出来的意思,依旧在人群中说话,而且方位也随之改变。

  ◇n酷'匠网…$永久免T费c看:小说$

  “不过,将自己的母亲培养成养蛇蛊,这一点,我比不上你心狠手辣!”姬辰语气嘲讽不减,且神态傲然异常,继续说出驱蛇人的又一个秘密。

  “有意思!”驱蛇人被姬辰勾起一丝兴趣,同时被勾起还有怒火,声音变得恶毒,甚至有些怨恨道。“我在基地十几年,养过无数个养蛇蛊,才能没有人发现过,你倒是聪明。”

  “可是,你何曾想过,我所杀之人,都是该死之人!”

  “我相信!”出乎意料,姬辰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在驱蛇人话音刚落,便回答给他肯定的答案,而且用的是无比肯定的语气。

  “你倒是知趣!”

  “我想,似乎在冥境可以找到没有违反联盟秩序的人,应该是很困难的事情?”姬辰眨了眨眼睛,活动了下带着触灵的右手手指,视线依旧落在那群蛇奴身上。

  所有在野外生存过的人都知道,在野外如果遭遇大型野兽或者毒蛇,最好的现在绝对不是立即转身跑,而是尽量保持自己的镇定,与它对视,不要有过度的动作,而姬辰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触灵刚动,最靠近姬辰的几只蛇奴便开始焦躁不安,想要扑过,却因为没有驱蛇人的命令,拥挤起来。

  “你还真是一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啊!”驱蛇人任由姬辰戏弄那些愚蠢的蛇奴,不过却突然吐出一段话,似是警告。

  “阁下,还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姬辰停止活动手指,直勾勾看向依旧躁动的人群,或者说是蛇群,执着于刚才那个问题。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这个问题很重要吗?”驱蛇人的语气有些僵硬,而且明显躁动也变得急促,蛇群越加躁动,像是向他们中间泼入了一大勺雄黄。

  而事实上,也却是如此!

  “当然!”姬辰笑得很开心,重新活动起手指,与此同时步伐再起,惊雀步发动,说出他达到目的以后的第一句话。“阁下一定非常疑惑,想不通这些弱小的虫子从何而来。”

  “但是,或许你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而那个问题的答案,现在我也可以告诉你,突然出现到你后面的那一位女子,她一定没有违反过联盟秩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